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墙倒塌20周年 旅德华人怎么说
 
2009-11-9
 
【人民报消息】2009年11月9日是柏林墙倒塌20周年纪念日。柏林墙的倒塌,让欧洲从此告别冷战造成的分裂,也成为人们心目中推翻集权和欧洲统一的象征,为此德国展开了一系列官方和民间的活动。当年有许多华人也在德国经历了柏林墙的倒塌,他们是怎么看待柏林墙的倒塌,来看看这些普通华人怎么说。

柏林周先生:魏京生是谁呀?

89年的时候,我刚来柏林,特别高兴,以为总算摆脱了共产主义。谁知道柏林属于一块飞地,远离德国本土几百公里,周边还是东德。记得那时候我经常到东边去看看,想搞清地理状况,怎么又被共产党给包围了。

来了没多久,胡耀邦就去世了,德国电台几乎每天都把中国的新闻当头条。到了5月4日,西柏林中国留学生也开始游行。据说这次是柏林70年来中国人第一次游行,上一次是在1919年的5月4日。这次有德国人打出牌子“释放魏京生”,我们才从中国出来,根本没听说过魏京生,都直纳闷:“这家伙是谁呀?”于是就问那个德国人。那人解释了一大堆,我也听不懂几句,大概明白了一点。哦,是反革命嘛。多少年后,遇见魏京生,讲给他听,也把他给逗笑了。

最大的一次是6月5日西柏林大游行,因为中共在北京开了枪,来游行的人就特别多,大约有三万人。那时中国人也就一千多人,大部份是德国人。在纪念教堂那里焚烧了六四侩子手的像。后来事情慢慢平息,我们也就接着读书,但心里总感到别扭,觉得这事情没做好,就这样结束了很可惜。

到了10月份,东边的游行开始多起来了,在东柏林的市中心经常有集会,然后就是游行。因为中国的学运没成功,所以我就常跑到东柏林玩,想顺便看看他们那儿在干嘛。听他们喊口号,刚开始德语不好,就能听懂一些“我们是人民”“新闻自由”“打开大门”等。

“有人塞给我一把锤子”

到了11月9号,突然听说东德人可以过来了,柏林墙不设关卡了。过去只有东柏林人设关卡,西柏林这里连边防都没有,东柏林警察一家把两家都给看护了,西柏林警察局可会省钱了。

听到关卡打开的消息后,我也到柏林墙那儿去了,我看到人们非常高兴,身边好多人拿着锤子和凿子在“匡、匡、匡”地凿墙。我旁边一个人看我来了,也不管我是谁,一转身就将那两样东西塞给我了。所以我也凿了一个痛快。当时也有点解恨的感觉,我们那儿没成功,他们成功了,挺不错的,但也稍稍有点妒忌。出完气之后,又转交给后边的一位。我还在那里拍了照,可惜现在找不到了。

“这么好的民族被共产党毁了”

东边人的衣服穿着不同,感觉不是很大方,讲话也不太一样,并且普遍显得营养不良,他们脸上的白很惨淡,不像西边人白里透红的样子,一眼就能区分出来。

现在柏林墙倒塌20年了,大部份东德人都对现状表示满足。有时我也会遇到一些大发牢骚的东德人,特别是有些年纪大的、跟不上时代变化的,或者过去的既得利益者,他们认为不如过去好,我就对他们说:“那你就去中国,申请中国籍,在那里可以充分享受社会主义优越性。我讨厌这样的人,享受这儿的自由,又诅咒这儿的自由。”他们就没话说了。

前两天我看到新华社报导,七分之一的东德人觉得还是柏林墙在的好,实际已经被新华社捅破了,也就是说大部份人还是觉得柏林墙倒的好。

我最大的一点感触就是东德人和西德人差距还是满大的。这么好的民族,也就是几十年下来,就被共产党给毁了。东德人的排外和妒忌心很大,现在出事的一些极右份子,大多数都是东德人。这正是社会主义红眼病造成的。

世界的趋势就是这样,当年世界上半壁的红色江山,到现在就剩下孤零零的中共和几个小兄弟,从中也能看出最后的结局是什么样的了。柏林墙倒塌用了十个星期,罗马尼亚倒台是十天。我希望按顺序也能创一个十个钟头,最好是十分钟的奇迹。

科隆穆女士:震撼东西德差异巨大

柏林墙倒塌前我刚到德国,电视里时常播放东德游行的新闻,在学生宿舍里的中国人都听不太懂,连猜带蒙的,但是大家都挺高兴的。

柏林墙倒塌我特别高兴,马上感到是中国的六四给引发的。头一念就是中共在北京杀人,东德知道杀人不好,就采取了比较温和的办法对待民众的运动。六四让我感到共产党太恶了,连反腐败都受不了,都要动枪,是拿一个最恶的对待一个善良的。其实学生好多时候都是拥护共产党的,还是你领导,什么都让你干,就是干的好一点就行,给它提建议都受不了。

柏林墙倒后的第一个新年,我们宿舍的几个人从科隆开车到柏林。过了东德边界后,东德那边没有几盏灯,半夜里黑灯瞎火的,害得我们以为走错路了。不像在西德,老远路过一个城市就看夜景,灯火辉煌的。到东德后没有夜景可看,以为到了无人之境呢,两边相差这么远,这是我没想到的。

以前我在国内由于工作原因,对东西德的情况还是有一些了解的。西德不用说了,世界经济数得上的。在我当时的印象里,因为苏联和其它社会主义国家在全力顶东德,东德是社会主义阵营里的条件最好的,它的住房面积特高,有私家车,反正在我们眼里,东德一切条件都比中国好得太多。结果没想到来了这里,才知道东德对比西德来看原来那么穷。

“德国人有两件事非常感动我”

当年中国六四时,德国有人号召大家每人捐出10马克,给北京通缉学生的举报热线打电话,让这个电话老占线,让那些举报电话打不进去,哪怕只占一分钟也好。我得知这个消息后很感动。

另一个是我作为一个外国人,本来应该是什么都没有我的份儿。可我发现,作为一个二等公民在德国,比我在中国作为一等公民享受的权利要多得多。人家还经常提醒我,你可以有这样的权利、那样的自由。我因习惯了服从,都不知道自己享有那么多的权利和自由。

“中共垮台是早晚的事”

中共老拿东德说事儿,来教训中国的百姓,说还是墙在的好,还要共产主义。如果你稍微有一点点在东西德生活的经验,就会知道中共在撒谎。而且我还听到北朝鲜宣传,说两德合并后,东德人太不舒服了,所以南北朝鲜千万不要合并,南韩他们会把我们怎么样、怎么样云云。

从东德民众起来大规模游行到柏林墙倒塌的时间很短,所以中国就是时间的问题,说不定一件什么小事就会引起中共倒台。这次杨佳它没倒、那次邓玉娇它没倒,下次说不定就会为了一个特别小的原由就会稀里哗啦倒了,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开头的骨牌特别小,小的都不起眼。

我想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而且中共随时都会倒台。

另类想法

并非所有的中国人都像周先生和穆女士那么感慨多多,也有其它类型的。比如柏林的李先生,他说回想起来很奇怪,自己当时为什么那么麻木,对柏林墙的倒塌一点感觉也没有,身在柏林都没去看一眼。还有的像柏林龚先生,他说当时就是感到柏林墙倒塌挺好玩的,他也跟着去看热闹了,看到大家都很高兴,他也挺开心的。

再有一种像慕尼黑的盛先生,当年六四在德国他也上街去游行了,也关心人权和自由,可是提起柏林墙倒塌就不那么带劲儿了。他说他没觉得有什么可高兴的,当时第一个念头就是:“完了,西德的好日子再也没有了,背上了东德这么穷的一个大包袱,什么时候能翻身。”可是问他那为什么当年要去参加六四的游行呢,曰:“那不一样,那是我们中国人的事。”

不知有多少中国人也是盛先生这样的想法。

最新研究指出,德国政府砸下约1.3兆欧元帮助原东德进行重建。现在东部地区发展速度比预期的要快一倍。据德国经济研究所科隆消息,今年东部联邦州已经达到西部地区70%的水平,照这个速度,东部还需要12年就可以赶上西部一些落后联邦州,如石荷州、下萨克森州。东部各州中,图林根增长最快,10.1%,勃兰登堡州也有8.2%的增长率。

(大纪元记者黄芩德国采访报导)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