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這新聞確實給胡錦濤出了一個大難題
 
李曉華
 
2006-3-25
 
【人民報消息】一個農村就醫的田野調查報告從江澤民當政的2002年開始調查到現在,歷時4年。新華網報導的這個消息確實給胡錦濤出了一個大難題。

報導說,北大醫學博士、社會學博士後研究員王紅漫,2002年開始率領八名研究生,走入山東、江西、黑龍江、海南、四川、雲南等大陸廿個省區的一百多個鄉鎮,坐了火車換汽車,坐了汽車換馬車、拖拉機、驢車,深入一千多戶農家進行訪談,完成一項農村衛生就醫的田野調查報告。

深入農村歷時四年的調查,王紅漫說,不進農村真不知看病難在何處,除沒錢、放棄治療、大病致窮等普遍的認知,當地衛生院的硬體十分落後,衛生院裏沒有廁所,急需的病人只能用便壺就地方便。

此外,基層醫務人員整體醫療水平很低,慢性結膜炎被診斷為砂眼,低血壓被診斷成高血壓。還有很多醫生搞不清楚感冒是病毒性還是細菌性的,一開藥就是一大堆。最讓人擔心的是,大多數醫生甚至看不懂常規化驗單。鄉鎮衛生院面臨信任危機,農民一旦有一點兒病,就往縣、市醫院跑,不但增加醫院的負擔,而且農民看一場大病傾家蕩產的現象比比皆是。

更有無奈者把活著的母親送進火葬場,兄弟幾個把癌症晚期母親活活捂死,因為沒錢給母親治療而全家服毒自殺的新聞屢聞不鮮。

新華網在3月11日兩會期間報導說, 據統計,目前我國衛生資源只占世界衛生資源總量的2%,卻要為占世界20%的人口提供醫療服務。這其中,又有80%以上的藥品銷售要通過醫院實現。這種買賣雙方地位上的不平等,使吃“回扣”、收“紅包”成了醫療機構中廣泛流傳的“潛規則”。

北京、廣東、福建等地的一些醫院領導、醫生,竟然公開宣稱:「醫生收紅包後責任心強,少失誤,也是為病人」,「收否紅包,是你情我願」,「紅包能激勵醫生提升醫術」。這些醫療機構醫生收紅包已屬正常現象。

不久前官方針對上海市民道德狀況的一項調查顯示,醫生的職業道德總評分最低。至於說評議那些做活體器官移植手術的發橫財「醫生」,用「道德不夠」這個詞恐怕顯的太兒戲了。

看到這些令人憂慮的新聞,我突然想起明慧網3月16日一個很短的報導,報導說,一位死裏逃生的患者今年60多歲,湘潭人,胃痛了十多年,後經醫院檢查說是胃癌,那時他又黑又瘦又餓,小便象米湯水,真是生不如死。2004年2月1日,在中共依然嚴厲打壓法輪功時,他抱著求生的希望來到姐姐家,對煉法輪功的姐姐說:“我要跟你學法輪功!”

他說:我認真的看師父的講法錄像,沒幾天師父就給我淨化身體了,來勢很兇猛。連續嘔吐了八天八夜,嘔出來的都是血和膿,第八天我突然昏迷,休克了幾分鐘,姐姐抱著我,喊師父救我,幾分鐘後我甦醒了,感覺輕鬆多了。身體好轉後我回到了家。從此以後,我的身體逐漸康復,現在的我無病一身輕,幹起活來從不覺的累,鄰裏鄉親都知道,是師父救了我,是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法輪大法真正好!

這麼好的功法,不讓政府花一分錢搞什麼醫療保險,不讓老百姓花一分錢就身強力壯,為何江澤民要瘋狂打壓,中共政權至今還在虐殺法輪功修煉者呢?這樣的做法在讓誰焦頭爛額,在把誰置於死地?胡錦濤能夠回答這個問題嗎?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