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隊在震顫
 
童效希
 
2006-4-3
 
【人民報消息】朋友老A在酒桌上跟我說了一些事兒,這位老A是現役軍人,官拜大校,混跡於某中型集團軍。家裏呢也算是有點背景,又是三教九流的朋友遍地都是。聽他咋呼起來,好像這天底下就沒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他跟我說蘇家屯的事情,我沒讓他說。因為網上面的我都看到了。我說,酒菜旁邊咱就別來噁心的了。他連著幹了幾杯,還是忍不住要說。沒想到會是這樣,太可怕了。這樣下去,要玩兒完哪。

我問他,怎麼叫玩兒完呢?他說我呆傻。

上面已經亂了

他跟我說,實話告訴你,上面已經亂了。你想啊,大規模的搞這個,這不跟希特勒集中營一樣了嗎?這一漏了底,要不垮臺可就難嘍。其實呢,見血的事不新鮮,軍人嘛。可居然關起那麼多人來,養著,一個個的摘器官,出賣。這事可就大了。本來天底下就盡是喊冤的,抗議的,現在這事揭出來,弄不好這政局要亂。

這事在軍隊裏已經傳開了

老A說,你知道嗎?這事在軍隊裏已經傳開了。(這我信。那麼多軍人和社會上的聯繫太多了。怎麼可能不知道呢?)。

老A說,這事是江澤民和羅幹勾在一塊兒幹的。那幫王八蛋想銷毀罪證,還想賺錢,虧他們想得出來,一邊殺人一邊賣器官。錢也得了,女人也玩了,威風也抖了。軍隊裏得什麼了?像我們這樣的什麼好處沒沾著,可是真要是哪兒反起來了,壓不住了,比照著六四,還不得調我們去?我們這樣的都得沾一手血。

他告訴我,他周圍的軍官們(基本上都是校級的),常常湊在一起罵娘。羅幹這小子反正是一條道走到黑了,什麼邪招都用上了。沒退路了嘛。可這樣下去,那不就是“大清國要完哪!”。可是我們招誰惹誰了,這麼多年混到一個大校容易嗎?鞍前馬後的多費勁呀,看了多少臉色呀才混到將銜邊上,可要政局亂了,軍隊不是也得亂了嗎?我們是軍人,犯不上讓一些烏龜王八把我們也毀嘍。

他透露了一個消息:他們集團軍內部已經有一批所謂“少壯派”軍人在聯絡。我跟他要細節,他不說了。

說是,喝酒!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