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養的「鶯」為何每天在殃視露臉(圖)
 
鮑光
 
2006-4-7
 

頂著「三個代表」男盜女娼。
(動向)
【人民報消息】有人說央視是個男盜女娼的地方。男盜,當然小盜小娼算不得什麼本事,要做大盜並不容易,因為江氏父子已經霸上位了,誰再怎麼貪,也貪不過江澤民父子。

要是說女娼,那得讓江澤民嫖上才能列入榜首。大家熟悉的,和江澤民有一腿的那幾個人裡邊有兩「鶯」:宋祖英和李瑞英。央視很榮幸,占了一個「鶯」。

有120多萬觀眾,強烈要求中央電視臺新聞節目主播李瑞英和邢質彬等下課換新人,因為已經是一二十年的老面孔了。觀眾希望這幅畫像趕快褪色。

有個網友說,「邢質彬怎麼還不下課,中國的播音員就那麼缺!!!!!!」還有個網友說,「難道就因為李瑞英是江澤民養的一個「鶯」,就非讓她每天在殃視露臉不行?」

新華網在2005年11月23日的報導《名人與車:李瑞英再急也別違章》中說,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節目主持人李瑞英「差不多每天都能在電視裡跟大夥見面」。不管您願意不願意看見她,老江想看想見。

李長春命中宣部出面解釋:中央電視臺首先要考慮的是確保不能有政治偏差,而不是什麼新人或新面孔。這個「確保」是以與江澤民鐵的程度為考量標準的,殃視裡誰還能比和江澤民零距離接觸的人更可靠呢?連被老江塞進政治局常委會的李長春見她也要嘴角兒努力上提,眼角火車道擠成一團。

報導談到李瑞英,說,「如果遇有突發新聞需要緊急插播時,她就得在最短的時間內到達崗位」,「有時遇到單位臨時通知緊急工作,而她又離單位挺遠,那才真叫著急呢。」

誰著急啊?120多萬觀眾要她下課哎!

但是她可不能下臺。爭鳴雜誌透露說,中央電視臺節目主持人油水大了,雖然月薪是5000元至8000元,但年傭金卻高達120萬至200萬元。瞧,老江睡了別人的老婆,還不用自己掏腰包,這等美事哪裏找去!

新華網在11月23日的報導中有對李瑞英非常精彩的報導:

「有一次週末她正好休息,就和愛人帶著孩子到百望山爬山,正當一家人興高采烈地比賽著往山上跑的時候,她的手機鈴聲響了。因為山上信號不好,她轉了半天方向,還是聽不清裡邊講些什麼,一看電話上顯示是單位的號碼,她預感到肯定又是有突發新聞要提前插播,顧不上和家人打招呼,就毫不猶豫地轉身往山下跑。直到在山下找到一部公用電話,她才和單位聯繫上。果不其然,一件很急的新聞稿要她立刻回單位整理播發。她只好丟下還在山上等著她的愛人和孩子開車直奔電視臺。」

李瑞英把丈夫和孩子曬在山上,連招呼都不打,自己開車走了。看來央視缺了她,這個重要新聞就沒有人報了。這豈不透露中共在央視已經成了孤家寡人?

報導接著寫道,「那天路上車很多,幾條通往電視臺的路段都不同程度擁堵。儘管她心裡非常著急,恨不得插上翅膀飛到單位,但她依舊按順序排在車流中,一邊看表一邊緊跟著前面的車緩行。經過漫長的煎熬,直到下午6點多鐘,才一邊擦汗,一邊快步走進電視臺直播間。」

這段報導確實讓人感到李瑞英是中共的寶貝,別說120萬觀眾要她下課,央視不能答應,要是15億人民要她下臺,央視領導更不能答應,因為不管老百姓喜歡不喜歡她,起碼她會按照「三個代表」的意思念,可別人張嘴能直播出什麼東西來,哪個領導心裡也沒底。

消息透露說,要在央視當主持人,除了有「才」、有「機遇」,還要排隊輪候。今年初已有四十五人排隊,每年只有三至四個名額。媽耶,等到做奶奶時還不一定能輪上。

李鶯真幸運。

(人民報首發)

相關文章:

想當年!兩鶯相掐中南海 老江服從小宋的法規(多圖)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