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商的前半生與後半生(圖)
 
大路
 
2014-1-2
 



夏商嚴格遵照父親的遺囑行事,待人誠懇樸實,努力行善。

【人民報消息】明朝時河間地區有個人名叫夏商,他的父親夏東陵非常富有,但生活卻十分鋪張浪費,每次吃包子,總要丟掉邊角,弄的滿地亂七八糟。因為夏東陵長的胖,人們常喊他「丟角太尉」。

到了晚年,夏家家境變的很貧寒,一日三餐都不能保證,夏東陵瘦的身上皮膚下垂,猶如掛著的口袋。人們因此又叫他「募莊和尚」。

夏東陵臨死的時候對夏商說:「我平生蹧蹋天物,以至於挨凍受餓而死。你應當愛惜東西,努力行善,以贖救我的罪過。」夏商嚴格遵照父親的遺囑行事,他靠種田過日子,待人誠懇樸實,努力行善。

有個富翁可憐他家道衰敗,借錢讓他學做生意,但他總是連本錢都賠進去了。沒錢還給別人,他感到很慚愧,於是要求給那富翁做工抵債,但那個富翁不肯。夏商心裏很不安,把家裡的田產賣了,去還富翁的錢。

富翁了解實情以後,更覺的他正直,硬要給他贖回產業,又借給他大筆的錢,讓他開店鋪。夏商推辭說:「我連十多兩銀子都償還不起,怎麼敢欠來世的牛馬債呢?」富翁便招呼其他的商人與他合夥。

一年多以後,夏商果然賺了大錢,賺的錢已有滿滿的一車。但乘船回家的途中,在江中碰上暴風,差點翻了船,貨物損失了一半。回來一結算,錢只夠還富翁的本息,便對同行的商人說:「老天爺讓我受貧,誰救得了呢?很抱歉,我把你們連累了!」便把清點好的帳目交給了同行的商人,然後回去依舊耕種田地。

有一回,從外地來了一個女占卜者,她能以數錢的方式算出人的運氣。夏商很恭敬的向她問蔔。這個女占卜者向夏商要了他身上攜帶的一百文錢,開始占卜。占卜者問夏商:「今年多大年紀?」答道:「二十八歲。」巫婆搖搖頭說:「官人現在走的是先人運,不是你的本身運。你到五十八歲時才能交上你的本身運,那時就沒什麼不順的事了。」

夏商問:「什麼是先人運呢?」占卜者說:「先人有善行,他的福還沒享完,後人就接著可以享;先人有不善的行為,他受的禍還沒完,後人接著受。」夏商聽完後便告別回家,安貧守業,不再有非分之想。

一轉眼二十多年過去了。到了五十七歲那年,他找人修補圍牆,挖地時發現一個鐵鍋,揭開一看,竟是滿滿的一罐白銀。抬回去一稱,共有一千兩。夏商夫婦暗地裏議論說五十八歲還未到便得了一筆大財,看來占卜者的術數還是小有差錯啊!

這時,鄰居的妻子到夏家來借東西,她偷看到了銀子,回去告訴了自己的丈夫。她丈夫很嫉恨夏家,暗地裏告訴了縣太爺。縣太爺是個貪官,便以莫須有的罪名把夏商拘禁起來,要他給錢。

夏商的老婆想隱瞞一半,夏商說:「不是應該得的,留著只能招致災禍。」夏商把銀子全都交了。縣太爺得了銀子,怕夏商還隱藏有一部分,又向他要來裝銀子的罐子。銀子正好裝滿罐子,縣太爺這才放了夏商。過了不久,縣太爺升了官。

到了第二年,夏商五十八歲時,到南昌販貨,那個勒索他銀兩的縣太爺已死。縣太爺的老婆急著回老家,便把一些粗重的東西變賣了。其中有好幾簍桐油,因為價錢不高,夏商便買了下來。

到家以後,有一簍桐油有些滲漏,便將桐油倒進另外一個簍,倒完油,夏商發現那簍內竟有兩錠大元寶,再看其它幾簍桐油,裏面都是這樣。其數額剛好與去年挖出的銀子一樣多。

夏商從此富了起來,但他卻更加努力的行善,總是接濟那些貧苦人家,非常慷慨,毫不吝借。妻子勸他多積些錢留給子孫,夏商卻說:「我這樣做正是為了給兒孫留下遺產呀!」

那個向縣令告密的鄰居後來窮的要飯,想求夏商施捨一點,夏商還是救濟了他。鄰居感動的哭了起來。後來,夏商活到八十歲,子孫們繼承了他的遺產和德行,接連幾代都興旺不衰。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