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留清氣滿乾坤(多圖)
 
戴東尼
 
2006-11-23
 
【人民報消息】梅、蘭、竹、菊,他們歷來以其高潔淡泊的品質,為中國古代文人所鐘愛,特別是中國傳統繪畫中,有相當多的作品是以它們為題材的,它們常被文人高士用來表現清高拔俗的情趣、正直的氣節、虛心的品質和純潔的思想感情及人格精神,故享有「四君子」的美譽,並成為中國傳統文化的一大特色。

「四君子」之首是梅。提起「梅」,我想人們不但會想到梅花,中華五千年的文化,早已賦予「梅」字獨特的內涵,古人以讚美梅花淩寒獨開的品質,來抒發中華民族對「堅韌高潔」美德的崇尚,更有人將梅譽為中華民族之魂。

梅花極耐寒,花開特別早,在早春即怒放,它還與松、竹一起被稱為「歲寒三友」。人們畫梅,主要是表現那種不畏嚴寒、經霜傲雪的獨特個性。許多畫家透過展示梅花的清肌玉骨、淡泊野逸,抒發了士人的不與惡俗同流的清高氣節,所謂「不要人誇好顏色,只留清氣滿乾坤」。

但是,要畫好梅花,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的,畫梅人還必須有畫梅人的品格,有人稱之為「梅氣骨」,一種高尚的情操和潔身自好的品格,正所謂:「畫梅須有梅氣骨,人與梅花一樣清。」

相傳最早宋代高僧釋仲仁一日因月光映梅影於窗紙而獲啟發,創制了用濃淡墨色在絹上暈染梅花之法。更重要的是他是修煉之人,品德高尚,才能畫好梅花。

中國古代最著名的畫梅大師應該首推元代王冕,他自號梅花屋主。王冕出身農家,少年好學,後試進士不第,隨即焚所為文。有人薦以翰林院供職,被其婉言拒絕。他攜妻子歸隱九裡山,過起了隱居的生活,以賣畫為生。他的水墨梅畫一變宋人稀疏冷倚之習,千絲萬簇,倍覺風神綽約,珠胎隱現,為此花別開生面,給人以熱烈蓬勃向上之感。畫梅「以胭脂作沒骨法」是王冕首創,他的畫梅法對後代影響深遠,著《梅譜》傳世。

王冕在他的《梅譜》中說:「古人以畫為無聲詩,詩乃有聲畫。《南枝春早圖》便為其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圖中向上勃發展的四枝梅花,或聚或散,或盛開,或半開,或含苞待放,或僅一花萼,花貼枝,細枝貼粗枝,顯得疏密有致,生機盎然。畫中細小的梅枝完全用書法的線條寫出,非常流暢準確,梅花以細線勾勒,花瓣有粗細頓挫,傳達出一種三度空間的向度。除了勾勒以外,梅花外圍以淡墨渲染,更顯得萬花如玉。畫家在構圖上用經典的S形,優美並極具筆力的曲線,把梅花圖的美感發揮到極致。從王冕的畫來看,他的梅花,看似清淡野逸,但柔中有剛,生動地傳達出了梅花的清肌傲骨。畫家在表現梅花天然神態的同時,也寄托了不畏強暴,清高絕俗,淡泊名利的精神。

讚美梅花傲骨、不屈的品質,除了詩畫之外,舞蹈也是重要的一種傳統表達方式。

2006年新唐人新年晚會中的舞蹈《梅》,舞者們用身體語言,充份展現了梅花的不畏嚴寒、傲雪獨放,並以梅喻人,讚美其不屈風骨。這個作品生動表達了生命在身處逆境中堅貞不屈,在歷經磨礪後更顯高潔的精神。整個舞蹈將正義終將戰勝邪惡的天理詮釋得淋漓盡致,表現手法上沒有渲染雕琢,但振人心魄,感人肺腑。

整個舞蹈分為三部,以三個不同的主題,展現了梅花初放、傲雪和報春的全過程。

第一段「梅花初綻,清逸柔美」。輕盈舒緩的音樂漸起,宏大殊勝的天幕中最為顯眼的是一束粉紅色梅花在皚皚白雪之中,色彩炫麗奪目,令人神往。此時,梅花仙子飄然而至,翩翩起舞。舞者以多種造型,展示梅花在大自然中平和地綻放,凍蕊盈秀、清逸幽雅、亭亭玉立,藉此抒發對大自然的熱愛,表現了中國傳統文化中天人合一,返本歸真的境界。




梅花初綻,清逸柔美。

第二部「孤根戴雪,傲骨迎霜」。這一段是整個舞蹈的高潮。舞臺上突然間電閃雷鳴,風雪交加,正與邪、善於惡的較量開始了。舞者以翻身等各種動作,表現梅花在風雪中堅韌不拔,呼喚春風再度,以喻聖者在邪惡壓頂之時的不屈不撓。舞蹈動作柔中帶剛,舞者身體雖然被狂風帶動,但從他們肅穆的表情中可以看出其心中的堅毅,藉此表達梅看似柔弱,但其精神之堅貞不屈。舞者還以扇開時的「唰唰」聲,表達梅的錚錚鐵骨及傲霜斗雪的浩然正氣。這一段跌宕起伏的音樂中加有京劇中鏗鏘有力的音調,更增加了堅韌不拔的感覺。



孤根戴雪,傲骨迎霜。

第三部「春光普照,香飄九霄」。這時陰雲散盡,霞光普照,天外之音渺渺傳來。經歷了暴風雪肆虐的梅花,含笑綻開,迎接百花齊放。這一段看似和第一段相同,但演員的表情上增加了經過苦難磨煉後的堅定和坦蕩,平和中充滿悲壯。梅花終其一生,為世間迎來春天,終於成為高潔的化身。



春光普照,香飄九霄。

正因為舞者的真誠,通過他們的表演,你會感受到梅花是用盡了全生命的真誠,最終戰勝了嚴寒和磨難,這就是梅花香自苦寒的真諦。梅花的美,不僅僅是因為她色彩之絢麗,也不僅僅是因為其能在風雪冰霜中獨綻枝頭,而是因為她的傲骨,她在生命的成長過程中經歷了最真誠的詮釋,受人景仰。人來世間,都要遭受肉體及精神的痛苦,但是以真誠,善良,忍讓處世,那是生命存在最美麗的部分,返本歸真,才是生命意義之所在。

正所謂「北風凜凜雪飄飄,鐵骨金心難動搖,玉質常開破迷霧,幽香時透引春潮。眾芳依盼花期早,一體承擔寒路遙。待到滿園爭艷麗, 神佛大顯上九霄。 」(《詠梅花》)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