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原本不愛跳樓
 
金紫元
 
2012-10-19
 
【人民報消息】一個人活的好好的,為什麼要跳樓?這是我一直搞不明白的事。遇到啥事比死還大?以前說日本人愛自殺,電影裏常見武士切腹的恐怖鏡頭。而更恐怖的是,原本秉持“好死不如賴活著”理念的國人,近年居然也頻頻玩起了剛烈赴死。與日本人不同的是,那些自殺的國人多選擇跳樓!

據中共官媒人民網10月17日引述國際辦公室方案供應商“雷格斯”(Regus)的最新調查結果指出,大陸上班族過去1年內所承受的壓力,位列全球第一,而大陸是目前世界上壓力最大的國家,被形容為“不折不扣的壓力之國”。英國醫學雜誌《柳葉刀》(The Lancet)調查指出,目前每10名中國人中就有1人患上精神障礙疾病;據不完全統計,大陸罹患憂鬱障礙的人數可能達6100萬人,而且絕大多數從未就診。

看了權威雜誌最新的“壓力促死”說,我雖不敢完全茍同,但想到這些年來那些前仆後繼去尋死的同胞,感慨之余,深為我中國人悲哀。就算壓力再大,難道自殺是唯一解脫的途徑麼?而且什麼壓力大到非以死去解脫呢?

去年富士康“十幾連跳”震動海內外。被有識之士分析稱有三個原因:企業過度追求利潤,造成基層員工勞動強度極大;一線員工都是90後,沒受過什麼苦,心裏承受能力較差,自尊心較強,反抗心理大,員工之間“住在一起就跟陌生人一樣”。病了在床上躺三天也無人過問;看破紅塵,認為在富士康根本找不到事業、工作、情感的歸宿。這是打工一族。

蹊蹺的是,以百姓幾十年血汗沉重供養的中共貪官群體中,竟也爆發了跳樓潮,很不為P民理解。那些豪奢之輩,酒囊飯袋、淫亂之徒為何想不開而跳樓,並且蔚成風氣?近3年來公開報導的官員自殺事件就有46起,官方稱自殺原因是工作壓力大、長期心理抑鬱所致。而民眾則評論說,官員自殺多應是涉案。

僅2012年就有多名官員選擇跳樓死。背後原因不同,但可能都是“國家機密”。

9月13日,49歲的海南瓊海市國土環境資源局副局長戴國川留下遺書稱“自己身體不好,工作壓力大,不想活了”後,從國土大廈頂樓跳樓身亡。

8月15日有兩個黨幹在不同地點跳樓。廣東江門臺山市安監局局長梅健敏(48歲)持剪刀刺傷副局長簡振良後跳樓身亡。湖南汨羅市房管局監察大隊長徐向軍涉嫌經濟問題被紀委“雙規”,當天跳樓身亡。

6月11日,四川瀘州市計生委科技科科長康燕平(50歲),從該委辦公大樓4樓辦公室跳樓身亡。

5月6日晚,赤壁市政府辦公室副主任、城投公司黨支部書記肖太禮跳樓身亡。

5月2日,湖南桂東縣人大常委會原主任劉善斌,在縣委政府大院舊辦公樓從4樓跳下身亡。

3月30日,河南省商丘市煙草專賣局黨組書記、局長張明顯在其單位9樓辦公樓墜樓身亡。

2月20日,湖北鄂州市工商局註冊分局副局長陳某在家中留了4份遺書後從7樓跳下身亡。

2月17日,韶關市武江區委前書記鄔學新從政府辦公樓7樓上跳下身亡,死因結論是“官員抑鬱”。

這麼多人跳樓,我還沒有列舉跳下沒死和“被跳樓”的官員。其實近年更引人疑惑的,是大陸醫學界移植“專家”跳樓。

2007年5月,上海第二軍醫大學著名器官移植專家、教授、博士生導師、44歲的李保春,從自己供職的醫院腎移植大樓12層跳下死亡。據說李死前幾個月常睡不著,靠吃安眠藥維持,後來吃最先進的藥都不管用。有一次還無故摔倒,去檢查也沒發現器官方面的疾病。李保春跳樓那天,從病房上到他擔任科室主任的腎內科的7樓,然後又上到他常做腎臟移植手術的12樓。病人進行腎移植,一般先到12樓的泌尿內科登記、等待腎源。“從自己工作的大樓跳下,沒人知道他當時想著什麼,也沒有留下一句話。”知情人說。

另一個軍醫“專家”跳樓更詭異。據媒體2010年報導,84歲的中國腎移植始作俑者黎磊石,在南京跳樓身亡。

黎磊石是南京軍區總醫院副院長、中國工程院院士、國際著名腎臟病專家。2000年,黎患了惡性腫瘤,並轉移到骨頭。2000年8月在上海做手術後,他又繼續做了10年的器官移植指導。2010年,黎磊石癌細胞再度擴散,2010年3月16日,黎以84歲高齡,從自家14層高樓一躍跳下。

據中國軍網報導,黎磊石的腎移植中心僅在2004年就做了1,000例以上的腎移植手術,平均每天3臺手術以上。他主持編寫了《中國腎移植手冊》第一版和第二版,教出了許多中國大陸器官移植醫生,讓他們成為手上沾著鮮血的這個行業的繼承者。

我專門列舉這兩位穿著軍裝的假“天使”,不是要褻瀆死者。正是因為他們的貪婪和無良,造成了成千上萬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的屈死——被血腥摘取器官。這已為包括聯合國人權組織在內的多家國際機構和法律界醫學界人士所證實。他們“權威移植專家”的光環,恰恰與邪惡江澤民血債幫密令“肉體上消滅”法輪功學員的反人類罪同步同期構建,其“學術成就”和“臨床經驗”,堆積在累累白骨之上。

據中共軍隊內部人士透露,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正是先從中共軍隊醫院開始的。由於近水樓臺,黎磊石的小研究室很快成為中國最大、實力最強的腎臟病研究所。當初他的研究室家底是1萬塊錢,現在擁有幾個億,還有那些無形的資產。該所號稱具有多個“世界第一”。

當今中國就是這樣,人們為了名氣、地位、財富,可以不顧一切,沒有道德,不講良心,背棄中華名族的5000年文明。為一己私欲,再齷齪的勾當也有人幹。然而,他們恰恰忘了“善惡有報”的天理。作惡者不由自主去跳樓就是報應。

我們為在生活壓力中找不到出路的社會最底層同胞選擇跳樓自盡而深深惋惜,而對那些昔日腦滿腸肥的官員、身家億萬的殺人醫生跳樓自戕卻不會同情。但願他們在縱身一躍的剎那,能生出對自己罪惡的最後痛悔。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