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请问胡先生 哪里可供我栖身?
 
——──中共政权以黑帮手法围困我全家的第141天
 
作者:高智晟
 
2006-4-10
 
【人民报消息】今天是欧阳小戎被中共政权以黑社会手法绑架的第54天,也是新疆青年孟庆刚被北京市公安局暴力绑架的第27天,中共政权的公开的反人类文明的暴行仍被继续着。

据说,前两年大陆有部电影唤作《找不着北》。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中共反文明势力对我家庭的骚扰、迫害至全无人性的境地。持续循踪、近身以 24小时全天候、全方位的搅扰!半个月来的恶劣搅扰致使我的家庭、整个的家族,上至70岁的叔父,下至刚刚降临人世间的婴儿,全无宁日,我个人被逼至找不到栖身之地。我是极少关注大陆的电影的,于《找不着北》别样的是,我非系找不着家,实实在在是被逼至有家难归的境地。

最近夫人接到一个匿名电话,对方在电话中告诉她:“特务说,高律师和你们全家的人身是安全的。最近这种跟踪和骚扰方式是高层召集医学、心理学、生理学等各类专家,在对高律师的个性、健康状况等综合情况精心研究的基础上制定出的方案。专家们说,如果这套跟踪方案能够得到认真的执行,不出半年,就能让高律师得上一种致命的病,也可以让他的全家精神崩溃。你不要问我是谁,你就可以当作是特务说的。”夫人说,她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一位对我们抱有善意的同胞打来的电话。非常巧合的是,同一天,河北的廊坊市也打来了一个讲述与上述内容基本相同的电话。今天夫人本来想过来和我见上一面,但一出门,就有 6名跟踪的特务围上来,她只得放弃了会面的打算。

技术本身无所谓高尚和下作。但技术可被运用至极其下流的过程中,并为一种出自技术专家的心灵策划而成的龌龊目的所用。2月15日起至今日止的55天里,我的整个家族成员在泪水、无助、愤怒及持续被辱的过程中,见证且仍在继续见证着这样的不耻于文明人类的下作过程。

当4 月8日凌晨,50多岁的大哥痛哭失声地说出:“老三,经过这几天,我们全家才真正的相信了你的公开信里讲的那些事都是真的。他们连畜牲都不如!”这番话时,几十名中共当地特务在北京专程赶到陕北的特务的指导下,以完全背弃人性的、持续了几天的、公然侵入我家的院落、窑内、甚至几乎侵入到我们一家人的心里的深处的搅扰已至极致,一大家人的精神、心理的痛苦承受亦至极致。这一天,在全家人的嚎啕声中,我被迫离开了陕北老家。而在此前的2月25日,经在北京的每天百余名的中共特务46天的疯狂搅扰后,在妻子和孩子的痛哭声中我被迫离开了自己在北京的家。

在北京,因一家人被特务及其黑社会帮凶们全无理智的、侵入到家庭的搅扰而被迫回到陕北老家的我,回到陕北老家后又被迫离开。昨日回到北京后,7辆车及20多名中共特务又开始了持续的围堵。为了避免他们对我家庭的再次大规模的骚扰(尽管夫人及孩子在我被迫出走后,仍被成群的特务跟踪、骚扰),我选择了临时住在刘京生先生家中,但中共特务的凶残及无法无天之恶举常人难以想像。

回到北京,基于对我安全的考虑因素,马文都先生陪我住在了一起。令人愤怒的是,不到24小时,中共特务竟两次针对马先生施以野蛮的暴行。昨天夜里,我们一起聚完餐后,我和刘京生先生先回住处,马先生还有些个人的事务需要出去处理,他一出门就打了一台“黑车(即没有营运牌照的车)”。上了车才发现,车上含司机在内已有三人,他一上车车即开动!没说上几句话,他的头突然被车里的人熟练地用黑头套套上,行驶若干距离后,马先生被人暴力挟持至一间无任何家什的房间里,被强制按倒坐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绑架者并不打算掩饰什么,他们取下马先生头上的布套,就在灯光下开始了对马先生的非法拘禁。面对马先生对他们的“服务于谁?”、“为什么要绑架?”、“想要什么?”的质问,绑匪语言也非常简单:“你他妈的装什么孙子,你过得太滋润了!我们想让你什么时间消失就什么时间消失,想让你到哪里就让你到哪里!”经一天旅途劳顿的马文都先生被逼迫在冰凉的地上坐了一整夜,直到天亮被放回。

马文都先生的突然失踪,让我再次度过了一个彻夜不眠之夜。

马先生早晨回来后与我们聊了一会倒头便睡。中午吃完发饭后,一个朋友来见,马先生出门与之见面后返回时,4名特务将他围住暴力殴打,其中一名特务就是昨天夜里暴力绑架他者(足见他们的犯罪气焰是何等的嚣张!)。他们将马先生打得躺在地上,其中一名特务边打边骂到:“你他妈的又出来了,你还没有吸取教训?你找死呀!”这些打人者就是从旁边停着的京A34863、京G24758这两辆专门来跟踪我的车上走下来的,其中京A34863牌照的奥迪车就是在2月15日后出现的、多次在我身边制造事端的祸首,车上坐着的正是去年大闹联合国官员聚餐餐厅的、暴力抢夺我小灵通电话的、并最早对我女儿执行跟踪任务的那几名特务。回京后,持续的被成群的特务包围,赤裸裸的以黑社会手段暴力绑架马先生,并暴力殴打他,动机和目的非常明确,就是他在对有家难归的我正在提供着帮助。

中共成群的特务在春节后针对我、我的家庭、我的家族实施的一系列非法及不道德的迫害、骚扰可谓众所尽知,唯独胡锦涛能不知么?我不愿相信这些不再保有人性的疯狂的恶行是胡锦涛指使下的行为,但我决不敢相信,胡锦涛全然不知道这种已持续近5个月的、每日都被全球媒体普遍关注着的丑行。这种在光天化日之下,在文明人类的一片声责声中持续了如此之长的恶行若得不到胡锦涛的默许,它的存在实在是令人难以相信。

既然是如此这般,我就得要问一句胡锦涛先生,在你们用庞大的特务群体统治下的“和谐”中国,哪里可供我栖身?

2006年4月10日在有中共特务围困的日子里于北京朋友借居处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