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開來活摘中共和江的心肝肺(多圖)
 
林立
 
2012-8-16
 

哈根斯人體藝術展中,一位孕婦和腹中成形胎兒的標本──
這是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邪惡,就發生在今日中共國!

【人民報消息】對於中共來說,薄熙來的老婆谷開來殺害英國商人海伍德案子,其實只是一個引子,也就是把薄熙來的政治局委員身份給引流產了。對於胡錦濤來說,也許目地已經達到,因為無論血債幫如何絞盡腦汁,十八大中共中央也不可能生出一個不厚「政治局常委」來。

而與薄一起謀反的周永康在十八大要按期卸任退休,各地政法委也已經削弱了權力,似乎黨內高層的嚴重危機消除了。在這種情況下,再對谷開來動真的,把她的魔鬼行徑全部揭露出來,就等於是對中國共產黨、對江澤民活摘器官。

透過谷開來殺英國商人海伍德事件,本來可以揭發出她和丈夫薄熙來活摘器官和販賣屍體牟取巨大經濟利益的驚人內幕,順著這個內幕又可以抓到始作俑者江澤民,「江澤民一個人幾乎無能為力。然而恰好中共這臺暴政機器已經磨礪成熟,並且也要鏟除法輪功,作為共產黨總書記的江澤民於是因風吹火,輕輕按下了啟動鎮壓的按鍵。二者在鎮壓上的呼應共鳴,恰如登山者的吼聲造成雪崩效應一樣。」(九評共產黨之五

如果胡錦濤順水推舟,剝了江澤民和中共的畫皮,那就是做了一件利國福民、名垂史冊的大好事,這可是千古難逢的機緣!

但,無奈胡錦濤實在捨不得讓中國共產黨亡,所以李長春、周永康們敢一次次拿著植物人江澤民當猴兒耍,鼓勵下屬和貪圖利益者繼續往更深的地獄裏走,讓更大範圍的人民受害,讓更多活不下去的民眾覺醒,其結果還是中國共產黨亡。只不過,當人民揭竿而起的時候,胡錦濤不是站在被擁戴被感激的位置,而是站在被審判的絞刑架下。

對女魔谷開來的庭審排演過多次

從安徽合肥中級法院顯示的庭審視屏看,谷開來和張曉軍都不是羈押在一般的看守所裏,而是受到了特殊的優待。首先兩人出庭時的精神狀態,良好的身體保養,說明這倆人是當作貴賓侍候著的。更扎眼的是面帶微笑的谷開來穿著西裝,一副完全沒有發生任何事情的樣子,從犯張曉軍沒有剃光頭、也沒有穿囚服,白襯衫倍兒白,東瞧西看的表情像在逛百貨商店。兩人更沒有戴手銬腳鐐。和中共砧板上那些受審的省部級高官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

谷開來為什麼越殺人越得煙兒抽?!(北京俚語)

最近,知情人士向英國《電訊報》透露說,中共對谷開來的庭審,是經過事先反覆精心排練過的一個審判秀,對英國人海伍德與薄熙來、谷開來之間的交惡原由,完全是編造出來的。中共甚至讓兩名官員穿上西服,模仿被邀請的英國外交官,讓谷開來練習在眾人審視的目光下如何反應和舉手投足。

胡錦濤為什麼默認法庭在周永康的指示下與薄谷開來聯合演出一齣鬧劇?胡錦濤不是為了保住谷開來,而是為了保住黨。

海伍德沒有與谷開來同居過

英國商人海伍德被谷開來召到重慶去滅口的。滅口的原因是薄、谷夫婦擔心日益與他們家庭疏遠的海伍德泄露他們活摘器官及販賣屍體的秘密,而最後對海伍德殺人滅口。

從目前已知的資料得知,海伍德在得知谷開來發大財做的是活摘器官生意之後才恐慌起來,不想再繼續幫助薄谷和薄瓜瓜轉移這種黑錢。在此之前,雖然海伍德知道薄家的錢來的不乾淨(中共高官哪個錢來的也不乾淨),所以為了趟開中國的大門,他樂於幫當時的大連市長往英國轉移不光明正大的錢。谷開來是個高調炫耀的女人,在一次口若懸河時無意中泄露了她的大生意是活摘器官及販賣屍體,自此以後,她發現海伍德開始有意疏遠,便恐慌起來,決定滅口。據海伍德身邊朋友說他沒有參與此生意,也沒有分到錢。

海伍德認識了大連市長薄熙來之後,薄介紹谷給海伍德認識,並說以後大家彼此有個照應。海伍德後來與大連女子王露露結婚,育有兩子,海伍德在北京買的房子是分期付款的。海伍德生前好友說,他與漂亮的妻子感情很好,不可能與谷開來同居,這是有人往死人身上潑髒水。

谷開來案涉及薄熙來、王立軍等同夥利用注射死刑便利來活摘器官及盜賣受害人遺體等罪惡。但英國商人海伍德沒有參與其中,只不過當海伍德知道那些黑錢的來源時毛骨悚然,非常擔心薄谷夫婦怕他泄露活摘器官及販賣屍體的秘密而將他滅口。海伍德向朋友們透露了心中的恐懼感,並與谷開來漸行漸遠。2011年11月14日谷開來把海伍德召到重慶對他下了死手。

海伍德死後兩日,谷開來與海伍德妻子王露露在重慶一咖啡館見面,武警把門清場,谷開來軟硬兼施,不停流淚的王露露哭出聲來,最後為了自己和孩子們的安全,被迫同意「不解剖」丈夫的屍體,認可官方的「飲酒過度致死」結論(儘管她丈夫滴酒不沾),遺體直接火化。

從調查的結果來看,海伍德生活並不十分富裕,王露露和孩子去英國開追悼會還是海伍德生前工作的公司付的機票。海伍德生前一直希望給妻子辦理英籍但未如願。如今英國從安全考慮,終於同意王露露帶著兩個英籍孩子,移居英國。

新華網合肥8月9日報導,安徽省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了被告人薄谷開來、張曉軍故意殺人案。

報導說,合肥市人民檢察院於2012年7月26日向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指控被告人薄谷開來及其子薄某某與被害人尼爾.伍德因經濟利益發生矛盾,薄谷開來認為尼爾.伍德已威脅到其子薄某某的人身安全,決意將其殺死。

對於中共官方的這番騙人鬼話,《溫哥華太陽報》戳破窟窿說,英國人沒有綁架他人解決商業糾紛的習俗。而且與妻子和孩子一起生活在北京的海伍德,如何能夠在英國綁架在美國讀書的薄瓜瓜?!

「二奸二假」江澤民

提到薄熙來的被提拔,谷開來靠活摘器官、販賣屍體大賺大發,必須首先提到江澤民,因為沒有江澤民,薄谷都不會有這樣的殘害中國人的機會。

過去人們一直困惑為什麼名不見經傳的上海市長江澤民能接替趙紫陽任總書記?趙紫陽當時是總書記兼任總理,而江澤民卻把黨政軍三大權接到手,這在中共黨史上是史無前例的。

有內幕消息說,按照工作能力來說,江澤民簡直就是一泡稀屎。

當年汪道涵當上海市長時,江澤民當電子工業部部長。後來汪道涵請求退下,並推薦江澤民接任這個全國第二大直轄市的一把手。80年代,市長是一把手,市委書記是二把手,因為市長是負責全面工作的,而市委書記只是黨的會議上動動嘴的。

為什麼汪道涵要推薦江澤民呢?因為漢奸出身的江騙汪說,自己過繼給了被土匪亂槍打死的六叔江上青,而江上青早年和汪道涵共過事,汪道涵念念不忘舊友,於是把這點兒情用在了江澤民身上。

1985年,江澤民接任上海市長職務,把上海搞到一塌糊塗,1986年全國很多地方的經濟呈現復甦趨勢,上海人民卻連當時2分錢一盒的火柴還要憑票購買。後來中央不能不緊急調朱熔基去上海當市長,讓江當市委書記。

江澤民是憑什麼得到鄧小平、李先念、陳雲等大佬的青睞呢?沒有人知道,只知道江澤民當上海市委書記時,1989年六四前幾個月鎮壓過上海的學生運動和上海《世界經濟導報》,而其最大的幫兇就是有夫之婦的姘頭陳至立。僅此而已。

李鵬在境外出版的《六四日記》終於解開了這個最大的困惑,原來「六四」清場之夜,5月已經任總書記的江澤民就在天安門附近樓上俯瞰屠殺全景。

親眼目睹軍隊的坦克把帳篷裡的學生碾成肉醬,親耳聽到學生臨死前的哀嚎聲,這得長著什麼樣的心才能堅持俯瞰一夜的屠殺啊!

1989年6月3日李鵬的日記是這樣寫的:「小平同志批淮了今晚的清場方案。江澤民同志在警衛大樓四樓上,從窗外可以直接看到天安門的動態。」

6月4日的日記李鵬寫道:「政治局決定加強宣傳小組,由江澤民同志負責,丁關根同志協助,起草一份中共中央和國務院《告全國人民書》。」

李鵬以明確具體的時間、地點證實了「江澤民是『六四』清場的一位決策者與領導者」,告全黨全國人民書「這份文件是江澤民同志主持起草的」。

江澤民是個什麼東西?呂加平在公開信中揭露說是「二奸二假」。他寫道:第一奸,是江本人和他的親生父親都是日偽漢奸。第二奸是,他還是一個效力於蘇聯克格勃情報間諜機關和向俄出賣奉送大片中國領土的蘇俄奸細。第一假,他是一個冒充49年前加入中共地下黨的假黨員。第二假,他又是一個冒充中共所謂「烈士」江上青養子的假「烈士」子弟。於是,2010年,呂加平被江系人馬秘密逮捕,現在依然被關押和殘酷迫害中。

谷開來追隨江澤民活摘器官並販賣遺體


江為啥出這個?恐慌!

姜維平說,早在80年代後期,見到谷開來的第一印象,就覺得她是一個心狠手辣的非凡的女人,她對宣傳部及其屬下單位一些人事的干預,和大肆索賄的情節,足以表明他與薄熙來是天生貪腐的一對。

1993年到1998年薄熙來任大連市長,5年來一直有市委書記壓頭,心有不甘,派谷開來去北京賄賂江身邊的人,請他們說動三呆婊到大連市視察。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利用整個國家機器鎮壓信奉「真、善、忍」的佛法修煉者,8月時任總書記的江澤民就帶著美國籍孫子去了大連。此間薄加大迫害法輪功的力度,並在大連的人民廣場上豎起江的巨幅畫像,而且江的孫子和隨行人員,每個人都有大紅包。江澤民心情大悅,臨走時說,你要想盡快升遷,必須要加大對法輪功的鎮壓力度。

江澤民來後的第2個月,1999年9月,薄就從大連市市長升任大連市委書記,為迎合江澤民鎮壓法輪功的政策,大量接收在北京上訪而被扣押遭遣返的法輪功學員,並開始琢磨把成千上萬法輪功學員當作天然人體器官庫。


其父親是納粹黨衛軍的魔鬼哈根斯。
1999年,薄熙來批准德國納粹後代馮-哈根斯在大連成立獨資公司「哈根斯生物塑化公司」。2000年薄調到遼寧省代省長,這對魔鬼夫妻不但追隨江澤民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谷開來還開始利用律師身份在國際上趟非法販賣器官、屍體的路子。既有人體來源,又親自去國際上推銷,錢越賺越貪婪。

2001年薄熙來去掉「代」字,成為遼寧省長。他更有權力支持王立軍建立「現場心理研究中心」,王立軍自己說,在幾年內,研究中心完成幾千例「科學研究結晶」,也就是起碼是幾千條人命。

2004年,遼寧省長薄熙來幾年來與省委書記聞世震關係僵到見面不說話,省長實在做不下去了,通過父親薄一波的疏通,調到北京新籌建的商務部當部長。按理來說,這應該與活摘器官沒法搭上關係吧,還是能夠搭上線,商務部有一條不尋常的網絡是「介紹」王立軍的「錦州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的。

江澤民鎮壓法輪功這13年來,薄谷開來是海內外器官、屍體買賣交易的建立和經營主要策劃、執行者和聯絡人,而王立軍用幾千條人命來研究找出活摘後器官的延長保活期。

只有逝去的法輪功學員能擺出造型

2003年哈根斯的公司成為全球最大的人體標本基地,該工廠至今已製造出了數萬具的屍體塑化標本,在展覽中有各式各樣的造型,有屍體站立手捧被撕下的表皮,有孕婦躺著被切開肚子。腹中胎兒也清晰可見。

老輩人都知道一個常識,人咽氣後全身很快變冷,四肢僵硬,不可能再穿上壽衣,所以要搶在斷氣之前穿。當然,更不可能隨意擺出各種各樣的姿勢。

但是唯有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死後,身體是柔軟的。甚至遺體被冷藏起來,身體還是很柔軟。這是一位給逝去法輪功學員穿過衣服的人講的。

還有一個幾年前的舊聞,一位逝去的法輪功學員的哥哥從外地趕來給弟弟辦後事,就是因為看到他弟弟的身體依然柔軟如正常人,感到這個功法很神奇,於是也修煉了法輪功。

因此可以推斷,哈根斯作品中那些中國人基本上都是被江澤民血債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2003年大陸《了望東方周刊》詳細報導過這家公司,圖片報導稱哈根斯公司加工的屍體都是「德國志願者捐贈、經過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和遼寧檢驗檢疫局的嚴格檢查後從國外進口的」,但是拿到世界上展覽的屍體基本都是中國人面孔。最近哈根斯海外展覽公司在外界的壓力下才承認屍體來自中國警方。

2012年8月14日,在中國藝術家和線民的追問壓力下,哈根斯海外合作夥伴美國第一展覽公司發表免責聲明:「本次展覽的全身屍體以及人體各部位、器官、胎兒和胚胎來自於中國公民的屍體。這些中國公民的遺骸來自於中國警方,中國警方可能是從中國監獄獲得,因代理關係我們無法獨立核實他們是否屬於被關押在中國監獄中被處死的人。」

根據《血腥的活摘器官》的作者大衛·喬高和大衛·麥塔斯的獨立調查報告,從2000年~2005年的6年間,中國有四萬一千五百宗移植手術的器官來源是無法解釋的。這個報告中,有52種證據證明,中國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被活體摘取,用於移植手術。

2009年底,追查國際公布了一份令人震驚的警察證詞,一名持槍警察說,他親眼目睹了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全過程。這名證人同時揭露,他在為錦州公安工作期間,錦州市公安局局長王立軍命令對法輪功學員「必須斬盡殺絕」。

證人錄音:「不打任何麻藥,刀在胸脯上,手一點也不抖,直接戴著口罩拉出來。當時我們一人拿一把手槍在旁邊站崗,這個時候已經拉開了,然後她就嗷的大叫一聲,那個女人就嗷……大叫一聲,說『法輪大法好』。這個時候,那個醫生、軍醫猶豫了一下,然後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們的領導一眼,然後領導點了一個頭,他還繼續把血管……先摘的是心臟,然後再摘的是腎。當心臟的血管剪動一下,她就進行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給你學下聲音,反正我也學不好,撕裂的撕裂的那樣式的,然後就啊啊……就一直張著大嘴,睜著兩個眼睛,張著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講下去了。」

中國共產黨亡


手拎自己人皮的男性標本!
現在外界非常關心谷開來、薄熙來和王立軍如何定案,其實這些都不重要,如何定案肯定是在一個前提下進行:那就是從中共的生存出發,在保衛邪黨不受損傷的情況下,盡快結束這些足以讓黨垮臺的案子。

所以,想要這幾個惡魔在庭審得到公正判決,那是絕對不可能的。13年來谷開來殺人如麻,她兒子薄瓜瓜嫖娼揮霍的錢都滴著無辜人的鮮血!

在知道活摘器官內情的海伍德被暗殺後,王立軍惶惶不可終日,為逃避自己遭到薄、谷夫婦下毒手,2月6日他跑進美國駐成都領事館,並呈交了包括有關法輪功學員器官被活摘在內的各種證據。如果不是王立軍這一跑,十八大薄熙來就有可能進政治局常委會了。

但是,沒有「如果」,世界上沒有偶然的事情發生。發生了就是允許它發生。就連谷開來和張曉軍沒有穿囚衣,沒有戴手銬腳鐐,也是允許它發生。讓人民失望,就是幫百姓清醒。像谷開來這種魔鬼,中共還當寶貝似的養活著,花的還是咱納稅人的錢,咱還能對中共抱幻想嗎?當然不能。中共必須滅亡。△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