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终于死在老毛前头(多图)
 
门礼瞰
 
2012-12-18
 

毛泽东和朱德、周恩来等在延安。


1972年,朱德和儿子朱琦、儿媳赵力平在北京西郊住所。


左起周恩来、刘少奇、朱德和毛泽东在中共非法建政后。
哪一个得到善终了?都在内斗中死去!

【人民报消息】朱德和毛泽东的历史关系是朱前毛后,连毛自己都说,是「朱毛、朱毛」,按照谐音就是猪、毛。没有猪,当然毛就不存在了。毛虽然嘴上这样说,但总感到比朱德总司令低一头,心里不舒服。

朱德1886年12月1日生于四川仪陇。1909年在昆明入云南陆军讲武堂学习。同年冬参加中国同盟会。1911年10月,在云南参加辛亥革命。1912年返回昆明,任讲武堂军事教官。1913 ~ 1915年任滇军营长、副团长、团长。1915年起参加反对袁世凯复辟帝制的护国战争。1917年升任旅长,在四川参加了反对北洋军阀段祺瑞的护法战争。

本来好好的,却偏偏受俄共十月革命和中共五四运动的影响,朱德逐渐接受马克思主义。1922年9月赴德国留学,11月由张申府、周恩来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25年转赴苏联说是学习军事。1926年夏回国,被中共派往川军,1927年遵照中共的指示到江西南昌创办国民革命军第三军军官教育团。1927年8月朱德领导八一南昌起义,起义失败后,同陈毅率领余部逃到闽赣粤边界,1928年4月,同陈毅率残兵败将转移到井冈山与毛泽东会合。

1928年5月,毛泽东和贺子珍在井冈山「结婚」,1929年6月3日,贺子珍分娩生下一个女孩。 1930年10月24日开慧和八岁的长子岸英被逮捕。 1930年11月14日,被毛遗弃的杨开慧以「毛泽东之妻」在家乡板仓走上刑场。至死杨开慧都不知道毛在井冈山已宣称与其他女人正式结婚并生子。

中共非法建政初期,毛要拢络人心,还要摆样子,就让朱德任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并继续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1949年11月,兼任中纪委书记。1954年9月,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国防委员会副主席。1955年被授予元帅军衔,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让朱德任中共第八届、第九届、第十届政治局常委。1959年起,还连续任第二、第三、第四届全国人大委员长。中共建政以后,朱德过了不到10年的舒服日子,斗争他的日子就开始了。这不是朱德倒霉,而是中共建政初期的危机基本消失了,政权比较稳固了,所以毛泽东要开始整治里面不听话、有人性的人了。事实证明,凡是不「指鹿为马」的都没有好日子过。

1959年到1962年出现人为的三年大饥荒,1959年庐山会议彭德怀上万言书为民请愿,被毛打成「彭德怀反党集团」,朱德没有立即落井下石也受到了冲击。

1966年5月23日,政治局扩大会议在人民大会堂河北厅对朱德严历批判。主持人是刘少奇。在批判会上,时任中共人大委员长朱德,被说成有野心,想披黄袍。周恩来批朱德不可靠,是常委中的定时炸弹。朱德感到很无奈:「说我是不是有野心?我八十岁了,爬坡也要人家拉,走路也不行,还说做事?事情我是管不了了,更不要说黄袍加身。」

据悉,此会议是在毛泽东的授意下进行的,目的是警告和吓唬与会者──即使朱德这样的老帅也必须俯首帖耳。

两天后,北大哲学系党支书聂元梓等写了点燃文革的大字报,6月2日发表在《人民日报》上,标题为《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号召:「一切革命的知识分子,是战斗的时候了!让我们团结起来,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团结在党中央和毛主席的周围,打破修正主义的种种控制和一切阴谋诡计,坚决、彻底、乾净、全部地消灭一切牛鬼蛇神、一切赫鲁晓夫式的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把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同日,人民日报又发表《欢呼北大的一张大字报》,文化大革命正式拉开序幕。8月18日早上,毛泽东接见红卫兵和群众时,聂元梓被安排上天安门城楼,受到了毛泽东的接见。

1969年10月,以「加强战备、疏散人口」为借口,80多岁的朱德被逼离开北京,他被送到广东从化,夫人康克清随行,那些日子等于是软禁,所有消息被封锁,不得离开住所。直到1970年7月才允许朱德和康克清回到北京。

朱德回京一看就明白了,自己的日子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不但没有让他回到中南海的原来住处,安排住在北京万寿路的「新六所」,而且身边的秘书、工作人员都换了陌生人。原来身边的人全部被赶走或打倒,工作人员都重新安排了。

朱德1976年7月6日在北京病逝。关于他的突然去世,一直有阴谋论之说。

由政协广东省委员会主管、主办的《同舟共进》杂志社2012年第7期发表了朱德年过八旬的儿媳赵力平的口述历史。据周海滨记录下来的赵力平的口述历史,证实阴谋论之说是真实的。赵力平的丈夫朱琦是朱德唯一的儿子,1974年病逝,比父亲还早走2年。


朱德儿媳赵力平
据赵力平回忆,她和朱琦第一次到「新六所」看望朱德夫妇时,带上了几张大字报给他们看,刚张口说:「你们在广东的时候,听说……」话还没说完,康克清连忙用手示意不要讲下去,指指桌子底下,附在赵力平耳边说:「别说了,说多了不好。」赵才明白人大委员长朱德家里被安了窃听器。

最蹊跷的是朱德得了一次不应该得的感冒。

那是1976年6月21日,这天的日程安排人大委员长朱德会见澳大利亚联邦总理马尔科姆-弗雷泽。朱德按时来到人民大会堂。时间到了,奇怪的是外宾还没到,外交部也没来消息,朱德只好在休息室等候。工作人员急的四处打听,最后才被告知,会见时间推迟了,但之前竟没人通知。90岁的老人独自在冷气开放的大会堂里孤零零的待了近1个小时,一直等到外宾来,坚持到会见结束才回家。回到家中不久,便感到身体不适。

于是,中共中央专门为朱德成立了医疗组,组长是中央军委副秘书长苏振华,副组长是李素文。成员有姚连蔚、吴桂贤、刘湘屏等。卫生部部长刘湘屏是时任中央军委委员、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北京军区第一政委、中央专案审查小组成员、政治局委员、副总理谢富治的老婆。她在「新六所」三楼住,同江青关系密切,每天都要来看朱德一次。

康克清对儿媳赵力平说:「她的态度和神情,都使我感到她对朱老总缺少真诚的关心。有一次,我听见她问负责朱老总医疗的主管医生:『还能拖多久?』大夫说反正现在正在抢救,情况不太好。」刘湘屏和江青去看望朱德。江青阴阳怪气的说:「总司令好!」朱德没吭气也没抬手打招呼,根本没搭理她。

赵力平的女儿是医生,跟奶奶康克清提出来,说朱德治疗打的这个针可能不利,可能越打越坏。康克清就跟医生说是不是换换药,医生说不行,说这是专家和组织的意见。

1976年7月6日,朱德被效忠了一辈子的组织折腾死了,终年90岁。△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