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洪峰这一"退"也让中共心惊(图)
 
朱旋
 
2006-12-4
 

停发洪峰工资的真实原因:10年不参加组织活动,不定期向党组织汇报思想!

【人民报消息】现在,在中国只要是带“退”字的事都让中共心惊肉跳,原因是“退党”大潮已经抽了中共的大筋,越禁退的人越多,越禁人退的越快,到时候就是把“退票”、“退休”都禁止了,也禁不住人退党。

12月2日,中国知名作家洪峰公开声明退出中国作家协会、辽宁省作家协会及沈阳市作家协会会员资格及其各种相关职务。虽然不是公开退党,也让中共心惊。

* 洪峰的“乞讨维权”*

洪峰,1957年11月生于吉林省通榆县。1978年考入东北师范大学中文系,1982年毕业后到白城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任教,主讲中国现当代文学史和文艺理论。

1984年底,在吉林省作家协会《作家》杂志社工作,1988年到北京,就读于鲁迅文学院暨北京师范大学文艺创作学硕士研究生班。1995年,调至沈阳市文化局剧目创作室,工作至今。

从1983年起,洪峰开始了小说创作,主要作品有等《生命之流》、《湮没》、《瀚海》、《极地之侧》、《走出与返回》等中、短篇、《和平年代》等长篇小说。出现在中国当代文学史教材中,被当作先锋文学的代表人物。

2006年10月28日,洪峰胸前挂着表明自己省份的牌子,在沈阳市街头公开乞讨。洪峰称此举是为抗议其工作单位沈阳市文化局,违背10年前允许他不坐班的承诺,停发每月2000元的工资;沈阳市文化局辩称洪峰“耍大牌”,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不仅不上班,而且对单位没有一点贡献。此事轰动文坛,引起各方关注。

看了辽宁省作协的介绍才明白了停发洪峰工资的真实原因:作协确实有一批经批准的专业作家可以不坐班在家写作,但作协要求每位作家每年发表作品20万字以上,同时也要定期向作协汇报和参加组织活动。如果按沈阳市文化局的说法,洪峰10年不坐班又不参加单位活动,且没有贡献,将“很难混”。

中国作协及各省市级作协都是在中共党委直接领导下的,10年不参加组织活动,做不到定期向党组织汇报思想,说白了就是:洪峰失控了!

党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做什么,是党万万不答应的,停发工资只是警告,早点回到党的路上来,还可以宽大处理。

* 中共的作协和作家*

作家是知识分子的组成部分,算是文人。古人相信,文章来源于至高无上的天道,因此说“文以载道”;文学可以提高道德、涵养性情,因此说“修辞立其诚”、“诗者持也,持人情志”。历代的文人墨客,把文学创作当作“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以庄重诚敬的心态,创作了大量的优秀文学作品,这些作品其实正是他们清静高尚的内心世界的反映。

中共控制中共大陆后,文学不幸沦为中共制造党文化、灌输党文化的可耻工具。
肯对中共俯首听命的无行文人飞黄腾达,不愿放弃自己人格尊严的作家诗人即使免遭迫害,也被剥夺了写作或发表的机会,只能在社会边缘郁郁而终。

中共的作协就是中共收编中共作家的大本营。象辽宁省作协规定的不坐班的专业作家除了定期向党组织汇报思想外,还要每年拿出20万字的作品,什么作品?当然是为中共歌功颂德的所谓“主旋律”作品,否则就“很难混”。

洪峰的“失控”还只是局限在没有定期向党组织汇报思想上,党组织只是停发工资以示警告,如果洪峰要是拿出真实反映社会生活、说真话的作品,那就大牢伺候了。中共监狱里关的有良心的作家还少吗?

中共作协的中共作家的身份只能是被中共利用的工具,不再被中共宠幸和失去利用价值的作家上街乞讨本身就是对中共“尊重知识,尊重知识分子”谎言的绝妙讽刺。

洪峰的境遇和现在集中共“万千宠爱于一身”新上任的中共作协主席铁凝形成鲜明对比。

* 退出中共组织是光荣*

洪峰用乞讨维权和退出中共作协一点也不失身份,相反是光荣、勇气和希望,只有彻底摆脱中共的操控,才有可能成为一个自由的真正的作家,才能创作出真正的好文学作品。

洪峰在他的退出作协的声明最后又一句话耐人寻味:“我更深切地祝福我曾经向往、爱戴、尊敬的作家协会这个团体能平静快乐和幸福繁荣地度过它余下的时光。”

“余下的时光”,还剩下多长时间呢?

黄健翔退出了殃视,天地一片宽广。

洪峰退出了中共作协,心灵定获自由。

唯一中共和它的喉舌余下的时光不长了。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