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港澳「賭神」失色的芝麻官
 
錢珍書
 
2006-12-5
 
【人民報消息】現在賭博成了官「癮」。

根據《資訊時報》報導,廣東東莞市塘廈鎮原鎮長李為民挪用公款1.1億多元到澳門豪賭,截至案發時尚有5300萬餘元公款未還,李為民同時接受廠商賄款171萬元,被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有期徒刑20年。

如果依照法律,江呆婊貪了國家幾十億美金存到了加勒比海的銀行,羅幹用活摘器官的錢到阿根廷買礦山,陳良宇與社保基金的爛帳……這些人如果不喀崩了,以後這社會就不是人呆的地方了。

其實現在就不是人呆的地方了。賭毒淫,中國還有哪樣壞東西缺乏?大官大賭,小官小賭。

李為民,43歲,當過東莞塘廈鎮副鎮長、鎮長,兼任該鎮對外經濟辦公室主任、經濟發展總公司總經理、塘廈鎮鎮聯經貿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塘廈鎮科苑城資訊產業園有限公司董事長,這些公司的特點都是油水多多的公司,而且容易利用職務之便進行挪用公款、受賄、貪污等。

李鎮長的賭博史和他的當官史是緊密相連的,當小公務員的時候,李為民還只是小賭小鬧一把,當上副鎮長之後,他也升級成了專業賭徒。

由於工作的關係去了香港、澳門,到了澳門,李為民大開了眼界,開始有了賭癮,起初還只敢在雙休日去港澳賭博,一開始也還只敢玩大小,玩老虎機,後來他的胃口就越來越大。李為民說:「小賭都不行,通過小賭就可以上癮,每一天都記住這個事情,等你有機會去,萬一有一個機會給你去賭了,你一賭大了,就很難收得回來了。」 所以也就不收回來了。

2001年,李為民終於當上了鎮長,他的賭癮也越來越大,甚至還跑到公海的集美號和澳瑪號的賭船上去賭。

可是要賭還得有錢啊!李鎮長的錢從那裏來?很簡易的手法,把鎮裡的集體荒地轉讓或者租出去,收回來的錢就成了集體的財富,放到集體企業的帳戶中,而李 為民恰巧是這些企業的一把手和法人代表。通常只要一張隨隨便便的白紙,幾行字,一個簽名,就可以將集體上百萬的資金挪到私人的口袋,做這事對李為民來說比寫封信還要簡單,靠這個簡單的辦法,李為民先後從集體財產挪用了5000萬元用於賭博,除此之外,李為民還身兼四個鎮辦公司的負責人,政企不分的結果,讓李為民可以很方便的右手簽字,左手拿錢;最後李為民挪走了一億多元資金。

李為民出入澳門賭博還有一個便利條件,塘廈鎮有一條自己的高速公路,直達澳門。從2000年至2004年的5年間,他往返港澳共257次,平均每年50多次,平均每週1次。在2004年,他就曾出入澳門67次,最頻繁的一個月,竟然高達17次,最多的一個星期,就曾經往返澳門5次。

沉迷在賭博世界當中的李鎮長,賭注越下越大,一次輸贏幾百萬已經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不僅如此,在李為民不能親自到賭場的時候,竟然可以屢次以電話遙控他人幫其在澳門瘋狂投註。

李鎮長和他太太的名下一共擁有30間房屋,共8702.6平方米,商鋪6處,共205平方米,地皮7塊,共1168.5平方米,這些房產單位光每個月的用電繳費清單就能打滿三頁紙,但李鎮長賭博沒有動用這自己的房子,案發時,他的30多間房子還是好好的。

此外,李鎮長一共參股了10多家公司,這些公司有的送錢給他,有的送比較值錢的乾股,以一家消防公司為例子,它送給李鎮長乾股,李鎮長把鎮裡的工程都推薦給他做,僅這一家公司就給李鎮長分紅171萬元。但是事發時,這些股份也是原封沒動,檢察機關調查發現,李鎮長在港澳一擲千金的時候,他名下的財產都安然無恙,那輸掉的9000萬元,其實就是塘廈鎮集體企業的錢。

中國有一句話說「十賭九輸」,利用公款賭錢,贏的錢放入自己的口袋,輸的時後算公家的,所以不管輸多少錢是不會感到心疼的。李為民曾經在一個晚上,輸掉了400多萬元而面不改色。他一直認為,自己是鎮長、公司總經理,「借用」一點公家的錢沒有什麼,日後能夠還上就沒事了。

中共官員利用職權之便到國外豪賭,李為民不是第一人。

1999年國家有關部門在澳門執行公務時,發現了比黑社會分子更讓人吃驚的人物。在事後的報導中,這一過程有如偵探小說裡的情節:「某部門發現在葡京酒店、東方酒店、新世紀娛樂城等處的賭場內,頻繁出現操北方口音的3個身影。其中一人個子不高,衣冠楚楚,出手闊綽,一擲千金。該部門用攝像機秘密監控了這幾個人的詭秘活動。」

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反覆審看錄影之後確認:那個個子不高的中年男子是瀋陽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馬向東。馬向東等人4次登上澳門賭船「東方公主號」去公海賭博,3天曾輸掉上千萬元。其豪興令港澳「賭神」失色。

這一深入追查的結果非同小可,不但幾個貪官就此翻身落馬,而且揭開了內地官員攜鉅款出境豪賭的重重黑幕。一年後,浙江省的兩名高級官員又步馬向東的後塵,「失足」落馬。還有更多的腐敗者,因為在賭場輸了一敗塗地後,被賭場放債的「大耳窿」來追債時,他就以各種方式貪污、挪用大筆公款而東窗事發。

原珠海市工商局局長鍾維順人稱「老虎機」局長。他去澳門的次數最多時高達一個月20多趟。經常跟他去的部下說,鍾局長打老虎機一手拿煙,一手往裡放籌碼「瀟灑得很」,「就像彈鋼琴一樣」。

2002年1月,原鞍山市千山區水利局局長李敬仁在澳門輸光了錢,因無力償還高利貸而被扣。他被贖回後,有關部門馬上對他進行了「雙規」,給予他開除黨籍、撤銷職務的處分。不料在這期間,李敬仁竟又三次到澳門豪賭,直到再次案發。

廣東省食品企業集團公司原總經理謝鶴亭,每次下注一般都是80萬港元,西安市機電設備股份有限公司原總經理周長青的紀錄則是100萬港元。不過,與湖北省駐港宜豐公司原總經理金鑒培相比,他們也只是小巫見大巫。金在賭場生涯的後期,每筆賭注700萬、800萬是家常便飯。短短的兩年中,高達1.44億港元的公款被金鑒培貪污、挪用後送進賭場。

官場賭徒在海外賭城揮金如土,百分百是通過走私、賄金或者其他非法經營得到的錢。而被拿到海外的這些錢,不管是輸在賭場,或是被挪移到海外的銀行,都是人民的血汗錢。人民為何被迫強行養活他們的同時,還被迫供給他們賭資?!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