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險遭開膛破肚的驚險過程(多圖)
 
李威
 
2006-4-8
 
【人民報消息】知情人談到很多沒有報出名字的法輪功學員被送到法輪功集中營,作為移植器官的活供體,然後被焚屍滅跡。那些受迫害者沒有人能再站出來說話。

但是歷史的安排不會是這樣的,一定要有活的見證者,九死一生的王玉芝就是其中的一個。

王玉芝說:“610命令醫院給我檢查身體,要知道我的器官的情況。”──是江澤民在1999年6月10日成立的迫害法輪功專案小組在全面掌控這個群體滅絕的事情。而610是淩駕在一切單位之上的,權力大過黨委的,凶殘甚過納粹千萬倍的恐怖組織。直接下令者是江澤民,直接指揮者是羅幹、劉京等。

4月3日,王玉芝在阿根廷起訴羅幹的法庭證詞用了5個多小時還沒有講完,第三天儘管法官、律師讓她接著敘述血淚的遭遇,但那個翻譯為這些遭遇而震撼的兩天沒合眼,無法再繼續下去。讓王玉芝把補充回憶材料寄去。

王玉芝說,走出法庭後,頭腦忽然清醒過來了,已經全明白了。跡象一一顯現出來,使她回憶起很多被迫害的細節,其中之一就是自己為什麼能逃過死亡的命運,自己的身體器官為什麼被數次偷偷檢驗,原來是要把她開膛破肚、摘取器官。她在被檢查身體各個臟器的過程中,看到幾個年輕的男性法輪功學員也被送去檢驗。

她說:我希望我的回憶可以喚醒全世界。中共不僅僅活體摘取不報姓名及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甚至對我這個丈夫及兄弟姐妹都知道確切的被關押地點,還準備摘取我的器官販賣。這種獸行顯然在中國有關部門是一個公開的秘密。

下面是王玉芝補充的回憶材料:

1、羅幹下命令抓我


王玉芝女士含淚訴說被灌食的親身經歷。(人民報)
我第三次被綁架,在2001年7月16日。經過是:在2000年10月1日,我印刷真相傳單10萬份,內容是:1)江澤民鎮壓法輪功的十大罪狀的,2)江澤民推卸不了的歷史責任,3)江澤民是鎮壓法輪功的總策劃者,等等。當時在黑龍江省引起了轟動。因為我印刷的真相傳單到處散發,黑龍江省610辦公室開始抓人,他們發現是我,由於外省市也是同樣的傳單,此事驚動了北京政法委主管610的羅幹。他親自批示,並立案,代號是「11─01號大案」。在2000年11月1日立案的,所以叫「11─01號大案」。

我被公安上網通緝,照片、名字貼在街道的電線桿上。有任何人認出我報告警察抓我,就可獲得5萬人民幣獎賞。我親屬都遭到騷擾與監控,我被迫離家出走,流浪街頭,只有好心的朋友敢收留我。

610 從2000年11月份開始通緝我,一共九個月的時間沒有抓到我。警察花費了100多萬的資金和大量的經歷,到處查找我的下落。這些人每天包酒店吃住,警察抓到我發狠的告訴我,因為花費幾個月的時間太長了,把他們弄得疲憊不堪。我逃到遼寧省,警察追到親屬家在門外蹲坑,靜等我落網,可是落空了。

我流浪街頭,為了支付生活費用,還要印真相資料,2001年7月16日,我到黑龍江中國銀行取款時被認出並報警。省公安廳組織20多人闖入我住過的親屬家,將我的15萬美元存摺抄走,計算機手機全部私分,凍結我銀行資金,並刑訊逼供我的親屬。

610羅幹利用國民經濟和納稅人的血汗錢刺激腐敗的惡人,警察不讓我會見任何律師,沒有正式的審判,沒有出示逮捕理由和逮捕通知,一切人身自由都被剝奪。

(我受到的酷刑在4月3日阿根廷法庭上講了,不再敘述。)

2、我的身體器官被偷偷檢驗

回憶痛苦的經過,我不得不面對一個殘酷的事實:如果當時不是因為我的身體如他們說的是“廢料”的話,我今天已不能在此講我的經歷了。

我這幾年把在關押期很多對我身心所發生的事都遺忘了,我沒有做過這種詳細的證詞,沒有法官問我更細的過程和我被關押的情況。可是因為蘇家屯活體摘取器官曝光,再加上阿根廷法官問過我兩次,想想還有沒有應該講述的問題,觸動了我的回憶,想起了很多以前自己都不明白也不敢想像的事實。

現在我才明白為什麼在我垂死時,眼睛失明時,610還押我到四家醫院做全身檢查。我從來沒有把610領我去四家有名醫科大學院檢查身體這個當做證詞提出。因為我不知道這其中隱藏著驚天慘案。

那是在2001年10月到 2002年4月份(具體日期記不清了)。在我失明垂死時,當著我的面,萬家勞教所醫院院長宋昭慧和610警察吵架,院長說:“折磨王玉芝太麻煩了,還得讓她活著。這個人絕食幾個月,身體細胞組織、機體都完了,活不了多長時間了。房間人太多,沒地方放了,還得叫退休的管教回醫院輪流在監控室監控她,太操心了,這個人沒有價值,判刑送她走吧!誰知,聽到宋昭慧這個判決,610卻領我去四家有名的醫院(哈爾濱公安醫院、黑龍江省第二醫院、哈爾濱第一醫大院、哈爾濱第二醫大院)做全身檢查 。現在才明白是看看還有沒有可移植的器官。

2001年10月25、26日,第一天我在哈爾濱公安醫院做全身系統檢查。我還看到其他法輪功學員也在隔離檢查,都是年輕男同修。在這裏我們都楞住了,我們都是發真相資料的,各自的名字都不知道,面孔都很熟悉,我們楞著不知道為何要這樣做,將有什麼事發生。緊接著,警察速將我們隔離。

這使人想起現在幾個移植中心都對患者說,他們移植的臟器都是20-30歲左右的年輕人器官,而且「品質極佳」。

又過了幾天,我被帶到黑龍江省第二醫院。那醫院有很有名的專家。給我檢查皮膚的那個醫生說我的大腿細白,問我皮膚有沒有過敏症狀。她一直在觀察我,發現我在撓大腿,問我皮膚經常騷癢嗎?我說,在萬家勞教所與皮膚有膿疥瘡的法輪功學員睡在一起。緊接著在我的手腕上做試驗,五分鐘點藥處發紅,又問我皮膚用藥過敏嗎?我說沒煉法輪功前皮膚過敏,不能用西藥,為治此病經常吃中藥。

2002年3月的一天,我從萬家勞教所醫院秘密轉押到哈爾濱第二醫院。我記得我問610,他們為什麼給我酷刑後,再用那麼多的精力和時間帶著我去這些醫院檢查?他們欺騙我說:“我們在幫你治好病,省得你被曝光,別人看到了你這個樣子,我們610可受不了,吃不了兜著走。你的機體恢復了,我們610就完成任務了。”在醫院裏我被抽血,血是紫黑色,因為我絕食沒喝水。



東方器官移植中心暴露的“成果”。(人民報)
他們要化驗我的尿,當時我因為絕食絕水沒有尿。為了看我的腎臟能不能用,折騰了我3個小時讓蹲下,在房間尿盆裏尿,我被折騰的心臟跳動不穩,還是沒尿。他們就給我靜脈輸葡萄糖液,打了一個多小時吊針,然後才有了尿。不過化驗出是尿血。醫生看有血,問我是否來例假,我說沒有。之後又帶我去婦科檢查,婦科B超檢查正常。後來他們又問我,你沒煉法輪功時,得過腎炎嗎?我說小時候得過,因為腎不好經常尿炕,結婚以後就好多了,煉法輪功就沒犯過病。

3個警察,2個護士又架著我往前拉。X 光檢查心肺等器官,做全身X光幅射從頭到腳。我聽醫生說,透視我心臟的機器怎麼好像失靈了,因為我的心臟時好時壞,心電圖波動很大,一會兒沒有跳動,一會兒顯出來。他們還按我的肚子及肝臟,問疼不疼。還用儀器叉我的腳心,使勁按,問我頭疼不疼。翻過身按腰,檢查我的腎臟。

每到一家醫院警察都讓醫生抽我的血,化驗結果。聽醫生說我的血是AB型,很難找到。現在我才明白,AB型血液的患者移植器官比一般常見血型的患者難度要大,找符合他們血型的供體不容易,所以610不肯放過我。

後來寫我的病歷時,我聽到醫生和警察的對話,醫生說,要想全面查出這個女犯人體內臟器如何,先得吸氧搶救後才能完成,這個要收費的。兩個警察打電話向黑龍江省610請示,610告知不要搶救,命令他們把我送哈爾濱第一醫院再做檢查。

同一天,我從哈爾濱第二醫院轉押到哈爾濱第一醫院,在那裏他們檢查我的眼睛、喉嚨、氣管、五官、大腦,我的左右手用膠布貼上腦電波的探頭,腦後面也有探頭,計算機打出腦電波形。我被關在一間病房,床前一個女警、3個男警。24小時有11個防暴警察輪流監視我。檢查完,他們說我眼睛要瞎一個,得用10萬美元換眼球。並挑撥說,你家做生意的都跑了,沒人管你了。我閉眼不做任何回答。

最後,我就在哈爾濱醫大一院等待結果,醫生對警察說,懷疑我細胞組織有問題,一會兒有脈,一會兒摸不出脈。心電圖波動很大,一會兒沒有跳動,一會兒出來。因此診斷我的機體屬於「廢人」,要治病得先要我自家拿幾萬元錢。可是當醫院說治好了,我也是廢品時, 610突然對我失去興趣。

從5月1日開始,每天撤一名警察。有一晚上剩下的警察說:“像你這樣放哪兒都一樣,要是你能活,就找你家人,死了就火化。”610把我丟在病房裏不管了,5月8日全部警察撤離後,我才能在一位護士的幫助下,打電話給朋友。現在我才明白,實際上我逃出了被開膛剖腹摘器官的滅絕命運。


王玉芝陳述被610警察帶到哈爾濱四家醫院抽血
檢查身體器官的事實引起法庭的關注。(人民報)
在我逃離後,610並沒有找我。我現在才知道,是因為他們認為我已是快死的人,我的殘廢器官對他們沒有任何價值。不然的話,我會像現在被非法關押在那些蘇家屯式的集中營裏和法輪功學員一樣,被活活摘取器官,被中共盜賣。610是活體摘取器官的主犯之一,江澤民、羅幹及所有參與該血腥計劃者都將被押上歷史的審判臺!

在身體如此糟糕的情況下,我在家堅持煉法輪功,僅僅用了20天,我就恢復了一點健康,並逃離了中國。當我在國外,為了解救那些還在中國大陸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以及說出我的酷刑經歷時,才引起610的震驚。中共給我當時逗留的國家極大的壓力,非要遣返我回中國置於死地,就在我即將被押上飛機之際,加拿大政府及時伸出了援助之手,把我營救到加拿大去,我才徹底脫離中共的魔爪。

我希望我的回憶可以喚醒全世界。因此,中共不僅僅活體摘取不報姓名及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甚至對我這樣的丈夫兄弟姐妹都知道我的被關押地點,還準備摘取我的器官販賣。這種獸行顯然在中共有關部門是一個公開的秘密。


(人民報首發)

相關文章:

內幕的內幕!江羅正在處理“死無對證”問題
大紀元特別報導:不能在等待中讓罪惡加劇
盜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內幕一直在勞教所(多圖)
這不是歷史巧合──奧斯維辛「第一證人」的警示 (多圖)
人口已破15億!為何中共非說中國只有13億(圖)
這個重大新聞為何已被刪除(圖)
追蹤瀋陽多器官移植中心的神秘器官來源
一定要看!這個秘密說完我就出國
別走!胡錦濤,訪美前把這事講清楚(多圖)
新華網泄露一個非常可怕的絕密(圖)
高層震傻了!蘇家屯事件互相妥協內幕
這個世界最大難題只有在中國能得到解決(圖)
聯合國特調員開始全力調查蘇家屯黑幕 (圖)
我“神人”堂叔說的這事你一定要看
一份讓世界震驚的證據(圖)
看!一張全世界都在尋找的中共罪惡圖片(多圖)
我的前夫參與蘇家屯集中營活體器官摘除(多圖)
袁紅冰:我拒絕了!我再次拒絕!
沉默的媒體,你們夜裏怎麼能安然入睡?
前員工證實:蘇家屯集中營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
部份網頁被刪除!這些圖片上的人都是活證據(多圖)
幸存企業家用肢體訴說勞教所惡夢般的經歷(多圖)
一組讓人止不住淚的照片(多圖)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