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柏橋遭攻擊 震驚美國司法部(圖)
 
2009-8-6
 
【人民報消息】8月4日下午,不久前遭受中共暴徒攻擊的著名民運人士唐柏橋先生取掉手腕上的繃帶,參加了在紐約中領館前的公眾集會,並發表演講,譴責中共採用流氓手段攻擊正義人士,並矢言不會因為中共的狗急跳墻而有絲毫改變。

大紀元記者施宇採訪報導,7月初,唐柏橋在法拉盛遭受到中共暴徒和打手的襲擊,致使臉部和手部等多處受傷。經過休養、恢復後,最近開始頻頻出現在美國國會、紐約中領館、法拉盛等地的公眾集會、發布會上,公開揭露中共的暴力和流氓行徑。

唐柏橋今天在接受大紀元記者的採訪時,透露了一些在他遭受中共暴徒襲擊現場的一些不為人知的內情,包括出於自衛痛擊襲擊他的中共暴徒;以及在遭受襲擊前中共對他進行的收買、威逼利誘等情況。

唐柏橋表示,中共對他採取的流氓式的攻擊不但無法令他退縮,反而只能使他鬥志更加旺盛。他呼籲所有正義人士一起努力,加速中共的解體,防止中共在解體前的最後瘋狂中,給無辜的中國民眾帶來損失。

唐柏橋給中共暴徒“令他們一生難忘的痛擊”

唐柏橋簡單回憶了一下當時的情況:他應一個中國和平民主聯盟的成員的邀請在一家叫“好萊塢卡拉OK”的歌廳見面,剛一進去他就感到氣氛不對,這個家庭式聚會場所完全沒有往日的輕鬆氣氛,而是充滿殺氣。裏面幾乎是清一色的男性,而且其中幾個酒氣熏天的黑道人物眼露著兇光。

唐柏橋自忖這些人是對他充滿敵視的親共黑幫分子,他當時考慮過是否要離開,但轉念一想不能因為他們充滿敵視就離開,那就等於間接縱容了他們的不當行為。

沒過多久,裏面就有多名身強力壯的黑幫分子過來向唐柏橋挑釁,兇相畢露,威脅說要在法拉盛見他一次打他一次。唐柏橋義正詞嚴地警告他們:“你們不要胡來,你們嚇不倒我,你們再這樣,我就打911報警”。這些人仍不罷休,於是唐柏橋撥打了911報警。

就在唐柏橋站在門外等警察到來的時候,這些人中為首的兩人就一前一後突然對唐柏橋進行襲擊,一個人揮拳擊向唐柏橋的右眼,另一個人一拳打在他的鼻子上,猝不及防的唐柏橋頓時血流如註。

唐柏橋告訴記者:“當時我馬上意識到他們是有備而來的,而且要對我下毒手。我知道這一刻遲早會來,過去也在自己腦子裏無數次想像過面對這種猛烈的攻擊應該如何自衛和反擊。我當時非常清楚地意識到,我唯有使出生平最大的力氣,以最無畏的勇氣進行自衛和反擊,才有可能絕處逢生。”

於是,唐柏橋以“最快的速度”、“最迅猛的力度”對出手攻擊他的人進行了“讓他們平生永遠難忘的”反擊。

曾經在大學時獲得校鉛球比賽冠軍、也練過博擊的唐柏橋說:“我必須進行自衛。大家可想而知,如果不是這樣,他們那麼多人對我的攻擊怎麼會停手?那是你死我活的場面,如果不是我的猛烈還擊,迫使他們退縮,他們肯定會對我下更重的毒手。他們後來不敢再靠近我,只能投酒瓶砸我,被我閃過。他們很清楚,如果他們敢再過來繼續攻擊,付出的可能是生命的代價。他們那個時候也得掂量掂量,是否敢於這樣做,所以他們決定暫時放棄。”

唐柏橋表示,他擊退兇手後回到卡拉OK廳內,等待警察前來。在此期間,他知道那些兇手正在叫更多的人前來壯膽,隨時可能再次行兇。他當時準備好了以命相搏,將桌上的酒瓶放在靠近自己的位置,準備好一旦歹徒衝進來再度行兇時,他就會用酒瓶做武器,予以致命還擊。所幸新的一輪攻擊還沒開始,警察就趕到了,避免了一場更大的流血事件。

“那些攻擊我的人也是中共的受害者”

唐柏橋說:“我曾多次說過,法輪功學員講究‘善’和‘忍’,他們在遭受攻擊的時候會和平對待,不會反擊,但是我不是法輪功學員,我一定會自衛還擊。而且從下決心剿滅中共的時候,就做好了這種反擊的準備。”

不過他也表示,其實在前臺的這些人,他根本沒有把他們放在眼裏,也根本不會再理睬他們。“如果他們向我認錯,我會一笑泯恩仇,因為他們也是被中共所利用,也是中共的受害者。”

唐柏橋還表示,現在警方和FBI已經掌握了一些重要線索,他希望那些兇手能主動投案自首,與美國司法部門配合,爭取減輕刑罰。同時,唐先生正告中共及其走卒,不要對任何犯罪抱有僥幸心理,法網恢恢,天理昭昭,任何惡行都將受到懲治,遭到惡報。

他說:“我現在要做的是,揪出背後的元兇。這也許僅僅是個開始,但是無論如何,我都會窮追到底。我相信美國的法律。”

“只有和共產黨結了如此大的仇”

唐柏橋表示,這次攻擊是有預謀的,而且是蓄謀已久的,在現場時,兇手對他進行的是持續而猛烈的攻擊。他不認為這是一個簡單的暴力攻擊,因為他平時從未有和任何人結仇,只有和共產黨結了如此大的仇,也只有中共才敢在美國的土地上如此囂張。

唐柏橋在遭受攻擊後,接到很多來自中國大陸的反饋,很多人對中共攻擊唐柏橋忍無可忍。也有不少知情人透露出一些內部信息。

一個在中共國安部工作的人對唐柏橋說:“我對不起你,我應該早告訴你”。這位人士透露,前一段時間中共派了一大批人到了美國,本來想提醒唐柏橋,可是沒想到中共這麼快就開始耍流氓了。他還提醒唐柏橋今後還需更加小心,他們可能不會就此罷休。

據唐柏橋介紹,一位法拉盛友人曾經在一個偶然的機會,在一個飯桌上聽到鄰桌上的幾個人談論他遭受攻擊的事,其中有中共的紅人和被中共收買的海外華人。這位友人便把當時的場景拍攝下來,送給了他。

從照片中,唐柏橋可以辨認出來,這四個人的其中一個是中共收買的所謂民運人士、一個是中共收買的眾所周知的某海外媒體老板、還有一個是來自中共高層的某研究所“教授”,其實是一個中共內部以文人出現的高級間諜,和中共最高層有密切聯繫。另外一人背對鏡頭,需要進一步認證。這四個人在一起談論攻擊唐柏橋的事情時,其中一人稱“唐柏橋是個大笨蛋”、“唐柏橋和法輪功走的太近了”。

唐柏橋表示,這些人對他遭受攻擊案完全知情。他還表示,事發前後部份長期潛伏在法拉盛社區甚至民運內部的中共特務上躥下跳,串通那些中共幫兇對他進行百般誣蔑誹謗,手段極為卑劣。最近一段時間,在香港和海外的正義人士和法輪功學員遭到多起黑社會式的暴力攻擊,都是有預謀的、經過精心策劃的。

“中共曾威逼利誘 就差給我跪下了”

唐柏橋分析這次受襲擊的原因,正是中共忌恨他和法輪功走的“太近了”。他指出,法輪功和中共正邪不兩立、善惡不兩立,中共有一點沒有想到,它想消滅法輪功,但是它消滅不了,反而越來越強大。

他表示,中共想盡辦法迫使民運人士和其他正義之士不敢靠近法輪功,耍盡各種花招、流氓手段,從國內到海外,簡直是無所不用其極。由此也可看出,中共是多麼懼怕法輪功所代表的正義力量。

“他們從來沒有停止對我威脅利誘,他們一方面不停地對我進行威逼,甚至曾多次通過電郵電話和SKYPE進行死亡威脅,同時又曾經使用各種手段想辦法收買我,達到匪夷所思的地步,就差給我跪下了。”

他說:“今年‘六四’二十周年時,我明確向他們表示了我與他們抗爭到底的決心,之後有一段時間,中共不再派人來企圖收買我,也不再對我進行恐嚇了,這時我知道,它要使出最後一招兒了。我曾多次跟我最親近的戰友和同事表示,中共很快會用流氓手段對我下手,只是沒想到來得這麼快。”

“我會更有鬥志 反擊中共會更強”

唐柏橋告訴大紀元記者:很多朋友問我,在遭受攻擊後會有哪些心理上的變化,是否會知難而退,或者意志消沉?

“如果是5年前,我可能會選擇知難而退,但是今天我不會。”他說:“首先,我是湖南人中的湖南人,湖南人最出名的是‘倔’,我則會遇強愈強,雖然對中共不屑用‘強’這個字,它還不配,它只是流氓耍得到家,但是我會挺得更直、更有鬥志、反擊中共會更強有力。”

“其次,現在我已經徹底看清了中共的未來,也就是它沒有未來,對它不抱任何幻想,對於這樣一個黃土埋到脖子的邪惡政黨來說,也沒有任何理由屈服它回光反照式的淫威。”

他說:“還有,雖然中共耍盡流氓,但是用這招兒對付我,根本就不管用,而我相信上天一定會加倍懲罰他們的惡行。我的一位朋友劉國華說,這次中共打唐柏橋算是踢到鐵板上了。我覺得一點也沒錯。”

不過唐柏橋警告,儘管中共處於垮臺之中,正義人士不能掉以輕心,要防止中共最後的瘋狂反撲和垂死掙扎。

制止中共在最後階段的瘋狂

唐柏橋指出,一個政權在垮臺前都會有一些瘋狂的舉動,只是中共的末日瘋狂更加殘暴而已。

他說,中共在死前可能還有瘋狂的舉動,比如這次在新疆的屠殺。然而從另外一個角度看,要在中共倒臺前,盡量縮短它倒臺的時間,讓中國、中國民眾付出較少的代價,制止中共在最後的瘋狂期間對無辜民眾造成更多的傷害。中共倒臺越快越好,它越來不及反撲。

唐柏橋認為,在這一點上,法輪功功德無量,傳《九評》、促“三退”是用和平方式加速中共解體的過程,也在喚起民眾的精神覺醒。

事件震驚美國司法部

唐柏橋說:“我的承受不是為了我自己,我受到攻擊不僅是我個人,而是整個美國自由和民主的價值受到攻擊,我遭受的羞辱是整個美國的羞辱。”

他告訴記者,在法拉盛事件後,他曾經和負責他的安全的美國司法部門的官員說,總有一天他會被打,當時他們還不相信,但是這次他們看到他被打後感到非常震驚。他們現在高度重視此案,正在全力破案和緝拿兇手。

他說:“美國的自由不容被破壞,自由意志不容受到干涉,我也不會改變我說的一切、做的一切。但是我們需要美國政府、議員和相關機構一起,把中共在自由土地上的暴力徹底清除。”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