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周澤榮被中共送到澳州當大亨(多圖)
 
青晴
 
2009-8-10
 

周澤榮被中共送到澳州當大亨
不是白享受的!
【人民報消息】最近有個新聞,說的是澳洲華文報紙《新快報》在2008年4月北京手銬奧運火炬傳遞到澳洲時,緊急進口了1,000面中共血旗,不是為了宣揚北京奧運,而是配合中領館「把澳洲染紅」的口號,鼓動中國留學生在4月24日揮舞中共非法政權的標誌旗「五星紅旗」,聚集在坎培拉,跟抗議中共鎮壓無辜藏民的民間團體「對抗」。

《澳洲新快報》是澳籍華人周澤榮當老板的廣州僑鑫集團與中共廣州《羊城晚報》合辦的「海外」華文報紙,2004年6月正式在悉尼發行。表面看這是中共報業跨國經營的首例,實質上是中共在海外一黨經營的黨報。《新快報》上的很多版面更是毫不掩飾的直接將中共報紙版面引進來。

在澳洲,澳籍華人周澤榮是「資產來歷不明」的華裔大亨亨,實際上,這個廣東潮州商人在廣州的起家也是暗箱作業,究竟他是從哪裏來的龐大資金,2005年成為中國百富榜上中國首富第19名的,沒有人知道,那年他的財產是20億元。僑鑫內部人士說他們老板的身價斷不止20億元。因為「單是在廣州由僑鑫集團全資建設的商業地產,便遠遠超出這個數額,還未曾考慮麾下名聲遠揚的住宅部分,就是匯僑鑫城和匯景新城」。


江與周澤榮關係密切沒好事!
周澤榮平時曝光率極低,人們只能從廣州僑鑫集團的會客室裏看到他與中共最高掌權者江澤民、胡錦濤以及澳大利亞前後兩任總理等要人的合影,還有與廣州地方政府進行合作的場景。其它就一無所知。2004年和2005年兩個元旦舉行的「廣州地產峰會」,以地產起家的僑鑫居然敢不賞臉,沒有派代表出席。

同樣是廣東人的黃光裕,其發家史可以說出個之乎卯酉,但周澤榮卻連發家過程都免了。媒體這樣說周澤榮,「周澤榮的特徵是,從潮州到香港地區,再從香港地區到澳大利
亞,進行雙邊貿易,完成原始積累」,「面孔多少有些陌生」。言下之意,有點「黑馬」的味道。他這個黑馬的錢可真是說不清來源,所以不低調不行。怕的就是記者刨根問底、窮追不捨。

說他是澳籍華人大亨,其實周澤榮的公司就在廣州,他在天河北中信廣場旁邊的廣州國際貿易大廈頂樓裏辦公,也經常下到三樓自己集團公司開的館子「潮皇食府」裏接待客人。為了與他的大亨身份匹配,中共命他在澳洲購買私人豪華遊艇,「他對生活質量的注重,在廣州業內是出了名的」,這是中共讓他擔負的重要使命所必須配備的。 這個英文不會兩句半的大亨靠的是中共拿錢讓他去澳洲投資,給他提供英文助理,幫助他尋找機會,以澳洲僑商的身份賄賂澳洲政府高層。周澤榮是個不折不扣的間諜。

現在在海外、包括在臺灣,中共打造的這種大亨級間諜並不鮮見,本身原來什麼都不是,中共給了錢,給了生意,就變成了中共的一條狗,跟著中共大哼哼小哼哼。

周澤榮在廣州蹶起,和江家幫緊密勾結,連江澤民都拿他當個寶兒。僑鑫集團翻譯成英文非常狂妄的自稱「Kingold Group」(金王集團)。

《悉尼晨鋒報》7月初曾採訪身為澳洲公民的周澤榮,揭示了他是澳洲兩大黨派的最大的「海外」捐贈人。這些錢都是來自澳洲之外,是從中共那裏來的,周澤榮是幹賺不賠。

中共沒註冊,是個非法組織,不進行生產,黨沒有財庫,黨嘩嘩撒出去的銀子不是自己勞動所得,所以揮金如土,決不肉疼。不僅如此,黨還要用老百姓的血汗錢去賄賂外國政要,讓他們為中共說話,讓他們對中共欺壓中國人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看胡錦濤、何華德的表情。周澤榮是中共
在澳洲的重要間諜!
周澤榮在過去的10年中,給工黨和聯盟黨共200萬澳元以上的捐款,並跟各重要政治人物,如原紐省省長蔔卡(Bob Carr)和伊曼(Morris Iemma)、原總理何華德等都「交情不淺」。這種交情是怎麼結交上的?是中共情報機構安排好的。

不僅如此,中共還專門有專家分析,哪些黨派、哪些人將會有希望在外國政府中任職。一般情況下,幾個大黨派和一些議員等,中共都要先投資。例如現澳洲總理陸克文、外交部長史密斯(Stephen Smith)、財政部長斯萬(Wayne Swan)、農業部長伯克(Tony Burke)和就業服務部長阿比布(Mark Arbib)等人在野時,中共都通過周澤榮的手,幫他們付了前往中國的部份經費。說周澤榮是中共的紅人和座上客實在太不準確,他百分之百是中共的腳下狗,是被派遣到澳洲、混在澳政府高層政要中的中共間諜。這種間諜在各國都有。

《悉尼晨鋒報》8月8日以《晨鋒報:華裔大亨否認欲把澳洲染紅》為題報導說, 澳洲《新快報》的辦公室在8月7日稱其長年居住在廣州的董事長、僑鑫集團主席周澤榮「不知道這種小事」。但悉尼晨鋒報7月3日採訪周澤榮本人時,他曾說過廣州的新快報的「管理和運行」都在他的直接控制下。

《悉尼晨鋒報》還報導說,去年4月份澳洲《新快報》曾報導「海外華人急需國旗支援奧運 」,隨後該報發起了「支持聖火傳遞,國旗紅遍澳洲」的活動,在廣州的多家工廠購買了1000面國旗緊急運至悉尼。幾日後,《新快報》的報導稱這些國旗已送到,並由澳洲《新快報》派發給當地的學生組織。

各國的中國大陸留學生的學生會組織頭頭名單是由中共領事館挑選、掌握、培訓和提供經費的,《新快報》怎麼知道要發給誰,而且還親自派發給當地的學生會組織!

更奇怪的是,周澤榮的助理鄭吉姆(Jim Zheng)對《悉尼晨鋒報》談到那千面血旗的用處時說,「當時,我們認為這跟每一個想一同支持北京奧運的人有關,這是我們樂意支持的事情」。而僑鑫集團在悉尼的經理劉衛東對晨鋒報解釋說,《新快報》並沒有參與組織示威活動,「我們只是幫廣州報紙把旗子遞交給這裏的學生。」

劉衛東一句話道出真機,原來,緊急把血旗交給這裏留學生的目地非常明確,不是為了支持所謂的北京奧運火炬傳遞,而是為了「組織示威活動」,對抗那些抗議中共鎮壓無辜藏民的海外民間團體。

這千面中共非法政權血旗運去澳洲,真的是為中共的鎮壓國內無辜打氣用的!

此事過去已經一年多了,讓人深思的是:為何那個用中共給的錢冒充澳籍華人大亨亨的周澤榮把中共血旗運去澳洲,卻竭力否認要染紅澳洲?為何當今中外大亨亨們、一些著名政要們,在幫助中共說話時,都不敢理直氣壯,要抹角拐彎?為何連中共豢養北韓殘暴政府,也要假裝站在第三者的立場說話?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因為,中共的存在,天理不容!──這是人間的普世常識。△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