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正虎的這一行動已經載入史冊
 
胡平
 
2009-12-11
 
【人民報消息】11月26日外交部發言人秦剛舉行例行記者會,會上有記者提問:“維權人士馮正虎近期一直在東京機場滯留,因為儘管持有合法中國護照,他卻被中國有關部門阻止入境。你能否給我們一些細節?以及他為何被拒絕入境?”秦剛答:“中國有關部門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出入境管理法》有關規定處理有關問題。我建議你向相關主管部門詢問。”(1)

這是馮正虎第八次回國被拒、滯留日本東京機場三個星期之後,中國政府第一次公開談到馮正虎事件。

三個多月前,9月1日,《北京之春》雜誌社在紐約舉行了一場中國海外流亡者回國權利研討會。身在日本的馮正虎給大會提交了一份書面發言。在這份書面發言裏,馮正虎明確地宣布了新的回國計劃。馮正虎說:“根據我七次回國闖關的實踐,我發現:中國政府禁止本國公民回國的問題是一個假問題。中國的邊防警察可以用飛機將我送回日本,但是如果我不願入境日本,並宣布放棄日本的簽證,日本政府就無法強制一個外國公民進入日本,日本邊防警察就要依法遣送我回中國,如果中國的邊防警察再次拒絕我入境回國,就會引發一場日中外交的糾紛,最後依據國際公約及中日法律強迫中國政府負起責任,必須接受本國公民。”馮正虎提醒中國政府:一旦出現了上述結局,那將“是中國威信危機的開始,中國將蒙受最大恥辱,我作為一個中國人也是不願接受這種羞辱的。所以,最近我放慢回國闖關的步伐,讓中國政府領導人有時間思考,及早制止公安部門玩火自焚的愚蠢行為,主動化解危機,讓我正常回國”。

遺憾的是,在接下來兩個多月的時間裏,中國政府領導人並沒有思考這個問題,公安部門則一如既往地蠻橫而愚蠢。11月3日,馮正虎乘全日空飛機從東京飛到上海,抵達上海浦東機場,晚上入住機場賓館。可是第二天一早就來了十幾個警察,用暴力手段將馮正虎綁架到機場。馮正虎死守登機口與綁匪們搏鬥了近兩個小時,最後才被硬塞進飛機。這一次,馮正虎決定不入境日本。他按照原來宣布過的計劃,就在東京成田機場入境處安營紮寨,隨後又發表聲明放棄日本的簽證,演出了一場真人版的《幸福終點站》。(2)

起初,馮正虎的這一舉動還沒有引起多少關注,隨著時間的流逝,關注的人象滾雪球一樣迅速增長。這些天來,全世界各大媒體紛紛派記者前去採訪,互聯網上更是傳遍了馮正虎的故事,成千上萬的人,海外的、國內的、中國人、外國人,包括過往東京成田機場的旅客和空姐,用各種方式向馮正虎表達支持和慰問,並且給馮正虎送去了食品衣物。馮正虎的遭遇是那樣地富有戲劇性又那樣地荒唐透頂,在所有同類事件中,馮正虎引起的關注恐怕是史無前例的。多年以來,不少海外流亡人士試圖以這種或那種方式闖關回國,有些也造成了一定的新聞效應;而這次馮正虎的行動造成的反響無疑是最強烈的。

大致上講,海外流亡人士回國受阻可分四種情況。一種人已經加入外國籍,他們要回中國必須得到中國政府的簽證,中國政府可以拒絕簽證而不需要解釋理由;第二種人已經成為臺灣或香港的永久居民,他們要進入大陸也需要經過大陸當局的批准;第三種是那些沒有中國護照或者護照過期的人,由於中國政府故意不給他們辦護照,致使他們無法以合法的方式回到中國;第四種就是馮正虎這種情況,他們擁有合法的、有效的中國護照。如果說對前三種人,中國政府可以把他們阻擋於國門之外,那麼,對於第四種人,中國政府不但沒有任何法理上的依據可以阻擋他們回國,而且在事實上也是阻擋不住的。可是中國政府卻採用流氓手段,硬是用暴力方式把你遣送出境。通常遇到這種情況,被遣送出境的人也只有發表聲明表達抗議,更無其他可以持續抗爭的有效方式。這就是先前很多人的闖關行動都未能造成較大反響的原因。馮正虎本人就是多次回到中國後又被強行趕到國外的。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馮正虎決定採取新的抗爭方式,拒絕入境日本,在東京機場入境處堅守不動,一天兩天,十天二十天,終於造成了巨大的影響,並給中國政府造成了巨大的壓力。

如今,外交部發言人不得不承認馮正虎事件的存在。有消息說,中共政治局已經兩次討論到馮正虎事件。那麼,接下來會怎麼樣呢?很明顯,這事越拖下去越對中國政府不利。假如拖到明年三月都不解決,到那時舉行全國人大全國政協會議,舉行記者招待會,如果再有記者問到馮正虎事件,還能象秦剛那樣打太極拳,說什麼“有關部門正在根據有關規定處理有關問題”,叫人家去“向相關主管部門詢問”嗎?如此說來,我們有理由對馮正虎事件抱一種謹慎的樂觀態度。當然,假如這場真人版的《幸福終點站》以喜劇形式結尾,那並不意味著整個流亡人士回國問題就得到解決。不過,那至少會使得當局對持合法中國護照的人回國不大敢橫加阻擋了,而且也會對流亡人士回國問題的整體解決多少有所促進。

然而,我們也不可低估事態惡化的可能性。據說當局已經向馮正虎的家人施加壓力,甚至有國安部的人提出假扮遊客,給馮正虎送吃的,讓他得病、搶救而自動離開機場

至於馮正虎本人,早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他說過堅持一年兩年沒問題。就算馮正虎回到中國,當局會不會製造種種藉口對他進行迫害,這也是切切不可掉以輕心的。但是無論如何,有一點是很清楚的:馮正虎的這一行動已經載入歷史,日後也必定會有人把它寫成小說,拍成電影或電視劇。一介平民,無權無勢,僅僅憑著堅定的信念和頑強的意志就完成了一件如此輝煌的壯舉。它的意義已經超越了這一行動本身,也超越了爭取回國權這一具體問題。它引起我們由衷的敬佩,促使我們去深刻地思考,激發我們去果敢地行動,並加強我們的信念和勇氣。

註釋:

(1)參見中國外交部的網站http://www.fmprc.gov.cn/chn/gxh/tyb/fyrbt/t629516.htm。

(2)《幸福終點站》(TheTerminal)是一部美國電影的片名,中文也譯作《愛你無國界》或《機場客運站》。影片講的是東歐某國一位男士,為躲避戰火離開祖國,在他前往美國的空中飛行中,母國發生一場閃電式政變,這位男士所帶護照的國家已不復存在,他不被允許進入美國國土,不得不滯留在紐約甘迺迪國際機場進退兩難,被迫呆在機場的休息室兩個多月,等待祖國戰爭結束。影片於2004年出品,導演是斯蒂文·斯皮爾伯格(StevenSpielberg),男主角維克多·納沃斯基(ViktorNavoski)由湯姆·漢克斯(TomHanks)扮演。

《中國人權雙周刊》(原題為「孤膽英雄馮正虎」)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