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維月刊和臉譜雜誌都是江身上的一條管子(多圖)
 
李曉
 
2012-8-25
 

《臉譜》2012年1月27日創刊,是吃人血饅頭的!



香港新維月刊是換湯不換藥的多維──江氏嫡親媒體。

【人民報消息】江氏嫡親媒體臭了一個,再建仨,這叫什麼?垂死掙扎。過去打一針就行了,倒氣兒的時候,就得全身插管子。

香港的《新維月刊》和《臉譜》雜誌都是江身上插的一條管子。

《新維月刊》2011年9月6日在網站刊出文章《江澤民「被逝世」來龍去脈》。這篇文章刊登在《新維月刊》2011年8月號,總第10期。也就是說到2011年8月《新維月刊》總共才出了10期,而《臉譜》更嫩,是2012年1月27日才出首期。

《新維月刊》在《江澤民「被逝世」來龍去脈》中說:「7月5日晚,中國內地新浪微博上,有關江澤民病危、逝世的消息開始流傳,包括大面積心肌梗死、肝腫瘤擴散全身、301醫院附近戒嚴、院內遍布荷槍實彈軍警……」「7月6日凌晨,有網友以漫畫形式暗示江澤民去世;6日中午,有網友稱,北京中國移動用戶已無法發出彩信,並懷疑這是『一級戰備狀態』內容之一;下午3時許,微博上傳言,解放軍301醫院門前以及通往八寶山革命烈士公墓的路上交通擁堵,中央部級以上主要領導不得離京;晚5點左右,一位網友發布消息,稱當晚的央視新聞聯播會正式發布消息。」

文章還說:「正當各大媒體都在打探消息虛實的時候,當晚6時36分,香港亞洲電視一位女主持竟然幽幽地宣布:據北京可靠消息,前國家主席江澤民病逝,終年84歲。之後,亞視不斷滾動報導『江澤民逝世』,並播放其生平回顧片段,而且還將臺徽轉為黑色。儘管取消了9點半的「逝世專輯」,但亞視至晚上10點仍然堅持報導『江病逝』。」

「幽幽地宣布」和「仍然堅持報導」擺明瞭《新維月刊》的護主子立場。

文章說:「沉默了18小時,北京終於開腔。7月7日中午12時12分,新華社發出英文稿,引述權威消息指江澤民病逝的消息『純屬謠言』。但報導中未有提及江澤民目前身體情況,以及身在何處。」

都是在北京,江是死還是沒死,為什麼官方要沉默18個小時才開腔?為什麼開的還是洋腔?!

這種現象被《新維月刊》說成是「江澤民死訊獲中共高層授意。」也就是說胡錦濤授意放出江死的消息,而不是親屬從301醫院得到消息搶頭條。

最神奇的是,全世界都不知道江的確切消息,《新維月刊》知道!

報導繪聲繪色的說,「但據《新維月刊》了解,在亞視7月6日晚上六點多鐘播發『江澤民死訊』時,江澤民已經離開醫院,在家中自行車健身器上鍛煉腳力……」。

連江家中有個自行車健身器,江回家就鍛煉腳力這樣的細節《新維月刊》都知道,莫非宋祖英眼裡的「貓頭膺」王冶坪是《新維月刊》的老板?!

《新維月刊》曾發表一個「關於媒體報導有誤的聲明」,說「有香港報章介紹本刊前身是《多維月刊》,是《多維新聞網》旗下一本刊物,也有報導稱本刊老板為何頻。 本刊特此澄清,《新維月刊》是一家以香港為基地的民間時政雜誌,與《多維月刊》和《多維新聞網》無關,亦與何頻先生無關。」

這不是睜眼說瞎話麼?

多維的創建人何頻被江人馬收買後,多維就成為眾所周知的「江氏嫡親網」,何頻自己也公開承認是這樣。後來江系勢弱,多維總部搬到北京前,把何頻踢了出去,其他人自謀出路。香港《多維月刊》頓現絕境,經過一年時間,改名《新維月刊》,並聲明是香港《多維月刊》的全班人馬。怎麼能說與《多維月刊》和何頻沒有任何關係呢?

不但有關係,而且全盤繼承「江氏嫡親網」衣缽,對江澤民塗脂抹粉、歌功頌德,並打擊和貶低不是江氏嫡親的高官。

2012年1月27日,《新維月刊》網站以「《臉譜》雜誌在香港創刊,曝光十八大常委名單」為題,介紹了同類《臉譜》。

報導第一句話就說:「在新聞出版自由、媒體活躍的香港,最近又出現一本新雜誌《臉譜》。《臉譜》首期即推出北京政圈流傳的中共十八大就常委座次名單,以及江澤民、吳儀等前中共政要參禪禮佛的消息。」

《臉譜》首期有數篇文章是美化和歌頌江澤民的,例如「江澤民的家居生活」「江澤民踏遍名山古剎」「江澤民退休生活:遊歷江南」「與江澤民相識相知五十年」等等。雜誌《臉譜》是誰花錢辦的,已經非常清楚了。


你不知他是否是自己失蹤的親人!
最近,中共用大量八卦新聞來轉移薄谷開來案的核心內容──活摘器官和販賣屍體,而這個核心內容的始作俑者是江澤民。所以,雜誌《臉譜》既要幫忙江澤民,又要幫忙薄熙來和薄谷開來,怎麼幫呢?小罵大幫忙是血債幫媒體的顯著特點,用薄瓜瓜轉移他爸媽的罪惡,他是願意忍受的,況且海伍德也死了,怎麼編都行。

2011年11月26日《華爾街日報》透露,在北京,薄瓜瓜開火紅似國旗色的法拉利約會時任美國駐華大使洪博培(Jon Meade Huntsman)的女兒共進晚餐。事後,洪博培的女兒艾比證實確有約會,不過共進晚餐的一共有四個人,薄瓜瓜、其姐姐瑪麗安,還有她和薄瓜瓜的一名友人也在場。

薄瓜瓜出面聲明說那輛法拉利沒有註冊在他名下。他只管用,其它什麼都不需要負責。

今年4月24日,父母都出事後,薄瓜瓜通過電子郵件給哈佛肯尼迪學院校報發表聲明稱,從未去過位於北京的美使館,也沒有紅色法拉利。顯然薄瓜瓜的表演水平比他父親薄熙來是差著相當大的檔次的。

薄熙來沒被撤職前,有報導說薄瓜瓜對洪博培千金有點毛手毛腳,但洪博培千金沒有出面澄清或證實。薄熙來夫婦都被關押之後,《臉譜》說,那天薄瓜瓜不知把洪博培千金帶到哪裹去了,直到深夜都沒回家,電話也打不通。最後洪博培通過中共外交部才找到人。洪博培一家都信仰摩門教,而摩門教嚴禁婚前性行為,無論男女婚前都守身如玉。對此,洪博培的惱怒可想而知。

聽著挺嚇人的,但薄瓜瓜總不會當著洪博培另一位千金和自己朋友的面,強行把瑪麗安給變成非處女吧?

現在連海伍德出面擺平這件外交事件的故事都八卦出來了。報導是這樣說的:薄瓜瓜性騷擾事件在北京權力圈子和外國人中流傳甚廣,當時一外媒記者w 聽說到這個事情,就開始調查,並聯繫有關的當事人,並向薄家求證。自然,海伍德很快就知道薄瓜瓜又有了新麻煩。海伍德怕夜長夢多,急切地找到W,並要求和他聊聊。不知是海伍德對有關當事人的「公關」起了作用,還是與媒體的「溝通」有了效果,w記者後來對此事的調查進展不大。據說, 海伍德為薄瓜瓜做的最重要也是最後一件事,正是幫薄瓜瓜擺平了性騷擾美國大使女兒的事情。因此可以判斷,海伍德要想「毀」了薄瓜瓜的話,曝光差點釀成外交糾紛的性騷擾事件,就足以讓薄瓜瓜身敗名裂,用不著去要了薄瓜瓜的命。而那份郵件應該是指名譽上的,而非生命威脅。

但是,海伍德的朋友說,那份郵件並不存在。甚至有一位朋友說,如果海伍德真的威脅過谷女士之子的幸福,我願意吃下自己的帽子!

黨不珍惜任何生命,轉移視線並不是為了薄谷開來和薄熙來,而是為了黨繼續存活。所以,無論是《新維月刊》還是《臉譜》雜誌,還是不斷冒出來的其它泡泡兒,只要是幫助中共、幫助江澤民,就是在幹人世間最惡的事,就是在吃人血饅頭。△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