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谷開來下毒的人被曝光(多圖)
 
屈豆豆
 
2012-10-10
 

薄一波與兩個親家的血緣圖。

【人民報消息】被免去重慶市委書記職務、政治局委員、中央委員的薄熙來在2012年9月28日被雙開,開除黨籍、開除公職,法律制裁。從天意、人意,還是他父親薄一波的預言,這都是薄熙來的結局。

薄一波預言,黨是邪惡的,薄熙來也是邪惡的,所以薄熙來一定是黨的最好接班人。這話是薄一波1985年說的。貴州的「亡黨石」是2002年6月發現的,所以薄一波的預言兌現了。

薄一波結婚兩次,利用權勢玩弄多位女秘書;薄熙來也結婚兩次,更利用權勢玩弄女性,而且範圍更廣,把正在蹲監獄的黑社會頭子的老婆乳頭都咬爛了。薄一波把時任女秘書胡明肚子搞大後提出離婚,元配李如明拒絕,胡明人工流產三次,胡明第四次懷孕時,元配李如明心有不忍,主動提出離婚。

薄一波忘恩負義亂搞女秘書


年輕時的薄一波
1927年國共合作時期,5月,國民黨山西省黨部改組,實行「清貧」,凡省黨部共產黨員均在清理、逮捕之列。山西共產黨負責人被通緝,薄一波也在其中。後來薄一波逃到了一戶人家,這戶李姓男主人和他的女兒不顧危險將薄藏了起來,使他度過了生死之關。在薄躲藏期間,他和那位姑娘李如明彼此產生了好感,後來結婚生了一女薄熙瑩,薄熙瑩的丈夫鄭耀文農民出身、學業優異,是外交部重點培養對象,若不是文革受薄一波的牽連,級別決不止任駐丹麥大使。

本來薄一波和李如明的日子過得還算維穩,隨著薄一波的官越升越高,淫蕩本性也就越來越表露出來。其他的女人不表,只提薄跟他的女秘書(李瓊英)胡明鬼混,懷孕打胎,又懷孕又打胎,薄向李如明提出離婚,妻子不肯,到女秘書準備打第四個胎時,薄的結髮妻實在受不了,主動給薄寫了一張條子,同意離婚。過了幾十年提起來她還是淚流滿面:「那時候真是豁出命去救他,什麼也沒想,我爸爸對他有救命之恩啊!他提出離婚實在是傷了老人家的心。可是有什麼辦法呢,我也是一個女人,他的女秘書已經打了三次胎,我不能置她的命於不顧啊!」

女秘書李瓊英占了李如明的位置,不知為什麼,名字裏也用一個「明」字,姓也改了,叫「胡明」,胡明終於如願以償,爬上去做了高官的太太,她共生六個孩子,兩女四男。第一個是女孩薄潔瑩,有嚴重的糖尿病,每天靠注射胰島素維持,八十年代初就去了美國學醫,算起來今年也67歲了。

文化大革命一開始,薄一波和胡明正在外地療養,被強行押了回來,在火車上還沒有到北京,薄熙來的媽媽就嚇的在廁所的暖氣片上做個套兒吊死了。

女秘書做了薄一波的第二任太太後,秘書就換人了,薄一波的警衛鄙視的說,換了太太,薄又摟著新秘書亂啃,不知又啃流產了多少女人。

新華網2001年3月14日有一篇採訪薄熙來的報導,薄熙來在答記者問時說,「父親薄一波已93歲,健在,思維正常。他對我的幫助主要是教育。一個人將來能否做點事,主要看青年時代是否受到學識、品德和素質上的教育。我從我父親那裏得到很多這方面的幫助。」

薄一波忘恩負義,無論是對有救命之恩的元配,還是在政治上有救命之恩的胡耀邦;薄熙來也對元配忘恩負義,並且有新歡谷開來後,1981年提出與患難之交的元配離婚。

這是一個怎樣的家庭啊!

薄一波家庭情況簡述


1960年,薄一波、胡明夫妻及全家照。第二排左二前妻所生女兒薄熙瑩。

第一任妻子,李如明,祖籍山西,生女薄熙瑩。

第二任妻子,胡明,原名李瓊英,祖籍福建閩侯,1945年由薄一波的秘書升任第二任妻子,在文革期間在火車上自殺。生二女,四子。

長女,薄熙瑩,曾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非洲司司長,丈夫為原駐丹麥大使鄭耀文。

次女,薄潔瑩(1946年出生),留美醫學博士。

長子,薄熙永(1947年出生),化名李學明,曾任中國光大集團執行董事,副總經理。因弟弟薄熙來2012年4月10日被開除政治局委員、中央委員,4月25日其辭任光大集團公司副主席及執行董事職務,亦不再擔任董事會執行董事委員會委員。

次子,薄熙來(1949年出生),曾任大連市長、市委書記、商務部部長、重慶市市委書記,中共十七屆中央政治局委員,因殺人、淫亂、謀反等多罪行,現雙開(開除黨籍、公職),尚未宣布判刑結果。妻子薄谷開來(谷開來),谷景生將軍五女。因殺人罪判死刑,因舉報薄熙來、周永康有功,緩期二年。

三女,薄小瑩(1950年出生),北京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三子,薄熙成(1951年出生),北京六合興飯店管理公司董事長、中信證券股份有限公司獨立董事。

四子,薄熙寧(1954年出生)

扯不斷的血脈

薄一波,曾用名薄書存,1908年生,山西定襄縣蔣村人。192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是大革命時期共產黨領導造反的山西學生運動頭頭,太原山西省立國民師範第一任黨支部書記。是中共第七、八、十一屆中央委員,第八屆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曾任國家建設委員會主任,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國務院副總理等職。

文化大革命期間,因「六十一人叛徒集團案」被打倒。這個案子發生在國民政府當政期間,1936年薄一波等61人被關押在北平草嵐子監獄,中共為了保存力量,指示讓他們自首出獄,這對於品德惡劣的薄可是求之不得、順坡下的美事。1936年9月他從監獄釋放出來後依然是中共重要人物。

「文化大革命」中,1967年3月16日,中共中央印發《關於薄一波、劉瀾濤、安子文、楊獻珍等人自首叛變問題的初步調查》,薄一波被打倒。挨鬥期間,在群眾大會上,他真的被17歲的次子薄熙來打倒在地,再踏上好幾次腳,踹斷三根肋骨,叫薄一波當場就不得翻身。後來薄一波蹲了共產黨的監獄。

無論薄熙來對父親是打還是踹,他與父親的的命運必定是緊緊牽在一起的。薄熙來因偷汽車被判刑7年,1968年到1972年。在監獄裏關到第5年,有人開始關注薄一波事件,於是薄熙來被提前釋放,1972到1978年在北京市二輕局五金機修廠當工人。

1975年,薄熙來26歲,雖然父親薄一波在監獄裡的環境有所好轉,但畢竟還在監獄裏,沒有人敢碰這個「叛徒」問題。這一年薄熙來談戀愛了,對象是李雪峰的女兒。

昔日的世交親家反目成仇

李雪峰是薄一波的山西老鄉,1907年1月19日生於山西省永濟市任陽鄉任陽村(現為城西街道任陽村),比薄一波大整整一歲。薄一波1925年入黨,李雪峰1933年入黨。兩家算的上是世交。

李雪峰1960年9月,任中共中央華北局第一書記兼北京軍區黨委第一書記、第一政委。1965年1月任第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文革期間1967年薄一波和李雪峰的命運完全不一樣,1月至4月,李雪峰被派到天津工作,而3月薄一波已經被徹底打倒。

1968年2月至1970年12月,李雪峰任河北省革命委員會主任、河北省軍區第一政委,紅極一時,女兒當兵也就一句話。當時薄一波已經在監獄裏蹲著。李雪峰的這個「革命委員會主任」位子看似鋒頭很健,但註定得被打倒。果然,後來被隔離審查8年之久。

1975年,薄熙來與李丹宇不知道他們的父親最後命運會如何。不過軍醫和工人的地位確實相差甚遠,而且李雪峰是隔離審查,而薄一波是蹲監獄。


1975年李丹宇薄熙來定情照
李丹宇說,自己和薄的羅曼史開始於1975年的文革末期。由於工作的城市不同,他們每三天寫一封信給對方,有一次薄熙來給李丹宇寫的情書長達四千餘字。他們1976年9月結婚,第二年1977年生下兒子,當然姓薄(父母離婚後,現在的名字為李望知)。

1978年,胡耀邦組織專人,對文革中的大案──「薄一波等六十一人案」進行了調查,11月3日,中組部完成了調查報告,指出「六十一人叛徒案」是一樁牽涉極廣的案子。還不到一年,1978年11月10日到12月15日中央工作會議舉行期間,胡耀邦在西北組發言:「我贊成把文化大革命中遺留的一些大是大非問題搞清楚。這些大是大非的解決,關係到安定團結,關係到實事求是的作風。」 11月25日,召開的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前夕,中央主席華國鋒在大會上宣布:確認「六十一人案件」是一起「重大錯案」,中央討論了這一問題,決定為該案平反。1978年12月16日中央下發75號文件,同年薄熙來進入北京大學歷史系世界史專業本科。

1979年薄一波出獄。出獄後,在1979年的中共十一屆四中全會上,薄一波被增選為中央委員,後任國務院副總理、國務委員,從監獄到住進中南海、從階下囚變成中共權貴人物,薄一波最大的恩人是胡耀邦。而曾踹斷父親肋骨、欲置其於死地的薄熙來也毫無愧色的率妻兒搬進了中南海大院,跟著享受去了。

1981年6月20日,李望知4歲時,薄突然向妻子李丹宇提出離婚,這讓李非常詫異。薄熙來說:我對你已經沒有感情了。於是性情剛烈的李丹宇搬出了中南海,但拒絕離婚。

1982年9月在中共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上,薄一波被任命為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在中央顧問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上,被指定為中央顧問委員會副主任。

1983年6月,李雪峰被選為第六屆全國政協常委會委員。

儘管為避免離婚,李丹宇明確告訴有關方面:谷開來是第三者。但第三者谷開來和自殺的婆婆胡明一樣,早就和薄熙來睡上了,也流產過,更何況有流氓老公公薄一波的支持,谷開來威脅說,如果再不離婚,她就要採取法律手段。1984年,北京的地方法院判離。

當時薄熙來在中央辦公廳當一名掰著腳趾頭都數不上的幹部。離婚後,薄熙來去了遼寧省金縣,當縣委副書記。現在很多人說薄熙來和習近平、劉源一樣,都是想從基層做起,實際上根本就不是這麼回事。真正原因是薄熙來不肯按照法院的判決,付給兒子贍養費,一分錢也不肯付,於是李丹宇大怒,不但把兒子的姓改了,而且還到處告狀,可誰敢得罪薄一波啊。但李丹宇不怕,她下最後通牒說:你不付兒子贍養費,就必須離開北京,否則沒完!

為了不付兒子贍養費,離婚當年,冷血的薄熙來真的離開北京,家裏人說:他居然去了(遼寧省)金縣!

1985年9月,李雪峰在黨代會上被補選為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昔日的親家見面很尷尬。李雪峰2003年去世,活了97歲,那年薄熙來已經是遼寧省省長了,想起女兒的委屈,李雪峰那口氣很難咽下去。薄一波2007年1月15日踹腿,99歲才停止害人。十七大於2007年10月15日在北京舉行。薄熙來跺足捶胸,埋怨父親為什麼不多挺幾個月。薄一波死前雖然惦記著這個兒子是否能成為十七屆的副總理,但無論如何,他已經是省部級幹部了,再往上升,只是個快慢問題。薄一波並不知道還有「中國共產黨亡」的說法,更料想不到這個兒子能在黨亡之前就先完蛋了。

谷開來重金屬中毒是個假象

由於增肥太猛,很多人認為今年8月出庭受審的谷開來是替身,但近些年與薄家有來往的人都說這個女人是谷開來本人,因為她的手在微微抖動,而這正是她獨有的特徵。

9月28日薄熙來被雙開,無論判多少年刑,他的仕途已經徹底完了,人們關注著薄瓜瓜和李望知。《紐約時報》第一時間聯繫上薄熙來62歲的前妻李丹宇,他們已經31年沒有任何聯繫了。李丹宇接受採訪兩次。

10月6日《紐約時報》出消息說,李丹宇說,接到採訪請求後,自己「終於鼓足勇氣說出自己的故事」。她接受了兩次採訪。任何人都會明白此時她的心情,她是為了兒子才站出來訴說這個不願再翻看的歷史的。

李丹宇向《紐約時報》披露,薄熙來在倒臺前數月,曾設法了解李望知是否企圖使用重金屬毒害谷開來,並是否真的實施了。

報導稱,薄熙來失勢幾個月前,薄督請他前妻的哥哥李曉雪到重慶市的一個政府建築裏去見他。薄指著桌面上的一摞法醫報告說,有證據顯示,有人持續不斷地向他第二任妻子谷開來投毒,試圖謀殺谷。之後,他讓李曉雪(跟他一起)到院子裏去,把手機關掉。薄接著說,投毒計劃的主腦很可能是他和前妻生的兒子李望知,英文名叫Brendan,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現在北京從事金融工作。


薄熙來前後妻室關係圖
「你看這有可能嗎?」薄問道。薄對李曉雪還是信任的,雖然李曉雪是李丹宇的親哥哥,但也是谷開來的姐夫。薄熙來相信李曉雪不會為了袒護親妹妹、親外甥而任由他們去毒死自己妻子的親妹妹。李曉雪聽完後斬釘截鐵的說,「這純屬無稽之談!」

李丹宇的另一個家人也確認此事:薄確曾約見李的哥哥李曉雪,告訴他有人計劃暗殺谷。這個家人也堅稱李望知是清白的。

李丹宇懷疑,最先宣稱「李望之要謀殺谷」的正是谷本人;但她沒有找到證據。而那些所謂的法醫報告,李懷疑是王立軍炮製的。李擔心,谷開來想要陷害李望知坐牢,或讓他受別的苦。

「谷開來太多疑了。」李丹宇說。她承認自己和谷開來長期處於敵對狀態,但聲稱自己的兒子(李望知)從沒有試圖謀殺谷。

據跟谷開來有合作關係的一個律師李曉林(音譯)在接受電話採訪時說,谷開來和她的家人認為,幾年前有人嘗試用重金屬把她毒死。

李曉林律師稱,他不知道谷開來的指控對象是誰。但他說,谷開來今年8月受審時手在抖動,他認為這是中毒的表現。李律師稱,在醫生的建議下,谷開來嘗試用織毛線來恢復對手神經的控制。但證明無效。

紐約時報報導中有一句話非常關鍵「據和薄家熟識的三個人稱,他們聽說過谷被投毒的事,而最近幾年,薄家裡的懷疑氣氛尤其濃厚。」

一位心理學醫生說,他手裏有一些殺人狂的案例,他也曾專門下功夫去研究和追蹤這些案例,發現人幹了壞事之後都會疑神疑鬼,總感覺有人要害他/她。康生臨終前的恐懼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康生臨死前患了恐懼症,每天二十四小時要警衛員開燈陪著,病房裏要不停的放映電影,只要病房裏沒有人,他就會恐怖的叫喊,誰誰誰來找他索命了,誰誰誰滿身血汙,誰誰誰帶著鐐銬叮當作響,喊得有聲有色,聽者毛骨悚然。康生在延安時為了幫毛澤東排除異己,不知害了多少好人,整風肅反時,他親自用烙鐵燙別人的胸脯,用酷刑虐待無辜者。人幹了傷天害地的事,可不是一了百了,遲早要面對的。

谷開來懷疑有人害她,其實是她自己害自己的,重金屬中毒只是人間假象。

哈根斯臨死前要求媒體採訪

還記得被中共官媒稱作「死亡博士」的德國人體塑化技術創始人馮·哈根斯嗎?

1999年薄熙來擔任大連市長期間審批了一家德國獨資從事人體標本製作的公司落戶,馮哈根斯正是這家公司的老板。該公司製造的屍體塑化標本在世界巡展受到非常大的反彈。展覽中有各式各樣的造型,有屍體站立手捧被撕下的表皮,有孕婦躺著被切開肚子,腹中胎兒也都依稀可見。一些婦女在觀看展覽時就昏倒了。

在註冊「哈根斯生物塑化(大連)公司」後,哈根斯曾不無得意的告訴中外記者,工廠之所以選在大連,理由非常簡單:政府支持、優惠的政策、優秀的勞動力、低廉的工資,以及豐富的屍體來源。多方確認,屍體來源牽扯薄熙來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

4年前發現患有帕金森症後,哈根斯逐漸從公眾視線中消失。2012年10月5日他主動要求接受德媒《圖片報》採訪,證實自己帕金森症日漸嚴重,稱「死前有話要說」。

見到該報記者時,哈根斯特意躺到解剖床上令記者拍照,並表示自己的一生都具備挑戰性,但現在面對病魔已經無能為力:「我現在比任何時候都感到死亡更近。我的病正在侵蝕我的身體,我的手抖得厲害,甚至不能自己系鞋帶,說話也很困難」。

多麼令人深思的新聞報導,谷開來和哈根斯都是手抖,中國人管這叫「篩糠」。谷開來篩出了重金屬中毒,哈根斯篩出了帕金森症。

人想任意作惡?那麼就要承受,天理對任何人都是公平的,「善惡有報」。△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