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好色還嫖娼 李長春誓當陪綁(多圖)
 
姜青
 
2012-8-30
 
【人民報消息】2012年8月30日新華網首頁的「新華評論」欄目有兩則新聞,不禁勾起對江澤民醜聞和江馬弁李長春的惡行聯想。

一則罵好色的中共前總書記江澤民有了姘頭還不忘嫖娼的新聞,題目是《「好色書記」居然還嫖娼?》;另一則是暗罵李長春利用手中權力,吹捧三呆婊,為其獸行塗脂抹粉。

江書記國內好色國外嫖娼


除了老婆閑置在家外,親密「戰」友們都有丈夫!



江貪得無厭,看見年輕貌美女服務員,就把宋祖英忘了!

當了13年中共前總書記的江澤民,1982年調任電子工業部當第一副部長,同年從四機部政策研究室調來一個秘書叫黃麗滿,她是有案可查的江澤民首位姘頭。

黃麗滿長相沒有優勢,工作能力一般,靠的就是能鬧騷,自從分配給江副部長當秘書後,每天噴著香水,皮鞋嘎嘎響,到了午休,這個有夫之婦就溜到有婦之夫江副部長辦公室,外面只聽見門鎖卡噠一響,到下午上班時間,聽見門鎖卡噠又一響,黃秘書衣衫略有不整的走出來。當年,黃麗滿就被江提拔成電子工業部黨組辦公室副處級秘書、副主任(正處級)。

按說,這位電子工業部當第一副部長的江澤民應該知足了,家裏有老婆陪,單位有秘書陪,還想咋樣呢?結果江副部長訪美時,召了個洋妓,完事後出手漂亮,讓洋妓甚為滿意,說這大肥仔還真大方。江澤民回來開了張白條,讓老百姓埋單了。

中共很邪性的,隨著江副部長辦公室門鎖卡噠聲的累積,副部長提拔成正部長,黃秘書的級別也不斷升高,1984年,黃麗滿被江提拔為電子工業部辦公廳副主任兼黨組辦公室主任(副廳級)、機電部辦公廳副主任(副廳級)。從正處級到副廳級只用了兩年。

1985年江去上海任市長,把上海搞的一團糟,改任上海市委書記(當時是市長責任制,書記是二把手)。1989年5月江成為黨總書記,1991年把黃麗滿提拔為中國電子工業總公司辦公廳主任(正廳級)。1992年後,黃麗滿被江調去深圳任市委副秘書長、秘書長、辦公廳主任、深圳市委常委,市委副書記,書記。2001年後,任省委副書記、深圳市委書記。

黃麗滿初到深圳時,任市委副秘書長,級別不夠,也沒人拿她當回事,江澤民到深圳視察時,故意問深圳市委書記為何黃麗滿沒有到場,把市委書記當場嚇出一身冷汗,趕快派車去接不夠資格參加市委委員會議的黃麗滿。沒過多長時間,黃麗滿三級跳,跳成了深圳市委書記。時任省委書記李長春放個屁都要向她請示,黃麗滿咳嗽一聲,李長春都要送上幾次「溫暖」。2003年,黃麗滿的枕邊風把李長春吹進中共政治局常委會,把廣東省委常委、深圳市委副書記、深圳市市長于幼軍排擠走,換上自己在電子工業部的老部下李鴻忠(現湖北省委書記)。

江澤民二奸二假


江澤民想為自己樹碑立傳,可是卻被自己成立的寫作組調查出篡改出身!

江澤民的漢奸父親江世俊(江冠千)在家中排行老大,六叔江上青跟著共產黨折騰,被家族視為異類。江上青28歲那年被稀裏糊塗的打死了,到底是被軍閥打死的,被土匪打死的,還是被地主武裝打死的,到現在也是一本糊塗帳,但可以確定的是,江上青確實在1939年8月29日成了「烈士」。

江上青活著時就不顧家,死了就更不顧家了,留下年輕的寡婦和兩個幼小的女兒,生活極度貧苦,照江澤民堂妹江澤慧的話,記憶中家裏常常是空空如也,有上頓沒下頓,更不要說吃飽肚子。而大伯家有錢培養兒子江澤民吹拉彈唱,卻從來沒有救濟過她們娘兒仨個,甚至老死不相往來。

那時候,誰也沒有想到日本侵華軍失敗投降,漢奸要被處死,後來中共靠特務鑽進國民政府,和欺騙宣傳等手段,奪得了政權。已經參加漢奸培訓班的江澤民躲避在外,嚴查風頭過去後才敢回家。

中共非法建政初期,在中共國裏能夠受到照顧的主要有兩種人,一種是烈士子弟,一種是同鄉。都被江澤民利用上了。江澤民,祖籍安徽,出生地江蘇揚州。所以哪個地方對他有利,他就說哪個。

六叔江上青的女兒出身填「革命烈士」,江澤民也把出身「漢奸」改為「革命烈士」,說六叔死後自己過繼給了大15歲的六嬸王者蘭。王者蘭家揭不開鍋,當然不需要多一張吃飯的嘴。

當年,趙紫陽擔任總書記期間,江澤民挨不上趙紫陽的邊兒,只能用迂迴戰術,先討好趙的秘書。江曾經拉住趙氏的一個秘書強認「老鄉」,一度在中南海裏傳為笑談。

中共前中央軍委領導人之一洪學智上將是安徽金寨人,江澤民在他面前主動談及自己的祖籍是安徽,藉此與洪學智攀上了「老鄉」,無非是想在官場上撈塊肥肉。

江澤民聽說張愛萍上將對江上清很熟悉,就抹角拐彎兒地說自己是江上清的兒子,果然受到照顧和保舉。後來張愛萍知道自己被欺騙後,凡是在新聞聯播中看到江就命令立即關上電視。

江澤民偽造「江上青烈士遺孤」的歷史,還騙得與江上青有過一段交往的汪道涵的信任和提拔。江澤民在長春的八年期間,汪道涵一直在第一機械工業部擔任副部長,江澤民要求汪道涵把他從長春調出去的藉口是夫人與其分廠廠長有染,自己戴著頂綠帽子被人暗中恥笑,無法在長春繼續工作下去。就這樣江澤民如願以償地回到了朝思暮想的上海。後來時任上海市長兼書記的汪道涵提出辭職,又推薦江澤民當上了上海市長。

李長春漂白三呆婊的漢奸出身

李長春是拍江姘頭的馬屁才有的今天。其實拍馬屁升官的不止李長春一個人,哪裏都有,但不是每個人升官後,都跟李長春一樣鐵了心的要幹壞事。

李長春當廣東省委書記的最後幾個月,2002年第10月刊的《廣東支部生活》刊登了偽造江澤民出身的文章《江上青──魂系皖東北的革命烈士》。《廣東支部生活》是李長春領導下的中共廣東省委組織部主辦的綜合性黨建月刊。這一期的發行量幾百萬份,流毒甚廣。

該文的其中一個小標題是《烈士夫人誓育遺孤》,文章捏造道:「江上青犧牲的噩耗傳到江蘇揚州,江上青的夫人王者蘭痛不欲生。江上青的長兄江世俊、長嫂吳月卿對江上青為國捐軀異常悲痛,對這位弟媳十分同情,按照傳統,把正讀初中的次子江澤民過繼給江上青夫婦。從此,江上青夫婦有了嗣子。」

在1939年中共讓國民黨打的直跑,哪兒來的「國」啊,怎麼能說是「為國捐軀」呢?那個時候說「為國捐軀」指的是「中華民國」。按照傳統,如果過繼後,繼父或繼母去世,或因為生活困難無法養活繼子,還可以退回。

有一次,幾個知己和江澤慧海聊,有人說:「你真好命,攤上江澤民這麼個好哥哥,你才有今天。」江澤慧撇撇嘴說:「你說反了,是他好命,攤上我們這個好家庭,他才有今天。沒有我們家給他撐著,他還不是黑五類?」有人小心地問:「他不是過繼給你媽做兒子了嗎?」「那個時候我們多困難啊,我媽還盼著有親戚把我們給收留了呢?怎麼可能過繼別人的孩子,而且那時候他們家有錢,我們家沒錢,他們那時候理也不理我們,後來用著我們了……,誰沾誰的光啊!我們心裏都有數。」

但被江澤民塞進政治局常委會的李長春在去北京上任前,利用月刊《廣東支部生活》造謠說:「在以後的歲月裏,王者蘭並沒有被壓倒、壓垮,她撫養烈士遺孤,嘔心瀝血,飽嘗艱辛。江上青的子女繼承父親的遺志,努力學習,堅定地跟黨走。其子江澤民成為我黨第三代領導集體核心;長女江澤玲成為一名光榮的人民教師;次女江澤慧成為科技專家。王者蘭建國後在上海參加銀行工作,文化大革命前退休。1985年8月10日病逝於揚州,享年74歲。」

江澤民就是因為沾了六叔的烈士光才被汪道涵推薦當了上海市長的,怎麼能讓「母親」一個人回揚州病逝呢?!

李長春授意的文章一開始就用醒目的紅字報導:「在安徽宿州革命烈士紀念館裏,陳列著江上青烈士在抗日戰爭中為維護皖東北抗日民族統一戰線而英勇犧牲的事跡。1995年8月29日,泗縣烈士陵園舉行了烈士銅像揭幕儀式。銅像前整齊地擺放著許多花籃,其中一隻花籃上醒目地寫著:『獻給敬愛的父親』。署名:江澤民、王冶坪、江澤玲、江澤慧……」兩個假的DNA排在兩個真的前面,只有在中共國才會出這種鬧劇。

歷史決不是人手中的橡皮泥


天理昭昭,清算不會因為狡辯而有任何改變!

每年到江上青生日,李長春就描一遍,說是江澤民父親的生日。連「過繼」這兩個字都免了。好象謊言說一千遍就能成為事實。今年8月17日是江澤民生日,馬弁李長春又發表長文塗脂抹粉、篡改歷史。

「用一小片樹葉來掩蓋巨大的罪惡,這片樹葉還是假的!」

植物人江澤民已經被釘在人類歷史的恥辱柱上,李長春再為其勾眉畫眼,漂白江色官、江屠夫的獸行,其結果只能是做陪綁,萬劫不復。

歷史,決不是人手中的橡皮泥。 △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