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官正通向政治局常委的血腥之路
 
2003-11-6
 
【人民报消息】原山东省委书记吴官正密切配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任职期间在山东省直接推动、指挥并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使山东省成为迫害法轮功最严酷的省份之一。吴官正因此深得江泽民的赏识,十六大后被提拔为中共政治局常委。

不过,吴官正因为对山东省近百位法轮功学员被酷刑及虐待致死负有直接及主要责任,于2003年10月27日在塞浦路斯被起诉。塞浦路斯人权律师莱瑞斯-拉依米斯先生(Mr. Laris Vrahimis)向法庭控告吴官正犯有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反人类罪。

山东──迫害最严酷的省份之一

据资料统计,从1999年到2002年,吴官正任中共山东省委书记期间,山东省是迫害法轮功死亡案例高发省之一,截止到2003年10月,山东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93人,上至七旬老人、下至不满八个月的婴儿。首例被披露的迫害致死案例发生在山东省招远市。在山东地级城市潍坊,能知道姓名身份的迫害致死学员超过30名,死亡人数居全国地级城市之首。山东陈子秀、苏刚、赵金华等迫害致死案例被国际媒体广泛报导。

1999年9月27日,山东招远市张星镇赵金华去地里干活时被镇派出所抓走。1999年10月7日,42岁的赵金华在镇派出所被毒打致死。事件发生后,公安系统非但不追查惩处杀人凶手,反而严查透露这一消息的所有有关人士。招远市有10名法轮功学员因传递消息而被捕,罪名是「非法向境外提供情报」。

2000年6月18日,路透社报导了山东淄博一位年轻的电脑工程师苏刚,因修炼法轮功在精神病院被一再注射药物而死亡的事例。苏刚死后,他的亲人行踪被盯梢。6月14日,苏刚的父亲苏德安、叔父苏莲禧因欲向苏刚单位(齐鲁石化公司)领导递交一封公开信而被送往派出所审讯。

2000年4月20日,美国《华尔街日报》报导了山东潍坊法轮功学员陈子秀被地方官迫害致死案例:「在陈子秀去世的前一天,逮捕她的人又一次要求她放弃她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在又一轮警棍打击后几乎失去了清醒意识的情况下,这个58岁的老人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暴怒的地方官让陈女士赤脚在雪地里跑。据其他目击这一事件的监狱中的人说,两天的折磨使她的腿严重淤伤,她的短短的黑发上粘著脓和血。她在外面爬,呕吐并因虚脱而昏倒。她再也没有恢复知觉,并于2月21日去世。」

这篇报导震惊了世界,撰写该报导的记者伊安.约翰逊因此获得了美国普力策新闻大奖。然而陈子秀的女儿张学玲却因为将母亲迫害致死的真相曝光而遭当局抓捕,后被判劳教三年。

2000年11月3日,青岛海洋大学生物系硕士邹松涛在山东省淄博市王村劳教所,被警察郑万辛、绍正华用电棍毒打致死,时年仅28岁。邹松涛的妻子张云鹤因将丈夫迫害致死真相曝光被抓,后又从派出所走出,至今下落不明。

「如此系统化的暴行对社会的影响难以估计。没有任何一例死亡事件在中国媒体上报导出来。只有直接接触镇压的人们才知道镇压的范围和残暴。」 [1]

山东公安秘会与寿光惨案

据报导,2001年5月18日,山东公安系统曾在潍坊市召开秘密会议,落实包括北京、山东在内的八省市大规模抓捕法轮功学员计划。在随后的6月初,发生了寿光惨案。

2001年6月4日,山东潍坊地区寿光市警察抓捕了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在不到三天时间里,两人被打死,一位是寿光市孙集镇马家村60岁的王兰香,另一位是潍坊市畜牧局37岁的职工李银萍。

观察家认为,寿光市的虐杀事件与山东公安秘密会议,落实八省市大规模抓捕迫害法轮功学员计划有关。当时身为省委书记的吴官正对此有无法推卸的罪责。

2001年6月4日上午,山东潍坊地区寿光市警察在孙家集镇马家村抓捕了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并送进寿光市看守所。晚上,以看守所所长和王队长为首,对这些学员施行惨无人道的迫害。

警察使用橡胶棍和电棍,五、六个人对付一个学员,□耳光、将学员胳膊反拧过来、拽头发、轮流用橡胶棍抽打学员,同时用高压电棍进行电击。疯狂迫害持续了四个小时之久。

其中一位30多岁的年轻女学员被撕光衣服,被打得全身黑紫,晕过去几次,凉水泼醒之后又用电棍电击。这位女学员开始吐血,但警察仍然继续毒打、电击。

另一位被迫害最严重的女学员不停地呕吐,直到早上5、6点钟,已处于昏迷状态,脉搏全无。看守说「死不了,怕甚么。」后来看实在不行了,才把她送到寿光人民医院。

另一位60多岁的学员,也被撕光了衣服,打至昏迷,小便失禁,直到休克,看守所怕出人命承担罪责才送往医院。下午又把另两个打得很严重的学员送到寿光人民医院。

在寿光惨案中,李银萍、王兰香失去了生命。

在为王兰香送葬那天,寿光市警察几乎全部出动。据村民反映,那天大小警车几乎布满了整个村庄,约有上千警察监视整个送葬过程,如临大敌一般。

胁迫地方官员参与迫害

「根据人权团体的报告,在全国13亿人口中,山东省潍坊的人口不足全国人口的1%,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人数却占全国的15%。」 [1]

「政府负责镇压的「610办公室」在1999年12月签发命令,告诉地方官员,如果不能阻止到北京的抗议人潮,他们个人就要为此负责。在过去一年中,无人质疑是采用何种手段达到目的的——只要成功就可以不择手段。」 [1]

山东省省长吴官正为与江泽民保持一致,采取了层层加压的手法,胁迫地方官员参与迫害。据潍坊市一名官员说,吴官正召开了一个警察和政府官员的「研讨会」,以便每个城市的官员都知道「不和中央保持一致的严重性」。在会上,江泽民个人的意思被以中央政府名义大声宣读。「政府指示我们限制抗议者人数,否则为此负责。」另一个政府官员说。

亲自加害刘绪国

2000年1月29日,原山东邹城市法轮功辅导站站长刘绪国在家中被绑架,与另三位学员一起被押送济宁市劳教所,他们成为济宁市首批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1月30日,刘绪国与两位学员绝食抗议。在绝食的第四天,他们仍被命令从事体力劳动,并遭受野蛮灌食的折磨。

2000年2月4日(农历大年三十)中午,刘绪国因鼻饲管错插入气管而出现生命危险,被送到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抢救。据悉,入院时医生发现刘绪国已命在旦夕,指责送晚了,曾表示拒收。当晚,刘绪国的妻子赶到,看到刘绪国已是骨瘦如柴,嘴唇呈青黑色。

在刘绪国2月4日入院到2月7日期间,济宁劳教所、司法局曾向省法院、省公安厅和最高人民法院汇报请示,得到的答覆是:「北京最高法院说了,抢救不过来,死了白死,不负任何责任。」

200年2月10日中午11时左右,医院单方面宣布刘绪国抢救无效死亡,并且未经家属同意便直接将尸体送入冷藏室(太平间)。

刘绪国曾写有抗诉书,要求无罪释放,但司法局长王× × 说:因「这事(指劳教刘绪国)是由省委吴官正书记亲自过问、指示的,我们当不了家。」

「视察」劳教所加剧迫害, 公开讲话煽动仇恨

2000年,吴官正多次去济南女子劳教所「视察」,导致该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迫害加剧。

据报导,该所第五大队在吴官正多次「视察」的这一年中,有三人被五大队警察折磨而导致精神分裂。

2001年8月9日~8月23日,山东省举办恶毒攻击法轮功的展览,并下文强行各单位组织人员去参观,并摊派参展人数指标。省委领导吴官正等亲自到场参观,并公开讲话进一步诬蔑法轮功,煽动老百姓对法轮功的仇恨。

以上事例仅为冰山一角,在中国走出江氏专制、独裁统治后,更多迫害详情必将公开于世。

四年来,吴官正积极实施江泽民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政策,下令并积极参与了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导致山东省近百位法轮功学员被酷刑及虐待致死。吴官正因此得到江泽民赏识,官升至中共政治局常委。

附:[1] 美国《华尔街日报》2000年12月「一个中国城市如何为掌控法轮大法而诉诸邪恶暴力」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