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掰哧!中共十七大遇到了虎妞的難產問題
 
門禮瞰
 
2006-3-8
 
【人民報消息】老舍寫的《駱駝祥子》裏一個使人不能忘記的人物是虎妞,她厲害了一輩子,到頭來因骨盆狹窄又加上年歲大,難產而死。這個問題擱在今天根本不是個問題,剖腹產不就結了?但是那個時候偏偏就……,哎,到什麼時候說什麼話。

2005年9月爭鳴雜誌透露,中共決定十六大的九常委,胡錦濤、吳邦國、溫家寶、曾慶紅十七大留任,黃菊、吳官正、羅幹下,賈慶林和李長春被逼無奈提出請辭。

政治局常委又要改變為七人,再增補的三人為: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公安部長周永康、中紀委副書記趙勇。而張德江和周永康都怨聲載道、臭不可聞,現在都被迫提出辭職。但他們到底進不進入決策層,由中共最後權衡利弊來決定。

中共現在不只是政治局常委的人選問題,而是全方位都遇到虎妞的難產問題。這問題在西方民主國家根本不算個事,這個政黨生不出象樣的孩子,讓別的政黨生吧,民主選舉選民選誰誰當。但在獨裁中共那是決對不行的,否則中共前國防部長遲浩田就不會說用七億老百姓的命去延長中共的命了。

現在的問題是,80多歲的中共滿身癌瘤,喘氣都不順,該準備壽衣了,卻在那裏研究到底生個男,還是生個女,還是生個雙胞胎。所以怎麼研究都註定是個笑話。

十七大籌備組難產

現在不要說十七大政治局常委會到底讓誰進,就是籌備組人選都難產。

爭鳴雜誌1月刊報導,關於成立十七大籌備領導小組,中央政治局近期討論過兩次都未獲通過,最後搞出五套方案。

(一)胡錦濤、吳官正、劉雲山、賀國強、王兆國、郭伯雄、王剛、華建敏、何勇(吳儀、周永康、王兆國聯名提出);

(二)胡錦濤、曾慶紅、吳官正、劉雲山、賀國強、王剛、郭伯雄、華建敏、張樹田(國務院黨組提出);

(三)曾慶紅、吳官正、李長春、劉雲山、賀國強、王剛、回良玉、曹剛川、華建敏(中央書記處提出);

(四)吳邦國、黃菊、吳官正、劉雲山、賀國強、王剛、曹剛川、華建敏、王兆國(中央書記處提出);

(五)曾慶紅、劉雲山、賀國強、曹剛川、王剛、華建敏、何勇、張樹田、令計劃(人大常委黨組提出)。

在這五套方案中,曾慶紅把持的中央書記處和吳邦國為首的人大常委黨組都沒有提名胡錦濤,這說明什麼問題?就這麼幾個人還提出五套方案,可見中共高層鬥爭非常激烈。胡錦濤提出要構建“和諧社會”不是無地放矢的。

瓜分權力

開放雜誌1月刊報導,十七大副總理將新增兩位:政治局委員、湖北省委書記俞正聲,和中央委員、商業部長薄熙來。

俞正聲的父親黃敬是江青的前夫,母親範瑾曾任北京日報社長,太太是張愛萍的女兒。薄熙來的父親是八老唯一存活者,目前已患老年癡呆症,不認識人,雖然農曆新年中共對他的“慰問”免了,但只要還有口氣兒就要給面子。

中共的事情在西方人看來很奇怪,選誰進決策層為何不是根據本人品德、能力為標準,而是以他爸他媽甚至他老婆是誰的孩子做衡量標準。這就不難理解為何漢奸出身的江澤民要冒充「革命烈士子弟」;中共整高智晟律師時,查三代查不出問題,為何接著往下查,甚至查到清朝去了。獨裁者確實常常給歷史添笑料。

十七大常委三方案

開放雜誌3月刊報導,中共有關方面對十七大最高領導層的改組有三個方案在研究中:

1、取消常委制。在政治局只設總書記和書記處。這是50年前的體制今天又翻出來了。

2、五常委制。由總書記、國家副主席、總理、中紀委書記和政法委書記五大領導人組成。

3、七常委制。在五常委架構中,加上人大委員長及政協主席。

又是難產,而且都是頭頭腦腦發生了問題,奇怪的是為何胡錦濤讓腳丫子保鮮呢?

難道在中共高層眼裏,中國沒有其它事情需要解決了嗎?還不是的,擬出二號文件就是一個。

中央書記處意見紛紜拱出三個版本

據爭鳴雜誌3月刊透露,按中共中央近十年來的慣例,每年農曆新年前或節後就會發出中共中央、國務院的第二號文件,作為本年度黨內重心要解決的事項。今年的第一號文件內容是關於執行取消一切三農稅,那當然是為了緩和日益擴大的農民維權運動的。

原訂於一月下旬發出的2006年中共中央、國務院第二號文件,推遲到二月下旬,仍未見任何動靜,因為中央書記處開了五次會議,意見紛紜,難產出不來。結果搞出了三個版本的二號文件草稿,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審閱。

這是三個讓中國老百姓笑昏倒的中共中央、國務院第二號文件版本:

第一個版本:要求全黨結合學習胡錦濤在中央紀委第六次全會上的講話,認真學習黨章,貫徹黨章。

第二個版本:關於進一步深入開展保持共產黨先進性教育活動的意見。

第三個版本:關於加強民主集中制、維護黨內政治生活原則的若干意見。

據悉,曾慶紅竭力支持第二個版本,主張深入展開「保先」教育活動,提出從中央帶頭投入,要對「保先」教育補課。

現在,爭執不下的中央書記處的書記們已經將以上三個版本的二號文件草稿提交給中央政治局常委會, 這不是難為政治局常委們嗎?十七大籌備組都在難產,十七大常委到底設幾個人都意見分歧,誰還顧得上三個版本的保鮮呢?

有人說中共高層的神經是否已經失常了,全國14億人口才有多少中共黨員?為何通告全國的文件竟會是中共保鮮呢?

其實這正說明了中共當前最危機的就是「保命」。中共2003年已經透露,六千萬黨員有兩千萬信佛教和基督教、天主教了,現在每天又有兩三萬黨員和外圍組織退出黨團隊,目前已有870萬人退出,而且“三退”大潮一直滾滾向前,中共還能活幾天呢?

所以,什麼五套班子、三個方案、三個版本,都是瞎掰哧。現在中共所做的一切,無論是對內要“社會和諧”,對外要“解放臺灣”等等姿態,都是為了一個目地──保命、逃命!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