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原本不爱跳楼
 
金紫元
 
2012-10-19
 
【人民报消息】一个人活的好好的,为什么要跳楼?这是我一直搞不明白的事。遇到啥事比死还大?以前说日本人爱自杀,电影里常见武士切腹的恐怖镜头。而更恐怖的是,原本秉持“好死不如赖活着”理念的国人,近年居然也频频玩起了刚烈赴死。与日本人不同的是,那些自杀的国人多选择跳楼!

据中共官媒人民网10月17日引述国际办公室方案供应商“雷格斯”(Regus)的最新调查结果指出,大陆上班族过去1年内所承受的压力,位列全球第一,而大陆是目前世界上压力最大的国家,被形容为“不折不扣的压力之国”。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调查指出,目前每10名中国人中就有1人患上精神障碍疾病;据不完全统计,大陆罹患忧郁障碍的人数可能达6100万人,而且绝大多数从未就诊。

看了权威杂志最新的“压力促死”说,我虽不敢完全苟同,但想到这些年来那些前仆后继去寻死的同胞,感慨之余,深为我中国人悲哀。就算压力再大,难道自杀是唯一解脱的途径么?而且什么压力大到非以死去解脱呢?

去年富士康“十几连跳”震动海内外。被有识之士分析称有三个原因:企业过度追求利润,造成基层员工劳动强度极大;一线员工都是90后,没受过什么苦,心里承受能力较差,自尊心较强,反抗心理大,员工之间“住在一起就跟陌生人一样”。病了在床上躺三天也无人过问;看破红尘,认为在富士康根本找不到事业、工作、情感的归宿。这是打工一族。

蹊跷的是,以百姓几十年血汗沉重供养的中共贪官群体中,竟也爆发了跳楼潮,很不为P民理解。那些豪奢之辈,酒囊饭袋、淫乱之徒为何想不开而跳楼,并且蔚成风气?近3年来公开报导的官员自杀事件就有46起,官方称自杀原因是工作压力大、长期心理抑郁所致。而民众则评论说,官员自杀多应是涉案。

仅2012年就有多名官员选择跳楼死。背后原因不同,但可能都是“国家机密”。

9月13日,49岁的海南琼海市国土环境资源局副局长戴国川留下遗书称“自己身体不好,工作压力大,不想活了”后,从国土大厦顶楼跳楼身亡。

8月15日有两个党干在不同地点跳楼。广东江门台山市安监局局长梅健敏(48岁)持剪刀刺伤副局长简振良后跳楼身亡。湖南汨罗市房管局监察大队长徐向军涉嫌经济问题被纪委“双规”,当天跳楼身亡。

6月11日,四川泸州市计生委科技科科长康燕平(50岁),从该委办公大楼4楼办公室跳楼身亡。

5月6日晚,赤壁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城投公司党支部书记肖太礼跳楼身亡。

5月2日,湖南桂东县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刘善斌,在县委政府大院旧办公楼从4楼跳下身亡。

3月30日,河南省商丘市烟草专卖局党组书记、局长张明显在其单位9楼办公楼坠楼身亡。

2月20日,湖北鄂州市工商局注册分局副局长陈某在家中留了4份遗书后从7楼跳下身亡。

2月17日,韶关市武江区委前书记邬学新从政府办公楼7楼上跳下身亡,死因结论是“官员抑郁”。

这么多人跳楼,我还没有列举跳下没死和“被跳楼”的官员。其实近年更引人疑惑的,是大陆医学界移植“专家”跳楼。

2007年5月,上海第二军医大学著名器官移植专家、教授、博士生导师、44岁的李保春,从自己供职的医院肾移植大楼12层跳下死亡。据说李死前几个月常睡不着,靠吃安眠药维持,后来吃最先进的药都不管用。有一次还无故摔倒,去检查也没发现器官方面的疾病。李保春跳楼那天,从病房上到他担任科室主任的肾内科的7楼,然后又上到他常做肾脏移植手术的12楼。病人进行肾移植,一般先到12楼的泌尿内科登记、等待肾源。“从自己工作的大楼跳下,没人知道他当时想着什么,也没有留下一句话。”知情人说。

另一个军医“专家”跳楼更诡异。据媒体2010年报导,84岁的中国肾移植始作俑者黎磊石,在南京跳楼身亡。

黎磊石是南京军区总医院副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国际著名肾脏病专家。2000年,黎患了恶性肿瘤,并转移到骨头。2000年8月在上海做手术后,他又继续做了10年的器官移植指导。2010年,黎磊石癌细胞再度扩散,2010年3月16日,黎以84岁高龄,从自家14层高楼一跃跳下。

据中国军网报导,黎磊石的肾移植中心仅在2004年就做了1,000例以上的肾移植手术,平均每天3台手术以上。他主持编写了《中国肾移植手册》第一版和第二版,教出了许多中国大陆器官移植医生,让他们成为手上沾着鲜血的这个行业的继承者。

我专门列举这两位穿着军装的假“天使”,不是要亵渎死者。正是因为他们的贪婪和无良,造成了成千上万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屈死——被血腥摘取器官。这已为包括联合国人权组织在内的多家国际机构和法律界医学界人士所证实。他们“权威移植专家”的光环,恰恰与邪恶江泽民血债帮密令“肉体上消灭”法轮功学员的反人类罪同步同期构建,其“学术成就”和“临床经验”,堆积在累累白骨之上。

据中共军队内部人士透露,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正是先从中共军队医院开始的。由于近水楼台,黎磊石的小研究室很快成为中国最大、实力最强的肾脏病研究所。当初他的研究室家底是1万块钱,现在拥有几个亿,还有那些无形的资产。该所号称具有多个“世界第一”。

当今中国就是这样,人们为了名气、地位、财富,可以不顾一切,没有道德,不讲良心,背弃中华名族的5000年文明。为一己私欲,再龌龊的勾当也有人干。然而,他们恰恰忘了“善恶有报”的天理。作恶者不由自主去跳楼就是报应。

我们为在生活压力中找不到出路的社会最底层同胞选择跳楼自尽而深深惋惜,而对那些昔日脑满肠肥的官员、身家亿万的杀人医生跳楼自戕却不会同情。但愿他们在纵身一跃的刹那,能生出对自己罪恶的最后痛悔。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