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員工證實:蘇家屯集中營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
 
————被摘除器官的法輪功學員很多都是活體,麻藥用量很少
 
2006-3-16
 
【人民報消息】中共瀋陽蘇家屯集中營買賣活體法輪功學員器官事件獲得新的線索,一位曾經在集中營的工作人員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透露該集中營設在瀋陽蘇家屯遼寧省血栓中西結合醫院。2001年開始有6千名法輪功學員被秘密關押此地,迄今沒有人能夠生還出來。此家醫院發生了大量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腎臟、肝臟和眼角膜等器官的駭人罪惡,被強行摘取器官的法輪功學員的活體被秘密扔進用鍋爐房改裝的焚屍爐,骨灰和鍋爐中的焦炭混為一體作為爐灰被倒掉。

六千人中的四分之三者器官被摘除 人被焚屍

這些器官被摘除的法輪功學員中有身體虛弱者,也有身強力壯者。因爲這些人很多都是非法抓來的,這些法輪功學員沒有逮捕證、沒有身份。器官被活體摘除之後無人認領屍體,或者被人假冒認領屍體。

由於沒有人能夠存活出來,約六千法輪功學員當中的四分之三的人已經被挖空心臟、腎藏、眼角膜、皮膚後死去,並被毀滅屍體。這位該醫院的工作人員,她的親人是曾經參與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主刀醫生,她認爲現在還有約二千法輪功學員藏在這個醫院,她擔心當局會毀滅證據和滅口。

集中營設立地的地址

外界稱的秘密集中營,實際上設在瀋陽市蘇家屯區的遼寧省血栓中西結合醫院後院,具體地址在瀋陽市蘇家屯區雪松路49號,是中國首家治療心、腦及周圍血管疾病的專科醫院。這家醫院由遼寧中醫學院教學醫院、瀋陽血栓治中心等幾個機構合併而成。

該醫院占地面積21087平方米,建築面積17562 平方米,職工460人,設有24個 醫療科室,20個醫技醫附科室日。醫院設有瀋陽血栓病研究所。是一所科系齊全,設施完備,布局合理,醫教研結合,具有中醫和血栓專科兩大特色的現代化醫院。

據中國政府公布的資料顯示,醫院創建於1988年12月20 日,1990年10月4日蘇家屯區政府決定:瀋陽市血栓病醫療中心附屬醫院與蘇家屯區中醫院合併,1992年2月30日經蘇家屯區編委批准成立瀋陽血栓病研究所,1993年5月10日被遼寧省衛生廳批准為遼寧中醫學院教學醫院,1994年5月12日被遼寧省衛生廳批准為二級甲等中醫院,1994年11月 18日被遼寧省衛生廳批准為遼寧省血栓病中西醫結合醫療中心,1998年6月12日被中國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批准為中國中醫血栓病醫療中心。



2004年7月4日,華商晨報刊登一則消息,報導出瀋陽蘇家屯
一位農民工非正常死亡後又不明不白被火化,當時提供死亡證書
的醫院就是蘇家屯中共中醫血栓病醫療中心。

2004年7月4日,華商晨報刊登一則消息,報導出瀋陽蘇家屯一位農民工非正常死亡後又不明不白被火化,當時提供死亡證書的醫院就是蘇家屯中共中醫血栓病醫療中心。此事引起中國社會的關注。

以下是大紀元記者採訪瀋陽蘇家屯遼寧省血栓中西結合醫院一名前工作人員(問:記者。答:瀋陽蘇家屯遼寧省血栓中西結合醫院一名前工作人員)。

問:該集中營設立的醫院工作人員都知道此事嗎?

答:該醫院只有少數官員和部分醫生秘密從事摘取器官的手術,醫院其他工作人員部分人知道此事,但忌諱莫深,大家因為擔心滅口和惹事都回避此事。只有非常被信任的醫生才能夠被挑選來做摘除器官手術的主刀醫生。

問:被摘除器官的法輪功學員是活體嗎?其家屬是否知道?

答:被關押到這裏的法輪功學員大多都是從瀋陽大北監獄、馬三家勞教所和其他監獄轉過來,或者是從公園、民宅等地抓捕過來的法輪功學員。這些法輪功學員因為不放棄修煉法輪功,被抓時沒有正式的逮捕證書,家屬也不知情,有的根本沒有名字等。另外,由於中共當局對法輪功學員實行“打死算白死”的政策,法輪功學員的死亡對中共監獄來說不是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這些醫務人員被告知這些法輪功學員是因為殺人或其他犯罪被判死刑或者因為煉功入魔而導致瀕臨死亡等。

被摘除器官的法輪功學員大多分幾個類別:

活體摘除的器官的價值遠遠大於從已經死亡者身體上摘除的器官的價值,很多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被摘除的時候人還沒有咽氣,這些人的器官被摘除之後,有的人就直接被丟進焚屍爐中火化,沒留下任何痕跡。有的器官被摘除被盜後,醫生將刀口縫合好後,請家屬或者家屬代理簽字後被火化,家屬完全不知道死者的器官已經被摘除。

另外,有些其他地區的監獄的法輪功學員本來是健康者,卻被偷偷注射一些精神藥物,導致這些人精神恍惚,而被轉入蘇家屯集中營繼續折磨,直到最後將其器官摘除後被秘密毀屍。

這些器官被摘除的法輪功學員中有身體虛弱者,也有身強力壯者。因爲這些人很多都是非法抓來的,這些人沒有逮捕證、沒有身份。器官被活體摘除之後無人認領屍體,或者被人假冒認領屍體。

由於這些人沒有存活出來,這六千人當中的四分之三的人已經被挖空心臟、腎藏、眼角膜、皮膚後死去,並被毀滅屍體。我認爲現在還有大約二千法輪功學員還在這個醫院,我擔心當局會毀滅證據和滅口。

問:你如何知道這些事情,你本人是參與器官摘除的醫生嗎?

答:我本人在瀋陽蘇家屯遼寧省血栓中西結合醫院工作,這個地方就是這個集中營的設立地。我的直系親屬有參與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手術。這個事情給我們家庭帶來巨大的痛苦。

問:請你講述你所知道的事情。

答:2001年開始,我們醫院開始關押法輪功學員,開始的時候,這些人關押在醫院的後院的平房中,後來,院方將平房撤除,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不知道轉移到醫院的何處。很多醫院的職工私下議論,這些法輪功學員被秘密轉移到醫院的地下室內,據醫院工作內部人員透露醫院內有龐大的秘密地下室。

當時,我們上班的時候,負責醫院採購的後勤人員說,醫院要求後勤部門購買的食物、手術手套和日常用品急劇增加,後勤部門的人員根據當時的採購規模估算,當時醫院關押了至少有6千名法輪功學員。

這些法輪功學員不是關押在醫院前面四層高的住院部或者工作大樓,醫院工作人員完全看不到這些人,我們只是偶爾看到用護理病床推到一樓做檢查的法輪功學員,這些人很虛弱。但大規模的法輪功學員不知道秘密關押在何處,有職工詢問醫院高層,為何購買這樣多的食物、手術手套等日常用品,但人員具體關押在何處?院方高層表示:“你們只要做好你們的工作,不要問其他問題。”

2001年開始,我有家人參與器官摘除的手術,家人事先隱瞞了此事,院方挑選各方面都信得過的醫生作此秘密手術。一段時間後,我發現家人非常痛苦,夜晚經常做惡夢,非常驚恐,多次詢問之後,家人告訴我實情,家人已被領導要求從2001年開始參與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手術,當時已經是2003年,經過幾年之後,因為參與此事件,已經被折磨的痛苦不堪,不可能再呆在此醫院從事這個罪惡,家人決定出國來逃避此事。

我的家人告訴我說,你不知道我的痛苦,因為這些法輪功學員是活的,若從死人身體上摘除器官,這還好說,這些人還是活的。

問:醫院還有其他醫生參與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手術嗎?

答:我知道還有。這些事情都是秘密進行的,我們醫院參與的醫生很多是從其他醫院調過來的實習醫生。因為法輪功學員的生命得不到政府的保障,這些人的生命被當局視為不值錢,他們的身體被用來給實習醫生做實驗等。

我們醫院的調動頻繁,很多醫生做了這類事情之後很痛苦,紛紛要求調走,或隱姓埋名,可能有的被滅口,檔案被調走,或者換名等,永遠不知道這些人最後去到哪裏。

醫院人員都知道醫院的後院不能去,那裏有人監視,這是醫院工作人員回避的話題。

問:聽説醫院設有焚屍爐?器官摘除後人還沒死就被燒掉?

答:我們醫院的職工叫這個地方為“焚屍爐”。其實這是一個鍋爐房。一些從附近農村聘來的貧困農民來鍋爐房幹活,剛來的時候,這些人一無所有,但工作一段時間之後,他們很快能積攢一些手錶、戒指、項鏈等物件,數量還不少,醫院的職工傳説,這些首飾和手錶是從已經被摘除器官後,將要丟進鍋爐焚燒的法輪功學員身體上扒下來的。醫院職工說,有的還沒有死亡,就被丟進去燒了。

問:做手術的時候打麻藥嗎?

答:麻藥用量很少。中國大陸醫院的麻藥是有限量的要求。一般根據這個醫院容納的病人的人數來配額麻藥的供應量。我們醫院實際公開的病人沒有多少,公開紀錄的手術也不多,但和手術需要的相關設備和用品消耗的很多,由於麻藥是有限額的,這些秘密進行的摘取器官手術是得不到正規麻藥供應。為節省麻藥,摘取這些法輪功學員器官時注射的麻藥非常節省,麻藥用量很少,而且被摘除器官者很多都是活體,可想被摘除器官的法輪功學員遭受的痛苦。

問:自2001年關押的6000人,到現在還有生還者嗎?

答:這些人沒有人能活著出來,人數越來越少。現在蘇家屯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已經沒有過去多了。但我相信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還在持續。

問:這些器官通常賣到哪裏?政府高層知道此事嗎?

答:主要是賣到泰國,我想世界其他地方也有。現在中國需要做皮膚、眼角膜、腎臓移植的病人很多,很多病人需要排隊等待器官,現在一個腎器官能賣到3萬美元到10萬美元不等,這個生意利潤太大。得到好處的人不僅僅是醫院高層和中共衛生系統的官員,這是一場國家犯罪,從政府官員到醫生和販賣器官者的集體參與,共同從中得利。

問:為何要選中法輪功學員作器官被摘除者?

答:因為很多法輪功學員被抓來的時候家人不知道,無人認領屍體。

問:你為什麼願意把這個事情講出來?可能對你有危險。

答:我知道現在醫院還有法輪功學員被關押,我希望這個事情能夠盡快在國際社會上曝光,能救這些還沒有被殺死的人。另外,我希望能夠將事情曝光,為我的親人贖罪!我希望社會能夠關注此事,盡快阻止這個驚人的罪惡。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