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的美議員和齷齪的哈佛教授(多圖)
 
青晴
 
2012-8-11
 

美國眾議員羅拉巴克:我的人生愛好是消滅共產主義!

【人民報消息】人選擇什麼樣的道路,人自己說了算。

美國眾議員羅拉巴克說:「我的信念是與自由的人民進行自由的貿易」,「我是最親中的議員」因為「我的人生愛好是消滅共產主義」。

而專給中共和血債幫捧臭腳的哈佛大學榮譽教授傅高義(Ezra F. Vogel)不但著書《鄧小平時代》,為六四屠城辯解,還去臺灣說反共的蔣經國沒有鄧小平的名氣大,今年5月又給薄瓜瓜出點子,教他如何漂白自己。這個能說一口流利中文的外國叫獸完全喪失人的良知。


協助中共邪黨洗腦的哈佛教授傅高義
是中國人民的敵人!
自由亞洲電臺報導說,對於鄧小平的一生功過,傅高義給了「八二開」:八成功、二成過的評價。對於鄧小平在六四屠城中扮演的角色,傅高義接受媒體採訪時認為,在當時中國的情境裏,誰也不知道,採取另一種做法會發生什麼事,因此「現在看來,鄧小平當初下的判斷也許是對的」。

2012年6月15日,傅高義應邀到臺灣為其新書《鄧小平時代》做推介。他說這本書的資料來源是訪問了上百名中共官員寫就的,他說寫此書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讓美國民眾及社會政治精英了解中國、要讓西方人多了解中國的改變」,說白了就是幫助中共給西方人洗腦,用心非常歹毒。而臺灣馬政府的政策是舔中共邪惡政權的屁股,所以熱情邀請傅高義來給臺灣的人洗腦。

演講結束後,有臺灣讀者問:鄧小平與蔣經國曾經一起留學蘇聯,這兩名領導人誰的影響較大?

對此,84歲的中共御用工具傅高義表示,鄧小平改變了中國大陸,對世界的影響超過蔣經國。傅高義沒有說蔣經國安然逝去,後人每逢提起都評價極高;而鄧小平死時連骨灰都不敢留,讓撒到「江河湖海」, 世界一提到鄧小平就必和六四屠城連在一起,每年大規模抗議至少一次,每年六四更是中共政權的敏感日。

傅高義還透露,當年鄧小平掌權時,曾透過李光耀詢問蔣經國是否願意與他會面,蔣經國以不相信共產黨為由拒絕。

傅高義為蔣經國的「不識時務」感到遺憾,如果換作他,想必會屁滾尿流、哭爹喊娘的去吻鄧小平的腳趾頭!通過這番對蔣經國的貶損,我們更看到蔣經國堅決反共到底的氣概。

臭聞醜聞纏身的薄瓜瓜從英國轉學到哈佛後,哈佛教授傅高義又趕緊去粘糊,這恐怕是傅高義今生認識的最高級別的中共官員……的兒子。

今年5月,傅高義曾透露,薄瓜瓜原本計劃畢業後回國,但之後打算留在美國繼續修讀法律。為沖淡外界對其「紈絝子弟」的既定印象,傅高義曾建議薄瓜瓜利用空檔時間從事公共服務。 傅高義叫獸連形像包裝的活兒都攬下來了。中國有句罵人的歇後語:王八看綠豆──對了眼!

世界越來越墮落,最不缺少的就是傅高義這種沒有廉恥的失去道德良知的人。正因為此,那些靈魂閃光的人才顯得特別耀眼。美國眾議員羅拉巴克先生就是其中的一位。

羅拉巴克議員說:「我的人生愛好是消滅共產主義」。而美國現政府是口頭反共,但實際是與共產黨合作的,是屈服於中共邪黨的,因此羅拉巴克是對美國政府與中共非法政權茍合嚴厲斥責的少數美國國會議員。他稱中共恐怖政權是「邪惡集團」「人權侵犯者」等等。

那些被中共豢養的中文媒體誣蔑他是「反華議員」。羅拉巴克議員說:「我覺得沒有比我更親中(國人民)的議員了,因為我相信我們將來維持和平唯一的希望就是和中國人民保持非常友好的關係。」羅拉巴克議員說:「他們是最好的盟友,對美國來說和平最大的希望就在於這些中國人民。我把他們看作是我最好的朋友。」

2011財政年度中國有8百多個官方媒體記者在美國工作,而美國的官方媒體只有兩個人獲得中方簽證。羅拉巴克議員說:「如果我們繼續放任他們這樣做,這是美國向他們發出了軟弱的信號。」

2011年9月,羅拉巴克議員推出《2011年中國媒體簽證對等法案》(The Chinese Media Reciprocity Act of 2011)。羅拉巴克議員說,他的這項議案要求的是對等。他說:「我的議案基本上是要把中(共)國官方媒體在美國的記者減少到兩個。除非我們能夠增加我們在中(共)國的記者數量。」這項議案已經送交國會相關委員會-司法委員會的移民及執法小組委員會討論。

對於美國對中國的巨額商品貿易赤字,羅拉巴克議員說:「我相信自由貿易,我的信念是與自由的人民進行自由的貿易。」

對於美中貿易逆差從1985年的每年600「萬」美元增長到2010年的2730多「億」美元!

羅拉巴克議員說,從巨額貿易順差享受到好處的是中共非法政權而不是中國人民。他說:「所以美國不應該對兩國的貿易不平衡狀態以及中國對於(南中國海) 野心勃勃的領海要求坐視不管。」

對於中共用文宣和經濟利益的手法收買臺灣,以致於臺灣越來越多的媒體充斥著有關中共的假新聞,臺灣越來越多的人被中共洗腦,甚至連總統馬英九一家人都親共、媚共、舔共,喝中共的狼奶,替中共辦事,讓越來越多關心臺灣命運的人非常擔心。

羅拉巴克議員是眾議院臺灣議員團(Taiwan Caucus)的創始人,但是近年來他看到在中共的誘惑下, 中華民國馬政府越來越往中共懷裏紮。

對於賣國親共的馬英九的當選和再次當選,羅拉巴克開門見山的說:「臺灣人通過投票告訴人們:『我們不再需要美國,我們要確保北京和北京領導人把我們當成朋友,能善待我們』。」正因為此,臺灣的天災人禍越來越慘烈,而傳承五千年神傳文化的中華民國政府居然說,天氣預報可以知道天氣如何,但災禍大小政府無法預知。政府怎麼會無法預知呢?你民選政府幹的壞事有多大,臺灣的災禍就有多大多頻繁。

創始人羅拉巴克議員後來退出了臺灣議員團。他說:「他們現在的政策就是這樣的。看來他們不需要美國,當然也不需要我羅拉巴克議員了。」

目前美國政府仍在評估是否向臺灣出售F-16戰鬥機。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羅拉巴克議員直言不諱的說:「如果臺灣大多數人希望和中(共)國的獨裁者保持更友好的關係,而不是需要一個更強大,可以信賴的(美臺)關係,那麼他們就不能期待美國向他們提供武器,或者讓我們產生迫切的願望來保衛臺灣。」


拉巴克議員辦公室的里根照片
羅拉巴克議員曾經在里根總統身邊工作,曾經為里根總統撰寫演講稿。在羅拉巴克的辦公室擺滿了他與前總統里根的合照。他說自己的「人生愛好是消滅共產主義」與這位值得尊敬的前總統有直接的關係。羅拉巴克議員說他把中國人民當作朋友,把反共和擊敗共產主義當作他的終生使命。

羅拉巴克議員還有一位熱愛中國人民的好爸爸。他的父親是二戰期間到中國的第一批美國飛行員之一,在二戰末期到中國幫助抗日。

羅拉巴克議員說:「在我的牆上你可以看到一張照片,是中華民國和美國國旗;這是從我父親的夾克杉上取下來的。他在二戰時到中國執行飛行任務,是第一批,實際上第一個降落在上海的美國飛行員。當時戰爭即將結束,他在戰爭最後幾個月就佩戴著這個;他的任務是駕駛飛行運輸談判人員到中國各地和日本駐軍談判和平協議。我父親在上海服役、居住了一年,從1945年到46年。」


二戰時幫助中國抗日的美國飛行員佩戴的袖章。
這個袖章上用中文寫著「美國空軍,來華助戰,仰我軍民,一體救護」,希望援華的這些美國飛行遇到困難時,中國民眾來施救和幫忙。

據美國之音報導,羅拉巴克議員在結束這次受訪時說,不管是二戰期間他父親到中國幫助抗日,還是今天,普通的美國人和普通的中國人都是朋友,「中國人民知道,像我父親這樣的普通美國人是他們的朋友。這就是我們的關係,我們是朋友。普通美國人,普通中國人,我們都要和平,我們互相尊重。」

羅拉巴克議員說,美國人曾經幫助過中國,希望今天美國能幫助推動中國的民主進程。

協助中共邪黨洗腦的哈佛教授傅高義(Ezra Vogel)是中國人民的真正敵人,羅拉巴克議員是中國人民的貼心朋友!△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