中共怎麼折騰也沒轉悠出如來佛的手掌心
 
許川
 
2006-3-14
 
【人民報消息】中秋節、元宵節、農曆新年都是富有中國特色的節日,也是分散在各地的子女們與父母團聚的日子。但有很多家庭他們對子女、父母的思念已經超過了年節,而是每時每秒都在受著煎熬。

得知瀋陽蘇家屯集中營摘取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出售,並焚屍滅跡的內幕萬分震驚,儘管我認為自己對中共進行群體滅絕的惡行有足夠的心理準備,但我發現在殘酷的事實面前,怎樣的心理準備都好象從來沒有準備過一樣。

蘇家屯集中營的曝光,使我腦海中浮現出這六年中許許多多失蹤的法輪功學員的名字,至今他們的家人還在千方百計的找尋他們的蹤跡,老人們苦苦等待著兒女們能夠共享天倫,孩子們在盼望父母能夠回家。但誰知道……

在明慧網刊登的失蹤法輪功學員消息中,付貴武是其中的一例。付貴武是遼寧省大連市金州區二十里堡鎮的法輪功學員。他畢業於四川成都理工大學,後分配到遼寧省鞍山市環保部門。付貴武修煉法輪功後,為人善良,遇到事情都能夠先替別人著想。

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團瘋狂鎮壓法輪功,大約2000年左右,付貴武秘密失蹤,至今下落不明。他的母親說:付貴武最後一次走時,身上帶著一大兜子法輪功書籍,走後再也沒有回來。付貴武是家裡的獨生子,父母在兒子失蹤的這些年中,無時無刻不在掛念自己的愛子。付貴武的母親說:“我敢保證,我兒子絕對是好人。”這句話註定了這場悲劇的發生,因為在中共獨裁統治下,你越好中共越要整死你。

還有一位失蹤者叫碧雲亭,是黑龍江人,她被關押在哈爾濱女子監獄時,遭受極為野蠻的迫害,後來碧雲亭以絕食抗議監獄的不法行徑十天後,惡徒強給她戴上口鉗子,再纏滿膠帶,使其發出聲聲撕心裂肺的慘叫聲。之後,碧雲亭在監獄失蹤,永遠的失蹤了。

另一例失蹤的法輪功學員是家住北京豐臺區方莊芳古園二區的門向榮母女,2004年1月5日下午,她帶著16個月大的女兒門小媛在公園玩,在她發法輪功真象資料時,被610 便衣警察跟蹤,後一直跟到家,包圍了住宅。當晚8點左右,她從家裏被警察及610人員綁架到芳城園派出所,母女從此失蹤。在門向榮與女兒被綁架的第二天,即1月6日,當地公安局警察、610人員、居委會、小區片警、保安,開會統一口徑,對外一致稱“人放了”。

門向榮的丈夫多次到當地派出所、豐臺區、北京市、公安部及國務院信訪辦,中央信訪辦,人大信訪辦要自己16個月大的孩子,但當地610人員要他按照“人口走失”報案。

綁架、 失蹤、綁架、 失蹤……,幾年來中華大地上消失了多少好人,沒有人知道,就是劊子手們也不去統計這個數字,因為他們的頂頭上司不需要數字,只下令見信奉「真善忍」的好人就消滅!

翻開歷史,二戰後直到上世紀90年代末,德國(包括東、西德時期)共進行了900多次對納粹分子的審判。每有線索,檢察機構就鍥而不捨的追查。發現一個,處理一個。而且審判是公開的,因為人人都必須知道一個天理:無論時日長短,幹了壞事就得償還!

前澳洲中共外交官陳用林在談到他出逃心路時說,他親耳聽到610負責人說國內有6萬的法輪功學員受到迫害的行為,而他又恰恰是親自負責監督這些好人,良心使他徹夜難眠,使他無法繼續助紂為虐。他說身在海外,眼前就是一條自由之路,闖出去就是光明,於是他勇敢的選擇了出走的艱難道路,終於找回了人的本性,獲得了新生。

而數天前瀋陽蘇家屯集中營內幕的知情者也是在把生死置之度外後而揭露此驚天暴行的,他得知消息後,到實地去考查過,他回憶說:「那個地方好像圈的一塊地一樣,我去看過,很大,但進不去,鐵門是關著,也看不到裏邊是怎麼情況。我問附近居民,這是怎麼情況,沒人知道。這片空地什麼時候圍的這個墻,沒人知道。不是新造的墻,以前就有這個設施。從某種意義上講,這就是一個秘密監獄,在那裏兩三天都沒有看到車輛來往進出,有也是麵包車,沒有看到穿警服的人進去或出來。大約三米高的墻,紅磚砌的,上面用通電的鐵絲圍起來,神秘兮兮的……。」

保密又保密的這個群體滅絕集中營被揭露了出來,想毀滅證據結果反倒把黑幕掀開了。中共傻了,羅幹、周永康們都嚇的邁不開步兒了,江澤民現在恐怕三個人架著都不一定能站的起來。

所以,無論中共跳的多歡,看著多狂,當陽光越來越照射進鐵幕的時候,所有的人都會驚奇的發現,原來中共根本就沒有轉悠出如來佛的手掌心。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