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洪峰這一"退"也讓中共心驚(圖)
 
朱旋
 
2006-12-4
 

停發洪峰工資的真實原因:10年不參加組織活動,不定期向黨組織匯報思想!

【人民報消息】現在,在中國只要是帶「退」字的事都讓中共心驚肉跳,原因是「退黨」大潮已經抽了中共的大筋,越禁退的人越多,越禁人退的越快,到時候就是把「退票」、「退休」都禁止了,也禁不住人退黨。

12月2日,中國知名作家洪峰公開聲明退出中國作家協會、遼寧省作家協會及瀋陽市作家協會會員資格及其各種相關職務。雖然不是公開退黨,也讓中共心驚。

* 洪峰的「乞討維權」*

洪峰,1957年11月生於吉林省通榆縣。1978年考入東北師範大學中文系,1982年畢業後到白城師範專科學校中文系任教,主講中國現當代文學史和文藝理論。

1984年底,在吉林省作家協會《作家》雜誌社工作,1988年到北京,就讀於魯迅文學院暨北京師範大學文藝創作學碩士研究生班。1995年,調至瀋陽市文化局劇目創作室,工作至今。

從1983年起,洪峰開始了小說創作,主要作品有等《生命之流》、《湮沒》、《瀚海》、《極地之側》、《走出與返回》等中、短篇、《和平年代》等長篇小說。出現在中國當代文學史教材中,被當作先鋒文學的代表人物。

2006年10月28日,洪峰胸前掛著表明自己省份的牌子,在瀋陽市街頭公開乞討。洪峰稱此舉是為抗議其工作單位瀋陽市文化局,違背10年前允許他不坐班的承諾,停發每月2000元的工資;瀋陽市文化局辯稱洪峰「耍大牌」,在長達十年的時間裡不僅不上班,而且對單位沒有一點貢獻。此事轟動文壇,引起各方關注。

看了遼寧省作協的介紹才明白了停發洪峰工資的真實原因:作協確實有一批經批准的專業作家可以不坐班在家寫作,但作協要求每位作家每年發表作品20萬字以上,同時也要定期向作協匯報和參加組織活動。如果按瀋陽市文化局的說法,洪峰10年不坐班又不參加單位活動,且沒有貢獻,將「很難混」。

中國作協及各省市級作協都是在中共黨委直接領導下的,10年不參加組織活動,做不到定期向黨組織匯報思想,說白了就是:洪峰失控了!

黨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做什麼,是黨萬萬不答應的,停發工資只是警告,早點回到黨的路上來,還可以寬大處理。

* 中共的作協和作家*

作家是知識分子的組成部分,算是文人。古人相信,文章來源於至高無上的天道,因此說「文以載道」;文學可以提高道德、涵養性情,因此說「修辭立其誠」、「詩者持也,持人情志」。歷代的文人墨客,把文學創作當作「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事」,以莊重誠敬的心態,創作了大量的優秀文學作品,這些作品其實正是他們清靜高尚的內心世界的反映。

中共控制中共大陸後,文學不幸淪為中共製造黨文化、灌輸黨文化的可恥工具。
肯對中共俯首聽命的無行文人飛黃騰達,不願放棄自己人格尊嚴的作家詩人即使免遭迫害,也被剝奪了寫作或發表的機會,只能在社會邊緣郁郁而終。

中共的作協就是中共收編中共作家的大本營。象遼寧省作協規定的不坐班的專業作家除了定期向黨組織匯報思想外,還要每年拿出20萬字的作品,什麼作品?當然是為中共歌功頌德的所謂「主旋律」作品,否則就「很難混」。

洪峰的「失控」還只是侷限在沒有定期向黨組織匯報思想上,黨組織只是停發工資以示警告,如果洪峰要是拿出真實反映社會生活、說真話的作品,那就大牢伺候了。中共監獄裡關的有良心的作家還少嗎?

中共作協的中共作家的身份只能是被中共利用的工具,不再被中共寵幸和失去利用價值的作家上街乞討本身就是對中共「尊重知識,尊重知識分子」謊言的絕妙諷刺。

洪峰的境遇和現在集中共「萬千寵愛於一身」新上任的中共作協主席鐵凝形成鮮明對比。

* 退出中共組織是光榮*

洪峰用乞討維權和退出中共作協一點也不失身份,相反是光榮、勇氣和希望,只有徹底擺脫中共的操控,才有可能成為一個自由的真正的作家,才能創作出真正的好文學作品。

洪峰在他的退出作協的聲明最後又一句話耐人尋味:「我更深切地祝福我曾經嚮往、愛戴、尊敬的作家協會這個團體能平靜快樂和幸福繁榮地度過它餘下的時光。」

「餘下的時光」,還剩下多長時間呢?

黃健翔退出了殃視,天地一片寬廣。

洪峰退出了中共作協,心靈定獲自由。

唯一中共和它的喉舌餘下的時光不長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