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亞人民的快樂在告訴我們什麼?(圖)
 
周曉輝
 
2012-8-29
 



利比亞人民被卡扎菲壓抑了四十多年後,首次擁有了政治選舉的權利,享受到了作為主人的權利。

【人民報消息】一年前,曾經不可一世的卡扎菲被打死了,利比亞人民也終於擺脫了獨裁統治。儘管中共的御用專家們曾預測會有卡扎菲的支持者憤而起來報復,利比亞可能會陷入新的動亂,但從目前利比亞國內的發展態勢以及7月選舉後成立的新政府來看,從民心所向來看,利比亞正在朝著民主的道路發展,而且經濟也在快速增長,雖然在這一過程中依舊有波折。

然而,即便有波折,利比亞也絕不可能走回頭路,其重要原因就在於真正享受到了自由的人民業已從中體味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樂,而獨裁帶給人們的除了壓抑就是壓制和恐懼。

利比亞人民快樂,是因為如今的他們不再心懷恐懼。他們可以自由的交談,自由地表達自己的看法,自由地辯論,自由地結社,自由地辦報,自由地出版,自由地上網,而且不用擔心有人向秘密警察告密。一個利比亞人曾告訴BBC記者:“卡扎菲的人喊了42年,他把我們一腳踢回石器時代,還殺死了我們的孩子。現在總算輪到我們說話了。”據悉,僅在首都的黎波裏就迅速成立了500多個新的公民社會團體,有政治黨派、維權團體、報紙雜誌、環保組織甚至還有一個動物權益協會。

很多利比亞人發現,當他們下班開車回家時,一路上是笑聲不斷,因為他們再也不需要放光盤聽歌取樂了。新開的私營電臺,脫口秀、專業、半專業DJ的音樂節目以及各種娛樂節目,如雨後春筍一般,遍地都是,利比亞人想聽什麼臺就聽什麼臺。而在卡扎菲時期,所有的電臺都是同一幅嘴臉,吹捧著卡扎菲的“豐功偉績”,人們不得不關閉電臺。

還有一些曾經離開利比亞的利比亞人選擇了歸國。世上哪有人不愛自己的國家?除非萬不得已,誰願意離開故土,在他鄉飽受相思之苦?!而回到故土的快樂又豈可言說?!

利比亞人民快樂,還因為他們在被卡扎菲壓抑了四十多年後,首次擁有了政治選舉的權利,享受到了作為主人的權利。在今年7月7日的選舉當天,利比亞人民的興奮之情溢於言表。很多人早早就起了床,在投票站外排著長隊;路過的車輛鳴笛慶賀,人們舉著“V”形手勢表達勝利;選民們互分糖果,婦女們擁抱在一起,有人甚至激動得流下了熱淚。

據媒體報導,有2639名獨立候選人和374個黨派參加了選舉(競爭國會200個席位)。在一些選舉站,志願人員圍成人墻,保護選舉不受干擾。而那些按過投票手印的人,則高舉著“顏色手指”,向全世界展示,只要是人,無論在哪裏,內心的渴望都是一樣的,那就是要擁有自由,要用投票選擇國家領導人!

快樂的甚至有些亢奮的利比亞人民,以最快的速度對外展示著利比亞的新形象。短短的幾個月時間,曾經隨處可見的卡扎菲的畫像、標誌、口號全部被清除乾淨,偶爾能看到的只有塗鴉中的卡扎菲,被畫成遭受極刑的模樣。曾經人手一本的卡扎菲的“綠寶書”更是被人們仍進火中焚燒。“綠色廣場”被更名為“烈士廣場”,紀念解放利比亞過程中犧牲的人們;而的黎波裏市中心紀念卡扎菲上臺的法塔赫大廈則被更名為的黎波裏大廈……

此外,利比亞石油生產和出口迅速恢復,遠好於之前的預期,經濟更是出現強勁恢復性增長。英國市場研究機構BMI預測,利比亞經濟在2011年暴跌49.2%之後,預計2012年GDP增速將達58.9%,成為全球經濟增速最快的國家。

面對著今天擁有的自由和快樂,許多利比亞人認為,曾經付出的代價是值得的。一位利比亞人在給外媒的信中寫道:“利比亞人不想也不需要美國的資金援助,真正需要的是你們的尊重,平等對待,因為我們也像你們(建國先賢)一樣,(通過革命)使自己獲得了自由。”

利比亞以及其他阿拉伯國家的革命和反抗業已證明,無論什麼樣的社會條件,人民的政治選舉權、人民對於擁有自由的權利都不可以被剝奪。而利比亞人民如今的快樂也在告訴依舊在獨裁統治禁錮中的中國人,自由和快樂是值得每個人去爭取的,無論付出怎樣的代價。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