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祖英没份儿!国家大剧院开幕趣闻多(多图)
 
姜青
 
2007-12-23
 

高层黄脸婆们给这俩的绰号是「江大蛤蟆」配「小骚狐狸精」!

【人民报消息】 几年前要是说「国家大剧院」没宋祖英的份儿,那谁也不相信,这个玩意儿就是为她盖的。

九十年代初期,江泽民在上台接见参演演员时,趁着与演员握手之机,把一张小纸条顺势握入小宋的手心儿里。宋事后打开一看,纸条上写的很简单:「有事找大哥,大哥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我的电话是……」,于是,连宋祖英去个边远地区演出,都有当地领导请她「代问江主席好」。恼羞成怒之下,一句话她把那人给撤了职,可见「天下第一鸡」不是吹出来的。

位于人民大会堂西侧的那个老百姓叫「大坟包」、「王八蛋」的国家大剧院就是老江送给比他小近50岁的宋祖英的礼物。「大坟包」和老毛的僵尸馆遥相呼应,老江真会选地方。

从官方透露出来的消息,这个「王八蛋」原本预算22亿,但全部建完是70余亿,里面的两个观众座位的造价相当于一个希望小学。如此烧钱,不怪老百姓骂它是王八蛋。

因为高层和很多专家强烈反对,所以江泽民是偷偷摸摸盖这个「大坟包」的,2001年12月13日开工的。刚开工时,工地四周都围的严严实实的,直到「木已成舟」时才公开。也许正因为此,这个工程进展的很缓慢,到今年12月22日,十七大后才举行开幕音乐会。

宋祖英2003年的愿望


宋祖英2003年的愿望全靠江大哥!
新华网2003年3月10日以《政协委员宋祖英:我想在国家大剧院开“个唱”》 为题,发表了一篇采访报导,报导说,「去年底,宋祖英在著名的悉尼歌剧院让世界观众领略了中华民族音乐的魅力,成为第一个在海外举办独唱音乐会的中国民族歌唱家。」

报导说,宋祖英委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到「中国民族的东西肯定会在国家大剧院得到弘扬」,并表达了一个愿望「我希望将来能在国家大剧院开独唱音乐会。」

报导还说,「虽然是新任全国政协委员,但宋祖英对政治并不陌生。过去5年,她是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参加“两会”的」。

报导透露了一个微妙的变化,2002年十六大,江卸去中共总书记和「国家主席」两职,尽管依然江前胡后,但几个月之后的2003年3月,宋祖英就从「全国人大代表」降为「政协委员」。在那次投票选举中,有几位政协委员故意搞笑,「政协副主席」一票投给江莺宋祖英,一票投给老江「出门带着」的另一莺李瑞英。

报导说,「谈到一些委员提出要为禁止“假唱”立法,宋祖英认为,为了保证电视节目的质量,“让观众过好年”而对口型是可以理解的」。也难怪她在政协会议上发出噪音,这位被新华网冠上「中国民族歌唱家」的江姘在悉尼独唱音乐会刚一张嘴就走了调,唱的还是老江喜欢的《茉莉花》。

报导最后说,「『关心政治、关心艺术』……,宋祖英这样形容自己」。看来,宋祖英选择姘傍老江,不仅仅为了找个靠山,还因为她认同老江的作为,愿意助江邪一臂之力。

宋祖英2002年韩国世足赛丢中国的脸

事件背景:2002年十六大前夕,江泽民还掌握着党政军三大权。

2002年世界杯足球赛在韩国汉城举行,5月30日,赛前之夜在汉城和平公园举行盛大的庆典文艺演出。

新华社报导说,大赛组委会和韩国政府首脑邀请了世界杯参赛各国的政府首脑出席这次演出盛典。各国参赛运动员和韩国以及来自世界各国的观众数万人将观看这次庆典文艺演出。这是世界性体育重大赛事首次邀请中国歌唱家参与的庆典活动。

既然是首次邀请中国歌唱家参与,那中国一定要慎之又慎,千万不能砸锅呀。

报导说,参加2002年世界杯前夜庆典演出的世界其他各国歌手,还有法国的帕特丽夏-卡斯,阿根廷的迭戈-道雷斯,南非的“Ladysmith BlackMambazo”,韩国的赵容弼、朴贞贤、褐色眼睛(Browneyes)和日本的安室奈美惠和Chemistry等各国的顶尖歌手。

那咱们当然也要拿出国宝级的歌唱家去参赛才行。结果,第十七届世界杯足球赛韩国艺术节,宋祖英走老江后门登台演唱。

新华网2002年6月4日(六四那天)报导,记者从有关方面获得独家消息,参加此次庆典演出的有法国的帕特丽夏.卡斯,阿根廷的迭戈.道雷斯,南非的“Ladysmith Black Mambazo”,韩国的赵容弼、朴贞贤和日本的安室奈美惠等来自12个国家的顶尖级歌手和组合。


宋祖英在南韩丢中国人的脸!
顶尖级歌手出场费到底给多少钱确实棘手,所以此次演出,韩国方面提出「出场费可以自己定个价」,也就是在签合同时你先掂量掂量自己发出的歌声值多少钱,你要价,人家认为值得就签这个合同,人家认为不值得,要么你降价,要么你走人。

报导说,除了韩国和日本因为是主办国而没有索取出场费以外,其余国家的歌手分别都拿到了不菲的劳务费,光是南非歌手就有1万美金的酬劳。

报导透露,宋祖英「在签合同的时候就明文写下了不要出场费的条款」,韩国也没客气的按货估价:你中国不派歌唱家来,你不重视在我韩国举行的世足赛,我当然不付钱。结果,江姘「零身价」参演盛事庆典,南韩和日本坦然的一分钱没给小宋。

这可不是一件小事,这可丢死中国人的脸了!

国家大剧院成了烫手山竽


为使大剧院外水池的水冬天不结冰,得烧钱!
老江送给小宋的这个70亿元的大礼物,成了高层人见人躲的烫手山竽,被评价为「国家大剧院载不动太多愁」。

江泽民是癞蛤蟆托生的,自然喜水,国家大剧院的关键设施之一,是环绕大剧院主体建筑四周有一个35000多平方米的露天水池。北京冬天滴水成冰,如何使露天水池的水数九寒天不结冰,水清见底?如何让国家大剧院水池里的水四季保持相对温度,让天安门地区一年四季都有一汪清水的景色?先别说这是国家大剧院工程的五大难题之一,就是这个难题解决了,每天需要烧掉多少个希望小学?这还仅仅是剧院外面烧掉的民脂民膏!

《北京青年报》 2003年3月27日报导时,国家大剧院工程已经使用了23万多立方米的混凝土浇注量,65000多吨钢筋捆绑。然后还需要将35000块0.4毫米厚的钛金属板一一固定安装到金属架上,拼接成完整的大剧院壳体。因为国家大剧院外形的壳体是一个椭圆形,所以每块钛金属板并没有统一的尺度,大概每块在两平方米左右,但是每块和每块的尺寸都不相同。35000块钛金属板最终将拼装成国家大剧院椭圆形壳体。剧院里面包括一个歌剧院、一个戏剧院和一个音乐厅,三个独立的剧场。记者了解到,歌剧院是2200多个座位,戏剧院是1800多个座位,音乐厅是2000多个座位,总计可同时容纳6000多名观众。

十七大前夕「大坟包」盖好了,到回收的时候了,造价太高,票价如何定?2007年9月26日,新华网报导了一个话题,大剧院设置「廉价站席」。江泽民继续烧着钱,却让老百姓站着看节目,这简直是天下奇闻。

国家大剧院举行开幕音乐会


造成国家大剧院载不动太多愁的原因!
2007年10月中旬召开的十七大,做梦都想把胡锦涛崩了、把温家宝踹了的曾庆红下了台,江泽民到处找寺院烧香抽签。宋祖英这时候忙着上杨澜主持的节目澄清自己和老江不但没有一腿,而且「经常会」被那些传闻委屈的直哭。

就在这个时候,在老江送给小宋的这个「大坟包」里举行了开幕音乐会。

新华网12月22日报导,广受关注的国家大剧院22日晚举行开幕音乐会,正式拉开了国家大剧院的帷幕。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等出席观看演出。

报导说,「开幕音乐会在曲目的安排上丰富多样,既有民族唱法又有西洋美声;两名歌唱家吴碧霞和张建一的独唱曲目均选择了一中一西;观众熟悉的《茉莉花》旋律,经过作曲家关峡的重新编排,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合唱团、中国国家交响乐团附属少年及女子合唱团、中央歌剧院合唱团和中国歌剧舞剧院合唱团组成了200多人的庞大阵容,以合唱的形式带来了全新的艺术感觉,是这场音乐会的谢幕节目」。

独唱也有,《茉莉花》也有,独独不见宋祖英。《茉莉花》是2003年宋在悉尼的个唱开幕歌,除了她是中国人外,背后上百位伴唱的和乐池里伴奏的都是西人。曾几何时,《茉莉花》在老江送给她的大剧院里演,200多人的庞大阵容里竟然容不下一个曾不可一世的宋祖英!

一张图片一场戏

这次开幕式请柬都发了,好大的一叠,有的接到请柬,打电话商量是否去看节目,对方接电话的那位元老的老伴说:「我告诉我们家老头子,那地方咱不去,大坟包这名字实在不吉利,快过年了,咱还是别给自己找不痛快!」结果,真惨,高层没有人去给老江捧场。

新华网报导说,「音乐会前举行了简短的开幕仪式」,除政治局常委李长春之外,「刘淇、刘延东、顾秀莲、陈至立」等一同出席观看演出。


高层阵营的分水岭由此图片可见一斑!
(左起:陈至立、刘延东、李长春、刘淇、顾秀莲)

顾秀莲老的糊里糊涂,在家里实在闷的慌,有请柬只有没感冒伤风就去,坐在那里踏踏实实的看。刘延东去了之后才发现别人都没来,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坐在那里如坐针毡。而陈至立则非去不可,因为看完演出还要向江详详细细的汇报呢。刘淇现在的仕途暗淡,所以有露脸的机会绝不放过。李长春则心不在焉的露出招牌笑,他心里明白,从哪个角度来说,自己也得来。

江本想在这造价70亿的大剧院里借小宋演出给自己再长长邪气儿,宋祖英想借着江的势力开个轰动全国的独唱音乐会,而且还必须要在剧院开幕的首日,结果……,人算不如天算。△

(人民报首发)

购票从速!新唐人“圣诞奇观”晚会看的就是奇观

圣诞晚会、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神韵艺术团晚会,看了好福气!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