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凤军向中共“秘密力量”发出呼吁
 
2006-3-20
 
【人民报消息】3月19日,新西兰奥克兰召开了“海外华人关心中国未来研讨会”,专程从澳洲赶来的前天津国安官员郝凤军先生在研讨会上向中共“秘密力量”发出呼吁。以下是大纪元新西兰记者唐诚对郝凤军发言的录音整理稿:

我先简略地介绍一下我的经历。我1994年南开大学毕业,从1994年到2000年我一直在天津市公安和平分局,做过防暴警察,治安民警,缉毒刑警。在 2000年以后,我被电脑抽到市局610办公室。这是我的人生的一个转折。一直到2005年2月我出逃到澳洲。我在2005年7月获得了澳洲政府给我的永久保护签证。

去年10月份,我和陈用林先生受欧洲人权委员会副主席的邀请,到欧洲议会进行了演讲;之后又受台湾立法院的邀请到台湾演讲。在这之前,我第一次受到邀请的是纽西兰,当时受到了重重的阻力,我的行李已经托运到飞机上,后来又搬了下来,没有成行。这次终于在袁(红冰)老师和民运人士和法轮功学员的共同努力下,使我完成了纽西兰之行。

我非常荣幸,也非常高兴今天有这个机会和大家见面,谢谢!

我注意到作证人的证词

关于沈阳集中营贩卖人体器官屯事件,这件事情让我感触最深的有两点:

第一,就像纳粹当年有曾经极为隐蔽的奥斯维辛集中营一样,中共610是一个非常隐蔽,非常完善的一个系统,它就类似于德国的盖世太保机构。它可以一手遮天地在集中营里采用任何方式、方法和残忍的手段。现在终于被一些正义之士给揭露了出来。

第二,我注意到大纪元的有关出逃出面作证的人的证词中说,“被迫参与(苏家屯集中营)犯罪集团的人,几年来都是非常的痛苦,生活在思想的折磨下,一天天地过这样的生活。在这种状态下,(他们)最终决定不能再呆在医院里,选择了出逃”。他的这种心情和我在一年多以前,在中国的压力和困境一样,真的每天就像做恶梦一样。我也想对这位勇敢的中国人说:“站出来,是你和你家人做出的最明智的选择。”

中共610把人变成鬼的利器──钱

中共610盖世太保组织把人变成鬼,最终拖下万丈深渊的利器,其实就是钱。包括沈阳苏家屯集中营,它们贩卖人体器官,都是为了钱。

只有钱才能维持中共暴政的运作;只有钱才能去贿赂那些海外的秘密力量,去给它们搜集情报,去迫害那些异见人士,包括法轮功团体。

中共安全保卫局

我大概介绍一下610机构,在中央有610办公室,在全国各地的610办公室都在其管辖范围之内。610办公室的名称叫做“处理法轮功问题办公室”。在2003年以前,610办公室主要负责法轮功工作以及被中共列为14种有害功法的气功。

在2003年以后,610扩大了职能,合并了国内各省厅局的政保处,组建了国内安全保卫局,他的职能是相当于国家安全局一样的,因为当时组建的原因是国家安全局无法应付海外法轮功和民运等团体,在这种基调下,成立了国内安全保卫局。

2003年以后,610办公室的名称改为“防范和处理邪教犯罪工作处、工作局”。610的主要职能增加了对中共列为邪教的其它十四种宗教,包括被梵蒂冈罗马教皇委派的天主教,还有一些基督教和其分支。

三年规划布置海外“秘密力量”

2002年6月26日,在我的家乡天津召开了全国的610会议,此次会议主要是布置海外“秘密力量”的部署工作。会议的简称叫三年规划,就是讲用3年的时间,在全世界各地布置秘密力量,进行对法轮功、“有害气功”、以及被中共列为14种邪教的宗教团体进行“秘密力量”的安插,运用的手段就如同89年以后对民运所进行的渗透,分化瓦解所运用的手段是一样的。

我出来以后接触到很多法轮功学员和民运人士,他们问我,在海外到底有多少特务?大家都知道陈用林对澳洲媒体说在澳洲存在1000个特务。具体多少我也不太清楚,但我自己深深地知道,他(陈用林)说的数字是非常保守的。

当场出示情报证实纽西兰存在中共“秘密力量”网络

2003年,我接手在610 四队的时候,当时我们第一个情报就是关于在美国、澳洲和纽西兰其它宗教的信息。我也相信在纽西兰也存在中共对法轮功和宗教团体所布设的比较坚实、比较密集的“秘密力量”网络。

在此,我不知道今天中领馆有没有派人来。他们所采集的一些资料,包括一些图文资料,只是为了换取一些中共的赏钱。

“如果你们认为良心允许的情况下,你们可以拍照,也可以录音,可以和我们合影,都可以。但是当你拿到钱的时候,在你还有一点点良心的时候,能够捐出一点中共的钱给大纪元或者给宗教团体” 。(听众热烈鼓掌)

我在第一次来纽西兰的时候也受到了一些阻力,后来我听说一些网站上也有人发表了一些言论,怀疑我之前发表的关于中共在纽西兰“秘密力量”的言论是否是真实可靠的。

关于纽西兰“秘密力量”的部署,我可以在这里讲,是非常密集的一个完整的网络,我手中的这两份情报(向听众展示两份文件),就是由天津市公安局上报到北京公安部26局的机密文件,加急文件,划黄色按记的就是关于纽西兰的情报。这两份文件,我曾经在一些媒体上公布过。我个人出来的时候,一共带了260多份公安局以及公安部的机密文件。

有人问我你这些文件为什么没有红头?我告诉他们现在红头文件都过时了,这些东西都是叫做加密传输,所有网络上传过来传过去都是乱码,只有用我们的解密器才能解开。这些东西都是经过一些情报部门和媒体核实过了的。当然我也有一些澳洲的情况,就像我讲的,我一次都没有来过澳洲,我怎么知道澳洲的西人,他的名字,他住在哪,我怎么知道的他在那儿开会?

这就是我反驳因上次纽西兰未能成行,网络上攻击我的情况。

《九评》震慑中共 退党人数是真实的

我再讲一下《九评》对中共的震慑,为什么中共对《九评》这本书打击不遗余力。

我是2005年2月出来的,《九评》是2004年11月发表的,11月份大纪元时报发表社论后就开始了大纪元的退党网站。当时我还在天津市公安局610 办公室工作。当时对这个网站的监控是全天候24小时监控的,因为它随时都有人上网登记退党,由网络侦察处负责监视大纪元退党网站。

在这里讲一个插曲,我到欧洲的时候有西方媒体问我:“你相信退党的事是真实的吗?”我说:“这是我亲身经历的,我相信这个数字是真实的”。

因为在大纪元开始这个退党网站的时候,很多退党的人都是用的真名实姓,当时没有化名。当时仅是在天津市,每天的退党人数大约是二、三十人,然后由网络侦察处下载这些人的姓名后到我们天津610办公室,由我们再分配到天津各个分局抓捕。退党的人一律都是劳教3年。当时每天基本上都有被二、三十人抓。

在海外生活很多年的人可能不一定了解中国的劳教制度,劳教是不经过法院审判的。当时凡是用实名退党的人,都是劳教顶满3年。我们有《天津市公安局反邪处公密2005号文件》:“对所有署名退党的人员进行抓捕,不予任何说法,一律劳教,最高刑期3年”。

当时我也感觉到中共的邪恶,入党很容易,你可以入也可以不入,但是你要是想出来的话,就是叛党。像我出来以后,天津市公安局给我定的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开始说是“反革命”,后来说没有这个了,给我改成“危害国家安全”。

谈到“危害国家安全”,有的人说我“叛国”;在墨尔本曾经开过一个“陈用林现象恳谈会”,当时有一群“愤青”,中领馆派来的留学生,说我是“叛国,出卖情报”。我跟他讲,我说我以前做刑警的时候,我会运用各种手段,包括网络端口和电话监听;但我出逃到澳洲以后,我没有讲过任何这些公安用过的任何手段,没有讲过任何一点。我带出来的268份文件,也没有任何一个犯罪份子的文件。我带出来的都是中共如何迫害老百姓的文件。我所出示的情报,包括向西方媒体讲的,都是中共如何镇压和迫害异见团体和宗教人士的文件。

呼吁各界支持国内维权人士

现在全世界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高智晟律师倡导的抗暴维权。我在墨尔本参加过两次。那天我在纽西兰的国会门前我也讲过,呼吁纽西兰的政府和纽西兰的人民能够多多关心这些事情。同样的,国内那些走入维权行列的人士也需要我们的关心,需要我们的支持。我们在座的都已经享受到自由,呼吸到自由的空气,我们应该尽我们每一份力量。

在我刚出来的时候,有很多人讲我可能是为了享受西方的生活,享受更美好的生活。其实在中国,警察这个职业,工资是相当于中上层,我可以不去管这些事情,每天当一个行尸走肉,可以拿到3000多元的工资,现在我们那都涨到了5000块钱。而我出来以后,刚开始的时候我还在打工,凭体力打工;现在走到中国民主事业这条路上,我也没有工作,都是我的太太一个人在工作。如果我要享受的话,我在中国比这享受的要有千百倍,我就不会出来。

向中共“秘密力量”发出呼吁

我在国会的时候,呼吁过政府,呼吁过媒体,呼吁过人民。在这里,我呼吁在纽西兰的“秘密力量”,(我们所讲的“秘密力量”,就是在西人媒体看来的中国的间谍)。

我呼吁他们,有一点点良心,放弃一点点邪恶,做你们应该做的事情。你们可以不参与,过你们自己正常的生活。

如果你们把纽西兰这些善良的人们的情报送回到国内,国内对他们的家人,亲朋好友都会有一定的骚扰。

我呼吁在纽西兰的“秘密力量”,希望你们能够做到一个最起码做人的一个标准,最起码能够想到大家都是中国人,我们不要自相残杀。我们没有别的目的,只是想结束中共一党暴政。(听众热烈鼓掌)

我个人的亲身经历和最近苏家屯事件的暴露,应该已经让更多的民众看到──中共恶魔不除,其恶行绝对不会终止。

我们唯有尽我们每一个人力量,把中共一手遮天的黑幕拉开,让光明再多进去一些,让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醒地更快一些。希望有更多有良知,有正义感的人能帮助我们,让中共恶魔能更快地被终结。

谢谢大家!


(以下为郝凤军回答听众提问)

问:请谈一下第一次没有来成纽西兰的详细情况。

答:第一次可能是因为广告登出去了,已经宣扬出去了,中共对纽西兰的外交部可能有一定的施压。这是我自己认为的可能是这么个原因。

问:能否看一看你手中的两份重要情报?

答:可以。

问:你下一步准备做哪一行?

答:我从小热爱警察的工作,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会尽我的一切努力去做,不管是在澳洲,还是在哪儿。我很想去考取警察工作。我现在还在一直坚持锻练。在我的心目当中,警察是正义的化身。我会愿意为维护普通百姓的安全去尽我的一份力量。

问:请问你和你的610同事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是怎么想的?

答:大部份认为我们所做的不是正事,我们应该去抓犯人,不是去抓老百姓。

问:您的同事都知道退党消息吗?他们是怎样看待退党?

答:他们都知道。其实在中国,穿上警服开大会的时候是我们一个层面,不是人应该做的事情;当脱下警服的时候,大家都会讲到心里话。包括生活在中国的每一个老百姓,他们也都知道共产党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问:法轮功学员给您的印象是什么?

答:法轮功给我印象是“没有谎言”。任何事情你去问他,他从来不会撒谎。他给我的印象是──中国的老百姓,跟其他人没有任何区别。

问:900万退党大潮,您觉得对中共的打击力度有多大?

答:对它打击力度如果要是小的话,它不会耗费这么多精力去全天候监控网站。开始实名退党的时候,当时抓捕我们得到的指令就是,直接就是最高限──劳教三年。所以它非常恐惧,也非常害怕。并且前不久,中共外交部去澄清现在共产党员又增加了多少。这叫此地无银三百两。如果要没有退党大潮,它不会在国际记者招待会上去澄清这个事情。

谢谢大家。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