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高調倡導“執行力” 全球矚目驚世大案結了(多圖)
 
戚思
 
2006-3-9
 

兩會期間,周永康把警察指揮的像一群無頭
蒼蠅(Getty)
【人民報消息】今天新華網有一個專題報導是《兩會高調倡導“執行力” 確保中央政令暢通》。看後拍案叫絕。

報導說,此間人士指出,執行力的強弱將直接關係到中央政令的暢通,關係到“十一五”規劃各項目標的實現。

確實是這樣,雖然不知這個「此間人士」是否指的公安部長周永康,但周永康在兩會期間,的確提高了“執行力” ,確保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羅幹)的政令暢通,並立竿見影把全球矚目的一個大案給結了。

這裏要說明的是,這個“執行力”政令從中央暢通到地方,連省、市、鎮、村都暢通無阻了。比胡錦濤的政令連中南海都出不去強太多了。

各位可能還記的這個大案,羅幹周永康屬下河北省涿州市東城坊鎮派出所的警察何雪健,當著另一個年輕警察的面,把和他媽年歲相仿的信奉“真善忍”的婦女給強姦了,情景就像人民報一篇文章說的那樣《中共赤膊光腚上陣了》。如果中共不拿屁股當臉,何雪健敢光腚嗎?如果沒有中央具體政令暢通到他那裏去,他決不敢公開強姦完還勒索了受害人家屬3000元錢。

2005 年11月24日晚8點多,東城坊鎮惡黨政法人員及警察突然翻牆闖入西疃村51歲的村婦劉季芝家裏,非法抄家之後進行綁架,並把她與其他被劫持的法輪功學員韓玉芝、魏寶良、汪賀林等強行帶到東城坊鎮派出所毒打折磨。惡警何雪健公然對劉季芝動手動腳,並淫笑說:“你看這是耍流氓嗎?……”

這個問題能當做問題來問,真不愧是共匪的徒子徒孫。只有共黨共妻的流氓政權才能製造出這種連畜生都不如的東西。


劉季芝被毒打並姦污,臀部、腿部多處外傷。
次日下午,何雪健強行把劉季芝劫持到他的宿舍,用膠皮警棍毒打,又用膠皮警棍狠打,那大片大片的青紫發黑的皮膚觸目驚心。一邊毒打一邊耍流氓發泄獸欲,確實是中共的一大發明。其間610綜合辦的王會啟一直在場看著,直看到何雪健扒劉季芝的褲子才出去。惡警何雪健強暴了劉季芝之後,緊接著又把另一名法輪功學員韓玉芝(41歲)脅迫進屋給強姦了。這個過程中,同屋的警察王增軍一直在床上躺著,斜著腦袋旁觀。

當惡黨流氓警察強暴好人的消息曝光後,遭到世界各地的嚴厲譴責,中共沒有辦法只好把強姦犯何雪健關押起來,送往保定。與此同時,羅幹提出懸賞10萬元秘密抓捕受害人及見證人。劉季芝、韓玉芝等法輪功學員為了免遭進一步迫害,一直東躲西藏。

2005年年底,惡黨人員在涿州市非法抓捕了十多名知情的法輪功學員。這並不能解決何雪健犯了強姦罪,於是羅幹和周永康要求象對待高蓉蓉那樣殺人滅證。

保定市有關官員2月23日在涿州市召開會議,督促涿州市公安局專人負責在“審判”何雪健之前一定要不惜一切代價抓到韓玉芝和劉季芝等人,揚言要“殺人滅口,做到死無對證”,其目地當然就是要全盤推翻此案。

因身體和精神上受到巨大傷害,劉季芝出現了失常狀態,正讀高中面臨高考的大女兒不得不停課照顧母親。母女倆只得在洗衣房幫人洗衣維持生存。

當中共高調倡導“執行力”的政令暢通到涿州後,那裏的610和惡警受到鼓舞,非要消滅人證不可。兩會期間,當北京的人大會堂燈火通明,胡錦濤大談「八榮八恥」之時,被強姦後東躲西藏的劉季芝及女兒被涿州610、國保隊發現並綁架!

證人在惡警手裏,中共認為全球矚目的警察強姦國人的大案就了結了,何雪健就沒有罪證了,警察隊伍就漂白了,社會就“和諧”了。可是為何胡錦濤在兩會上依然愁眉苦臉,一臉的奔喪像?

聽聽兩會期間,人大、政協代表,還有老百姓怎麼說的,就知道胡錦濤在愁什麼?

某人大代表說:法輪功做的事情功德無量,歷史會永遠記住。雖然我還沒有勇氣公開宣布退黨,但我會用我的身份去做一些事情。

某政協委員說:兩會開的沒啥意義,除了舉舉手、說點過年話、拍拍馬屁,還能做什麼?獨裁者想做的事情哪有幾個人有勇氣去闡述自己的心裏話?!都知道共產黨完蛋了,但還都死抱著不放,關鍵是有個人利益在裏面。開兩會正好給大家搞關係,加深合作開闢了渠道。法輪功是一些聖徒,都像法輪功那樣,那世界是不敢想象的美好。


我來告訴你「真善忍」好哎!
北京某出租司機A說:我們都接到通知了,告訴我們不能拉法輪功的。見到法輪功的要舉報,有獎。除了邪惡的共產黨,誰能幹那傷天害理的事!煉法輪功的個個都是好人,但共產黨就是不容好人。你偷、摸、拐、騙、吃、喝、嫖、賭它們還真不管你,但你「真善忍」就不行,這共產黨肯定完了,不完天理難容!

北京某出租司機B說:看見了沒有,現在警察全出動了,仨一崗倆一哨的,如臨大敵。防誰呢?防老百姓!怪了,「人民代表」怕人民,「人民代表大會」召開給老百姓帶來的不是安寧,而是恐懼。尤其到了晚間,你到天安門那兒看看,那警車到處都是,象鬼火點點,真恐怖!共產黨真沒救了!

看來,中央政令越暢通,兩會“執行力” 越高調,中共完蛋的越快,如果胡錦濤依然縱容羅幹周永康迫害法輪功,那他可真的就成了共產黨的賠葬品。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