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要看!這個秘密說完我就出國
 
魏良
 
2006-4-5
 
【人民報消息】網上蘇家屯關押法輪功人員,盜取器官焚屍滅跡的事件被曝光後,甘肅又出來121個人頭骨的新聞。用駭人聽聞,已經不能形容心情。可是昨天聽到的一個消息讓我徹底心寒了。

很久沒喝酒了,一個南方的大哥來了,叫他大哥,不是因為他年齡大,是因為路子野。是個黑道紅道通吃的人物。我們在我的家中喝了點酒,不知為什麼,他說什麼也不去飯店。這使我很奇怪。我只好打電話到酒店,讓他們將菜送到家中來。

吃飯間,山南海北說東道西,這是個絕對的靈通人士。先是啤酒,兩瓶藍帶下肚,他說,還是來點有勁的吧。他願意喝“老白幹”或“北大倉”一類的烈性酒,就自己翻開酒櫃,拿出一瓶65度的純老白幹。並沒讓我,自己一個人“吹”起來。我也只好奉陪,我順手抓起已經喝剩下的半瓶北大倉,兩人對喝起來。今天他的行為雲裏霧裏,搞得我也暈了。沒想到,他是借酒說話。

他說,你剛才說的那些,那都是在網上看到的,我也看了。還有沒公開的呢,你還有沒聽過的呢。那些法輪功人士真的很慘,腦子被人挖了吃掉。肉被煮了吃掉。

我當時暈的險些頭磕在桌子上。

你說什麼不是喝高了吧?

他說:不是。不過不喝點酒,我也沒勇氣說這些,太慘。

為什麼?我問。

法輪功人士是公認的身體最健康的人,這些事情那些鬍子(他一向稱那些軍隊的軍頭,黨頭為鬍子)都知道。吃人腦是鬍子的一貫做法。你知道從老毛時候就是這樣的,那時是有專門的藥劑師給調,現在很多人也在這樣做。現在這個事情涉及的人極多,很複雜,軍隊,武警,醫院,衛生系統,黑道,紅道都有。器官拿了賣錢,黑道紅道各得一手。腦子取走,大頭兒分食。有的分吃他們的身體。

聽了這些,我的眼前眩暈的看不清東西,我想起鄭義的文革廣西吃人事件調查中的情節。看到一桌子的菜,我開始噁心。

“這次還不同,有很多人認為法輪功這個不同,很特殊,很多人認為能長壽。”

我突然想起西遊記中,妖精一直想吃唐僧肉的故事。說是能長生不老。難道今天這樣的事情在共產黨的旗下出現了?

他說,有個黑道的人和他說的,這次不同的是,很多人出現了異常。他感到害怕,整天象在地獄裏一樣,身上痛,像是什麼東西竄來竄去的,經常看到什麼東西追他,似乎輕輕吹口氣都能讓他不會動了。有一次,追得他實在跑不動了,躺在地上等死,但是又沒讓他死。但是極其恐懼,他說用語言很難描述的那種感覺,心裡的承受到了極點了。有種欲生不能,欲死不得的感覺。

為什麼不說出來?我問。

害怕!說出來被發現就滅口了。很殘忍。

本來是大家想吃點喝點,結果一桌山珍美味絲毫未動。酒倒是喝了不少。

他說,你們原來都說我黑,我呢是不光彩,坑蒙拐騙的事做了不少,可是今天我發現,我不是最黑的,和他們比,我還是好樣的。他說。我知道了這些,我都遠離他們了,過些天我也走了,也到國外去了。走之前我不想憋在心裡的話,今天說出來了。

他說那些參與的人很多後悔了,因為這件事不同,有些很離奇的事件,而且越來越多。也許過些天就會有人說出來點。那時你就能知道我說的這些也許就是九牛一毛而以,不過我也就能說出這些來。我原來什麼都不信,現在我都相信真的有地獄,做這事情的人,所受的懲罰不是一般的,所以我相信不久就會有這方面的人出來說點什麼!

最後,告別時,他哭了,這是我認識他以來,第一次看到他流淚。“以後我連肉都不吃了。”他說。

我呆了半天,不知道和他說什麼?

把他送走後,我心裏發毛,因為我的一個很要好朋友的老媽,曾經煉過,我不知道是不是該告訴他這些。哎,還是不說罷!可是真的很鬧心。

到底怎麼了?這是。我好是難受。我想起來我的一個親戚,(這裏就稱他為C吧,因為他不喜歡別人稱他什麼叔啊,哥啊的稱呼。)此人很怪,說他怪,是因為5、6年前正當壯年的他生了一場大病,臥床不起三個多月,基本食水不進,誰也不認識。家裏裝老衣服都準備好了。可是“睡”了半個多月,醒了。正常吃飯了,好了,嚇得大家夠嗆,不知是怎麼回事。他還安慰大家說,不要緊張。只是去了一個地方呆了會兒。現在好了。

我問過他,去了哪裏?他閉口不談。從未說起過。但是好像從此對待任何人都一樣了,好像都認識,又好像都不認識,很少笑了。更不同的是從此,似乎是足不出戶,就知道很多事。比如去年的海嘯發生前,他突然說:黑壓壓的人死了。別人以為他又精神出問題了,可是他說的一本正經,並說是水沖走了,這個地方離中國不遠。結果沒出十天,南亞大海嘯發生了。幾十萬人沒了。現在經常說的一句話是:天要懲罰惡人了,很恐怖!

從大哥那兒知道的事情,我在想一個問題,這到底有沒有什麼天堂地獄呀,你說有吧,咱又看不見,你說沒有吧,很多事就那麼怪。我想就聽到大哥說的怪事問問他。又不知道他說不說。管他呢,問問再說,省得我心中不踏實。

大概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到了他家,只見他坐在沙發上,一種奇怪的眼光看著我:我趕緊打招呼,他點了下頭,還是看著我,不知道看什麼?他這一看,我倒是沉不住氣了,說:我想問點事,不知道你能不能知道?他還是看著我。我就一古腦的將大哥說的那些話幾乎是重覆了一遍。然後說,這件事你覺得能說你就說,你覺得不能說,就別說,就當我沒提。反正我是想解個心疑,因為太特殊了!

他的眼睛一直沒離開我的臉,我真的不知道該怎樣。他問:你為什麼要問這個?我說:第一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第二,覺得太殘忍。第三,如果是真的,我能做點啥。

其實我的第三個想法是我在路上才想到的,因為我的朋友的母親,非常善良。幾年前的一場車禍,我差點失去命,是我的朋友的母親將我救了,否則這個世界就沒我了。從此,我十分尊敬她,稱他幹媽!後來她也煉了這個功。我不知道,也許是靈魂深處的感激,讓我萌生這個想法。

C說,看你的心是誠的,我就告訴你。你的那位大哥說的是真的,地獄之苦難熬啊!

真的有地獄呀?想到大哥說的那些,我的後脖梗子涼風直冒。

他說,太多的不和你講了。只告訴你想知道的。第一是真的。而且參與的人,從此不會有好日子了。他們中間會出現自相殘殺的事情。這件事情是從上到下一條線下來的,涉及的人很多。到最後,彼此都想把對方做掉。確實是太殘忍。

這個法輪功不是一般的人,他們是將能成神的人,不容許這樣迫害的。今天聽C一說,我突然想起,我的幹媽,曾經打電話說過,法輪功是修煉什麼佛的話,我當時以為,別管是修佛也好,神也好,煉了確實是身體好了,精神好了。咱也不求別的。

C又說,那些害了人、吃了人的人都很慘,雖然有些人是被逼無奈,但是,事情是自己做的。還想長壽?還想舒服?做了這樣的事實際是完了,很多事情是時間的問題,都要說清的。神和魔鬼都不會饒過他們的!結果極慘。他們自己之間會亂掉,現在有的人已經要說話了。不說的話,自己已經承受不住了。不過說出來可能還是好事,可能就能夠有救。

至於你能做點啥,你自己決定。

我想了半天,我也做不了啥。C說,凡是知道了這件事情的人,都不能當成故事聽,這不行。

我又有點暈了。那我怎麼辦呀?總得說話算話呀,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聽到的這些講出來。

告訴人們,一定要看。這是這個時期的人的大事。生死攸關。C說。

我說,我怎麼知道他們看不看得到?
他說,他們一定看得到!

於是我惟命是從!

(我不會寫什麼,就委託我的一個朋友幫忙,我口述,他幫我放在網上吧。)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