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論共產黨!胡喝令停 噢…不是沒權(多圖)
 
林立
 
2006-4-12
 

胡錦濤沒有責任嗎?(動向)

【人民報消息】對於改革,現在中共裏有三種聲音,不管發出什麼樣的聲音,出於什麼樣的目地,都是在共產黨一黨專政下討論問題,這和西方民主國家的多黨論政根本不同。

人家那是你這個黨執政不行就下臺,另一黨再上去幹,幹的好繼續幹,幹的不好也得下臺,再換別人來幹。咱這兒不行,雖然幾千年換了多少朝多少代了,但到共產黨這兒,就絕對不許換。共產黨口口聲聲要“歷史唯物主義”,但到它自己這裏就徹底的唯心了。

明知道自己快完蛋了,高官家屬子女都移居海外了,但就要死頂。中共前國防部長遲浩田說的更明確:為了共產黨能活,中國老百姓死一半人口也是值得的。據中國科學院、國家發改委最新一項調研報告披露,至2005年底,中國大陸人口,實際數為15億2千萬至15億3千萬。也就是說,用7億6千萬老百姓的命換取共產黨的執政權。一想就知道頂著「為人民服務」、「以民為本」的中國共產黨是不是應該立即結束生命。

獨裁體制內的噪音

爭鳴雜誌4月刊報導,自2004年以來,中共有關國企、醫療、教育改革的討論,已在一系列的會議上演變為一場場有關全局性、方向性改革的爭論。捲入爭議漩渦的有高官、老幹部和經濟界、學術界人士,到今年,爭議擴大了範圍,網絡上出現了有關改革的大論戰。

就改革方向問題的爭論,黨內、理論、學界分為三派,一派認為改革是失敗的,改革導致工人下崗、上學貴、看病貴和住房貴,引起了民眾的強烈不滿,改革的若干政策、措施,脫離國情、違背社會主義制度。另一派認為改革方向是正確的,在改革過程中有過失,付出代價是必然的,是支流,隨著改革的深化,問題會解決的。還有一派認為改革經濟沒有和政治改革以及執政黨自身建設改革相結合,所以派生出政治上、經濟上的危機。

前兩派都沒有碰「政治改革」「執政黨自身建設改革」的敏感問題,而是就事論事,第三種說法雖然還是在中共獨裁體制內發出噪音,但中共連一聲咳嗽都經不住,怎麼能受的了橫炮呢?面對黨內外有關改革的爭議,驚恐的當局先後三次下令“休戰”。

共產黨改革成果


煤礦工人渾身寫滿讚美“三個
代表”的真言!(人民報資料)
共產黨改革成果所有人都看的見的,越革老百姓越窮,黨官們越肥。

據官方有水份的報導,這些年來,三千多萬職工下崗、將近四億農民喪失土地、金融機構壞帳十多年徘徊在百分之三十五以上;每年有二千多億資產外流。貧富兩極分化嚴重,社會矛盾日益尖銳。

這還是有水份的報導,不攙水的實際情況是怎樣的?那些,中共用老百姓的錢雇用了網絡警察封鎖了老百姓!

據社科院、國務院研究室的一份資料表明:八二年至八六年,社會支持改革者,占百分之九十二以上;2004年,社會支持改革者,下跌到百分之二十至百分之二十五的危機程度。這次改革爭議,是由香港郎鹹平教授提出國企改革不當、國有資產流失的問題而引起的。據官方民調結果,郎鹹平的意見獲得百分之九十網民的支持,而反對郎鹹平觀點的網民只占百分之五。

這個民調結果讓中共恐慌,因為經濟改革失敗是因為獨裁專政引起的,而要解決這個問題必須先解決中共下臺問題。

高壓“休戰”


在中共手心裏,爭執不下,毫無用處。(爭鳴)
去年11月中旬,國家發改委主任馬凱在國務院研究室召開的改革與發展研討會上警告:「要防止把討論社會化、政治化,以致影響整個部署」。經濟問題不和政治體制掛鉤,當然什麼問題也解決不了。

今年1月初,吳儀在中辦、國辦召開的改革深化務虛會議上,傳達了“偉光正”對改革爭議的若干指示,其中有兩條,一是改革是中央既定方針,經實踐檢驗是正確的,黨內不存在原則上的分歧和大的爭議;二是要警惕人為搞宗派活動,在一些部門已有這樣情況。

農曆新年後,曾慶紅出面在與社科院、中央黨校、國務院研究中心及在經濟、金融界、大學擔任領導職務的理論工作者的茶聚會上嚴厲警告不許把經濟改革問題和政治改革連到一起。曾慶紅說:「就改革的方向、政策、措施等有不同看法,是正常的,不要提升到政治層面,不要提升到改革派和反改革派」,也就是說即使是在中共一黨專政下談政治層面的東西也是絕對不允許的。在中共看來談「政治」就是談摧垮中共,「政治」二字已經使中共談虎色變。

中共竊喜──視線和主題被轉移

最讓中共竊喜的是,近期部份人士已從分歧、爭議變質為幫派性鬥爭、名利爭奪戰,拉幫結私,串通傳媒高層,利用報刊、會議、講壇,甚至黨員組織生活會對異見進行攻擊,甚至把所掌握的對方在經濟上、生活上的負面東西抖出來作炮彈,迫對方投降。他們到底幹什麼來的反倒忘了。

於是,中共罪人反倒成了調停人。曾慶紅恐嚇說:「這樣爭論下去要添亂,這是在鬥氣,鬥個人名利得失。有的借題搞幫派,互揭對方老底,最後都會身敗名裂。爭議已經變了質,必須相互克制。」

噢,原來胡錦濤有權

最後,胡錦濤下令“休戰”,態度非常明確。

三月五日,十屆人大四次會議開幕當晚,胡錦濤會見各省市人大代表團正副團長(即各地黨政一、二把手)時,講道:對已有定論的路線、方針問題展開無休止的紛爭是(對黨)有害無益的。

胡還說:黨內關於改革的爭論已經過界、無限上綱上線,變成攻擊、鬥爭,正在蔓延、升級。中央的立場是始終如一的。改革的方向不能動搖。

胡表明:中央不會就改革的方向和正確與否再表態。同時要求,省地方黨政要正確掌握當前大方向、中心工作和任務,克服干擾。對個別的堅持挑起爭論的,要調離領導崗位。

噢,原來胡錦濤有權!

胡錦濤在什麼情況下有權

那麼,有人困惑:胡錦濤什麼時候有權,什麼時候沒權呢?

胡錦濤逐漸發現,當他哪怕談一點點要樹立法制的時候,他的權力就消失了,連講話稿發到高官層都做不到;去年8月胡錦濤連發五令控軍權,什麼作用也不起,軍隊沒人聽他的。他的公開發言稿必須由別人寫他來發聲,胡簡直就是個傀儡。

在權鬥的實踐過程中,胡錦濤慢慢體會到,自己可以不如此窩囊,完全可以掌握權力。什麼時候有權呢,胡發現當他損害人民利益、民族利益、國家利益的時候,他才在中共裏有權,可以一言九鼎。歷史的看,這是違背胡的本意的。於是,胡錦濤就必須在良知道義與權力之間進行抉擇:要末維持一言九鼎的權力,要末挺身而出,拋棄共產黨另立新黨,走一條看似艱難但光明的路。

近來有幾件引起國際關注的大事在考驗著胡錦濤。

一個是高智晟問題,自高智晟上書胡溫三封信為法輪功鳴冤以來,已經有三個多月了,目前高智晟連租住棲身之處都遭到迫害。而且軍隊的介入不能不讓人想到江澤民。

有內部人透露,高層也不是什麼問題都不讓討論研究,對如何對付高智晟,就花了大力氣。比如近期對他的跟蹤和騷擾方式就是中國共產黨決策層召集醫學、心理學、生理學等各類專家,在對高律師的個性、健康狀況等綜合情況精心研究的基礎上制定出的方案。專家們說,如果這套跟蹤方案能夠得到認真的執行,不出半年,就能讓高律師得上一種致命的病,也可以讓他的全家精神崩潰。



東方器官移植中心暴露的“成果”。(人民報)
第二個問題是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群體滅絕罪行。一些大陸醫院現在突然開始大批趕做器官移植手術,以銷毀集中營人證為目地的大屠殺正在發生。記者打電話到各大醫院移植中心了解情況,醫生大都表示,到四月底以前會有大量供體,過了這個時間機會就少了。並有承認法輪功學員被活體摘除器官。

醫學、心理學、生理學等各類專家成了血腥獨裁專政的幫兇;醫生成了活體解剖無辜者的屠夫;以反對中共專制起家的名人在中共群體滅絕罪行被揭露時跳出來為其辯護,指稱被屠殺群體給中共造謠,……胡錦濤一次次都沒有發出聲音。

去年,法輪功的橫幅標語是「胡錦濤,神和人民留給你的時間是有限的」,遺憾的是,到目前為止,胡錦濤還沒有走向光明的跡象。時間決不等人!


(人民報首發)

相關文章:

她險遭開膛破肚的驚險過程(多圖)
事態緊急!中共已開始大規模滅口行動 (圖)
高智晟:再問胡錦濤 如此相逼為哪般?
高智晟:再問胡錦濤 如此相逼為哪般?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