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诺抵千金 磨难见真心(多图)
 
————三年冤狱后 李祥春谈其爱情故事
 
2006-11-21
 

李祥春历劫三年后与符泳青重逢。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记者毕沁玉11月21日采访报导)居住在加州的美国公民李祥春于2003 年1 月22 日自美国飞抵广州机场后,被中国大陆公安拘捕。中共以他“打算”利用电视向人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真相的“罪名”,于3月21日将他判刑三年,关押在南京监狱。2006年1月21日,李祥春在历经三年冤狱后,终于返回美国,5月,他与奔走营救了他三年的未婚妻符泳青终结百年之好。近日,大纪元记者采访了李祥春夫妇,让读者共同感受一下这段用三年苦难时间见证的忠贞爱情故事。


李祥春、符泳青历经魔难终结连理。

◎ 因法轮功而相识相知

记者:祥春我知道你是学医的,能先介绍一下你是怎么走入法轮功的吗?

李祥春:我生在江苏,从广州的一个医学院毕业后,于1991年来到了美国,在伊利诺大学取得生理学硕士学位,后来在哈佛大学医学院做研究,同时通过了美国医学执照考试。因为我是学医的,一直对人体科学、生命科学很感兴趣,很早以前就练过不少气功,也有过不少超常的感受,比如对另外空间的感受等。但毕竟是在多年无神论的教育下长大的,所以尽管是亲身感受,对此也是半信半疑。而且练这些气功,到一定阶段之后就再也提高不上去了,所以都没有坚持下来。

1997年在美国遇到了法轮功,炼了之后身心提高非常快,验证了很多超常的东西,才彻底颠覆了我无神论的大脑。很多中国人都以为无神论是自己的选择,其实在那种资讯封闭、单一灌输的环境下,大脑、思维被塑造成了无神论还不自知呢。

记者:你和符泳青相识也是缘于法轮功吗?

李祥春:是呵。修炼法轮功后这种真实的提升,让我坚信这就是我一直在追寻的真理之道,我很庆幸自己终于得到了期盼已久的修炼方法。因此99年7月中共突然镇压法轮功,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一定要讲清法轮功的真相,不能让那么多中国人被骗失去得到这么好的功法的机缘。所以我经常参加一些法轮功反迫害讲真相的活动,我和符泳青就是在2001年的一次活动中认识的。当时觉得她很纯真,很可爱。因为我们的信仰是一样的,都在努力按真诚、善良、宽容的标准去做,所以很容易相互理解,后来就确立了恋爱关系。

记者:泳青,你对祥春当时的感觉是什么呢?是一见钟情吗?

符泳青:不是。当时知道中国大陆迫害法轮功那么厉害,就想着怎么能帮国内的学员及被中共谎言毒害的人,根本没心思谈恋爱。但后来我们俩一起参加了一个给大陆打电话的小组,有时会在一起交流打电话的经验,慢慢才开始有了感觉。

记者:你觉得当时祥春最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呢?

符泳青:其实我还是小女孩的时候是个满挑剔的人,但看到他就觉得很心理踏实,他会像大哥哥一样照顾你。印象特别深的是每次我们一起出去吃饭,他都会给我不停的夹菜,非常绅士,这让我很动心。

坚韧的符泳青为营救李祥春四处奔波。

◎ 历经磨难此情不渝

记者:很多人对你们的爱情故事很感兴趣,因为你们相爱后不到两年就被迫分别了三年,而且这三年中你们几乎就没有沟通渠道。泳青作为未婚妻不知疲倦的为营救你奔走,开始时很多人都觉得她很难坚持。因为很多人都是因为两地分别而导致感情淡薄最终分手的。

李祥春:我确实没有想到三年会回不来,确实没有心理准备分别三年。这三年我给她写过十几封信,从没有被发出过。她也给我写过几十封信,我只收到过一次,后来谈到国外对我营救的信都被没收了。也就是说这三年里我们没有机会直接沟通,但我们的感情没有变。

记者:目前的社会,很多人的爱情观是飘忽不定的,那种忠贞不渝的爱情好象只能在古典文艺作品才能看到,现代文艺作品中的爱情故事也都是复杂多变的,而你们俩个感情为什么能这么稳定呢?泳青,其实这三年对你来说可能考验更大,因为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可能各种诱惑会很多,你是怎么保持你们的感情的呢?

符泳青:现代人只谈情,以爱情为藉口随心所欲,这样的感情确实很难稳定。而我认为对感情要有“恩、义”及责任心在其中。爱情只是其中一个因素。因为有恩有义,及责任心在其中,所以不会变。他越是在困难中,我越不会离开他。

李祥春:我们修炼人讲缘份,有句话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茫茫人海中原本不认识的两个人能够走到一起,或许是以前修来的缘分,是应该珍惜的。现在社会中很多人都在跟着感觉走,今天愿意了就在一起,明天有矛盾了就分开,或者认为这个不合适,离了算了,再换一个更满意的。修炼法轮功以后,我明白了很多道理,我知道我应该对我的承诺负责,姻缘是天地共知的,违背了就等于违背了天理,在未来是要受惩罚的。而且,我们师父说无论做什么事情要首先想别人,人家愿意和我相伴,愿意把她的一生托付给我,我不仅要珍惜,而且要对她负起责任。

记者:因为你们相信婚姻是前生缘定,天作之合,所以一定会用负责任的心来对待自己遇到的感情,所以这三年的考验对你来说虽然严峻,但有恩有义,不会变。

符泳青:对,我们相爱的时候就是以婚姻为目标的,所以都相信对方的承诺。我是想对别人承诺的事,一丝一毫都不能少,与人有约,一时一刻也不能改变。因为他在中共的监狱里,所以我是什么样的心理准备都有了。而且美国领事经常会给我传来一些让人担心的消息,比如他被折磨,有一次心脏出了问题被送医院。我当时就想,不管怎样,我们一定要把他救回来,不管他回来时是什么样,哪怕残疾了,或精神失常了,我也会嫁给他,不会变。

记者:那一定是一段难熬的日子,真的想不到你这么柔弱的女孩子会这么坚强。

符泳青:其实我也有情绪低潮的时候,开始时经常哭。但一想到他,还有那么多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还在中国的监狱里受苦,受折磨,我就想我一定不能倒下来,我还要去救他们呢。再一个我就想,自古以来“邪不压正”,祥春没有做任何错事,我为什么要担心呢?祥春也通过探望他的美国领事给我捎来过话,他说:“泳青,照顾好自己。要有信心,一定要坚强。”虽然他在监狱里,我还是觉得他比我更坚强。

可能因为身在其中,我觉得自己这样做挺正常的,没什么特别感受。还是听别人讲,才知道自己挺不容易的。刚开始营救祥春时,我买东西时认识了一个资生堂的销售小姐,她知道了我的事后很同情。祥春回来后我告诉她好消息,她说她已经知道了,因为这三年她一直在关注我们的事,但她开始时根本不相信我能坚持下来。所以看到我一直营救了他三年,很感动,她说这对她简直象童话故事,把我当作了她心中的楷模。她告诉我,要是她,早就找别人了,根本受不了这样的孤独和痛苦。如果不是亲眼相见,她根本不会相信有这样的事存在。

记者:古时候结婚前很多人是没见过面的,但结婚后多数过的都很好。现在的婚姻说是讲爱情,自由恋爱,但却经常造成家庭的破裂。

李祥春:现在人一味的讲爱情,不讲道德和责任,其实爱情是不稳定的,是自私的,容易産生妒嫉。维持人和人之间真正美好的是道德。维持夫妻之间真正美好的其实就是跟道德有关的夫妻之恩,这是一种平淡而宽厚的心境。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夫妻关系最强调一个“敬”字。古人认为道德伦理约束着男女之间的感情,婚姻以外的一切“爱”与“情”,都是不被允许的,认为是非礼。

想到李祥春和其他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的残酷迫害,坚强的符泳青忍不住流泪。

记者:你在监狱里的时候是不是会很想念符泳青呢?

李祥春:不想是不可能的,但我真的不敢多想。你想在那种环境下,天天逼迫你放弃信仰,一点感情上的软弱可能都会使人崩溃,所以我尽量克制自己不去多想她,只是希望她一切都好。

记者:泳青,你想祥春吗?

符泳青:我三年里每天脑海里都会有他,我每天都在盼望他获得自由。他在监狱中一天,我就会担心一天,脑子里经常会出现他在遭受折磨的画面。有时我就给他父母打电话,安慰安慰两位老人,同时也是安慰自己。两位元老人一接电话就哭,他们不明白甚么坏事都没干的儿子到底为什么进了监狱。后来我打电话时就不敢提祥春在监狱中受苦的事。他妈妈那时在睡觉的时候都会不自觉的流泪。特别那次拿到他靠绝食才从狱中辗转传出的九十多页手书,知道他所受到的种种虐待和折磨,我百感交集,一方面为他的坚强而感动,为他自豪,一方面又伤心,我还是忍不住哭了。

◎ 三年磨难对感情有影响吗?

记者:好事多磨,现在你们终于能在一起了。能描述一下结婚后你们的家庭生活吗?你们之间会不会也有矛盾?

李祥春:家庭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很放松的地方,我们之间很信赖,她是个体贴的妻子。我觉得夫妻之间敞开心扉的交流是消解心理压力的最好方式了。至于说矛盾,也有过,但是修炼人应该多为别人考虑,当能够理智的考虑问题,先从对方的角度着想,退一步时,矛盾就会化解。

记者:祥春,大家印象中的江浙小伙子应该是那种很温文尔雅的,那你历经魔难后人变的坚强和刚毅,一定是遭受了很多折磨吧?

李祥春:尽管作为一个美国公民,美国领事会定期来监狱探望我,狱警还是对我进行了很多体罚,比如在刚被抓提审时,曾连续92个小时被剥夺睡眠;我给法院写上诉信时,曾被手铐连续铐了130个小时;强迫洗脑时被要求一个固定的姿势坐在小凳子上48天;被强迫从早到晚连续站了16天等。有一次绝食被强迫灌食时,他们把管子留在我的胃里长达33小时。

最可怕的是精神折磨,简直能使人崩溃。比如非常单调的事情反复重复,能把人逼疯。中共一直是用对付精神病人的方法对付法轮功,让你或者转化,或者疯掉。在我母亲病危时,他们以此为要挟逼迫我放弃法轮功,强行让我在信仰和见母亲最后一面之间做出选择,以达到转化我的目的。母亲去世后,它们又倒打一耙,反过来造谣说是我不孝所致。

记者:你毕竟是一个美国公民,中共对你还是会有所顾及吧?是不是更多的使用所谓“统战手段”?

李祥春:中共的特点就是它会用一切手段去瓦解你,软硬兼施,尤其在严酷迫害后,再给你来点软的,人就很容易患上斯特哥尔摩综合症。有时这两步是反覆来回使用,直到人被彻底瓦解为止。

那时他们也用了很多诱惑的手段想让我放弃信仰。比如他们说,你何必呢,一个美国的医生在监狱里这样蹲着,如果你现在宣布不炼了,出去后我们保证给你拉很多大生意来做,给你提供很多资源,让你风风光光的。你知道在中国要想赚钱就得有关系,和我们合作你就放心吧。你要是还能批判法轮功,我们还可以给你成立个专门的研究中心,给你拨很多钱,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记者:这对追求名利的人来说确实是有很大的诱惑力,你当时是怎么想的呢?

李祥春:中共的这一套确实蒙骗了不少人,我听说有一个专门研究中共的学者,对中共的历史和邪恶知道的很清楚,但回了一趟国,受到了元首级的接待,比如警车开道什么的,立刻就改变了对中共的认识,觉得中共在变,应该再给它机会什么的。其实中共不论对谁好也罢,不好也罢,都是以自己的需要为目的的,如果相信了它的谎言,那总有一天会栽跟头的,这点“九评”里论述的很清楚。
符泳青:他终于回来了!


李祥春重获自由,回到美国。

记者:尽管你们俩的感情基础不会动摇,但毕竟分别了整整三年,是不是也需要重新调整、适应这种关系呢?

符泳青:他回来后我是有一段时间不适应的,他长期在那种环境下还是受到了一些影响,刚回来时说话的方式会很冲,脾气很大。

李祥春:经历了那么多,确实需要一个调整、适应的过程。一方面我们是那种久别重逢后的欣喜,但另一方面也确实有一些陌生感。因为在监狱里面压力非常大,为了抵制迫害、洗脑,人必须非常刚毅才行,所以刚回来的时候,泳青觉得我变了,两人有一定陌生感。但因为有共同的信仰,并没有影响我们的实质感情,所以我们很快就结婚了。

记者:你们的婚礼是中式的还是西式的?我知道法轮功学员会把婚姻看的很神圣,不象现在的很多年轻人认为婚姻只是个形式。

李祥春:入乡随俗,我们的婚礼算是西式的吧。我们是认为婚姻乃人生大事并非儿戏。中国古时,结婚时要拜天地,让天地承认;要拜父母,要父母承认;夫妻对拜,以示相敬如宾。但是中共统治中国以来,破坏传统文化,使现在的很多年轻人根本就不知道也不相信婚姻的这种神圣了。

其实在西方,人们结婚大部分也要上教堂,请天主为见证的,不信教的人也要念誓词:“从今以后,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足或贫穷,健康或疾病,我都将爱护你、珍惜你,直到天长地久。我承诺一生一世,对你忠心到底。”

◎ 中国人现在怎么了?

记者:有关中共的高官,前几年还在讨论包二奶的问题,但最近披露出来的很多高官竞有数十个情妇,你的老家江苏省的建设厅原厅长徐其耀,包养了140多个情妇。

李祥春:很多中国人可能觉得这是正常现象,其实是共产党精心灌输的结果。共产党以强制手段在全社会灌输无神论,压制人们对神的信仰,转而追求物质主义、纵欲主义这种享乐的东西。

其实人的思想就象一个瓶子,灌进去蜂蜜就是一瓶蜂蜜,灌进去毒药就是一瓶毒药。中国人一向看重伦理道德,古语说:万恶淫为首,认为淫乱会损德折福,有“淫心戏谑,天亦难容”的古训。而这些早就被现代的中国人抛在脑后了,甚至有人认为那是老黄历了,嗤之以鼻。

记者:这个问题在中国好象是挺严重的。我记的前一段看过一个社会调查,说是中国现在结了婚的人超过一半有婚外情,未婚同居也是普遍现象。

李祥春:人是应该有人的道德准则和行为规范的。如果只被自己的欲望所左右,是不会获得真正的幸福的。我的师父说过,如果他不是你的丈夫,不是你的妻子,你和他(她)发生性的行为,就是犯罪。

其实东西方任何正的宗教,在这方面讲的都是非常的重。比如圣经教导人说,人是神造的,男人和女人结合后就成为了一体; 神给人配了夫妻,人不能自行分开;凡休妻另娶的,就是犯奸淫,辜负他的妻子;妻子若离弃丈夫另嫁,都被视为犯罪。

记者:现在看来,共产党对人的毒害真是细致入微,方方面面呵!但现在有些人还对共产党抱有幻想,觉得它可能会改良,有些人甚至觉得对它也要一分为二的看。

李祥春:共产党自知坏事干绝,所以,希望人们能对它一分为二。有些老百姓也骗了,“难道共产党一点好事也没干?”这种观点听起来好像有道理,其实是共产党的障眼法。我刚看了[解体党文化]中的一个例子,说一个杀人犯,杀人偿命,按照法律来说,就已经可以给他定性了。如果在法庭上要求一分为二,想用小时候曾经帮助老大爷推过车,植过树什么之类的来抵消杀人罪,那是不可接受的。

其实共产党它自己做事从不一分为二,比如它要迫害法轮功时怎么一句好话也没有了,全都是诋毁的话呢?中共把中国的道德资源和文化传统破坏殆尽,人们在这种变异了的婚姻和家庭中很难得到精神上的归宿感。九评中说“没有了中囯共产党,正义善良的中国人民一定会重塑历史的辉煌”,同样道理,只有剥离党文化,中国人才能过上正常的生活,才能有幸福、稳定的婚姻家庭。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