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撥胡習關係 周永康猛打吳邦國(多圖)
 
門禮瞰
 
2012-8-30
 

老江掛了,血債幫真慌了!

【人民報消息】在習近平的接班地位無法再動搖時,薄熙來最近要被開除黨籍,血債幫為挑撥胡習關係 ,猛打「令計劃」牌,說胡錦濤在試探、遊說相關人物,希望隔代指定令計劃為接班人。

「試探」「遊說」「希望」這幾個詞用的多心虛啊。

十八大還沒維穩,黨的副主席、國家副主席、軍委副主席的習近平還沒接班、還沒被驗證,支持習近平接班的胡錦濤就琢磨著十九大把習近平拿下去?讓剛當了一屆中央委員的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當中共國第一把手,掌握黨政軍大權?凡長著人腦子的都不會發出這種腦殘的信息。

這除了挑撥胡習關係,更重要的是轉移外界對活摘器官的薄熙來的案情關注,所以十八屆政治局常委會到底是九人還是七人,也成了探討的熱點。其實這沒有什麼可探討的,就是七人。

為什麼?2002和2012是不可同日而語的,2002年江澤民可以耍無賴,借吃烤肉去了小布什農場,2012年周永康李長春們得花錢請外國下三濫在照片上幫助「復活」植物人江澤民。

2002年,按照高層經歷一年多5次討論做出的決議,十六大江澤民必須把黨政軍三大權交給副手胡錦濤。但江為了能繼續控制實權、垂簾聽政,就說把自己的親信塞進政治局常委會才肯退下,為了多塞江家幫,政治局常委會從七人變九人。主要是為了讓鎮壓法輪功的政法委書記進入。

江前胡後與胡前江後


2002年,元老們開5次會議決定江下臺!

即使江系人馬占據政治局和常委會大多數,江澤民還是心裏不踏實,在十六大一中全會,江讓張萬年等20個軍方將領持槍桿子迫胡錦濤就範,答應讓江再繼續連任軍委主席,掌握槍桿子。處於弱勢的胡錦濤被迫同意。

從此以後,江就在全世界面前表演江前胡後,為什麼呢?因為江澤民在世界幾十個國家遭到了起訴,為了讓那些國家不敢動真的,江必須要顯示自己還掌實權。

2004年十六屆四中全會,連江塞進常委會的親信都忍無可忍,會議前夜激戰到通宵,少數服從多數,江澤民毫無思想準備的下臺了。1999年連朱熔基都不敢反駁江,2004年被江提拔的常委都敢投票讓江回家兜尿布去。這不是人自己的力量能做的到的。

十六屆、十七屆政治局常委會都是九人,但2007年的十七大沒召開前,常委會裏最鐵桿的江親信黃菊在任期內突然患癌,經過活來死去的折磨,終於咽了氣。這讓常委會裡的江親信收斂不少。十七屆政治局常委,除了李長春和周永康之外,其他江系親信隨著形勢的變化變的搖擺不定,賀國強進入政治局常委會後,江系色彩慢慢退色,與血債幫漸行漸遠,成為路人。

為了不被繩之以法,江澤民只要能在主席臺上出現,就堅持胡前江後,直到2011年最後一次露面,江澤民還是夾在胡錦濤和吳邦國中間……哆嗦,直到成為植物人。

江澤民的恐懼就是目前周永康李長春為首的血債幫的恐懼。他們不僅挑撥胡習關係,而且連吳邦國都拉出來打,僅僅因為吳邦國在今年兩會上向胡錦濤示好。

周永康打擊吳邦國


在2012年3月兩會主席臺上,吳邦國對胡錦濤示好,周永康在旁邊表情尷尬!

吳邦國曾是江澤民地盤上海的一把手,1991年至1994年任上海市委書記,1992年進入政治局。1995年至2003年任國務院副總理,中央企業工委書記。2002年11月的十六大被江塞進政治局常委會,2003年至2012年兩屆人大委員長。誰會想到有一天周永康會把槍口對準吳邦國。連周永康本人也沒想到,有一天吳邦國在兩會上與胡錦濤握下手,討好的笑一笑,自己都頓覺世界末日到了。

周永康對於吳邦國的一笑(不是三笑)耿耿於懷,於是把功夫下在重慶市長黃奇帆身上,以此打擊吳邦國。黃奇帆在薄熙來最折騰那段時間,有一句名言,說自己「如魚得水」。結果水幹了,受驚不已。

吳邦國沖胡錦濤一笑,把黃奇帆笑成了自己的「小兄弟」(在此之前的幾十年從沒此傳說),代價不小。

血債幫喉舌媒體報導說:在王立軍事件發生後,黃奇帆被賀國強緊急傳召進京匯報,遭到嚴厲批評。隨後,不讓他休息一下,便打發他立即飛回重慶。即便在如此緊張之下,黃奇帆也仍然匆匆去拜見了自己在常委會內的後臺吳邦國。兩人見面只急急忙忙談了不到二十分鐘。吳邦國大致聽了事件經過,便向他承諾到時會為他說話。

收了錢的媒體一開閘就真敢空中樓閣的扯,說什麼:1983年,吳邦國成為上海科技工作黨委書記兼市委常委,把黃奇帆調到市委整黨辦公室工作。吳邦國當上上海市委副書記的時候,又將他升為上海經濟信息中心主任。吳邦國調到中央以後,還專門將黃奇帆借調到中央辦公廳工作(1994年10月到1995年5月)。黃奇帆據稱完全是吳邦國的人,既是吳邦國的馬仔,也是他的幕僚。據說吳邦國曾經跟人誇獎過黃奇帆,說他有「總理之才」,可見黃奇帆在吳邦國心目中的地位。

4月6日,還有血債幫海外喉舌中文網站把家族資產在重慶的周永康,掉包兒成吳邦國,文章居然說吳邦國的家人如何在重慶大發其財,以及吳邦國和黃奇帆之間有不同尋常的利益關係等。

還有更邪性的,7月19日下午,市長黃奇帆和市級有關部門的負責人正在實地考察重慶炫酷科技有限責任公司、重慶掌脈科技有限責任公司、重慶森濤圖文設計工作室等微型企業,隨後並主持召開微型企業發展座談會發言時。臭大街的博訊網稱,有消息人士向其透露黃奇帆在7月18日被雙規。後來又補充說:雖未能證實黃奇帆被雙規的消息,但多方求證,基本肯定黃奇帆成為中共高層下一個處理對象。

吳邦國沖胡錦濤一笑,黃奇帆就成了吳邦國的「小兄弟」。與其說此謠言是警告吳邦國,倒不如說以周永康為首的血債幫已經完全毛了爪,能騙一分鐘也是好的。

在薄熙來最近要被開除黨籍時,血債幫瘋狂了,不是心疼薄熙來,而是看到了自己的末日來臨,於是再一次大把撒錢,誰能救輿論,就給誰錢!

江澤民擔心的事情終於在2012年發生了,江絕對想不到掩蓋了那麼久的事兒竟然壞在一個女人身上,是她牽動世界的敏感神經,讓越來越多的視線投向活摘器官和販賣屍體。

江植物人了,還消停不下來。周永康倒想消停呢,但他還得繼續掙扎。△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