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尼黑中共間諜案 德國沒客氣(圖)
 
2009-11-29
 

世維大會副主席Can感謝德國政府的保護。他認為,中共政府越對他們干擾破壞,反而讓他們的組織越出名。

【人民報消息】據德國《明鏡在線》報導,11月24日,德國聯邦刑警和慕尼黑警察聯手行動,搜查了大慕尼黑地區4個中國人的住所。他們被懷疑接受中共政府指令,在慕尼黑對維吾爾人社區從事間諜活動。據稱,幕後操手是慕尼黑中領館領事。這是德國第一次針對中共間諜採取強硬的搜查行動。

11月26日,就德國警方搜查4名為慕尼黑中領館做線人的華人一事,大紀元記者黃芩採訪了世維大會副主席Asgar Can先生。在場還有世維大會秘書長多力坤·艾沙先生。

採訪報導說,在中國出生的Can先生,3歲時隨父母離開了中國大陸,目前在慕尼黑市政府部門工作。1990年Can先生和其他維吾爾人一起在慕尼黑組建了維吾爾歐洲聯合會,現在他是世界維吾爾大會副主席。德國大約有600名維吾爾人,其中大約500名生活在慕尼黑。

記者:11月24日,德國聯邦刑警和慕尼黑警察聯手行動,搜查了大慕尼黑地區4個中國人的住所。他們被懷疑接受中共政府的指令,在慕尼黑對維吾爾人社區從事間諜活動。《明鏡在線》對此做了報導。請問您是怎麼得知警方搜查的消息的?

Can:事先我們並不知道,這次是接到警方通知才得知搜捕的消息。刑警局還請了我們秘書長前往指認照片。

但是中共對我們的破壞和干擾就算不上新聞了,我們早就清楚。特別是今年6、7月份,我們接到了幾通恐嚇電話和幾封對我們的威脅電子郵件,我們通知了警察。這件事也得到了警方的重視。

記者:您剛開始聽到這個消息時,有什麼感受?

Can:剛開始聽到這個消息時我們很高興,這說明德國政府和巴伐利亞州對我們的保護和重視。同時也說明中領館的重點不是什麼傳播文化的中心,更多的是一個情報中心。從另一個角度來講,因為慕尼黑是世維大會的中心,中共害怕我們,所以他們想盡辦法來對付我們。

記者:前天德國刑警局的官員與世維秘書長見面時,請問談了哪些內容?

Can:刑警只是給他看了一些照片,其中有那些線人的照片,混同在其他人的照片之中。他們詢問了我們秘書長一些照片上人的情況,問我們有沒有跟他們接觸過。那些線人不光有華人,還包括一些維吾爾人。

世維大會的成員經常會遇到這個問題,有些維吾爾人想回國探親、做生意等,中共就拿他們在中國的親屬當籌碼來威脅維吾爾人,讓他們跟中共政府合作。如果他們不合作,就別想在中國做生意,他們在中國的親屬也將受到威脅,還可能失去工作機會。

如果他們答應了跟中共政府做交易,給他們提供情報,就會處在一個非常寬鬆的環境。他們可以自由的進出中國大陸,中共政府為他們在中國的生意大開綠燈,如果他們父母親人想在中國做生意同樣一路綠燈。同時也為他們在德國的生意大開方便之門。

我們把這些相關的證據都提交給了德國刑警。

記者:有關被查的這4個線人,您知道什麼背景情況?他們是什麼人?他們和您本人或您的朋友接觸過嗎?

Can:我們並不清楚誰是線人,刑警也沒有告訴我們到底搜查了誰。

記者:就您所知,中共當局是如何刺探居住在德國的維吾爾人的情報的?有沒有具體例子?

Can:有時候我們的活動只是在計劃中,還沒展開,中共就知道了。他們就用德中關係來威脅巴伐利亞州政府。警察找到我們來詢問,我們感到很驚奇,因為這些活動還沒有啟動,只是在計劃中,中共就探聽到了情報。

前幾年我在慕尼黑當選了外國人顧問委員會委員,而且還是副主席。第二天,中領館就給州政府打電話,質問他們為什麼要選舉維族人來代表慕尼黑的30萬外國人。

記者:您怎麼看待維吾爾本族人為中共充當線人?

Can:這是人之常情,因為他們的親戚還在中國,有的人本身就不那麼堅強,比較軟弱。我們也在觀察我們的成員,有些人我們也能夠猜出來他們在為中共幹事。說老實話,遇到這種情況,我們心裏還是會很難過的。

另一方面,我們也讀過中共對我們的一些報導,有些報導荒唐的讓人想發笑。這麼一個泱泱大國,花那麼多的物力、財力來對付我們,卻搞出這樣的情報。如果是一個正常人都不會寫這些。給人一種感覺,中共根本就不知道我們要幹什麼。

記者:如果一旦確定被搜查的4個嫌疑人為中共使館工作,從事了間諜工作,您是否希望他們被立刻遣返?

Can:毫無疑問這些給中共充當線人的人是在幹壞事。但是我們也要看看他們是在什麼樣的背景下幹的。如果是純粹為了金錢,就應該立即遣返。但我相信沒有一個維族人是自願這麼幹的。如果是被威脅而幹的壞事,那就另當別論了。

記者:您認為德方應該如何處置在背後操縱情報網的中領館官員?

Can: 首先希望德國警方能繼續對他們監視和觀察。對背後操縱情報網的中共官員最好讓他們在德國就受到懲罰。如果他們受到外交條例的保護,那也要盡快將他們驅逐出境。德國人不應該允許他們繼續在這裏滯留下去。

記者:您在德國感到受到警方的保護了嗎?

Can:我們非常感謝德國警方和政府。我們所有的活動都得到批准,並得以順利舉辦。儘管中領館一直在干擾和破壞,並威脅巴伐利亞政府,不讓他們批准我們的活動。

實際上,中共政府越搗亂,反而讓世維大會越出名。

2006 年,我們曾經舉辦了一次研討會,邀請巴伐利亞州綠黨議員鮑瑟女士(Margarete Bause)參加,原打算商討熱比婭來德國時和鮑瑟女士會面的事。這件事情我們並沒有對外公開,但是鮑瑟女士的辦公室卻收到了慕尼黑中領館的來信,要求她不要去參加世維大會的研討會,不要跟熱比婭見面。

接到這封信之後,鮑瑟女士非常生氣,她說不需要中領館來告訴她該參加什麼會,該會見誰。於是鮑瑟女士到檢察官那裏起訴了中領館領事紀武民。後來,紀武民面臨被驅逐出境的危險,他自願主動離開了德國。

從那次事件之後,鮑瑟女士和我們的關係反而更密切了,出席我們的集會,幫我們在不同的場合下講話。

另一件事發生在2007年,當時中共給每一個歐洲議員都發了一封信,要求他們不要接待熱比婭,不要會見她,不要讓她去歐洲議會。這一舉動惹火了歐洲議員,由195位議員聯合簽署了一封公開信,表示中共試圖干涉歐洲事務,他們不需要中共來告訴他們該幹什麼,不該幹什麼。

我們覺得中共真的很愚蠢,本來我們並不起眼,很多歐洲議員根本不認識我們。他們這樣幹,只能是提高了我們的知名度。

(大紀元)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