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王鴻舉交手 薄熙來慘敗(多圖)
 
瞿咫
 
2009-12-10
 
【人民報消息】重慶市長王鴻舉任期還有一年,但最近突然被迫離職,讓位給上海幫的重慶副市長黃奇帆,這看似簡單,實質上並沒有那麼簡單。讓薄熙來沒想到的是,無法動賀國強和汪洋,他想把王鴻舉當成重慶市的黑手黑後臺揪出來的計劃卻徹底落空了。

王鴻舉和黃奇帆的簡歷很說明問題


2007年,副市長黃奇帆(左一)與市長王鴻舉
視察重慶大學。
王鴻舉是土生土長的重慶人,1945年10月出生,1968年9月四川大學數學系畢業,同年10月在重慶彭水重晶石礦工作,後任股長。據官方公布的簡歷,從工作那天起到在市長位置上離職,工作經歷沒有離開過重慶,他是典型的地方幹部。

而現任重慶市代市長黃奇帆卻是浙江人,1952年5月生,比王鴻舉小7歲,但也是1968年參加工作,而且比王鴻舉還早一個月。王鴻舉是大學畢業參加工作,黃奇帆是初中一年級文化程度,文革後期17歲參加工作,在上海焦化廠焦爐車間工人,一幹就是6年。那個年頭,多少上海學生被迫到農村、農場,能留在上海,保住上海戶口,那已經是夢寐以求的了。若是在文革後期,大學復課時,能不用考試被直接送去當「工農兵大學生」的,那更是可遇不可求。黃奇帆就是這種幸運兒。

1974年9月,黃奇帆被送到上海機械學院儀器儀表系自動化儀表專業學習,在大學期間入了黨。1977年9月畢業後回到原廠上海焦化廠,從設備科技術員做起,任助理工程師、工程師、副廠長。6年後的1983年12月,跳出上海焦化廠,成為上海市委整黨辦公室聯絡員。

自此以後,黃奇帆歷任上海市經委綜合規劃室副主任、上海市經濟信息中心主任(副局級,1988.09獲副研究員職稱)、上海市浦東開發辦公室副主任、上海市浦東新區管委會副主任(1988.12--1993.09上海市第六屆青年聯合會副主席,1993.12明確為正局級,獲研究員職稱)、上海市委副秘書長兼市委研究室主任(1994.10--1995.05借調中央辦公廳工作)、上海市委、市政府雙重副秘書長、市體改委副主任、市經委主任,市工業工作黨委副書記。

1998年2月黃奇帆帶職上學,在中歐國際工商學院在職高層管理人員工商管理碩士課程班學習了1年零10個月,既拿著高工作,又得到一個工商管理碩士學位。而且上著學就升官成上海市經委主任。江澤民是1985年經汪道涵推薦成為上海市長的,此時說黃奇帆是上海幫,相信上海市委的人沒有反對的。

2001年10月,黃奇帆空降重慶市任副市長,當然官場的人都知道,這只不過是江澤民安排他當市長的第一步;7個月後他被提升為重慶市委常委;又過了5個月,2002年10月加上市政府黨組副書記一職;9個月後兼重慶行政學院院長;僅僅只過了2個月,再兼市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黨委書記,這可是一塊大肥肉。

到了2003年9月,黃奇帆的職位是:重慶市委常委、副市長、市政府黨組副書記、重慶行政學院院長、市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黨委書記。真是「萬千寵愛集一身」,但別忘了楊貴妃的最後結局。

薄熙來看似如願以償


薄熙來找不著北!
薄熙來走到哪裏都與人關係緊張,原因是他不但自己要當一把手,而且別人都得給他當「狗」。不願意當狗的,決不讓你活的舒服。

2007年12月,薄熙來上任之後,連種棵樹的新聞都不讓市長王鴻舉的名字出現在新華網,可見王鴻舉沒有對薄熙來俯首帖耳。薄熙來特色的「打黑除黑」開始以後,「薄熙來」新聞中除了新任公安局長王立軍的名字能沾上薄氏「榮譽」外,另一個能撈點兒湯喝的是副市長黃奇帆,薄熙來放心他代表「重慶市委」說話,而市長王鴻舉和其他市委領導都幾乎完全消聲匿跡。

終於王鴻舉有了消息,11月下旬,中國財經週報《經濟觀察報》報導了重慶一起涉及黑社會案件中,重慶市現任市長王鴻舉給可能涉及黑社會案的嫌疑人王天倫的一份書面批示。該報罕見的將這份批示的原件拍照後發在「經濟觀察網」網站上。

隨後,人民網以《中央決定王鴻舉不再任重慶市長 黃奇帆擬接任 》為題報導,「11月30日下午,重慶市召開全市領導幹部大會,宣布中共中央決定,王鴻舉同志不再擔任中共重慶市委副書記,常委,委員職務,不再擔任重慶市市長。任命黃奇帆同志為中共重慶市委副書記,提名黃奇帆同志為重慶市市長候選人。」


眼露兇光的薄瓜瓜。
提前離任,王鴻舉還被噁心一通,被暗示是重慶黑社會的「黑後臺」。如果要因為這一個批示就下臺,那王鴻舉反倒被證明是中共官場上的清官呢,起碼比薄熙來強的不知有多少。前遼寧省長薄熙來剛當上商務部長時,就批給「蟻力神」合法執照,致使很多人相信「國家」發給的執照,最後連棺材本都打了水漂兒。再往前搗,薄熙來仕途上的一路橫財都是靠喝百姓的血得來的。就連那個大連黑社會頭子的模特老婆於梅也因為與薄熙來鬼混,而得錢得地,成立了大連模特學校。薄熙來的兩個兒子在英美讀書,薄瓜瓜淫亂的錢,哪一筆不是薄熙來黑心所得。

中央借王鴻舉巧打薄狗

在遼寧省,聞世震是一把手省委書記,省長薄熙來是二把手,幾年較量下來,薄熙來灰溜溜的回北京了。來到重慶市,薄熙來是一把手,合作不到一年,市長王鴻舉就知道自己連「惹不起,躲著走」的機會都沒有。為了十八大前再往上升一升,薄熙來把別人的頭都按在砧板上,隨時作為他升官的祭品。王鴻舉向市委一些幹部流露出要退下的意思,也向胡中央派來的中央第三巡迴小組談到這個問題。中央認為,要關門打薄狗,這也不失是一個辦法。表示同意。

但薄熙來是決不會讓他順順當當的卸任走人的,要走也得是屬於自己「打黑」的成果。於是先由《經濟觀察報》放消息,暗示王鴻舉是「黑」,然後人民網宣布「中央決定」王鴻舉不再任重慶市長,而且沒「另有任用」,其餘的就自己去發揮吧。

12月7日,新華網在首頁發新聞《王鴻舉告別重慶政壇 說遺憾:有些事做得不夠好》,這篇新聞是重慶晚報連夜趕寫成的,於7日早上7點04分29秒在新華網出現。重慶晚報是重慶的報紙,誰能違背薄熙來的意思去寫呢?這篇文章妙就妙在,表面沒傷害薄熙來一根毫毛,但實質上讓他夜裏睡不著覺。

12月3日,重慶市三屆人大常委會舉行第十四次會議,會議內容是接受王鴻舉辭去市長職務的請求,和決定任命黃奇帆為代理市長。如果王鴻舉不親自到市人大常委會會場上,宣讀自己的辭職報告,後果可能是不堪設想的。但他得到了這個機會,短短的十分鐘改變了他尷尬被動的局面,是誰給了他這個機會?當然不是薄熙來,而是比薄熙來更有權說話的人。

讓薄熙來害怕的是:「當天,在短短的十分鐘時間,王鴻舉把道不盡的千言萬語凝聚成三個簡單的詞匯:敬意、遺憾和感謝。而這一過程深深感動了在場的每一個人,整個會場氣氛十分熱烈。」

王鴻舉這一拳出的漂亮,把薄熙來的下頜骨都擊碎了,讓他說不出道不出。


王鴻舉(左一)笑容可掬的與黃奇帆擁抱,薄熙來雖面帶微笑,但眼光斜視,怒火中燒!

報導是這樣寫的:「當天下午3:10,當市人大常委會主任陳光國朗聲宣布:“下面請王鴻舉市長做辭職報告。”話音一落,現場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同時,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主席臺左邊的大門。只見大門無聲地打開了,王鴻舉穿著筆挺的西裝,滿面笑容地快步走上報告席。待他站定後,分別向坐在主席臺上的市人大常委會主任陳光國和各位副主任、向出席會議的全體人大常委會委員深深鞠躬致意。」

然後,王鴻舉從西服的內兜摸出辭職報告,開始宣讀:「在我任職期間,市政府在法律框架下依法履行職責,開展工作,自覺接受市人大及其常委會的法律監督和工作監督,得到了市人大及其常委會的大力支持和幫助……」這段話意思很明確,「我幹的事不是個人行為,而是組織行為」。王鴻舉的辭職報告簡短明瞭,把薄熙來的計劃打破。他說,因為年齡原因,他決定辭去市長職務。當然誰都知道這不是個理由。

報導說: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宣讀完辭職報告正文後,王鴻舉突然抬起頭來,環視會場四週一圈,放下發言稿,凝視著現場的與會者,緩慢而平靜地說出了下面的話:「在辭去人大任命的職務時,本人是不是一定要到場宣讀辭職報告,法律沒有明確的規定。但是,我向(市人大常委會主任)光國同志提出,要到場宣讀辭職報告。現在我爭取到了這個機會。之所以如此,主要因為,市政府是市人民代表大會選舉產生的,我到市人大來提出辭職報告,既是要表示對市人大及其常委會對我工作支持的感謝,同時也是對市人大及其常委會負責,表示我的尊重。我思考了一下,還是決定親自到會場來,不來不足以表達我對人大的敬意。」說完最後一句話,他停了下來,分別向主席臺和會場深深鞠了一躬。

王鴻舉這段話讓薄熙來發黑發暗的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自從到重慶,薄從來就沒有把土生土長、當了一輩子官沒挪出重慶這小地方的王鴻舉看在眼裏,「王鴻舉情真意切的講話,深深打動了每一個在會場的同志,大家自發的長時間的熱烈鼓掌。」……報導如實的寫出參加重慶人大會議的幹部,不是強迫的違心的,而是「自發的、長時間的熱烈鼓掌」。身在會場裏,薄熙來不能不感到孤獨。


現任代理市長黃奇帆。
陳光國在講話中用「胸懷寬廣,高風亮節」來評價王鴻舉。並說,「按照規定,正部級幹部任職年齡為65歲,他還有一年才到。但是,他多次向中央提出要提前退出領導崗位,並且推薦了接替的人選。現在他不再擔任市長職務,但我們對王鴻舉同志表示感謝,並致以崇高的敬意」。這時,大廳裏再次響起熱烈的持續的掌聲。

報導說:在回顧自己的工作時,王鴻舉謙虛地說,「在我以往的工作中,我有些事情還做得不夠好,在此向人大常委會致以歉意……」說完,他又是一鞠躬。大家仍舊以熱烈的掌聲作為回應。在報告中,王鴻舉提到,是市民的支持和鼓勵,陪伴他走到今天,對此,他表示深深的謝意。王鴻舉做完辭職報告後,並沒有立即離開報告席,他停了下來,微笑著環視了會場,然後,第三次向主席臺和會場深深鞠躬。在會場熱烈的掌聲中,他揮了揮手,然後平靜的走出門外。會場的大門在他身後無聲的關閉了。

王鴻舉走了,在隨後的分組審議中,市人大常委會組成人員紛紛表達了他們對王鴻舉此前工作的認可。「王鴻舉市長對重慶近年來,特別是直轄以來所作出的貢獻,市民不會忘記。他的成績不可磨滅……」人大主任陳光國等領導在分組討論發言時紛紛表示,「對王鴻舉主動辭職的高風亮節表示欽佩,對他的工作成績表示肯定」。這一定性不得了,薄熙來再想「翻案」可得掂量掂量「犯眾怒」的代價。分組審議結束後,市人大常委會開了第二次大會,會議廳裏為剛剛辭去市長職務的王鴻舉響起了第四次掌聲。

王鴻舉用10分鐘的時間,把薄熙來的滿盤得意計劃給拆了。薄三兒沒有想到,和土包子交手,自己會慘敗到如此地步。

其實這只不過是一個序幕。再往後,薄熙來吃飯時可能連嘴都找不著。△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