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家屯事件 胡溫如何向歷史和人民交代
 
作者:龔平
 
2006-3-19
 
【人民報消息】不久前驚傳中共蘇家屯集中營事件,數千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活體取走器官,然後被焚屍滅跡。事件何等凶殘,何等滅絕人性,何等駭人聽聞!

二戰結束後,人們才震驚的發現,猶太人在納粹德國占領區內遭到了慘絕人寰的大屠殺,波蘭的奧斯維辛集中營情形尤其慘烈。反思納粹集中營悲劇後,國際社會發出了 “NEVER AGAIN”(決不再發生)的誓言。半個世紀後,納粹死亡集中營在中共蘇家屯下再現,至少關押了6000名堅定信仰真善忍價值的法輪功學員,屠殺至少持續了5年,焚屍爐每天都冒著白煙。

據一位曾經在集中營的工作人員透露,2001年開始有六千名法輪功學員被秘密關押蘇家屯,迄今沒有人能夠生還出來。蘇家屯發生了大量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駭人罪惡,約六千法輪功學員當中四分之三的人已經被挖空心臟、腎臟、眼角膜、皮膚後死去,被強行摘取器官的法輪功學員的活體被秘密扔進用鍋爐房改裝的焚屍爐,骨灰和鍋爐中的焦炭混為一體作為爐灰被倒掉。該證人的親人是曾經參與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主刀醫生,後因無法忍受此種痛苦而出走海外。

據“追查國際”人權組織調查核實,中共把堅定不肯放棄“真善忍”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集中在蘇家屯集中營折磨得奄奄一息,而後活體解剖摘取器官牟取暴利,再把法輪功學員送入焚屍爐滅跡。由於過程極其殘忍,參與的醫務人員大多出現嚴重的心理問題,存在普遍的失眠、做惡夢,部份人通過嫖娼緩解心理壓力,還出現過因精神壓力過大而自殺的事件。據初步調查,中共設立的用來迫害法輪功的納粹式死亡集中營還不止蘇家屯一處,更多的罪惡尚在掩蓋和持續當中。

二戰後納粹集中營的暴行震驚了所有有良知的人。今天中共集中營的黑暗絲毫不亞於德國納粹。尤為可悲的是,中共所迫害的,不是任何外族,不是任何有暴力傾向的人,而是自己的主流社會民眾、一群手無寸鐵極其善良的修煉人。對這樣的人,有誰忍心下手,活體解剖,摘取器官牟取暴利!蘇家屯事件,分明就是中共把人變鬼的鐵證!從此已往,蘇家屯將成為中共滔天罪惡的最大見證,成為中共法西斯的奧斯維辛。蘇家屯集中營是中共犯下的最新一起反人類罪行,這是當代文明的巨大恥辱,但這更是中國人的恥辱,是當今執政者的恥辱。

在一片“和諧社會”口號下,那麼多無辜主流民眾遭到如此凶殘的納粹式的政權性屠殺,而且持續了那麼長的時間。面對如此令人髮指的國家性犯罪,胡溫等將如何向歷史交代?如何向人民交代?

當一個人掌握最高國家權力的時候,他的生命便已不只屬於他個人。他所必須考慮的,是如何為人民交代,如何向歷史交代。對法輪功的迫害,由江澤民發起,江因此而註定要被送上歷史的審判臺。但這場迫害在胡溫眼皮下持續了三年,胡溫真的沒有責任嗎?他們能說迫害與他們無關嗎?

胡錦濤訪美的時候,法輪功學員打出的橫幅是:神和人民給你的時間不多了。溫家寶訪美的時候,法輪功學員的橫幅是:歡迎溫家寶,嚴懲江澤民。胡溫不會不明白其中的意思:與中共為伍,無視對法輪功的迫害,勢必要受到牽連。蘇家屯事件的曝光,說明清洗中共罪惡的時間越來越近。胡溫如果不能對此進行決斷,任由迫害持續下去,不管胡溫日後如何表白,最終都會被江澤民迫害集團拖上歷史的恥辱柱上。

智利前獨裁者皮諾切特統治時期,有三千多人被殺害或失蹤,皮諾切特因而被控告群體滅絕罪。今天中共僅蘇家屯集中營一地,就足以超過皮諾切特的罪行。面對這種持久性的國家犯罪,胡溫作為最高當政者該怎麼辦?

蘇家屯還有約兩千名法輪功學員生命危在旦夕。對此重大事件,胡溫無法回避,無法保持沉默。胡溫必須對此作出反應,制止集中營屠殺事件的發生,並徹底終止這場對法輪功持續了7年的迫害。胡溫必須調查,在這場迫害中,到底發生了多少蘇家屯這樣的罪惡?

集中營事件曝光之後,中共已經成為邪惡的代名詞。但只要中共一日不解體,蘇家屯式的悲劇就一日不會停止。任何對中共暴政的維持,都是對人民和歷史的犯罪。胡溫難道還要繼續扶持這樣的惡魔、任其殘害國人嗎?胡錦濤試圖救黨,這是何等的糊塗!從另一意義上說,這又何嘗不是一種犯罪!中共納粹式集中營的曝光,難道還不能讓胡溫清醒嗎?還不能讓所有對中共抱幻想的人和官員清醒嗎?

蘇家屯集中營事件,給了那些麻木的人一次驚醒的機會,一次重新進行選擇的機會。如果繼續保持沉默,他們不僅無法向歷史作出交代,向民眾作出交代,而且將不得不面對上天的另類審判:他們是否具有為人的資格。時間對他們真的是不多了。

這種善惡的選擇不僅僅是胡溫必須面對,所有中共高官、各國政府領導人都面臨這一拷問:他們如何向歷史交代?如何向人民交代?在這場曠古罕見的冤案中,他們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中共對法輪功迫害的殘酷性、邪惡性和持久性,使所有在此問題上沉默的人,都將留下生命永遠難以洗刷的污點和恥辱。

(大紀元)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