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過渡政府:不要再猶豫
 
2009-11-12
 
【人民報消息】美國總統肯尼迪於1963年6月25日在西德市政廳柏林牆前發表了名為《柏林牆下的演說》,他說“自由有許多困難,民主亦非完美,然而我們從未建造一堵墻把我們的人民關在裏面,不准他們離開我們。”肯尼迪還說,柏林牆是世界上第一堵不用於抵禦外敵,而用來對付自己百姓的墻。

德國的柏林牆是東德於1961年在自己的領土上建立的圍牆,它表面上要禁錮人的身體,實際上是要禁錮人的追求自由的靈魂。在柏林牆建立之前,大約有250萬東德人逃入西柏林;柏林牆建立之後,東柏林人民仍然以各種方式冒死翻越柏林牆,下面三個血淚故事是東德人以生命為代價爭取自由的真實故事。

1961 年,十八歲的東柏林青年彼得·費希特爾跑到柏林牆跟兒要翻身躍墻,他已經爬到了柏林牆的頂部,只需要再加最後一把勁,就可以翻過柏林牆,可是槍聲響了……,身中數彈的彼得倒在柏林牆下,血流如註,彼得就這樣在墻下躺了五十分鐘,他的血流盡了,他的藍眼睛裏最後映出的,依然是東柏林。彼得是柏林牆剛建立時第一位翻牆死於槍擊的東柏林市民。

在柏林牆剛完成的那一年,由於墻還不很堅固,有人就想出了辦法,開重型車輛直接撞開柏林牆進入西德。 1961年,這類事件多達十四起。布魯希克與他的同伴駕車撞墻是其中的一起。軍隊和警察從多個方向向他們的客車密集射擊,客車彈痕累累,起火燃燒,還好,客車沒有熄火,在布魯希克良好的駕駛下奮勇加速,一聲巨響,柏林牆被撞開了一個大缺口,整個客車衝進了西柏林!歡呼的西德人群擁上來迎接,他們卻驚呆了,駕駛座上的布魯希克滿身是血,身中十九彈,他是用生命的最後意志加速衝向柏林牆的。客車衝進西柏林的那一刻,布魯希克停止了呼吸。有人拍下了布魯希克撞墻的鏡頭,客車駕駛座撞進西柏林之後,布魯希克還有一個抬頭的動作。他的眼睛最後映出的,是他夢想中的自由世界——西柏林!他是一個成功者。

1979 年的一個深夜,東德黑色夜幕的上空出現了一個歐洲歷史上最大體積的熱氣球,二十八米高。這個熱氣球的吊藍裏裝著兩個東德家庭——兩對年輕的父母,帶著四個年幼的孩子,一共八口人。當這個熱氣球接近柏林牆地域時,被東柏林地面警衛發現。三束探照燈直射黑色天幕,在東柏林警衛開槍射擊之前,熱氣球迅速高升,爬上了兩千六百米高空,隨後不知去向。氣球最後降落在一片荒原中,八口人悶在氣球的巨大布面下悶了整整二十四小時,幾個軍人揭開了氣球,對這八個逃亡者說“ 你們自由了!這裏是西德的領土。”

1989年11月9日是個令人振奮的歷史日子,新東德政府開始計劃放鬆對東德人民的旅遊限制,東德的中央政治局委員君特·沙博夫斯基對上級的這個命令有些誤解,錯誤地宣布柏林牆當天開放,導致數以萬計的市民走上街頭。

這些渴望自由的人們面對這堵血墻對視了許久,終於有一個東德的青年人,壯著膽子,試探著,往那禁區的空地,邁出了一隻腳,警衛沒有反應,他再邁出另一隻腳……終於小伙子的雙腳落在了禁區內,整個人暴露在自動槍射程之內。柏林牆兩岸,無數雙眼睛被這年輕人的軀體抓住,屏神靜息等待著……要麼槍聲乍起,又一個鮮活的生命倒臥血泊;要麼人民勝利,去砸碎這堵阻擋自由的墻。小伙子不急不徐,卻一步千斤,載著兩德的萬眾一心,牽著兩德張開的手臂,在眾目暌暌之下,從那片共產專制東德的開闊禁地,一寸一寸、一米一米地向自由的西柏林走。這是德國的歷史關頭,是東西柏林牆下的最最緊張的關鍵時刻。

當小伙子在身前身後人山人海的無聲的注視下,終於接近柏林牆,奮力攀上墻頂時,預期的槍聲仍然沒有響起,沉默的人們卻緊張得幾乎要爆炸。然後,西柏林一邊的人群向這位以命探試自由的青年人伸出了叢林般的手臂;小伙子雙腳結結實實踏上了西柏林自由的土地上。頓時,人們激動的情感如洪水決堤,柏林牆兩岸的人們心旌搖蕩,歡聲鼎沸,有的狂喜呼喊,有的嚎啕大哭,柏林牆終於被打開了缺口。

然而,當時這個天崩地裂、天翻地覆的突然變化,對於曾經長時間生活在共產黨統治鐵幕下的民眾來說,卻不是那麼理所當然地容易理解。因為共產極權的無比強大使人們對推翻它失去信心。用傳統方式和手段推翻掌握了現代化武器、交通、生產等工具和嚴密宣傳控制的共產黨政權,不僅被許多人們認為不可能,甚至連想也不敢想。

共產黨極權的殘酷和強大是歷史上任何專制政權都難以比擬的,西方民主政府也對它認識不清。就連里根的許多幕僚也曾反對把他的著名呼籲“戈爾巴喬夫,推倒這堵墻!”寫入演講稿,里根稱蘇聯為邪惡帝國的言論更是被許多人嘲笑。連法國總統密特朗和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都被東德共產黨垮臺和兩德統一的速度嚇壞了,柏林牆倒塌前兩個月,撒切爾夫人告訴戈爾巴喬夫,英國和西歐都不希望德國統一,她甚至以“危害國際局勢穩定”為由,和法國聯合要求蘇聯出兵阻撓德國統一。多麼殘酷的政權都不能泯滅人對自由的渴望這個自然本性,而人民不斷抗爭最終可以導致震撼共產極權這座巨墻倒塌成為不爭的事實。

柏林牆的倒塌,東歐共產極權的倒塌不是因為蘇聯和東德軍事不夠強大。相反,當時蘇聯領導的華沙條約集團在軍事實力上正在超過美國領導的北約集團。柏林牆的倒塌也不是因為東德經濟不夠繁榮,當時東德是整個蘇聯東歐集團經濟狀況最好的國家。

柏林牆的倒塌、東歐共產極權的倒塌的原因有兩個,一是人民對自由的追求和對共產黨邪惡認識的覺醒,二是共產極權內部的分裂。

推共產極權垮臺的功臣當屬戈爾巴喬夫,他在東德人民走上街頭要求民主之時沒有下令蘇聯駐東德的五十萬軍隊鎮壓,從而使東歐共產政權快速崩潰。在國際上,羅馬天主教、美國之聲也都起到了喚醒民眾,加速瓦解蘇聯及東歐共產極權的作用。

後來有人問已七十八歲的戈爾巴喬夫,為何沒有動用當時駐守在東德的五十萬蘇聯軍隊鎮壓東德人民的抗爭,他說:“如果蘇聯想要,就不會有這事(柏林圍牆倒塌)和德國統一。但之後會發生什麼事?一場大浩劫甚或是第三次世界大戰。我主張透明化,以民主取代流血。”

東歐共產極權的倒塌告訴人們:共產極權垮臺是歷史必然;共產極權不會像威權體制那樣自動轉型為民主制度,只有共產極權徹底垮臺,才能建立民主制度;共產極權垮臺民主制度建立不會必然帶來社會混亂。相反,東歐的模式證明共產極權的垮臺和民主的制度建立只會給廣大人民帶來幸福和財富。

現在,中共政權成了共產極權殘留下的最後的腐朽沒落的堡壘,它已千瘡百孔,恐懼萬分。二十年前它就極端害怕柏林牆倒塌,而後它不斷封殺柏林牆倒塌的消息,它還不斷傳播各種反民主的套話說辭,什麼民主不適合中國,什麼中國人民素質低民主要慢慢來,什麼民主會導致社會混亂。在它執政六十周年之際,它又發出六個為什麼,明確告訴中國人民,為什麼中國不能有民主。說千道萬,中國社會卻因為共產黨的極端腐敗和黑暗而混亂不止,幾年來,中國境內大、中型人民抗爭造成的社會動亂每年平均就是八萬多起,平均七分種一起。

中國的社會現狀已經是天怒人怨,中共六十周年大慶時對人民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防範行動也說明中共一直在步步為營地建立“對付自己百姓的墻”。中國最邪惡的柏林牆就是中共建立的互聯網金盾工程,中共想用這堵墻堵住自由信息,禁錮中國人民追求自由的靈魂。

中共總是看低我們中國人民。中國人民和東歐人民一樣有熱血和脊骨,他們能夠做到的我們也能做到,他們能打破柏林牆,我們也一樣能打破互聯網柏林牆金盾工程。東德人民已經砸爛了第一堵關押人民的柏林牆,讓我們中國人民也砸爛這最後一堵關押人民的墻吧!讓我們同心協力,再也不要猶豫。

如果你還在猶豫,那麼,隨之而來的則是戈爾巴喬夫那句雋永名言:“誰做得太晚,誰就會受到生活的懲罰!”


中國過渡政府
二00九年十一月九日

Website http://www.gdzf.org Skype ID: China.government
Mail: [email protected]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

1.中國過渡政府公民註冊窗口http://www.gdzf.org/dj/gmdj.php;新公民skype註冊服務:添加“china.government”,發送“1”,工作人員將代為註冊,同時代辦“三退”。

2.中國過渡政府新聞發布會:北京時間週五晚10:00。Skype ID:+9900827041210092. Paltalk:cig2008

3.中國過渡政府網民工作部擴編招聘啟事
http://gdzf.org/cn/index.php/joomla-license/733-2009-10-31-14-03-26.html

如您希望加入中國過渡政府郵件組,請通過破網軟件註冊國外郵箱,並發送至總統辦公室。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