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個歷史大災!瘟疫的來臨是有原因的(圖)
 
齊禪
 
2009-12-3
 

瘟疫的來臨都有原因。

【人民報消息】歷史上有幾次大的瘟疫流行,讓人色變。中國和世界現在正遭遇甲流感的蹂躪,光色變顯然是不解決根本問題的。最主要的是如何遠離甲流感。

下面有兩個值得研究的歷史大瘟疫,一個是瘟疫阻止了重建羅馬帝國的野心,另一個是一場離奇大火給倫敦城瘟疫畫上句號。

阻止重建羅馬帝國的瘟疫

為了重現羅馬帝國的輝煌,東羅馬帝國之主查士丁尼於公元533年發動了對西地中海世界的征服戰爭。然而就在他橫掃北非、征服意大利、即將實現舊夢時,一場空前規模的瘟疫扼制了查士丁尼的野心。公元541年,鼠疫開始在東羅馬帝國屬地中的埃及爆發,接著便迅速傳播到了首都君士坦丁堡及其它地區。

當時出現了許多詭異恐怖的情景:當人們正在相互交談時,便不能自主的開始搖晃,然後就倒在地上;人們買東西時,站在那兒談話或者數零錢時,死亡也會不期而至。而最早感染鼠疫的是那些睡在大街上的貧苦人,鼠疫最嚴重的時候,一天就有5000到 7000人,甚至上萬人不幸死去。

死亡人數很快突破了23萬人,已經找不到足夠的埋葬地,屍體不得不被堆在街上,整個城市散發著屍臭味。查士丁尼自己也險些感染瘟疫,在恐懼之中,他下令修建很多巨大的能夠埋葬上萬具屍體的大墓,並以重金招募工人來挖坑掩埋死者,以阻斷瘟疫的進一步擴散。於是,大量的屍體不論男女、貴賤和長幼,覆壓了近百層,埋葬在了一起。

首都君士坦丁堡40%的城市居民死亡,鼠疫繼續肆虐了半個世紀,直到1/4的羅馬人口死於鼠疫。東羅馬帝國元氣大傷,走向崩潰。

這段歷史讓人想到拿破侖的失敗,當拿破侖橫掃歐洲時,很多王室為了免於自己的國家被他吞掉,於是把未婚女兒的肖像作為候選王后,送去任其挑選。拿破侖在所向披靡時,在比利時的滑鐵盧戰役中,突然被英普聯軍大敗。這段不可思議的歷史至今被後人拿出來研究分析,想從中得到啟示,不要步其後塵。

筆者看過許多關於拿破侖的失敗故事,其中似乎最有說服力的要算拿破侖拋棄約瑟芬是遭報復的根本原因。故事說,為了鞏固自己的政權,拿破侖拋棄了他真心所愛的約瑟芬,與奧地利王室聯姻,使約瑟芬的表兄決意報復,造成滑鐵盧事件。

但後來筆者聽說,這些都是表象,拿破侖真正失敗的原因是,神要保留住法國的精美藝術作品不被戰火銷毀,目地是當貓狗的塗抹畫都能登堂入室時,讓後人可以臨摹到真正的藝術品,為此,就不能讓聯軍攻入巴黎,所以拿破侖突然大敗於比利時。

倫敦大瘟疫戛然而止的離奇

另一個發生在1665年到1666年英格蘭的大規模瘟疫也非常可怕,在這場瘟疫中,有七萬五千到十萬人喪生,超過當時倫敦總人口的五分之一。它在歷史上被確定為淋巴腺鼠疫。也稱「倫敦大瘟疫」,它的戛然而止也很離奇。

史書記載:到了1665年7月,瘟疫已經遍布倫敦城。1665年九月,平均每週已經有7千人死亡。由於這場瘟疫的蔓延非常之快,人們不得不將患病者所住的房子都連人封死,在緊閉的大門外漆上紅十字,上面寫上「上帝保佑」的字樣,嚴禁任何人出入。每天只是在限定的時間,由專人從窗口送進食物和水。成千上萬的病人就是在這種惡劣的情況下淒慘的死去,最多時一週死去的就不下萬人。時至9月上旬,原來熙熙攘攘的倫敦城竟然完全變成了一座寂靜的死城。所有的店鋪關了門,街上幾乎看不到行人,路旁長滿了茂盛的雜草。城內唯一能夠不時打破沉寂的工作,便是運送屍體。每到夜晚,運屍車「咕隆,咕隆!」的車輪聲和那哀婉的車鈴聲,讓人聽了毛骨悚然。最初,這項掩埋工作只是在深夜進行,後來死者人數太多了,不得已晝夜進行了。死者的屍體被橫七豎八裝到運屍車,運到各處的埋屍坑。在那裏,負責埋屍的工人們往往蒙面捂嘴,搖著鈴,口中念著:「安息吧!」匆匆把屍體倒入坑內,掩上薄土後,匆忙離開。

記錄顯示倫敦的死亡人數從每週1000-2000 人持續上升,到1665年九月,平均每週已經有7000人死亡。到深秋時候,狀況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控制。到1666年2月,城市被認為安全到可以迎接國王。

好象冥冥之中有安排,9月2日和3日,倫敦城遭遇了一場大火,燒毀的大部分房屋都是喪生瘟疫患者的居所。這場大火後,瘟疫開始收斂。

這段歷史似乎又是一個神奇的故事,看來,每一個大瘟疫都有它表面的原因和背後的故事,如果要想逃過鬼門關,光知道黨媒上絮叨的那些表面原因,光去搶購高價大蒜頭等等,是什麼作用也不起的。△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