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江澤民!薄熙來內定副總理是王寶森的命換來的(多圖)
 
姜青
 
2006-4-5
 

被江澤民滅口的原北京副市長
王寶森。(人民報資料)
【人民報消息】陳希同到底是什麼星?江澤民一提就哆嗦,薄一波一講就想笑。陳希同是江澤民的剋星,是薄家父子的福星,這是經過歷史檢驗的。

被大連市民罵的狗血噴頭的市長薄熙來,幾年之間跳到遼寧省長、商務部長,中共內定十七大讓他當副總理呢,雖說這是他那遭千刀的爹薄一波推薦的,但上邊都同意啊。

劣跡斑斑、臭名遠揚的薄熙來能在十六大上越過中央候補委員直接當上中央委員,不但是托了至今關在秦城監獄的原中央政治局委員、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的“福”,而且還是用原北京市財政局局長、北京市委常委、副市長王寶森的命換來的。

說起這事不能不提到陳希同與江澤民和薄一波的關係。

江澤民搞掉陳希同的緣由

鄧小平等八老指定了江澤民當總書記以後,鄧對江並不十分欣賞,尤其是江澤民抵制改革開放政策時使鄧開始動撤換總書記的念頭。江澤民得到消息後,魂飛魄散,立即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全力推行改革開放政策,方化險為夷。

1995年春天,鄧小平收到以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為首的七個省級幹部對江澤民的舉報信,百病纏身的鄧小平把信交給了薄一波處理。薄一波是個整人能手,搞倒胡耀邦、趙紫陽時,就是個舉足輕重的人物。這次薄一波看完信後覺得搞掉江澤民再上來的人未必稱自己的意、買自己的賬,於是薄一波決計要把握這次絕佳機會,充份利用江澤民,為薄家謀福利。

於是,從來沒有做人基本道德的薄一波,違反組織原則,私通被舉報人,把江澤民秘密叫來,親自把信交給江看。看過信之後,江面如死灰,渾身大汗淋漓,戰戰兢兢地站在薄一波座前,感謝薄的救命之恩。那天,江澤民和薄一波商量如何搞掉陳希同。

春風得意的王寶森成了冤死鬼

江看過陳希同的檢舉信不到一個月,1995年4月4日,北京就出現了轟動一時的王寶森“畏罪自殺”大案。

正值壯年、春風得意的北京市財政局局長、北京市委常委、副市長王寶森怎麼也沒有料到,天上掉下了橫禍。他被神秘之人秘密約談了幾次之後,面容憔悴、精神恍惚。

據後來地下出版社出版的、流傳甚廣的一本紀實小說《天怒》透露,王寶森是在某些人近距離的逼迫、監視下舉槍“自殺”的。王寶森被指定在北京近郊懷柔縣一個叫崎峰茶的山上“自殺”,該處懸崖斷壁,除了打獵的人以外,鮮有人去。

因山勢險峻,加之幹警們對地形不熟悉,於是有人建議請當地的老鄉來協助搜山。崎峰茶的幹部和群眾趕過來了,每5米一個人,幹警和村民岔開,對裏溝南坡開始實施拉網式搜索。由於村民熟悉地形,搜索進行得很順利,大約一小時後,在南坡接近半山腰的地方,一個老農發現了異常情況:在一塊大石頭下,一個滿臉是血的人臥在那裏。老農嚇得驚叫起來,幹警們迅速圍了過去,一些見過王寶森的人確認:這就是王副市長。

腳印、創口、火藥、彈殼揭示:是自殺不是他殺,但有人提出質疑:王寶森自己開槍打了自己,那麼子彈殼跑哪去了。現場只找到了子彈頭,沒有子彈殼就難以說明王寶森是在現場開槍自殺的。就在大家焦急萬分、一籌莫展的時候,幹警們終於用探雷器找到了那枚已踩入土裡的彈殼。

既然是無人走過的地方,事發後又保護了現場,那麼彈殼怎麼會“已踩入土裏”了呢?《天怒》透露,事發時和事發後,王寶森身邊都有人。


江澤民在鄧婆婆追悼會上的表演。(人民報資料)
最蹊蹺的是,1995年4月,由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經過覆核同意了北京市公安局的王寶森「自殺」鑒定結論。但經過三年之後,在鄧小平去世的第二年、1998年4月,才經“有關部門”批准,把王寶森的屍體火化了。為什麼死有餘辜的貪官遺體要保留三年之久不敢火化呢?為什麼江澤民在鄧婆婆死了之後才敢對那具屍體動手呢?

據內部透露, 《天怒》這本書就是執行江澤民整個計劃的參與人忍受不了內心的煎熬,而以紀實文學的手法披露出真相。

中紀委處理情況: 王寶森死有餘辜

官方報導說,「有關部門查明王寶森犯有嚴重經濟罪行」。當然人死了江澤民怎麼說,死人也不會辯護,但奇怪的是,並沒有任何人檢舉王寶森有貪行,他為什麼自己突然要死呢?死了不反而露餡了嗎?

中紀委決定開除王寶森黨籍

官方報導說,中紀委及有關部門遵照江中央指示,對原中共北京市委常委、北京市副市長王寶森的經濟犯罪問題進行了深入調查。

報導說,「現已查明,王寶森在任職期間,濫用職權,大肆侵吞、揮霍 、挪用公款,腐化墮落,是一個犯有嚴重經濟罪行的腐敗分子」。1995年7月4日,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決定,開除王寶森的黨籍。

報導說,「中紀委負責人指出,王寶森罪行嚴重,給黨和國家造成極其惡劣的影響,死有餘辜。王寶森問題的揭露和查處,是反腐敗鬥爭深入發展的一個重要成果。它表明 ,在以江澤民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下,我們黨有決心、有能力清除黨內腐敗分子,我們的社會主義制度能夠清除自己肌體內出現的腐敗現象。我們要繼續按照中央關於反腐敗鬥爭的整體部署,在緊緊把握經濟建設這個中心的同時,紮紮實實抓好黨風廉政建設,把反腐敗鬥爭深入持久地進行下去,確保改革開放和經濟建設的順利發展。」

這一段話清楚表明,是在江澤民的領導下,把王寶森弄死的。

報導說,「審判結果:王寶森畏罪自殺。根據法律規定,不再追究其刑事責任」。這不是費話嗎?

其實這只是要整陳希同所做的一個鋪墊,王寶森是個犧牲品。

栽贓陳希同 讓王寶森死無對症


陳希同
緊接著,官方媒體大肆宣傳王寶森是如何的死有餘辜,很快就引火到在北京一言九鼎的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身上,江中央對陳希同做出隔離審查的決定,但是如何定罪卻使江澤民相當傷腦筋。死刑是根本不可能的,按照江澤民的意圖是想給他定死緩或無期徒刑,所以媒體報導王寶森案情時,暗示是陳希同為了保護自己的罪行而脅迫王自殺的。這罪過可是沒出頭之日啊!

在文章《王寶森死因探查》中是這樣描寫的:「王寶森匆匆離開了會議室,讓他的司機驅車開往市政府。這時是下午5時左右。 進院後王寶森對司機說:“你在這裏等我,我一會兒要上懷柔。”大約一個小時以後,王寶森才出來,司機看見陳希同和王寶森在一起,兩個人邊說邊走出了市長樓。陳希同上了自己的轎車,王寶森也坐進了自己的車。這時的時間接近6時30分。王寶森對司機說:“走,上懷柔。”」在發現王寶森死在懷柔縣時,文章說,「次日上午10時左右,領導的車隊終於到了,但來的不是陳希同,而是市長李其炎。」

當時,新聞每天都有對陳希同和王寶森的報導,不過從陳的罪行忽大忽小中可以得到一個信息,那就是江澤民的陰謀受到了來自各方的很大阻力,那頂死罪帽子還不是那麼容易戴到陳希同的頭上。

江澤民心虛不敢公開審理陳希同

陳希同1995年的案子,江拖到1997年2月鄧小平去世後的9月份才敢「落實」。陳希同以貪污罪、玩忽職守罪判處有期徒刑16年(從1997年9月1日到2013年8月31日),判了刑關進了監獄,陳希同就此失去權力封了口,而且這是殺雞給猴看,以後誰要想反映江澤民可就有了榜樣。

新華網報導,因為牽扯隱私,所以陳希同案不公開審理。

陳希同的案子到底牽扯到誰的隱私了?為何陳希同案要在暗箱裏操作而不敢公開審理?

鳴冤不斷翻案不停

2002年9月左右, 陳希同分別向中紀委、最高人民法院和人大常務委員會上書,就本人罪行翻案,上書長達五萬余字,強調自己的罪行是挪用公款,並非侵吞、貪污,挪用公款用作公事,屬於官場上普遍現象。

據悉,陳希同在監獄裏學習人民日報時,公開批評江澤民胸襟狹窄,器量狹窄,在政治局內部聽不得不同意見,更不能容忍有與他觀點相反的意見,這已經養成習慣;陳並說不相信其他高層領導同志都是真誠地接受和擁護江澤民。

前中共北京市委書記、人大副委員長、中央政治局委員李錫銘幾年來數次上書為陳希同嗚不平。李錫銘稱陳希同是有嚴重錯誤,生活腐化,目中無人,對家屬管教差;但挪用公款揮霍,就不止是他一個人,涉及到七、八十名高幹。把一切都推在陳希同身上,是不公正的。李錫銘還說,社會上就有人為陳希同嗚不平。

江澤民的心病


沒幹好事的薄一波
陳希同坐牢五年多了,還有不少人為他嗚不平,這確實是江澤民的一塊心病;另外還有一塊心病是1908年出生的老該死薄一波,雖說都老的走不動道兒了,已經坐上了輪椅,可是還時時掐緊江的喉管兒,讓他按照薄的意願走,讓他為達到薄的意願而犯眾怒。誰讓自己的把柄攥在薄一波的手裏呢!

十六大結束時,在江澤民的堅持下,惡行累累的遼寧省長薄熙來如願以償的加入到中央委員的行列中,這個官職是以陳希同的16年監獄和王寶森的性命為代價的。到如今薄熙來更壞了,和他親爹一樣背上了血債。中共認為江澤民沒看走眼,準備十七大再往上提拔提拔,讓薄熙來當副總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