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拨胡习关系 周永康猛打吴邦国(多图)
 
门礼瞰
 
2012-8-30
 

老江挂了,血债帮真慌了!

【人民报消息】在习近平的接班地位无法再动摇时,薄熙来最近要被开除党籍,血债帮为挑拨胡习关系 ,猛打「令计划」牌,说胡锦涛在试探、游说相关人物,希望隔代指定令计划为接班人。

「试探」「游说」「希望」这几个词用的多心虚啊。

十八大还没维稳,党的副主席、国家副主席、军委副主席的习近平还没接班、还没被验证,支持习近平接班的胡锦涛就琢磨着十九大把习近平拿下去?让刚当了一届中央委员的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当中共国第一把手,掌握党政军大权?凡长着人脑子的都不会发出这种脑残的信息。

这除了挑拨胡习关系,更重要的是转移外界对活摘器官的薄熙来的案情关注,所以十八届政治局常委会到底是九人还是七人,也成了探讨的热点。其实这没有什么可探讨的,就是七人。

为什么?2002和2012是不可同日而语的,2002年江泽民可以耍无赖,借吃烤肉去了小布什农场,2012年周永康李长春们得花钱请外国下三滥在照片上帮助「复活」植物人江泽民。

2002年,按照高层经历一年多5次讨论做出的决议,十六大江泽民必须把党政军三大权交给副手胡锦涛。但江为了能继续控制实权、垂帘听政,就说把自己的亲信塞进政治局常委会才肯退下,为了多塞江家帮,政治局常委会从七人变九人。主要是为了让镇压法轮功的政法委书记进入。

江前胡后与胡前江后


2002年,元老们开5次会议决定江下台!

即使江系人马占据政治局和常委会大多数,江泽民还是心里不踏实,在十六大一中全会,江让张万年等20个军方将领持枪杆子迫胡锦涛就范,答应让江再继续连任军委主席,掌握枪杆子。处于弱势的胡锦涛被迫同意。

从此以后,江就在全世界面前表演江前胡后,为什么呢?因为江泽民在世界几十个国家遭到了起诉,为了让那些国家不敢动真的,江必须要显示自己还掌实权。

2004年十六届四中全会,连江塞进常委会的亲信都忍无可忍,会议前夜激战到通宵,少数服从多数,江泽民毫无思想准备的下台了。1999年连朱熔基都不敢反驳江,2004年被江提拔的常委都敢投票让江回家兜尿布去。这不是人自己的力量能做的到的。

十六届、十七届政治局常委会都是九人,但2007年的十七大没召开前,常委会里最铁杆的江亲信黄菊在任期内突然患癌,经过活来死去的折磨,终于咽了气。这让常委会里的江亲信收敛不少。十七届政治局常委,除了李长春和周永康之外,其他江系亲信随着形势的变化变的摇摆不定,贺国强进入政治局常委会后,江系色彩慢慢退色,与血债帮渐行渐远,成为路人。

为了不被绳之以法,江泽民只要能在主席台上出现,就坚持胡前江后,直到2011年最后一次露面,江泽民还是夹在胡锦涛和吴邦国中间……哆嗦,直到成为植物人。

江泽民的恐惧就是目前周永康李长春为首的血债帮的恐惧。他们不仅挑拨胡习关系,而且连吴邦国都拉出来打,仅仅因为吴邦国在今年两会上向胡锦涛示好。

周永康打击吴邦国


在2012年3月两会主席台上,吴邦国对胡锦涛示好,周永康在旁边表情尴尬!

吴邦国曾是江泽民地盘上海的一把手,1991年至1994年任上海市委书记,1992年进入政治局。1995年至2003年任国务院副总理,中央企业工委书记。2002年11月的十六大被江塞进政治局常委会,2003年至2012年两届人大委员长。谁会想到有一天周永康会把枪口对准吴邦国。连周永康本人也没想到,有一天吴邦国在两会上与胡锦涛握下手,讨好的笑一笑,自己都顿觉世界末日到了。

周永康对于吴邦国的一笑(不是三笑)耿耿于怀,于是把功夫下在重庆市长黄奇帆身上,以此打击吴邦国。黄奇帆在薄熙来最折腾那段时间,有一句名言,说自己「如鱼得水」。结果水干了,受惊不已。

吴邦国冲胡锦涛一笑,把黄奇帆笑成了自己的「小兄弟」(在此之前的几十年从没此传说),代价不小。

血债帮喉舌媒体报导说:在王立军事件发生后,黄奇帆被贺国强紧急传召进京汇报,遭到严厉批评。随后,不让他休息一下,便打发他立即飞回重庆。即便在如此紧张之下,黄奇帆也仍然匆匆去拜见了自己在常委会内的后台吴邦国。两人见面只急急忙忙谈了不到二十分钟。吴邦国大致听了事件经过,便向他承诺到时会为他说话。

收了钱的媒体一开闸就真敢空中楼阁的扯,说什么:1983年,吴邦国成为上海科技工作党委书记兼市委常委,把黄奇帆调到市委整党办公室工作。吴邦国当上上海市委副书记的时候,又将他升为上海经济信息中心主任。吴邦国调到中央以后,还专门将黄奇帆借调到中央办公厅工作(1994年10月到1995年5月)。黄奇帆据称完全是吴邦国的人,既是吴邦国的马仔,也是他的幕僚。据说吴邦国曾经跟人夸奖过黄奇帆,说他有「总理之才」,可见黄奇帆在吴邦国心目中的地位。

4月6日,还有血债帮海外喉舌中文网站把家族资产在重庆的周永康,掉包儿成吴邦国,文章居然说吴邦国的家人如何在重庆大发其财,以及吴邦国和黄奇帆之间有不同寻常的利益关系等。

还有更邪性的,7月19日下午,市长黄奇帆和市级有关部门的负责人正在实地考察重庆炫酷科技有限责任公司、重庆掌脉科技有限责任公司、重庆森涛图文设计工作室等微型企业,随后并主持召开微型企业发展座谈会发言时。臭大街的博讯网称,有消息人士向其透露黄奇帆在7月18日被双规。后来又补充说:虽未能证实黄奇帆被双规的消息,但多方求证,基本肯定黄奇帆成为中共高层下一个处理对象。

吴邦国冲胡锦涛一笑,黄奇帆就成了吴邦国的「小兄弟」。与其说此谣言是警告吴邦国,倒不如说以周永康为首的血债帮已经完全毛了爪,能骗一分钟也是好的。

在薄熙来最近要被开除党籍时,血债帮疯狂了,不是心疼薄熙来,而是看到了自己的末日来临,于是再一次大把撒钱,谁能救舆论,就给谁钱!

江泽民担心的事情终于在2012年发生了,江绝对想不到掩盖了那么久的事儿竟然坏在一个女人身上,是她牵动世界的敏感神经,让越来越多的视线投向活摘器官和贩卖尸体。

江植物人了,还消停不下来。周永康倒想消停呢,但他还得继续挣扎。△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