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硬把劉翔葉詩文與活摘器官掛上鉤(圖)
 
鮑光
 
2012-8-24
 

中共用劉翔、葉詩文轉移對薄谷案的視線!

【人民報消息】最近,世界矚目的焦點是中共會如何收場薄谷案,而薄谷案的核心不是海伍德之死,而是活摘器官和販賣屍體,尤其是已入外籍的薄谷開來親自操作此事,並把無本萬利的所得巨款轉移海外。

看8月24日的新華網,中共還不會放過劉翔,儘管已經明確了孫楊將取代姚明和劉翔,成為中共第一玩偶,但隨著薄谷案的焦點越來越對中共不利,於是假比賽的劉翔還得繼續表演,他真的很慘。

據南京日報報業集團主辦的東方衛報發文稱:劉翔知道,央視知道,領導知道,只有觀眾在傻等見證奇蹟的時刻;得到廣大網民的共鳴。

解說組組長沙桐說楊建賽前拿到了劉翔傷情嚴重的消息,匯報給了沙。沙匯報給了李挺,再將領導指示面對面傳達給楊。楊建做了劉翔傷退的四個預案,才有了最後哽咽動人的解說。

善良的網友們認為中共會就此順坡讓劉翔鞠躬退役,把重點放在金牌沒有爭議的孫楊身上。

但,劉翔很不幸,8月20日下午近2點,新華網圖片頻道出現高清新聞圖片《薄谷開來、張曉軍故意殺人案一審宣判》,下午2時9分,殃視播出谷開來滅口英國商人海伍德(Neil Heywood)案的法庭宣判過程,長近6分鐘的新聞中,特別播出惡魔谷開來在法庭上最後表態的片段。這個表態是早就背下來的,是演習了多次的一個正式登臺表演。

殺人如麻的谷開來在庭上輕聲細氣的說:「我感到這個判決是公正的,它全面體現了我們法庭對法律的特別尊重、對現實的特別尊重、特別是對生命的特別尊重。」於是,中國的空氣要爆炸了!

刻不容緩,必須要轉移視線!

3天後,8月23日晚上10點鐘左右,非常嚇人的,新華網頭版頭條是一篇特稿「《自然》雜志向葉詩文道歉的背後」。

報導說:葉詩文奪冠後,《自然》雜誌網站在8月1日刊登了一篇名為《為什麼奧運會上的卓越表現引發懷疑》的文章,署名尤恩-卡拉韋,文章認為葉詩文的卓越表現是「異常」的,即使當前的藥檢結果清白,也不能完全排除服用興奮劑的可能。文章作者提倡建立成績檔案,加強對成績優秀運動員的興奮劑檢查。

尤恩-卡拉韋此話是有歷史根據的,過去就有金牌得主,幾年之後取消資格的。中共的虛張聲勢確實讓人感到「道歉的背後」有東西。

而《劉翔傷口拆線,首度回應「假摔」》的文章就更可笑了,在劉翔退賽內幕曝光後,文章還說, 「劉翔表示,那天,一直在開跑之前,感覺都非常好,沒想到會摔倒……」。

雅典110米跨欄的「亞洲飛人」居然在第一欄就把欄給踢倒了,這種腦殘的設計實在太不專業了,等於是小學生的考題讓大學生考個零蛋。

為何在薄谷開來庭審判決後,新華網故意用其它新聞來挑起網友的斥罵呢?因為最近國內外曝光薄熙來和谷開來的活摘器官罪行,實在讓中共膽寒。

2012年8月9日上午,安徽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審重慶前市委書記薄熙來老婆谷開來,涉嫌殺害英國商人伍德的案件。

一週之後,8月16日,奧地利主流媒體《標準報》 (Der Standard)報導薄谷開來一案,不是研究庭上是她本人還是替身,而是引用美國調查記者Ethan Gutmann的話說,「媒體現在都在報導谷開來法庭上的事情,但這不是真正問題所在」!

報導表示,薄谷開來案背後黑幕是谷開來的丈夫薄熙來涉入對法輪功學員的殺戮和非法器官交易,涉入其中的還包括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和對法輪功發起鎮壓的中共前領導人江澤民。

矛頭指向的是黨章中的指導思想喔!黨的「指導思想」是魔鬼,那這個黨是個什麼東西?中共能不慌張、倍受爭議的葉詩文能不上政府門戶網站的頭版頭條麼?!

美國知名調查記者Ethan Gutmann曾以商人的身份在中國大陸居住了幾年,對中共國非法的器官販賣和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系統性的殺戮進行了深入的調查。

這位美國知名調查記者說:前遼寧省長薄熙來涉非法器官交易。從2001年-2008年,大約有6萬5千名法輪功學員成為非法活摘器官的受害者。其中進行器官交易的一個主要中心是遼寧省。

《標準報》報導說,Gutmann相信,不僅是2003-2007年在遼寧省任省長的薄熙來涉入非法活摘器官交易,而且中共主管公共安全的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和前中共領導人江澤民都涉入其中。他們之間的關係是:江澤民發起了對法輪功的迫害,薄熙來夫婦是迫害積極施行者,而周永康不但自己直接犯罪,而且是政治局常委會中支持薄熙來的鐵桿盟友。

報導說,Gutmann明年將出版一本新書《行刑的病房》(Execution Ward),該書計劃將這些活摘器官的駭人黑幕公之於眾。

法輪功信仰「真、善、忍」,但中共一向奉行假惡鬥。1999年7月,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自2001年以來,很多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消失了。他們到哪裏去了呢?他們的鮮活器官被活摘被販賣,薄谷開來甚至把他們的屍體都換成了黑錢,並存在英美等國家的銀行裏。她的兒子薄瓜瓜花掉的錢都淌著無辜人的鮮血。這一家三口人的靈魂會去哪裏呢?

記者Gutmann說,「中(共)國是一個監視(無處不在)的社會,受到軍隊和共產黨的特別監控。因此,如果政府對器官交易不知情,這是非常不可能的事情。」

《標準報》 引述Gutmann的話說,法輪功在中國被鎮壓後,在監獄中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人數迅速增加。在2000年早些時候,大約關押了250萬法輪功學員。

遼寧省是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省份,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資深國會議員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引用「關於中共活摘器官的調查報告」中的證據說:「薄熙來在1999年到2001年任大連市長,2001年到2004年任遼寧省省長。在 其任職的年度之內,據我們的女證人說有兩千名法輪功學員的眼角膜被手術摘取。」

為了關押更多的法輪功學員,摘取器官和販賣屍體牟利,2001年1月~2004年2月,薄熙來任遼寧省長期間,積極籌建大型監獄設施,投資10億元在全省進行監獄改造,其中最恐怖殘忍的馬三家勞教所一地就耗資5億多元。

上面揭露的這些僅僅是江系血債幫真實罪行的九牛一毛,但就是這九牛一毛也足以讓中共政權即刻坍塌。所以,炒作劉翔和葉詩文也成為中共轉移薄谷罪行的辦法。

別中招兒!△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