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誓死效忠希特勒說到江暗殺胡溫(多圖)
 
青晴
 
2009-12-8
 

人類無法饒恕的希特勒的死狀!

【人民報消息】希特勒,是人類無法饒恕的名字,納粹對猶太人施行的種族滅絕、扒皮、送毒氣室、以及送活人進焚燒爐,不是送一個,而是送一群人,不是一天,而是以月計算……。

其中一幕是,一位年輕的姑娘,目擊自己的家人一個個被強迫進入紅通通的焚燒爐,在慘叫聲中皮開肉綻,化為灰燼。她被留下了,暫時逃過死劫。隨即,肝膽欲裂的她選擇跳進焚燒爐,讓自己的心不再流血。


1945年4月28日,墨索裏尼和情婦
貝塔茜及同僚的屍體被倒掛在洛萊
托廣場一個加油站的屋頂。
1945年4月30日是納粹頭子希特勒最後的日子,柏林的街頭到處都是爆炸的劇烈聲音,蘇聯紅軍已經攻進納粹德國首都柏林,距離他躲藏的地堡非常近了。炮火轟鳴中,身處防空洞的希特勒知道自己即使逃出去,無論逃到哪裏,也會被抓住,而且也知道一旦被俘,不但定被處死,而且屍體將被示眾。他對貼身侍從林格說,「不管出現任何情況,決不允許我的屍體落入俄國人的手裏。他們會把我帶到莫斯科去進行展覽。」

希特勒要求33歲的情婦愛娃-布勞恩與他同死。愛娃提出,不能以情婦的名義同死。希特勒無奈,同意舉行婚禮。

婚禮和死亡一個開幕一個閉幕,在同一天的幾乎同一時刻完成。希特勒與愛娃的婚禮在簡陋的防空洞的辦公室中舉行,戈培爾作為證婚人主持儀式,正式宣布他們成為夫妻。婚禮草草結束,希特勒夫婦與其他人一起舉行了一個簡陋的茶宴,死前最後的一次茶宴。


希特勒被逮住前和情婦愛娃匆忙自殺。
早晨,希特勒準備檢查一下為愛娃準備的氰化鉀的性能,保鏢把希特勒喜愛的一隻狗帶進臥室,狗吞食毒藥後,立即死去。婚禮後,下午3時45分,希特勒走進屬下的辦公室,與部下告別。隨後,他返回自己的辦公室,命令愛娃吞下氰化鉀,愛娃嚇的步步後退,幾番掙扎之後,最終希特勒親自動手,放入她的嘴中。希特勒顫抖著手,舉起手槍對準自己的太陽穴……又放下,臨到自己死時竟是如此不乾脆利索。

終於,外面聽到裏面發出的槍響,眾敗將旋即推開了辦公室的門,看到希特勒歪倒在沙發上,上身穿白襯衫,紮黑色領帶,灰色西服,下身全是黑色:黑褲黑襪黑皮鞋。子彈從右太陽穴穿入,周圍牆壁和地面上濺滿血跡。服毒後已停止呼吸的愛娃蜷曲在希特勒右邊,身上薄如蟬翼的紗裙也濺滿了希特勒的血跡。

納粹德國的宣傳部長戈培爾有6個非常天真可愛的孩子,他的妻子親手用氰化鉀把他們都毒死了。但是他們自己卻沒有勇氣自殺,地下防空洞裡的幾位納粹大員,要求士兵從背後向他們開槍。


希特勒戰敗,這些孩子都被毒死!
後來,蘇軍朱可夫元帥和剛剛被任命的柏林警備部隊司令別爾紮林上將、陸軍軍事委員會委員博科夫上將一行去察看這個地下防空洞,朱可夫元帥說:「我承認,我沒有勇氣下去看那些被父母毒死的孩子們!」

那些被圍困在柏林城裡帝國大廈地下防空洞的納粹男女軍官,在得知希特勒自殺身亡的消息後,知道納粹帝國已經徹底滅亡。這些協助希特勒殘害猶太人的納粹黨徒自知難逃法網,沒有任何其它選擇,於是酗酒狂歡,隨後服毒自殺。

蘇聯衛國戰爭期間最著名的王牌飛行員阿爾謝尼-沃羅熱伊金參加了朱可夫元帥指揮的攻克柏林的戰役。他回憶說,他在解放柏林後有幸第一時間來到帝國大廈希特勒自殺的地下掩體察看。

此地下防空洞共有三層。第一層是工作區,有各種辦公室,沃羅熱伊金少校在走廊最盡頭的一個工作室裏,發現了一些箱子,打開一個箱子一看,是為逃跑的高級納粹官員準備的,裏面有一把手槍、厚厚的一沓美元、一身新縫制的灰黑色西裝。可是天羅地網之下,脫下黨衛軍服,拿上足夠的美金,又能躲到哪裏去呢?


納粹大屠殺犯代姆揚尤克被引渡至德國受審。
沃羅熱伊金少校回憶說,他們從走廊盡頭,順著另外一個樓梯,小心謹慎的下到地下二層,這一層所有掩體內都是無路可逃、被迫自殺的納粹上校、將軍級別的男女軍官,共有數百人,光穿黑色制服的黨衛軍女軍官就有320人。這些人在聽說希特勒和愛娃自殺後,知道自己的末日到了,於是在酗酒和集體淫亂作樂後,大部分納粹軍官穿著褲頭、背心開槍自殺,其他的人則是喝了大量的白蘭地,爛醉後才服氰化鉀而死。

2009年11月30日,一個和納粹有關的消息令全世界矚目,德國慕尼黑的州立第二法庭對89歲的約翰•德揚尤克(John Demjanjuk),一個前納粹集中營警衛,進行了公開審判。德揚尤克被控於1943年3月至9月,在波蘭的索比波爾(Sobibor)納粹集中營,利用毒氣協助屠殺了2萬7千9百名猶太人。該集中營至少有25萬猶太人遇害。

那年,德揚尤克23歲,他不是有資格可以和希特勒躲到同一個地下防空洞裡的將校級納粹軍官,而是前納粹集中營的一名警衛,並且事情已經過去了66年,但是只要他還活著,他就是被通緝被引渡的罪犯,就必須受審。所以,這個比江澤民年長6歲的罪犯,躺在帶輪子的病床上,還是被推進了法庭。儘管每當病床過一個小障礙時,他都要誇張的發出「噢!」的一聲,表示他經受不起任何小小的震動,但是三位法醫現場跟蹤,認定他的健康可以承受這場審判。


殃視作證,江的身體狀況在哪兒審判都沒問題!
德揚尤克的這個被審判新聞有數個現實意義,一是無論官大官小、時間長短,只要犯罪,就要受到正義的審判。二是,1926年8月17日出生的江澤民,雖然已經83歲多,但他無法用德揚尤克這個身體不佳的藉口逃避被審判,因為中共非法建政60年的「十一」,江登上天安門城樓,走在胡錦濤身後、站在胡錦濤旁邊,CCTV的「直播」已經向全世界證明,江澤民的身體足以承受西班牙國家法庭的審判。飛機引渡更完全沒有問題,前不久江的小嘍羅出文章說,「十一」後,江坐飛機從北京回上海,有幾架幾架軍機護航。這也是為江澤民身體可以承受出庭受審的旁證材料。

德揚尤克的這個被審判新聞,證明希特勒死後,那些跟隨他作惡的納粹軍官自知末日來臨,自己不死,也要被判死刑。那320名納粹女軍官更慘,她們臨死前還要被那些同樣作惡多端的同僚輪姦強暴,這就是下場。

在傳出江澤民等五個中共「黨和國家領導人」以「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和「反人類罪」被起訴、被審判時,傳出一篇320名納粹女軍官「誓死效忠」希特勒的文章,確實讓人深思。


希特勒自殺後歐洲一片歡騰!
這個當口誰會如此讚美誓死效忠「群體滅絕罪」的罪魁?是江澤民之流。江希望在自己受審判之際,有人能效忠他,為他死頂。但是,越來越多的消息顯示,江正在大量滅殺活口供,因為當時江的很多命令是口頭傳達的,不許見諸文字。現在,官場上死個黨官就像輾死個螞蟻,也在被起訴之列的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不但讓警方置之不理,而且以「跳樓」、「墜樓」、「精神抑鬱」等等說辭來打發喊冤的死者家屬。

既然,江澤民等要暗殺胡錦濤、溫家寶,要奪過權力,想以整個國家機器來對抗國際審判,那麼那些曾經為他們賣力的、知道內情的、知道核心秘密的,勢必是滅口的首選。

這些人應該清醒了,不但不要再跟著繼續作惡,而且應該立即把自己所知道的江澤民的罪惡曝光,這是保住生命和擺脫惡夢的唯一安全之路。△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