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牆倒塌20周年 旅德華人怎麼說
 
2009-11-9
 
【人民報消息】2009年11月9日是柏林牆倒塌20周年紀念日。柏林牆的倒塌,讓歐洲從此告別冷戰造成的分裂,也成為人們心目中推翻集權和歐洲統一的象徵,為此德國展開了一系列官方和民間的活動。當年有許多華人也在德國經歷了柏林牆的倒塌,他們是怎麼看待柏林牆的倒塌,來看看這些普通華人怎麼說。

柏林周先生:魏京生是誰呀?

89年的時候,我剛來柏林,特別高興,以為總算擺脫了共產主義。誰知道柏林屬於一塊飛地,遠離德國本土幾百公里,周邊還是東德。記得那時候我經常到東邊去看看,想搞清地理狀況,怎麼又被共產黨給包圍了。

來了沒多久,胡耀邦就去世了,德國電臺幾乎每天都把中國的新聞當頭條。到了5月4日,西柏林中國留學生也開始遊行。據說這次是柏林70年來中國人第一次遊行,上一次是在1919年的5月4日。這次有德國人打出牌子“釋放魏京生”,我們才從中國出來,根本沒聽說過魏京生,都直納悶:“這傢伙是誰呀?”於是就問那個德國人。那人解釋了一大堆,我也聽不懂幾句,大概明白了一點。哦,是反革命嘛。多少年後,遇見魏京生,講給他聽,也把他給逗笑了。

最大的一次是6月5日西柏林大遊行,因為中共在北京開了槍,來遊行的人就特別多,大約有三萬人。那時中國人也就一千多人,大部份是德國人。在紀念教堂那裏焚燒了六四儈子手的像。後來事情慢慢平息,我們也就接著讀書,但心裏總感到別扭,覺得這事情沒做好,就這樣結束了很可惜。

到了10月份,東邊的遊行開始多起來了,在東柏林的市中心經常有集會,然後就是遊行。因為中國的學運沒成功,所以我就常跑到東柏林玩,想順便看看他們那兒在幹嘛。聽他們喊口號,剛開始德語不好,就能聽懂一些“我們是人民”“新聞自由”“打開大門”等。

“有人塞給我一把錘子”

到了11月9號,突然聽說東德人可以過來了,柏林牆不設關卡了。過去只有東柏林人設關卡,西柏林這裏連邊防都沒有,東柏林警察一家把兩家都給看護了,西柏林警察局可會省錢了。

聽到關卡打開的消息後,我也到柏林牆那兒去了,我看到人們非常高興,身邊好多人拿著錘子和鑿子在“匡、匡、匡”地鑿墻。我旁邊一個人看我來了,也不管我是誰,一轉身就將那兩樣東西塞給我了。所以我也鑿了一個痛快。當時也有點解恨的感覺,我們那兒沒成功,他們成功了,挺不錯的,但也稍稍有點妒忌。出完氣之後,又轉交給後邊的一位。我還在那裏拍了照,可惜現在找不到了。

“這麼好的民族被共產黨毀了”

東邊人的衣服穿著不同,感覺不是很大方,講話也不太一樣,並且普遍顯得營養不良,他們臉上的白很慘淡,不像西邊人白裏透紅的樣子,一眼就能區分出來。

現在柏林牆倒塌20年了,大部份東德人都對現狀表示滿足。有時我也會遇到一些大發牢騷的東德人,特別是有些年紀大的、跟不上時代變化的,或者過去的既得利益者,他們認為不如過去好,我就對他們說:“那你就去中國,申請中國籍,在那裏可以充分享受社會主義優越性。我討厭這樣的人,享受這兒的自由,又詛咒這兒的自由。”他們就沒話說了。

前兩天我看到新華社報導,七分之一的東德人覺得還是柏林牆在的好,實際已經被新華社捅破了,也就是說大部份人還是覺得柏林牆倒的好。

我最大的一點感觸就是東德人和西德人差距還是滿大的。這麼好的民族,也就是幾十年下來,就被共產黨給毀了。東德人的排外和妒忌心很大,現在出事的一些極右份子,大多數都是東德人。這正是社會主義紅眼病造成的。

世界的趨勢就是這樣,當年世界上半壁的紅色江山,到現在就剩下孤零零的中共和幾個小兄弟,從中也能看出最後的結局是什麼樣的了。柏林牆倒塌用了十個星期,羅馬尼亞倒臺是十天。我希望按順序也能創一個十個鐘頭,最好是十分鐘的奇蹟。

科隆穆女士:震撼東西德差異巨大

柏林牆倒塌前我剛到德國,電視裏時常播放東德遊行的新聞,在學生宿舍裡的中國人都聽不太懂,連猜帶蒙的,但是大家都挺高興的。

柏林牆倒塌我特別高興,馬上感到是中國的六四給引發的。頭一念就是中共在北京殺人,東德知道殺人不好,就採取了比較溫和的辦法對待民眾的運動。六四讓我感到共產黨太惡了,連反腐敗都受不了,都要動槍,是拿一個最惡的對待一個善良的。其實學生好多時候都是擁護共產黨的,還是你領導,什麼都讓你幹,就是幹的好一點就行,給它提建議都受不了。

柏林牆倒後的第一個新年,我們宿舍的幾個人從科隆開車到柏林。過了東德邊界後,東德那邊沒有幾盞燈,半夜裏黑燈瞎火的,害得我們以為走錯路了。不像在西德,老遠路過一個城市就看夜景,燈火輝煌的。到東德後沒有夜景可看,以為到了無人之境呢,兩邊相差這麼遠,這是我沒想到的。

以前我在國內由於工作原因,對東西德的情況還是有一些了解的。西德不用說了,世界經濟數得上的。在我當時的印象裏,因為蘇聯和其它社會主義國家在全力頂東德,東德是社會主義陣營裡的條件最好的,它的住房面積特高,有私家車,反正在我們眼裏,東德一切條件都比中國好得太多。結果沒想到來了這裏,才知道東德對比西德來看原來那麼窮。

“德國人有兩件事非常感動我”

當年中國六四時,德國有人號召大家每人捐出10馬克,給北京通緝學生的舉報熱線打電話,讓這個電話老占線,讓那些舉報電話打不進去,哪怕只占一分鐘也好。我得知這個消息後很感動。

另一個是我作為一個外國人,本來應該是什麼都沒有我的份兒。可我發現,作為一個二等公民在德國,比我在中國作為一等公民享受的權利要多得多。人家還經常提醒我,你可以有這樣的權利、那樣的自由。我因習慣了服從,都不知道自己享有那麼多的權利和自由。

“中共垮臺是早晚的事”

中共老拿東德說事兒,來教訓中國的百姓,說還是墻在的好,還要共產主義。如果你稍微有一點點在東西德生活的經驗,就會知道中共在撒謊。而且我還聽到北朝鮮宣傳,說兩德合併後,東德人太不舒服了,所以南北朝鮮千萬不要合併,南韓他們會把我們怎麼樣、怎麼樣云云。

從東德民眾起來大規模遊行到柏林牆倒塌的時間很短,所以中國就是時間的問題,說不定一件什麼小事就會引起中共倒臺。這次楊佳它沒倒、那次鄧玉嬌它沒倒,下次說不定就會為了一個特別小的原由就會稀裏嘩啦倒了,就像多米諾骨牌一樣。開頭的骨牌特別小,小的都不起眼。

我想這一天很快就會到來,而且中共隨時都會倒臺。

另類想法

並非所有的中國人都像周先生和穆女士那麼感慨多多,也有其它類型的。比如柏林的李先生,他說回想起來很奇怪,自己當時為什麼那麼麻木,對柏林牆的倒塌一點感覺也沒有,身在柏林都沒去看一眼。還有的像柏林龔先生,他說當時就是感到柏林牆倒塌挺好玩的,他也跟著去看熱鬧了,看到大家都很高興,他也挺開心的。

再有一種像慕尼黑的盛先生,當年六四在德國他也上街去遊行了,也關心人權和自由,可是提起柏林牆倒塌就不那麼帶勁兒了。他說他沒覺得有什麼可高興的,當時第一個念頭就是:“完了,西德的好日子再也沒有了,背上了東德這麼窮的一個大包袱,什麼時候能翻身。”可是問他那為什麼當年要去參加六四的遊行呢,曰:“那不一樣,那是我們中國人的事。”

不知有多少中國人也是盛先生這樣的想法。

最新研究指出,德國政府砸下約1.3兆歐元幫助原東德進行重建。現在東部地區發展速度比預期的要快一倍。據德國經濟研究所科隆消息,今年東部聯邦州已經達到西部地區70%的水平,照這個速度,東部還需要12年就可以趕上西部一些落後聯邦州,如石荷州、下薩克森州。東部各州中,圖林根增長最快,10.1%,勃蘭登堡州也有8.2%的增長率。

(大紀元記者黃芩德國採訪報導)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