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請問胡先生 哪裏可供我棲身?
 
——──中共政權以黑幫手法圍困我全家的第141天
 
作者:高智晟
 
2006-4-10
 
【人民報消息】今天是歐陽小戎被中共政權以黑社會手法綁架的第54天,也是新疆青年孟慶剛被北京市公安局暴力綁架的第27天,中共政權的公開的反人類文明的暴行仍被繼續著。

據說,前兩年大陸有部電影喚作《找不著北》。最近一段時間以來,中共反文明勢力對我家庭的騷擾、迫害至全無人性的境地。持續循蹤、近身以 24小時全天候、全方位的攪擾!半個月來的惡劣攪擾致使我的家庭、整個的家族,上至70歲的叔父,下至剛剛降臨人世間的嬰兒,全無寧日,我個人被逼至找不到棲身之地。我是極少關注大陸的電影的,於《找不著北》別樣的是,我非系找不著家,實實在在是被逼至有家難歸的境地。

最近夫人接到一個匿名電話,對方在電話中告訴她:“特務說,高律師和你們全家的人身是安全的。最近這種跟蹤和騷擾方式是高層召集醫學、心理學、生理學等各類專家,在對高律師的個性、健康狀況等綜合情況精心研究的基礎上制定出的方案。專家們說,如果這套跟蹤方案能夠得到認真的執行,不出半年,就能讓高律師得上一種致命的病,也可以讓他的全家精神崩潰。你不要問我是誰,你就可以當作是特務說的。”夫人說,她可以肯定的是,這是一位對我們抱有善意的同胞打來的電話。非常巧合的是,同一天,河北的廊坊市也打來了一個講述與上述內容基本相同的電話。今天夫人本來想過來和我見上一面,但一出門,就有 6名跟蹤的特務圍上來,她只得放棄了會面的打算。

技術本身無所謂高尚和下作。但技術可被運用至極其下流的過程中,並為一種出自技術專家的心靈策劃而成的齷齪目的所用。2月15日起至今日止的55天裏,我的整個家族成員在淚水、無助、憤怒及持續被辱的過程中,見證且仍在繼續見證著這樣的不恥於文明人類的下作過程。

當4 月8日凌晨,50多歲的大哥痛哭失聲地說出:“老三,經過這幾天,我們全家才真正的相信了你的公開信裏講的那些事都是真的。他們連畜牲都不如!”這番話時,幾十名中共當地特務在北京專程趕到陜北的特務的指導下,以完全背棄人性的、持續了幾天的、公然侵入我家的院落、窯內、甚至幾乎侵入到我們一家人的心裡的深處的攪擾已至極致,一大家人的精神、心理的痛苦承受亦至極致。這一天,在全家人的嚎啕聲中,我被迫離開了陜北老家。而在此前的2月25日,經在北京的每天百餘名的中共特務46天的瘋狂攪擾後,在妻子和孩子的痛哭聲中我被迫離開了自己在北京的家。

在北京,因一家人被特務及其黑社會幫兇們全無理智的、侵入到家庭的攪擾而被迫回到陜北老家的我,回到陜北老家後又被迫離開。昨日回到北京後,7輛車及20多名中共特務又開始了持續的圍堵。為了避免他們對我家庭的再次大規模的騷擾(儘管夫人及孩子在我被迫出走後,仍被成群的特務跟蹤、騷擾),我選擇了臨時住在劉京生先生家中,但中共特務的凶殘及無法無天之惡舉常人難以想像。

回到北京,基於對我安全的考慮因素,馬文都先生陪我住在了一起。令人憤怒的是,不到24小時,中共特務竟兩次針對馬先生施以野蠻的暴行。昨天夜裏,我們一起聚完餐後,我和劉京生先生先回住處,馬先生還有些個人的事務需要出去處理,他一出門就打了一臺“黑車(即沒有營運牌照的車)”。上了車才發現,車上含司機在內已有三人,他一上車車即開動!沒說上幾句話,他的頭突然被車裡的人熟練地用黑頭套套上,行駛若干距離後,馬先生被人暴力挾持至一間無任何家什的房間裏,被強制按倒坐在房間的一個角落裏,綁架者並不打算掩飾什麼,他們取下馬先生頭上的布套,就在燈光下開始了對馬先生的非法拘禁。面對馬先生對他們的“服務於誰?”、“為什麼要綁架?”、“想要什麼?”的質問,綁匪語言也非常簡單:“你他媽的裝什麼孫子,你過得太滋潤了!我們想讓你什麼時間消失就什麼時間消失,想讓你到哪裏就讓你到哪裏!”經一天旅途勞頓的馬文都先生被逼迫在冰涼的地上坐了一整夜,直到天亮被放回。

馬文都先生的突然失蹤,讓我再次度過了一個徹夜不眠之夜。

馬先生早晨回來後與我們聊了一會倒頭便睡。中午吃完發飯後,一個朋友來見,馬先生出門與之見面後返回時,4名特務將他圍住暴力毆打,其中一名特務就是昨天夜裏暴力綁架他者(足見他們的犯罪氣焰是何等的囂張!)。他們將馬先生打得躺在地上,其中一名特務邊打邊罵到:“你他媽的又出來了,你還沒有吸取教訓?你找死呀!”這些打人者就是從旁邊停著的京A34863、京G24758這兩輛專門來跟蹤我的車上走下來的,其中京A34863牌照的奧迪車就是在2月15日後出現的、多次在我身邊製造事端的禍首,車上坐著的正是去年大鬧聯合國官員聚餐餐廳的、暴力搶奪我小靈通電話的、並最早對我女兒執行跟蹤任務的那幾名特務。回京後,持續的被成群的特務包圍,赤裸裸的以黑社會手段暴力綁架馬先生,並暴力毆打他,動機和目的非常明確,就是他在對有家難歸的我正在提供著幫助。

中共成群的特務在春節後針對我、我的家庭、我的家族實施的一系列非法及不道德的迫害、騷擾可謂眾所盡知,唯獨胡錦濤能不知麼?我不願相信這些不再保有人性的瘋狂的惡行是胡錦濤指使下的行為,但我決不敢相信,胡錦濤全然不知道這種已持續近5個月的、每日都被全球媒體普遍關注著的醜行。這種在光天化日之下,在文明人類的一片聲責聲中持續了如此之長的惡行若得不到胡錦濤的默許,它的存在實在是令人難以相信。

既然是如此這般,我就得要問一句胡錦濤先生,在你們用龐大的特務群體統治下的“和諧”中國,哪裏可供我棲身?

2006年4月10日在有中共特務圍困的日子裏於北京朋友借居處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