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一小手兒!黑社會見羅幹如見爺爺(多圖)
 
林淩
 
2006-4-5
 

中共組織的心臟全世界最黑!(爭鳴)

【人民報消息】現在看一些報導和過去的視角不一樣了,看到的東西就真的不一樣。

過去有人告訴我說「中共承認黑勢力打入心臟」了,「羅幹首次承認:黑勢力已打入黨政心臟了」。我有些高興,認為你“偉光正”終於承認被壞蛋們攻進去了、染黑了,被占了地盤。

現在我覺的不能這樣跟著說,否則豈不是說,中共還是個好東西?或者比較好的東西?中共是最邪惡的恐怖軸心政權,還有誰比它更黑呢?不是一夥的,中共能讓他進去嗎?舉個最簡單的例子,胡耀邦、趙紫陽都當上了總書記,趙紫陽還當了兩屆總書記,結果怎樣?胡耀邦上去了也得下來,趙紫陽下來了黨還不放心還要軟禁他致死,所以有什麼和中共不一條心的勢力能打入黨政心臟呢?

3月14日結束的兩會,23個共黨自己挑選的代表被勒令請假,連給黨提意見的省人大副主任都被勒令“請假”,有哪個感覺中共不“偉光正”的能鑽進黑黨的心臟呢?

動向雜誌3月刊報導說,2月22日,羅幹把持的中央政法委召開了全國打黑除惡專項鬥爭電話會議,要求各省市縣成立專責打黑除惡領導小組,直接由本地區黨委、政法部門領導。

2月,在這個電話會議之前,羅幹命令東北三省成立了「器官移植協作組」,哪裏有需要移植器官的患者,就把秘密關押的已經做過所有化驗的法輪功學員迅速送到那裏去,無麻藥開膛摘器官。新華網3月1日的新聞談的就是第一次“協作” 的血腥過程。

中央政法委副主任、最高法院院長蕭揚,在二高院工作會議上透露,從羅幹任政法委書記的1998年以來,刑事案件年平均增加22%至25%,經濟案件年平均增加40%至65%,未成年犯罪案,年均增加200%至300%。

羅幹親自指揮殺人的廣東省被其列為黑惡勢力之首


汕尾死難家屬:你們為何要毀屍滅跡?(rmb)
被羅幹列為黑惡勢力狀況十分嚴重的九個省,分別是:廣東省、湖南省、安徽省、湖北省、河南省、山西省、江西省、江蘇省、河北省。

而被列為黑惡勢力之首的廣東省是羅幹親自指揮殺人的重點省。轟動世界的有幾件事,一個是孫志剛被無辜打死,扣留他的派出所獲得最佳派出所稱號。還有羅幹親自指揮、動用坦克的汕尾血案,還有中山血案、太石與東洲血案,廣東農民生活在屠刀下。

外電指出,“汕尾事件是1989年北京血腥鎮壓天安門廣場民主運動事件後,中國安全部隊對平民百姓動武造成死亡人數最多的事件。”

《公民維權網》的李健先生和部份維權人士對東洲血案進行了實地獨立調查,調查後,李健發表評論說:“太石跟汕尾這樣的公民維權事件,不會因為當局打壓而消失。現在的公民維權,廣泛的意義上,公民維權都是被迫,都是生存權受到挑戰,就是說他們已經無法生存下去,使得打壓根本不起任何作用,問題不解決,公民維權的行動是不會終止的,只能規模越來越大。”

因此,廣東省被羅幹列為黑惡勢力之首。

深圳市東莞市被羅幹列為黑惡勢力之首

被羅幹列為黑惡勢力狀況十分嚴重的31個城市地區,前幾名為:深圳市、東莞市、惠州市、汕頭市、長沙市等。

民間評腐敗前六名,黨政和公安排榜首,調查顯示公安是危害社會安定的第一大問題。到今年10月中旬,目前全國各級法院積壓刑事和經濟案件120多萬件沒有不與「公安」掛上鉤的!深圳市東莞市被羅幹列為黑惡勢力之首的原因,不是衝著原市委書記黃麗滿去的,也不是衝著每天600起刑事案件去的,而是衝著老百姓控告公安去的。

據報導, 深圳、東莞等地的娛樂場所、酒吧、發廊老板,須按月,並且過年過節,向羅幹管轄的公安、派出所捐款,從五千至十多萬元,以求「平安」。據公安內部知情人透露,羅幹當政法委書記這些年,色情業增長速度如此迅速與他有專門渠道“提成”有關。

所以,別一聽羅幹說“黑惡勢力”就以為和咱心裏想的一樣呢,其實正好相反。

四六開分成給羅幹進貢大頭兒


老人背上白布寫滿冤情(rmb)
上海江家幫勢力大的地方,根本沒有別人插手的空襠,陳良宇的弟弟,還有江澤民的兩個兒子江綿恒、江綿康都一分錢不掏把黃金地段圈下來。而其它地方,地方勢力非常強,例如廣東省有五股黑惡勢力通天,什麼叫“通天”,就是官家子弟、親屬或朋友直接或間接操控著三萬五千多家娛樂、酒吧,操控著百分之七十的工程地盤,涉及年經濟利益400億,這些人和羅幹的人按四六開形式分成。他們拿“四”,羅幹的人拿“六”,話說明白,因為要給羅幹進貢大頭兒,否則大家都別混。

確實,不搶不奪、不撈好處,羅幹怎麼可能把刑事案件搞到年平均增加22%至25%,經濟案件年平均增加40%至65%呢?

還有,山西省、河北省和官兒們摟肩搭背的分別有十二股勢力,但不管你叫它什麼勢力,他們操控的270多個中小煤礦的煤炭外運,年收入的80多億元,都得乖乖的給不勞而獲的官方進貢。到底誰是黑惡勢力?!

如果羅幹真要消滅他們的話,也就是因為那些人不甘分成,要全部吞下而被羅幹收拾罷了。

黑吃黑手段殘忍

羅幹擺出他的成果:2003年,取締黑惡勢力317個;2004年,取締黑惡勢力421個;2005年,取締黑惡勢力485個。

報導說,從公布的資料看,取締的黑惡勢力,僅為同年滋生黑惡勢力的三分之一。僅2005年,因參與、勾結黑惡勢力而被開除公職的黨政幹部有1740名,其中涉及中央部委辦的公職人員有80多名,職務高至司局級,其中屬於建設部、資訊產業部、交通部、國土資源部的共有8名。

這不禁讓人想起國民黨當政時,共產黨之間鬧矛盾,自己人把自己人走後門送進國民黨監獄去蹲了幾年。現在羅幹掌握公檢法大權,誰要不識相,不甘心拿小頭兒,上貢大頭兒,連走後門都免了,直接往自己管轄的監獄裏一塞就得,並且羅幹的拿手好戲是再給點酷刑“點心點心”。如果羅幹真要整頓幹部隊伍,怎可能取締了三分之一黑惡勢力,又滋生出三分之三呢?讓他們滋生肯定是自己得好處,要是對自己有壞處那羅幹能都拿坦克給碾了。

黑社會見羅幹如見爺爺


跪求領屍的汕尾農民家屬被視為暴民。(rmb)
常常可以讀到這樣的新聞,黑社會大白天就敢拿著大砍刀,把人砍死砍傷揚長而去,而公安在旁邊看著視若無睹。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高智晟遭遇的死亡威脅。

中共人大開幕第六天,3月10日,高智晟的樓下保安被轟走,便衣換上保安的衣服,攔住高夫人耿和給律師登記,雙方就爭執起來,高下去大約十幾分鐘,雙方沒有動手,但一直相互推。

高智晟說,那天的便衣特別囂張,你攝像他也不怕。到了外面的時候,有幾個雇來的黑社會打手,都是高律師第一次見到的,他們的個子都在一米九以上,說話的時候,嘴唇都在高律師的腦門這兒。其中一個黑社會打手,湊到高的耳朵上,高律師說都能感覺到他呼吸的溫度,那人就在高耳朵邊講,“高智晟,你記住,你已經囂張不了幾天了,等過幾天,到了你該去的地方,我們會好好‘伺候 ’你,我會讓你知道什麼是做狗的滋味。”

這個脖子上帶著指頭粗的白金鏈子的黑社會的就公開的、咬牙切齒的講:“我們每天都整你的黑材料,每天都打報告,要求把像你這樣的人早點給幹掉,你聽著,你記住我這句話,你離死期不遠了,你已經活不了幾天了。你他媽的不要以為高層不讓抓你,我們就沒有辦法抓你,因為胡錦濤他還要聽我們的,我們說你該抓,他們就必須聽我們的,我們就等待這一天啊,等我們能單獨關起門來的時候,我們會好好的‘伺候’你。”

這些都是羅幹用民脂民膏雇來的黑社會打手,誰為老百姓說話,手握公檢法大權的羅幹就要打擊誰、消滅誰。原來羅幹隨便調遣黑社會,黑社會見羅幹如見爺爺!

這些真實的事情一樁樁一件件就發生在我們面前。大家都說人民日報除了日期是準的,其它都是謊言,那麼我們再聽到羅幹說「鏟除黑惡勢力」什麼的,可要理解為他又要屠殺無辜了。

(人民報首發)

相關文章:

23代表兩會勒令請假 激戰小刀子累稀吳邦國(多圖)
新華網這篇報導詳細透露中共罪惡
中共人大開幕第六天 高智晟受到死亡威脅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