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還是黨安
 
臧山
 
2009-4-2
 
【人民報消息】中國國家安全部的前高級官員李鳳智,最近站出來公開宣布退黨。記憶中,如果不算李宇宙和賴昌星這樣的線人性質的“國安人員”,這是好久以來都沒有出現過的情況了。上一次是八十年代,中國國家安全部一名處長從中國出逃美國,導致隱藏在美國CIA內部的中共高級間諜曝光。

李鳳智不願意繼續在國安部門內部繼續工作,但卻“轉業”無路,即使到了海外仍然受到威脅騷擾,最後只好公開退黨以示決心。根據李先生的講話,他最不滿意的,是中共把共產黨的利益放在國家利益至上,為了對付威脅中共的各種團體和異議人士使用了龐大的情報資源,甚至損害國家利益也在所不惜。其實,有這樣看法的不只是李先生一人,幾年前我就聽過其他的中共官員做過類似的抱怨。

任何一個國家都會有自己的諜報人員,而培養發展一個優秀的情報人員非常不易,除了天時地利之外,情報人員本身的素質非常重要。那位抱怨的官員說,本來可以為一些“國家利益”貢獻的情報人員,被中共動用來對付異議人士和異議團體,後來被所在國家發現曝光的不少。

這種情況在公安系統中也同樣存在。公安部中的所謂“國保系統”同樣動用大量資源對付異議人士和團體。國保警察不但使用最好的設備,而且經費也最為充足,但普通的公安警察經費不足,以致要向報案民眾收取“破案費”。中國近年刑事案件急劇上升,社會治安情況嚴重,和這種經費傾斜不無關係。

國家安全和公共安全,對於中共來說都無法和“黨安”的重要性比較,遂有很多問題發生,而內部人的不滿也極為自然。

其實,在明眼人看來,黨的利益超越國家和公眾的利益,對中共來說歷史悠久。上世紀蘇俄侵占中國利益和日本侵華期間,中共政策都是以“黨的利益”為優先考慮的。即使是建政之後,黨的排位也都在國家政府和立法機構之前。在《九評共產黨》中,把這稱為邪靈附體,確實有相當的道理。因為邪靈決不真的關心所附之體,遇到任何威脅,為保自己則必然毫不猶豫地放棄之。

因此國安和公安,必然都只能在“黨安”之後才會加以考慮。可憐的是,不少國人仍然無法分清中共和國家的差別,也無法分清黨的利益和民眾利益的差別,所以才接受中共宣傳的“反共反華”之說。李鳳智能夠一眼看穿中共把其黨和國家民族捆綁在一起圖謀,確實是明智之士。

其實,這樣的明智之士並不罕見。凡已經宣布退出中共黨團組織的中國人,都在用自己的行動,切斷這條捆綁的鎖鏈,使自己和中共截然分開。只要大部分中國人都清醒明智起來,中國歷史的新一頁也就必然到來。

(第113期《新紀元周刊》)


***************************************************************

看神韻藝術團美麗的動態圖片

神韻藝術團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