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鳳軍向中共“秘密力量”發出呼籲
 
2006-3-20
 
【人民報消息】3月19日,新西蘭奧克蘭召開了“海外華人關心中國未來研討會”,專程從澳洲趕來的前天津國安官員郝鳳軍先生在研討會上向中共“秘密力量”發出呼籲。以下是大紀元新西蘭記者唐誠對郝鳳軍發言的錄音整理稿:

我先簡略地介紹一下我的經歷。我1994年南開大學畢業,從1994年到2000年我一直在天津市公安和平分局,做過防暴警察,治安民警,緝毒刑警。在 2000年以後,我被電腦抽到市局610辦公室。這是我的人生的一個轉折。一直到2005年2月我出逃到澳洲。我在2005年7月獲得了澳洲政府給我的永久保護簽證。

去年10月份,我和陳用林先生受歐洲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的邀請,到歐洲議會進行了演講;之後又受臺灣立法院的邀請到臺灣演講。在這之前,我第一次受到邀請的是紐西蘭,當時受到了重重的阻力,我的行李已經托運到飛機上,後來又搬了下來,沒有成行。這次終於在袁(紅冰)老師和民運人士和法輪功學員的共同努力下,使我完成了紐西蘭之行。

我非常榮幸,也非常高興今天有這個機會和大家見面,謝謝!

我注意到作證人的證詞

關於瀋陽集中營販賣人體器官屯事件,這件事情讓我感觸最深的有兩點:

第一,就像納粹當年有曾經極為隱蔽的奧斯維辛集中營一樣,中共610是一個非常隱蔽,非常完善的一個系統,它就類似於德國的蓋世太保機構。它可以一手遮天地在集中營裏採用任何方式、方法和殘忍的手段。現在終於被一些正義之士給揭露了出來。

第二,我注意到大紀元的有關出逃出面作證的人的證詞中說,“被迫參與(蘇家屯集中營)犯罪集團的人,幾年來都是非常的痛苦,生活在思想的折磨下,一天天地過這樣的生活。在這種狀態下,(他們)最終決定不能再呆在醫院裏,選擇了出逃”。他的這種心情和我在一年多以前,在中國的壓力和困境一樣,真的每天就像做惡夢一樣。我也想對這位勇敢的中國人說:“站出來,是你和你家人做出的最明智的選擇。”

中共610把人變成鬼的利器──錢

中共610蓋世太保組織把人變成鬼,最終拖下萬丈深淵的利器,其實就是錢。包括瀋陽蘇家屯集中營,它們販賣人體器官,都是為了錢。

只有錢才能維持中共暴政的運作;只有錢才能去賄賂那些海外的秘密力量,去給它們搜集情報,去迫害那些異見人士,包括法輪功團體。

中共安全保衛局

我大概介紹一下610機構,在中央有610辦公室,在全國各地的610辦公室都在其管轄範圍之內。610辦公室的名稱叫做“處理法輪功問題辦公室”。在2003年以前,610辦公室主要負責法輪功工作以及被中共列為14種有害功法的氣功。

在2003年以後,610擴大了職能,合併了國內各省廳局的政保處,組建了國內安全保衛局,他的職能是相當於國家安全局一樣的,因為當時組建的原因是國家安全局無法應付海外法輪功和民運等團體,在這種基調下,成立了國內安全保衛局。

2003年以後,610辦公室的名稱改為“防範和處理邪教犯罪工作處、工作局”。610的主要職能增加了對中共列為邪教的其它十四種宗教,包括被梵蒂岡羅馬教皇委派的天主教,還有一些基督教和其分支。

三年規劃布置海外“秘密力量”

2002年6月26日,在我的家鄉天津召開了全國的610會議,此次會議主要是布置海外“秘密力量”的部署工作。會議的簡稱叫三年規劃,就是講用3年的時間,在全世界各地布置秘密力量,進行對法輪功、“有害氣功”、以及被中共列為14種邪教的宗教團體進行“秘密力量”的安插,運用的手段就如同89年以後對民運所進行的滲透,分化瓦解所運用的手段是一樣的。

我出來以後接觸到很多法輪功學員和民運人士,他們問我,在海外到底有多少特務?大家都知道陳用林對澳洲媒體說在澳洲存在1000個特務。具體多少我也不太清楚,但我自己深深地知道,他(陳用林)說的數字是非常保守的。

當場出示情報證實紐西蘭存在中共“秘密力量”網絡

2003年,我接手在610 四隊的時候,當時我們第一個情報就是關於在美國、澳洲和紐西蘭其它宗教的信息。我也相信在紐西蘭也存在中共對法輪功和宗教團體所布設的比較堅實、比較密集的“秘密力量”網絡。

在此,我不知道今天中領館有沒有派人來。他們所採集的一些資料,包括一些圖文資料,只是為了換取一些中共的賞錢。

“如果你們認為良心允許的情況下,你們可以拍照,也可以錄音,可以和我們合影,都可以。但是當你拿到錢的時候,在你還有一點點良心的時候,能夠捐出一點中共的錢給大紀元或者給宗教團體” 。(聽眾熱烈鼓掌)

我在第一次來紐西蘭的時候也受到了一些阻力,後來我聽說一些網站上也有人發表了一些言論,懷疑我之前發表的關於中共在紐西蘭“秘密力量”的言論是否是真實可靠的。

關於紐西蘭“秘密力量”的部署,我可以在這裏講,是非常密集的一個完整的網絡,我手中的這兩份情報(向聽眾展示兩份文件),就是由天津市公安局上報到北京公安部26局的機密文件,加急文件,劃黃色按記的就是關於紐西蘭的情報。這兩份文件,我曾經在一些媒體上公布過。我個人出來的時候,一共帶了260多份公安局以及公安部的機密文件。

有人問我你這些文件為什麼沒有紅頭?我告訴他們現在紅頭文件都過時了,這些東西都是叫做加密傳輸,所有網絡上傳過來傳過去都是亂碼,只有用我們的解密器才能解開。這些東西都是經過一些情報部門和媒體核實過了的。當然我也有一些澳洲的情況,就像我講的,我一次都沒有來過澳洲,我怎麼知道澳洲的西人,他的名字,他住在哪,我怎麼知道的他在那兒開會?

這就是我反駁因上次紐西蘭未能成行,網絡上攻擊我的情況。

《九評》震懾中共 退黨人數是真實的

我再講一下《九評》對中共的震懾,為什麼中共對《九評》這本書打擊不遺餘力。

我是2005年2月出來的,《九評》是2004年11月發表的,11月份大紀元時報發表社論後就開始了大紀元的退黨網站。當時我還在天津市公安局610 辦公室工作。當時對這個網站的監控是全天候24小時監控的,因為它隨時都有人上網登記退黨,由網絡偵察處負責監視大紀元退黨網站。

在這裏講一個插曲,我到歐洲的時候有西方媒體問我:“你相信退黨的事是真實的嗎?”我說:“這是我親身經歷的,我相信這個數字是真實的”。

因為在大紀元開始這個退黨網站的時候,很多退黨的人都是用的真名實姓,當時沒有化名。當時僅是在天津市,每天的退黨人數大約是二、三十人,然後由網絡偵察處下載這些人的姓名後到我們天津610辦公室,由我們再分配到天津各個分局抓捕。退黨的人一律都是勞教3年。當時每天基本上都有被二、三十人抓。

在海外生活很多年的人可能不一定了解中國的勞教制度,勞教是不經過法院審判的。當時凡是用實名退黨的人,都是勞教頂滿3年。我們有《天津市公安局反邪處公密2005號文件》:“對所有署名退黨的人員進行抓捕,不予任何說法,一律勞教,最高刑期3年”。

當時我也感覺到中共的邪惡,入黨很容易,你可以入也可以不入,但是你要是想出來的話,就是叛黨。像我出來以後,天津市公安局給我定的是“反黨,反社會主義”。開始說是“反革命”,後來說沒有這個了,給我改成“危害國家安全”。

談到“危害國家安全”,有的人說我“叛國”;在墨爾本曾經開過一個“陳用林現象懇談會”,當時有一群“憤青”,中領館派來的留學生,說我是“叛國,出賣情報”。我跟他講,我說我以前做刑警的時候,我會運用各種手段,包括網絡端口和電話監聽;但我出逃到澳洲以後,我沒有講過任何這些公安用過的任何手段,沒有講過任何一點。我帶出來的268份文件,也沒有任何一個犯罪份子的文件。我帶出來的都是中共如何迫害老百姓的文件。我所出示的情報,包括向西方媒體講的,都是中共如何鎮壓和迫害異見團體和宗教人士的文件。

呼籲各界支持國內維權人士

現在全世界正在如火如荼地開展高智晟律師倡導的抗暴維權。我在墨爾本參加過兩次。那天我在紐西蘭的國會門前我也講過,呼籲紐西蘭的政府和紐西蘭的人民能夠多多關心這些事情。同樣的,國內那些走入維權行列的人士也需要我們的關心,需要我們的支持。我們在座的都已經享受到自由,呼吸到自由的空氣,我們應該盡我們每一份力量。

在我剛出來的時候,有很多人講我可能是為了享受西方的生活,享受更美好的生活。其實在中國,警察這個職業,工資是相當於中上層,我可以不去管這些事情,每天當一個行屍走肉,可以拿到3000多元的工資,現在我們那都漲到了5000塊錢。而我出來以後,剛開始的時候我還在打工,憑體力打工;現在走到中國民主事業這條路上,我也沒有工作,都是我的太太一個人在工作。如果我要享受的話,我在中國比這享受的要有千百倍,我就不會出來。

向中共“秘密力量”發出呼籲

我在國會的時候,呼籲過政府,呼籲過媒體,呼籲過人民。在這裏,我呼籲在紐西蘭的“秘密力量”,(我們所講的“秘密力量”,就是在西人媒體看來的中國的間諜)。

我呼籲他們,有一點點良心,放棄一點點邪惡,做你們應該做的事情。你們可以不參與,過你們自己正常的生活。

如果你們把紐西蘭這些善良的人們的情報送回到國內,國內對他們的家人,親朋好友都會有一定的騷擾。

我呼籲在紐西蘭的“秘密力量”,希望你們能夠做到一個最起碼做人的一個標準,最起碼能夠想到大家都是中國人,我們不要自相殘殺。我們沒有別的目的,只是想結束中共一黨暴政。(聽眾熱烈鼓掌)

我個人的親身經歷和最近蘇家屯事件的暴露,應該已經讓更多的民眾看到──中共惡魔不除,其惡行絕對不會終止。

我們唯有盡我們每一個人力量,把中共一手遮天的黑幕拉開,讓光明再多進去一些,讓外面的人和裡面的人醒地更快一些。希望有更多有良知,有正義感的人能幫助我們,讓中共惡魔能更快地被終結。

謝謝大家!


(以下為郝鳳軍回答聽眾提問)

問:請談一下第一次沒有來成紐西蘭的詳細情況。

答:第一次可能是因為廣告登出去了,已經宣揚出去了,中共對紐西蘭的外交部可能有一定的施壓。這是我自己認為的可能是這麼個原因。

問:能否看一看你手中的兩份重要情報?

答:可以。

問:你下一步準備做哪一行?

答:我從小熱愛警察的工作,如果有可能的話,我會盡我的一切努力去做,不管是在澳洲,還是在哪兒。我很想去考取警察工作。我現在還在一直堅持鍛練。在我的心目當中,警察是正義的化身。我會願意為維護普通百姓的安全去盡我的一份力量。

問:請問你和你的610同事對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是怎麼想的?

答:大部份認為我們所做的不是正事,我們應該去抓犯人,不是去抓老百姓。

問:您的同事都知道退黨消息嗎?他們是怎樣看待退黨?

答:他們都知道。其實在中國,穿上警服開大會的時候是我們一個層面,不是人應該做的事情;當脫下警服的時候,大家都會講到心裏話。包括生活在中國的每一個老百姓,他們也都知道共產黨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問:法輪功學員給您的印象是什麼?

答:法輪功給我印象是“沒有謊言”。任何事情你去問他,他從來不會撒謊。他給我的印象是──中國的老百姓,跟其他人沒有任何區別。

問:900萬退黨大潮,您覺得對中共的打擊力度有多大?

答:對它打擊力度如果要是小的話,它不會耗費這麼多精力去全天候監控網站。開始實名退黨的時候,當時抓捕我們得到的指令就是,直接就是最高限──勞教三年。所以它非常恐懼,也非常害怕。並且前不久,中共外交部去澄清現在共產黨員又增加了多少。這叫此地無銀三百兩。如果要沒有退黨大潮,它不會在國際記者招待會上去澄清這個事情。

謝謝大家。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