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終於死在老毛前頭(多圖)
 
門禮瞰
 
2012-12-18
 

毛澤東和朱德、周恩來等在延安。


1972年,朱德和兒子朱琦、兒媳趙力平在北京西郊住所。


左起周恩來、劉少奇、朱德和毛澤東在中共非法建政後。
哪一個得到善終了?都在內斗中死去!

【人民報消息】朱德和毛澤東的歷史關係是朱前毛後,連毛自己都說,是「朱毛、朱毛」,按照諧音就是豬、毛。沒有豬,當然毛就不存在了。毛雖然嘴上這樣說,但總感到比朱德總司令低一頭,心裡不舒服。

朱德1886年12月1日生於四川儀隴。1909年在昆明入雲南陸軍講武堂學習。同年冬參加中國同盟會。1911年10月,在雲南參加辛亥革命。1912年返回昆明,任講武堂軍事教官。1913 ~ 1915年任滇軍營長、副團長、團長。1915年起參加反對袁世凱復辟帝制的護國戰爭。1917年升任旅長,在四川參加了反對北洋軍閥段祺瑞的護法戰爭。

本來好好的,卻偏偏受俄共十月革命和中共五四運動的影響,朱德逐漸接受馬克思主義。1922年9月赴德國留學,11月由張申府、周恩來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1925年轉赴蘇聯說是學習軍事。1926年夏回國,被中共派往川軍,1927年遵照中共的指示到江西南昌創辦國民革命軍第三軍軍官教育團。1927年8月朱德領導八一南昌起義,起義失敗後,同陳毅率領余部逃到閩贛粵邊界,1928年4月,同陳毅率殘兵敗將轉移到井岡山與毛澤東會合。

1928年5月,毛澤東和賀子珍在井岡山「結婚」,1929年6月3日,賀子珍分娩生下一個女孩。 1930年10月24日開慧和八歲的長子岸英被逮捕。 1930年11月14日,被毛遺棄的楊開慧以「毛澤東之妻」在家鄉板倉走上刑場。至死楊開慧都不知道毛在井岡山已宣稱與其他女人正式結婚並生子。

中共非法建政初期,毛要攏絡人心,還要擺樣子,就讓朱德任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副主席並繼續擔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司令。1949年11月,兼任中紀委書記。1954年9月,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副主席,國防委員會副主席。1955年被授予元帥軍銜,獲一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

讓朱德任中共第八屆、第九屆、第十屆政治局常委。1959年起,還連續任第二、第三、第四屆全國人大委員長。中共建政以後,朱德過了不到10年的舒服日子,斗爭他的日子就開始了。這不是朱德倒霉,而是中共建政初期的危機基本消失了,政權比較穩固了,所以毛澤東要開始整治裡面不聽話、有人性的人了。事實證明,凡是不「指鹿為馬」的都沒有好日子過。

1959年到1962年出現人為的三年大饑荒,1959年廬山會議彭德懷上萬言書為民請願,被毛打成「彭德懷反黨集團」,朱德沒有立即落井下石也受到了衝擊。

1966年5月23日,政治局擴大會議在人民大會堂河北廳對朱德嚴歷批判。主持人是劉少奇。在批判會上,時任中共人大委員長朱德,被說成有野心,想披黃袍。周恩來批朱德不可靠,是常委中的定時炸彈。朱德感到很無奈:「說我是不是有野心?我八十歲了,爬坡也要人家拉,走路也不行,還說做事?事情我是管不了了,更不要說黃袍加身。」

據悉,此會議是在毛澤東的授意下進行的,目的是警告和嚇唬與會者──即使朱德這樣的老帥也必須俯首帖耳。

兩天後,北大哲學系黨支書聶元梓等寫了點燃文革的大字報,6月2日發表在《人民日報》上,標題為《第一張馬列主義大字報》,號召:「一切革命的知識分子,是戰斗的時候了!讓我們團結起來,高舉毛澤東思想的偉大紅旗,團結在黨中央和毛主席的周圍,打破修正主義的種種控制和一切陰謀詭計,堅決、徹底、乾淨、全部地消滅一切牛鬼蛇神、一切赫魯曉夫式的反革命的修正主義分子,把社會主義革命進行到底。」同日,人民日報又發表《歡呼北大的一張大字報》,文化大革命正式拉開序幕。8月18日早上,毛澤東接見紅衛兵和群眾時,聶元梓被安排上天安門城樓,受到了毛澤東的接見。

1969年10月,以「加強戰備、疏散人口」為藉口,80多歲的朱德被逼離開北京,他被送到廣東從化,夫人康克清隨行,那些日子等於是軟禁,所有消息被封鎖,不得離開住所。直到1970年7月才允許朱德和康克清回到北京。

朱德回京一看就明白了,自己的日子也沒有好到哪裏去,不但沒有讓他回到中南海的原來住處,安排住在北京萬壽路的「新六所」,而且身邊的秘書、工作人員都換了陌生人。原來身邊的人全部被趕走或打倒,工作人員都重新安排了。

朱德1976年7月6日在北京病逝。關於他的突然去世,一直有陰謀論之說。

由政協廣東省委員會主管、主辦的《同舟共進》雜誌社2012年第7期發表了朱德年過八旬的兒媳趙力平的口述歷史。據周海濱記錄下來的趙力平的口述歷史,證實陰謀論之說是真實的。趙力平的丈夫朱琦是朱德唯一的兒子,1974年病逝,比父親還早走2年。


朱德兒媳趙力平
據趙力平回憶,她和朱琦第一次到「新六所」看望朱德夫婦時,帶上了幾張大字報給他們看,剛張口說:「你們在廣東的時候,聽說……」話還沒說完,康克清連忙用手示意不要講下去,指指桌子底下,附在趙力平耳邊說:「別說了,說多了不好。」趙才明白人大委員長朱德家裡被安了竊聽器。

最蹊蹺的是朱德得了一次不應該得的感冒。

那是1976年6月21日,這天的日程安排人大委員長朱德會見澳大利亞聯邦總理馬爾科姆-弗雷澤。朱德按時來到人民大會堂。時間到了,奇怪的是外賓還沒到,外交部也沒來消息,朱德只好在休息室等候。工作人員急的四處打聽,最後才被告知,會見時間推遲了,但之前竟沒人通知。90歲的老人獨自在冷氣開放的大會堂裡孤零零的待了近1個小時,一直等到外賓來,堅持到會見結束才回家。回到家中不久,便感到身體不適。

於是,中共中央專門為朱德成立了醫療組,組長是中央軍委副秘書長蘇振華,副組長是李素文。成員有姚連蔚、吳桂賢、劉湘屏等。衛生部部長劉湘屏是時任中央軍委委員、北京市委第一書記、北京軍區第一政委、中央專案審查小組成員、政治局委員、副總理謝富治的老婆。她在「新六所」三樓住,同江青關係密切,每天都要來看朱德一次。

康克清對兒媳趙力平說:「她的態度和神情,都使我感到她對朱老總缺少真誠的關心。有一次,我聽見她問負責朱老總醫療的主管醫生:『還能拖多久?』大夫說反正現在正在搶救,情況不太好。」劉湘屏和江青去看望朱德。江青陰陽怪氣的說:「總司令好!」朱德沒吭氣也沒抬手打招呼,根本沒搭理她。

趙力平的女兒是醫生,跟奶奶康克清提出來,說朱德治療打的這個針可能不利,可能越打越壞。康克清就跟醫生說是不是換換藥,醫生說不行,說這是專家和組織的意見。

1976年7月6日,朱德被效忠了一輩子的組織折騰死了,終年90歲。△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