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國安部諜報官曝中共滲透西方黑幕(圖)
 
2009-9-10
 
【人民報消息】隨著9月15日紐約市公職初選臨近,準備參選紐約市主審計長的市議員劉醇逸醜聞頻曝,劉炮製的一系列謊言使其民調大幅下挫,尤其是他被中共收買、扶植的事實更成為媒體追蹤的目標,中共在海外的特務網絡再次引起各界警惕。罷免劉醇逸委員會、美國價值守護同盟日前開通舉報電話(718-673-5694),展開調查劉醇逸競選舞弊與親共黑幕的行動。

大紀元記者辛菲採訪報導,今年3月初公開退出中共、旅居美國的前中共國安部對外情報官李鳳智今天接受大紀元採訪時,揭露了中共利用特務網絡不擇手段滲透和收買西方政治人物為中共利益服務的主要手段。他說,雖然他的談話並不一定明確地針對某個別人,但相信有助於人們認識當前所發生的和類似的事情。

李鳳智指出,中共收買西方政客是特務網絡和活動中重要的一環,其主要目的就是讓這些政客在關鍵時刻為中共代言,公開或私下、直接或間接的為中共做事,尤其是公開對中共的人權迫害保持緘默。中共的特務活動是為了維護自己的統治,而且經常以損害國家利益為代價,真正危害的是中國的安全和華人利益。事實證明,中共這種對西方政客的手段,實際上已經失敗或正在走向失敗。

他說,那些親共政客、尤其個別被中共利用的華裔政客,非常可悲,這些人都是不幸被中共選中的棋子,不僅沒有未來,甚至連眼前的政治前途都會喪失。西方國家的普世價值、立國之本、為政之道、選民之心才是政治前途的根本依靠。如果跟著越來越不得人心、正被全球唾棄的中共,那就是走邪路、逆潮流,路會越走越窄,幻想以依靠中共來加政治分,某種程度上是走上了政治的不歸路,最後只有死路一條。

中共在西方發展特務網絡

李鳳智表示,中共的邪惡本性及其獨裁制度決定它始終與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自由民主國家為敵,尤其一直把美國等西方大國當作敵人,雖然表面上巴結美國,宣稱所謂的“維護中美關係”,但骨子裏和背地裏都是防美反美的,在需要的時候,甚至公開煽動中國民眾反美。

他說,“正因為這個原因,長久以來,中共不惜下大力氣、耗費巨資、人力物力,通過中領館、國安等機構,並試圖或是派了大量特務和發展線人,在美國建立特務網絡,想達到無孔不入的程度,包括滲透和收買西方政治人物、華人社團、學生組織等。對於所需要的情報,或者偷竊,或者套取,或者打入內部,或者利用線人獲得。”

“中共及其國安的行動具有極大的欺騙性,一是以國家安全工作為名義,實際做起來是永遠以中共利益為第一,國安的海外行動也以這樣的原則為指導。二是在海外,中共將那些維護中共的利益與某些國安所進行的真正意義上的國家安全工作或是海外諜報活動有意地混雜在一起。再有,中共運用全部國家可以動用的資源,企圖從整體上配合和支持由國安部或外交部所從事的所謂對外工作,不計代價,不擇手段。”

中共特務活動危害中國和華人

李鳳智指出,中共操控的國安系統與正常社會制度下所說的國家安全部門有著本質的區別,本末倒置。中共本性決定它不會將真正的國家安全放在第一位, 更不會為老百姓的利益服務,而是將維護中共獨裁統治的穩定放在首位,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不擇手段。中國的國安系統早已淪為中共的打手工具,是中共獨裁統治下的一個怪胎。

“中共挾持整個國安機構、外交部等在海外搞特務活動,是把中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而且經常是非正義的、以損害國家利益為代價的。 國安系統插手非真正的有關國家安全的政治事務,不務正業,更是在做害國害民的事情。”

李鳳智強調,我們都知道中共是迫害人民、阻礙中國發展的毒源和禍根。而中共的特務活動真正危害的也是中國的安全和華人利益。

他分析說,中共為自己的利益搞特務活動,把本來應該用於國計民生、真正國家安全的人力、物力資源浪費,這直接損害了國家利益。中共收買威脅西方政客的做法,實質上起到了非常負面的作用,更讓西方世界看清中共本質。對中共國安的這些作法的厭惡甚至有時某種程度的恐懼,可能使得多數西方政客或政治力量對中國的友好的意願和作為付之東流。有的西方政治力量本來想跟中國發展友好關係,或者想做些有益於中國人民的事情,但由於對中共的做法反感、厭惡,而導致對中國和中國人民的態度轉變為負面。從整體層面上來講,對他國如此行,或多或少使那些國安反擊或反制,不但從技術層面上挑起一種鬥爭,而且有可能形成一種國家共識或社會氛圍,這些都不利於中國和華人在世界上的形象,都是中共損害中國和中國人民利益的明證。

“中共的特務活動還帶來海外華人的對立,損害海外華人社區的利益,損害了海外華人的政治利益和參與政治的權利,造成華裔團體分裂,影響了海外華人的道德和品性等,對與其它族裔的平等和友好關係帶來負面的影響,影響華裔在各族裔中的聲譽。 ”

中共影響西方政客不擇手段

據李鳳智透露,中共在美國等西方國家的間諜活動採取“公(開)秘(密)結合”的方式,而秘密間諜活動主要有兩種。一種就是通過公開途徑(身份)或者秘密途徑(身份)竊取美國的政治、軍事、高科技和其它有用的信息等情報。另一種就是策略性的對它國的政治施加影響,包括影響它國的政府或政府人員、有影響的政治人物或集團、媒體和其它對本國政治可以施加影響的非政治人士或力量,包括拉攏收買利用,也包括在內部分化瓦解。而美國是中共和中共國安的重中之重。

對於中共如何影響西方政治人物,李鳳智反覆用“不擇手段”來形容。他說,中共對美國等西方民主國家的政治人物盯得非常緊,而且通過公開了解和私下接觸等方式,分析他們的需求和弱點,然後“對症下藥”,或“投其所好”,或“陷阱誘騙”,或“落井下石”,或“雪中送炭”,力爭抓住他們不放。

他說,“除了有些是某些政客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為中共所利用,做了中共想讓他們做的事之外,通常中共就是用利誘和脅迫的兩面手段。各種可能都可能發生,‘下三濫’的手法什麼都使得出來,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中共做不出來的。因為中共已慌不擇路,饑不擇食,為茍延殘喘,變得窮兇極惡,力圖延續自己的狗命。”

中共發展各種身份和形式的特務

對於中共如何發展特務網絡,李鳳智表示,一種就是國安、外交部、中共官員等直接做工作,包括對西方政客的拉攏工作。中共直接派遣國安或官員,以各種身份、職業、專業作為掩護,直接接近西方政客發展關係,在適當的時候施加影響。

“另外一種就是打‘人民戰爭’,找大量人分派情報任務。也許很多人達不到目的,但因為量大,發現有價值的工作對象、資源、機會、條件的可能性就大。”

李鳳智表示,中共除了直接做西方政客的工作,還有針對性的發展一些外圍,雖然不是特別重要但也不容忽視的勢力,比如,西方社團、西方親共媒體等,為中共作代言人或代理。他們或者為中共搜集情報,或者在外圍製造輿論和影響。因為這些人和組織是所在國家的國籍,因此更有條件影響到西方政客。

據李鳳智披露,中共的國安部工作原則明文規定,在某種特定條件下,允許以“反共”的面目出現,但最終目的是為了維護中共更大的利益。這種方式是被允許的,但是必須申請經過上級批准。

“比如有的個人、團體、親共媒體等,平時對中共小敲打、小反對,但到了關鍵時刻,就對中共是大幫忙。”

中共利誘西方政客的主要手段

對於中共利誘西方政客的主要手段,李鳳智表示,對於利誘,一就是下血本的給錢給名,同時輔以“感情投資”“交朋友”,表面上拉近乎。比如那些中共官方媒體上高調宣傳的政治人物,這些通常都是跟中共有私下關係的,是中共示好甚至扶植的對象。中共的媒體宣傳誰、打擊誰,都不是無緣無故、空穴來風的,都是有部署有針對性的。這是從公開途徑就可以判斷出誰跟中共有關係。

對於“感情投資”的部份,他說,中共自己無情無義,但是很會利用所謂的人情世故、把這個當成手段,來達到自己的目的。比如,他們主動邀請政治人物吃飯、聚會等,一來二往的熟悉了之後,辦起事來就方便。有時,中共也會運用中共高官配合中共國安的工作,比如這些大人物出面牽線搭橋,滿足對方的虛榮心,給對方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之後就由下屬周旋拉攏、加固“感情”。

“中共還可能派員以某種有利於接近或巴結到目標人物的身份為掩護,比如有可能是個到目標國家的著名的職業人士,如攝影記者,非常關心某議員的活動,對他的活動作皆作重點的正面報導,長期下來建立感情,然後從聊天訪談中套取信息,或者影響對方的觀點。還有一種,做政治人物身邊人、外圍的工作,比如影響政治人物的家屬、鄰居、服務人員、理髮師、攝影師等,從中得到一定的信息,或施加一定的影響。”

中共脅迫西方政客的主要手段

對於脅迫的手段,李鳳智表示,這裏可以說是不擇手段,陷阱名目繁多,用任何可能的下三濫的手段拉對方下水。比如,中共在做一定的調查和手腳之後,邀請某議員到中國訪問、參觀旅遊、開會等。等到了大陸之後,一切都按照中共事先的部署進行。

“常見的兩種就是金錢等物質享受方面的利益和政治等層面的利益誘惑,也包括個人生活中的相關方面,在陰謀實施後,中共手中拿著對方的‘罪證’,令對方不得不就範。甚至對方沒有掉到陷阱也被中共誣陷的無法辯駁、洗清‘罪名’,因為中共有足夠的高科技手段和足夠的無恥造假。”

他說,這種方式對西方的政治人物可能會比較起作用,因為在西方民主國家,政治人物的政治前途主要靠聲譽、知名度。一旦被掉入中共的陷阱,被其抓住把柄,就非常恐懼,因為中共一旦公開“罪證”,那這個政治人物的前途也就毀於一旦了。

中共在思想領域的毒化手段

李鳳智透露,無論是威逼還是利誘,中共始終不放棄在思想領域的毒化作用,企圖用中共黨文化的一套影響西方政客,給他們洗腦。

他說,有些西方政客思想中被潛移默化的灌輸了中共的思維模式,比如,被中共蓄意營造的繁榮表象、偽裝的“太平盛世”所迷惑,覺得中共很強大。或者分不清中共和中國的關係,盲目的“中國情結”被中共利用誤導為“中共情結”,等等。

李鳳智認為,中共的邪惡和毒害不僅是在中國,而且流毒散播到全球,是世界的公敵。

中共重點收買華裔政客

李鳳智表示,中共花巨資在美國等西方國家經營特務網絡,對於部份華裔政客尤其盯得緊,會主動拉攏收買。而對於那些本身就不正、歪瓜裂棗的、並且還主動的、明顯的向中共讒媚、獻慇勤的“臭雞蛋”,中共更是不會放過,稍一露出苗頭,中共就會盯上。甚至在華裔政客身邊長期安插了國安特務,對方都不知道。

他說,“雖然對於某具體華裔議員,中共實施收買計劃的開始時間、長期打算,外界不知道確切的,但大致思路都差不多,結論也不難判斷。比如,從中共官方對待某人的態度,從中共媒體的宣傳論調,授予某人某獎某些榮譽、頻繁地請到中國去或者成為中共使領館的無原則的座上賓,或者是不但在中國國內而且是花更大力氣來在國際上製造“正面”的輿論,從中共直接、間接幫助誰競選,從某人身邊的人的來源,等等,都可以很容易的看出究竟來。”

“對於政客來說,金錢的誘惑只是一部份,而政治利益和其它層面的誘惑則是更大的一部份。也正因為政治活動在西方民主國家都是公開的,是公民參與的,所以哪個政客跟中共有關係,也更容易公開化,更易於被人發現。”

李鳳智表示,在如此信息發達的社會,很多事情是藏不住的,相信私底下的勾當、具體內幕也會被不斷揭發出來。

收買西方政客 “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李鳳智指出,中共這種對西方政客的手段,實際上已經失敗或正在走向失敗。

“中共國安某些個案可能暫時成功或表面上看起來成功,但整體上影響了大多數的政治力量,將他們推到了中共的對立面上,越來越多人看清中共本質和醜惡的目的和手段。而且即使那些個案也很快就會曝光和失敗,中共是芝麻、西瓜都丟了。”

李鳳智分析說,“中共國安以維護中共利益為目的的海外特務活動,本質決定無法有效地掩蓋。尤其為拉攏西方政客不擇手段,是非正義的,所以很容易露餡失敗,也很容易引起人們的反感。中共影響西方政客很重要的目的就是讓他們對中共的人權迫害保持緘默,但這種維護名聲的需求恰恰是需要公開的,最終也要說出來,所以就更容易露餡,也更令西方人加深對中共的反感。”

“中共企圖減少國際對自己的壓力,企圖掩蓋自己所做的壞事,企圖要國際上將中共在海外黑變白,進而有利於中共在國內黑變白,這會非常容易露餡,實際上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也會把中共國安的海外‘力量’置於危險之中。雖然個別的看起來成功或暫時成功,但與其所做投入和努力相比,極其不成比例。國安的內部人更清楚,產生厭惡反感和反對的情緒和思想,實際上比人民想像的更加明顯。這實際上反過來對國安系統的人士的覺醒或已經覺醒或採取行動反共起了催化劑的大作用。”

“中共對涉外的事,如國安在外的這類工作,很久以來,內裏是非常心虛,底氣是非常不足的,但是又不得不做,別看表面上顯得很張狂,其實只是虛張聲勢。為中共在海外賣命,註定不會有好下場,別以為有大的後臺(中共或中共國安),其實只是根弱不禁風的稻草。”

與狼共舞 親共政客沒有前途

對於那些親共政客、尤其被中共利用的個別華裔政客,李鳳智認為,非常可悲。他說,這些人都是不幸被中共選中的棋子,不僅沒有未來,甚至連眼前的政治前途都會喪失。

“有些人可能是盲目的‘中國情結’導致的,認為中國強大,投靠中共就有政治資本。對於這種人,我們要告訴他們,中共絕不等於中國。恰恰中共才是中國最大的敵人,沒有中共,中國才能變好。這已經成為一種共識,連西方社會都開始意識到這一點。這些政客應當覺悟,如果真是愛國,就應當遠離中共。”

“還有的人可能也知道中共壞,但是屈從於中共的利益或淫威。對於這種人,且不從大的原則、道義、普世價值等方面來說,僅就他個人的利益來說,跟著中共也是一種非常愚蠢和狹隘的做法。因為現在大家都看出來了,連中共自己都知道,它們大勢已去,在一天天走向末日。跟隨他們的人都不會有前途。”

李鳳智表示,尤其對於西方政客來說,西方國家的普世價值、立國之本、為政之道、選民之心,這些才是政治前途的根本依靠。如果跟著越來越不得人心、正被全球唾棄的中共,那就是走邪路、逆潮流,路會越走越窄,幻想以依靠中共來加政治分,某種程度上是走上了政治的不歸路,最後只有死路一條。正義的力量、民心的覺醒是大趨勢,海內外唾棄中共、退出中共是大潮流,反共抗暴的活動風起雲湧。隨著這個大潮越來越推進,覺醒的人們、唾棄中共的人們會越來越多,政治人物的長遠利益和現實利益也越來越趨近。中共沒有未來,與狼共舞、跟錯了對象,只會斷送自己的前程。

有志有德 關注中國不等於屈從中共

李鳳智表示,非常樂於看到華裔政治人物在西方社會多多出現,做一些既有益於所在國民利益而又真正有助於改善中國現狀的好事,這本身就是華人形象和力量在世界舞臺提升的見證。

“對於華裔政客,可能更會面臨處理與中共的關係,尤其要注意分清中共和中國的關係。過程中更要堅守良知、普世價值、所在國家的法律、規則,同時做一些真正有益於華裔同胞、中國人民的好事情。”

“關注中國是好事情,但關注中國不等於就要逢迎、屈服於中共。”

李鳳智表示,無論做什麼事情,尤其是從政;無論什麼人,尤其是政治人物,一定要走正路,有志有德,這才是長久之道,也是現實之要;這既符合天理人心,也符合自己的根本利益,易於施展自己的志向和抱負。

再次呼籲國安退出中共 為己為國

李鳳智大學畢業後,放棄了其它的機會和職業選擇而進入國家安全部門工作,他的初衷是為了報效國家,維護中國安全,但他所見證的卻是中共的邪惡及其打手國安與人民為敵的罪行。在自責和痛苦的煎熬中,李鳳智對中共徹底放棄幻想,在採取某些措施自保後,幾年前從國內出走到海外,脫離國安和共產黨,不再做間諜。

今年3月11日,李鳳智公開聲明退黨,徹底與中共決裂。他同時呼籲中共體制內人士,包括他以前的國安系統同行,認清中共的邪惡及當前的時勢,盡早脫離中共邪黨,棄惡從善,洗刷罪惡和恥辱,以求得良心的安寧與未來的新生。

李鳳智表示,其實在國安系統,很多良知覺醒的人已經退出了,很多人也公開或暗地裏表達對中共的不滿,真正替中共賣命的人已經不多了。無論是勇敢的站出來、公開退出中共的,還是心懷不滿、消極怠工的,還是渾渾噩噩、得過且過的,有一點可以肯定,中共國安這一怪胎正在全民覺醒的退黨大潮中瓦解。

李鳳智再次呼籲還誤在中共國安系統中的黨員盡早退出中共。他說,這是為了國家,也是為了自己。選擇正義,無須恐懼,根據自己的境況,抓緊適當的時機,徹底與中共劃清界限,做一個於國於民有利的正直勇敢的人。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